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吃醋

当天晚上萧易傍晚来吃晚饭收泔水顺带接人的时候就一同把人给接了回去,也不回自己家了,直接就去了崔老大家,铺子里面的泔水其实也不多,基本上在店里面吃到剩下的也少,要不就是点汤汤水水的,馒头和饭剩下的话一般就会带回家,煮了蒸了明天还能吃,少有能浪费的。

崔老大一听崔乐文带来的消息,见崔乐文也不在意之前的那些个事情了,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下来,他这辈子就是在土里刨食的,原本觉得也就那样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有一天自己种出来的那几乎可算是烂大街的菜能够卖的比别人贵,这对于他来说那也算是一种肯定,哪里还有啥不高兴的呢,种了大半辈子的菜现在被人这样的看重,这可算是一件高兴的事儿。

“我也觉得挺好的,但这么下去的话,指不定会比较吃力啊,家里头也没啥人帮衬着。”崔乐文对于这事儿那也是支持的,但就是怕累到了自己的阿爹阿娘。

“这个你不用管!”崔老大豪气地一摆手,他现在身子骨也算是利索的很,更是觉得有一股子使不完的力气可比年轻的时候还能干着哩,要不是那瘸腿拖着,他早干开荒地的事情去了,“种地有恁多活,我这还没老呢。再说了,你们不是都商量着等到过一阵子店铺里头就请了人么,到时候阿菲也不用总是在外头抛头露面的,一个姑娘家的总是在外头也不好,到时候也就能够回来搭一把手了。再说了,家里面的菜可是因为要开铺子种了不少,趁着现在钱多的时候也好多卖点钱,多攒点家底往后不管是娶媳妇还是嫁姑娘也能多添点东西。”

崔老大到底还是不怎么希望自己这小女儿整天在镇子上的铺子里头的,现在有阿蓉在还能看着点,等到阿蓉回来了之后那肯定也是要让她也跟着回来的,否则到时候自己那儿子又整天在后厨忙着,哪能顾得上啊。

崔乐菲一听自己阿爹这话,那一张脸就拉下来了,不高兴了。

“咋地,回来还委屈你不成了?”崔老大对这个小女儿也是没辙,那性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了,“整天在铺子里头,来来往往的好些个男人,到时候要是传出点啥闲话来,你这姑娘家的名声这还要不要的?还是在家里面好。”

崔乐菲怏怏地应了一声,但那情绪看起来到底也还是有些不大高兴的,到底也没有说出别的话来。

商量妥当了之后,崔乐蓉就跟着萧易一起回去了,两个人坐在牛车上,对于刚刚供菜的事情,萧易也是没有啥意见的,反正自家种了也是种,多种点也是种。

等到回了家把家里面的所有一切都安顿好了,崔乐蓉就和萧易开始商量起了关于胰子的事情。

萧易想了一想之后道:“虽说咱们自己卖那是最好,但到底比不得人家背后有人,我听说那家人家家里头还是做大官的,说句不重听的话,民不和官斗啊,咱们平头老百姓的就算是有心想要对着干那只怕到时候也是奈何不了啥的、”他这话说的也还算是委婉了,事实上他这一句话说出来的,倒不如直接概括就是到时候人家要是要硬抢,他们也是完全没有半点法子的。

崔乐蓉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的,除非她往后那要么再也不做出来卖了,要么就是在迫于无奈之下乖乖地把自己的方子给贱卖出去,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她想要见到的,所以最好的合作方式也就是双赢技术入股,当然,这分成啥的她也没敢指望太多,毕竟现在时代不同,也压根没有什么专利权保护法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卖的太贱的话就会觉得有些不大甘心不是?”崔乐蓉道,她就是不甘心么,可又对这个时代无可奈何,这感觉就像是你怀抱着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外头却又有着一群狼在窥视着,“反正明天约了再谈,明天早上的时候你也留在铺子里头听听人的打算再说。”

崔乐蓉的要求也不高,像是刘言东那样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有家庭背景的,估计这背景只怕还是不小的很,和这种人合作总比自己当枪匹马地干要合算的多。啃不了大饼的话好歹也还能够留点汤么。

“这事儿我不擅长啊。”萧易也是有些无奈,他哪里是擅长干这种事情的人,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把事情给办砸了也未必呢。

“反正我最地线就是两成。”崔乐蓉也是有算过的,就算是拿两成,到时候只要刘言东这人运作的好的话那基本上分成也十分可观的,毕竟胰子这玩意成本太低了,量大就能够有的赚。

在崔乐蓉和萧易想着应该如何去应对着刘言东的时候,刘言东也试用了今天从崔乐蓉买来的薄荷胰子,可别说,洗完身上还真是有种清清凉凉气息的,可比京城里头卖的那些个胰子还要好用的很。

“我就说那人咋地就能够这样死都不同意呢!”刘言东也算是明白了自己要是不肯狠狠出点血,只怕也是谈不下来这笔买卖的,他也能够想象得出这玩意要是正经买卖起来的话那还真是有的赚的很,但一想到要分成的话,他这心里头就有些不乐意,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说他最喜欢的就是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得最大的利益,最怕应对的就是那种同样精明的人。

刘言东仔细想了想,分成也不是不可以,但绝对不能多,最多也就是给两成差不多了,积累下来那是也不少的钱了。

第二天一早,刘言东吃了早点之后就溜达溜达地去了知味观,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人家还真是够勤快的,这才什么光景,店铺就已经给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了,走进去还隐约能够闻到一些个肉香味,这一大清早的就开始煮这种东西真的不会让旁边住家的人家觉得太香浓么?!

刘言东进了铺子之后这才发现今天这铺子里头除了昨天看到的那两个人之外还多了一个汉子,那汉子穿着藏青色的布衣,手上拿着一块抹布正在擦拭着那几张桌面,那擦得可算是一个仔细。

见到有人进来的时候抬眼看了过来,那一眼倒是让刘言东多少也有几分的意外,这男人虽说皮肤略微黝黑了点,但那容貌生的极好,而且那眉眼之中还有几分眼熟,瞅着刘言东觉得这人莫名地有几分的熟悉。

“铺子还没开张呢,你来早了!”萧易也瞅见了人,长得那叫一个人模人样的,那做派就是个少爷模样,一眼就觉得这人和旁人那是不一样的。

“不早,”刘言东笑呵呵地搭话,“昨儿没瞧见过你啊,你这铺子里头新请的伙计还是啥?”

萧易眯着眼仔细瞅了瞅人,算是摸清楚了眼前这人是干哈来的了,“你是那东家少爷吧,刚开铺子没多久,后头在忙着洗菜,我去把我媳妇他们叫来!”

萧易这么说着也不管人怎么说,直接就进了后院里头去了,刘言东也不恼,他是真觉得眼前这人瞅着有点眼熟,仔细想了想之后倒也算是想起个人来了——惠王。

那人的眉眼眼瞅着还真有几分同惠王相似,但刘言东也没往心里头去,这天底下那么大偶尔有那么一个人同人有几分的想象那也不是啥稀罕的事情也没啥值得可大惊小怪的,再说了这庄稼汉子哪里是能够和皇室沾上边的。不过是有几分的好模样,倒也算是印证了深山老林出好鸟这话了。

萧易才不知道这人心里面想的是个什么,他只是没想到东家少爷会那么早就过来,他原本还以为这种大少爷怎么的也得日上三竿了才起,所以就二话不说跑里头找人去了。

每一会崔乐蓉和崔乐文也跟着出来了,崔乐蓉倒是没出来,在里头洗菜,她对这个少爷也没啥好感自然也不想出来看着人。

刘言东看到这两人一出来之后气息也一凛,倒是瞬间变得正经起来了:“咋样?昨天商量好了么?”

崔乐文点了点头道:“我们还是愿意做这笔买卖的,但是能有多少菜那肯定也还是得看菜地上出的量,要是地上没菜,价钱再高也没个恁用。要么就是东家少爷你先说些想要我们供的菜,能供上的我们就供上,供不上的话,那就得我们种了才成。”

“地上有什么菜你们比我清楚,反正我就是要个新鲜,还得保证不会做虚弄假,别到时候你们家自己的菜不够就拿了别人家的菜来充数,酒楼里头那些个人嘴巴可是刁的很,你们作假了也能尝出来。”刘言东昨天也是让府上的那些个厨娘把镇上那些个卖菜的是菜买了一回,每样都给做了,发现到底也还是比不过崔家的,所以今天这话也是要先说说清楚的,他这有钱也不能被人当了冤大头呢。

“东家少爷你放心吧,我们家绝对干不出这种昧良心的事情!”崔乐文一脸坚定地道。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到时候要是做出这种事情来了,到时候不放心的人应该是你们才对。”

刘言东倒是不怎么担心这事儿,想那些个人嘴巴是有多刁啊,只要是干了这事儿就没有他们尝不出来的,到时候他自然也是会让人知道欺瞒了他会有什么下场的。

刘言东倒也是觉得自己这一句话说的略微重了一点,他笑了一笑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主要是那些个大老爷们也委实是个嘴刁的,什么好东西进了他们的嘴巴里面那一尝就能够尝出个分明来,反正我也是拿了人没辙,所以这事儿上也希望着你们能够多上点心思,毕竟也是个长期的买卖。”

“这个自然,”崔乐文也点头,他也是对那些个刁钻的食客有所领教,所以觉得这个要求也不觉得有多少过分的,“东家少爷你就放心好了,之前我们往着菜馆里头的提供的菜也都是我家和我妹夫两家种出来的,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大可留了人下来监督着。”

“这倒不用,这一点我还是能够信得过你们的。”刘言东也知道有些事儿也不能逼迫的太紧,自己要是真的像是个愣头青一样安插了人整天盯着,现在或许还不会说个什么,但往后那可就不知道了,谁知道时间一长会不会闹出点啥事儿来,“不过到时候肯定是要安排了人来接货的,至于菜钱就拿菜的时候一并给了,你们看如何?”

对此崔乐蓉和崔乐文也是没啥意见的。这也已经算是客套了,至少还是每次拿菜的时候就会把货款给结算了,要是遇上点不厚道的,指不定就会要求货款延后的。

“成,只是菜地里头能有多少菜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到时候多了少了,也不能由着我们来负责的。”崔乐蓉道,“所以这一点上面也希望你不要过多的苛求。”

刘言东点点头,表示自己对这事儿也算是清楚的,毕竟这两家人家也不过就是乡下人家而已,哪怕就是自家的庄园子里头的收成也是要看老天给脸的,他们家的话也就只能应对着了,不过眼下到秋天那还是有不少的菜,最难熬的还是冬天,但去年的冬天这一家子不照样还能弄出鲜嫩的菜么,所以刘言东是一点也不担心等到冬天的时候会没有菜吃。

这卖菜的事情也算是谈的顺利,原本刘言东是打算签订下契约的,但崔乐蓉不怎么愿意在卖菜这事儿上签订那所谓的契约,毕竟之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呢,万一哪天和人合作不好到时候还有个可退的余地,要不然要是闹出点不愉快的事情来自己还得一个劲地受气呢。

这契约不签刘言东也没啥意见,其实就算是签订了也没啥意思不是,就点菜而已那都是个小钱,压根不值当啥。

崔乐文见事情也谈妥了,又觉得没自己啥事儿了干脆就回了厨房去,他知道接下去自家妹子妹夫还要同人谈胰子的事情呢,这种事情虽说就算自己在场自家妹子和妹夫也不会在意,但他觉得还是避避嫌要好一些。

刘言东笑了道:“至于那胰子的事情,不知道崔家妹子你是咋想的?”

“我媳妇昨天也是把事情给说了。”

萧易见人那笑眯眯地朝着自家媳妇看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爽利,嘿,这可是他媳妇呢,你一个大老爷们的笑眯眯地同他媳妇是说话那是个啥意思来着?所以一等人朝着崔乐蓉瞧的时候,萧易下意识地就把崔乐蓉往着自己身后一拉,顺带还表明出了自己的身份。

刘言东一看这阵仗那还有啥不明白的,他就说呢,咋地今天铺子里头就多了这么一号人来着,感情是人相公来着,再看萧易那阵仗,刘言东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汉子想的是个啥呢,难不成他还能够看上人媳妇不成?

“哦,不好意思刚刚没认出了人来,不知道兄弟咋称呼?”刘言东笑问。

“我姓萧,你叫我萧易就成了!”萧易觉得这少爷咋地就这么的碍眼呢,瞧瞧那嬉皮笑脸的模样,不正经!

“哦,萧大哥你好,我就是看上了你们家的胰子,昨天我也是和嫂子买过用过了,那是比京城里头那些个还要好哩,我就想买了方子……”

“方子不卖。”萧易硬邦邦地扔出来一句,不过听到他称呼人的时候称之为“嫂子”这也让他觉得略微舒服了点。

刘言东傻眼,他这话都还没说完呢,原本还以为从这汉子身上能够入手,但现在看来这汉子比他媳妇更加难说话的。

“是,我也是昨天和嫂子说过了,嫂子是打算分成,我回头之后也想过了,这也不是不能行的,就是不知道你们的意思到底是怎么样的?”刘言东好声好气地问着,他回去之后反正也想了个通透,要想马跑就得给草,自己也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儿斤斤计较,现在就看对方的胃口有多大了。

刘言东的反应也算是在萧易和崔乐蓉的预想之中,所以两个人对于刘言东会同意也没觉得是有多么的欢喜。

“那不晓得你是打算给我们几成的利了?”萧易开口,虽说家里面拿主意的还是崔乐蓉,但在外头的时候到底也还是萧易是一家之主,要做主的也还是得萧易开了口才成。

“一成。”刘言东道。

“这不成!”萧易摇头,“要是这么说的话,你这可就没啥诚意了,就一成的话,那咱还不如自己卖着呢还省下了那些个杂七杂八的事情。”

“萧大哥,这买卖嘛就是一个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事儿,你可别小瞧了这一成啊,首先你们就不用忙活了不是,而且你们那整的阵仗就是一个小打小闹,那有啥干劲儿呢。你可别小瞧了我,到时候肯定是要把买卖弄到大江南北的,这么一算之后,你们这一成的分成一年下来可不知道得赚多少钱哩。”刘言东漫不经心地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你也应该是瞧见了昨天就光是这么一个小镇上咱们家的买卖那都是热闹的很,就那一成的分成,那咱还不如实打实地慢慢卖,等到卖得差不多了,咱就上了省城开个铺子。”萧易道。

“那到时候你还不是得出了租钱么?”刘言东急忙道,“到时候这铺子的租钱一算,那你们还能赚个多少?”

“好吧,就咱们不租铺子自个卖,那也能够放到别的铺子里头代卖了不是?到时候给人家点代卖的钱,只要把名声打了出去之后不怕生意做不起来!也不和你说啥虚的,昨天就有杂货铺子的人来同我媳妇商量了代卖的事儿,也还说了要帮是咱卖去别的地方哩,这么下来指不定一年下来赚的也不少。”萧易老神在在地道,这话也是崔乐蓉和萧易一早就想好的关于见招拆招的伎俩,但那有杂货铺子来说这事儿到时候真的半点也不作假的,之前询问过想要一口吞下这买卖的那一家铺子昨天下午的时候那还真是来宠幸商量代卖的事情了,那态度也比之前的要好上不少,说话也十分的客客气气的。

刘言东一看萧易这架势,得,这夫妻两人还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儿,一个比一个折腾和难说话。

“那萧大哥的意思是咋样?”刘言东也算是认了,刚刚他说一成的时候也是带了几分压价的意思,可现在人家都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敞亮了再说下去也就没啥意思了,那就看看对方的底价再说吧。

“我和我媳妇也是商量过了,要是同你合作,其实也就是把方子给交出去没啥差别了你说是不是?我们呢,也想省点事情,到时候找人做和铺子里头卖的这种事情我们也不参合,这些都由着你做主,我们也不过问,只管分成的事情。至于卖到那里去卖多少钱,我们也不管,就一个,我们现在是在平安镇这儿过日子的,我们就在平安镇上卖卖胰子,别的地方我们也不打算去卖,往后要是有新鲜的胰子做出来肯定也是会知会你的,你看这如何?”萧易问道。

刘言东仔细想了想,这两人的意思倒也是不难理解的,这般合作也算可行,他也不怎么希望人插手管太多,至于平安镇这个小镇对于刘言东来说也不是那么的紧要,就一个小镇子而已,买卖一年下来能有多少钱,他要是想要挣钱,那肯定是要往着大的省城里头去的,没有啥必要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和人争这个。

“萧大哥和嫂子的意思我也懂了,平安镇我也没打算管太多,既然你们说了,平安镇上我也不打算弄个铺子啥的了。那接下来就是那个分成的事情了,不知道两位是打算怎么说的?”

“我们也不是那个占着理就非要霸占着不放的,两成。”萧易道,“我们要两成。”

崔乐蓉和萧易也觉得和人讨价还价没啥意思,早就已经决定谈这事情的时候就直接把底线说了得了,要么同意要么不同意,也没有别的了。反正胰子成本便宜,只要人能够铺得大,那自己就有赚,更何况还不需要自己忙活个啥的。

这个底线也是和刘言东的底线不谋而合。

“成。但我们得写下契约。”刘言东原本以为两人多少会多要求一些呢,却没有想到这两人倒是能够看得开,如果要求的多的话那也实在是要免不得进行一顿讨价还价,现在看到人家那么爽快,要是自己还磨磨唧唧也显得不够爽利,倒不如像是现在这样一来彼此留下个好印象。

“成!”萧易也点了点头,他也是觉得这么大的事情也还是要签订下契约才能够安心。

刘言东也不是个磨叽的人,定好了这事儿之后,他是迫不及待地拟定了合约,双方都在上头签订了名字,萧易近来也一直都在练字,从一开始的时候崔乐蓉最先教会他的就是自己的名字,他也暗自练了许久,崔乐蓉还给买了笔墨纸砚这种东西,虽说也是花了不少的钱,但要练字的话那还是必须得有这些东西,萧易不舍得用,一般都是先用别的方式练熟了之后才会在纸上练,那名字虽说写的没有啥名家的风骨却也是端端正正的,字如其人。

签了名,刘言东还在上头印下了自己的私印,萧易自然是没有印鉴这种东西,沾了红泥在上面按下了指印。

定了合约,刘言东就和萧易同崔乐蓉商定了第二天会带着人到他们家里头去学习如何制作胰子,崔乐蓉也没有任何的意见。

第二天上午,一辆马车就到了杨树村上,村子里头的人一看这马车本还以为徐县令又来了,现在杨树村的里正萧大同走出去的时候在外人面前也是一个倍有面子的人,见过县令老爷两次不说还同县令老爷同桌吃过饭,这种事情说出去要多涨脸就有多涨脸,现在一瞅见马车进村,基本上瞧见的人都是在想着,这该不会又是县令老爷来了吧?

但一看那马车又觉得有些不对,以往县令老爷来的时候那马车是一辆青衣小马车,但看着眼前这一辆马车,那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奢华,完全不像是县令老爷的车子,而且驾马车的也是个年轻且俊俏的,之前县令老爷来的时候那驾马车的是府衙上的衙役,长得那叫一个虎虎生威的。

马车上的小哥也瞅着村子里头的这些人好奇的眼神,他也不知道是咋一回事儿,却也还是十分和和气气地问了人,萧易家咋走。

被问的那一个人也有些傻不愣登的,傻傻地给人指路了之后等到马车一走之后这才缓过了神来,一等缓过神来之后就知道那肯定是又来了一个大人物了,颠颠地就往着里正家跑。

因为今刘言东要带着人过来,所以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基本上也就没怎么出门,铺子里头也说好了,让她娘今天去替上一替,也已经把铺子里头要招人这事儿给提上了日子。

刘言东也没有想到这两人住的地方还挺偏的,一路颠簸过来那也还真不是啥好受的,但一下车之后刘言东倒是没啥怨言了,小村子虽说是偏了一点,但周遭也还是可以的,靠近山脚的房子安安静静的,倒是十分安宁,旁边还有一大片的地,那地上载种了不少的果树,刘言东那也是个眼尖的,一眼就瞧出了不少的品种来,还有那桃花也还没有谢完,在桃花树下还铺着箩筐,似在收集着桃花瓣。

院子们虚掩着,刘言东也不好贸贸然地闯进去,只好让自己的小厮在门口喊了一声。

崔乐蓉和萧易就在屋子里头,也听到了喊声,萧易快步就来把院子门给开了,看到站在院子外头的刘言东的时候扯了扯嘴角,在刘言东的身边还站了一个中年人,垂手而立,想来应该就是刘言东带来学的人了。

“进来吧。”萧易不甚热情地道了一句,把人往着家里头让。

刘言东对于萧易那态度也无所谓,反正也没指望人对着他恭维啥的,他也已经见惯了那些个巴结奉承的,像是萧易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也算是个新鲜,他也不想瞧见人整天对着自己那般样子,好歹现在人家也和自己是合作的关系呢。

院子里头也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刘言东对于这小夫妻二人的印象那是更好了一些,崔乐蓉也走了出来。

“嫂子,你们家有点远啊。”刘言东道,“不过环境还挺好的,我看到那边种了不少的果树,是你们家的吧?”

“是啊。”崔乐蓉应了一声,客气地道,“进来坐一会喝点茶歇歇脚吧。”

“我看还是先办了正事儿吧!”萧易对刘言东那可是没啥好感的很,这小子怎么看都不觉得像是什么好鸟。

“不着急,一会还有人要上门来的。”崔乐蓉笑了笑道,她也看到了停在他们家院子门外的那一辆奢华的马车,这么一辆马车进了村子里头到了他们家,肯定是会让村子里头的人瞧好一阵子的热闹,现在忙活起来,一会还有的闹腾。

刘言东也没什么意见,领着人进去喝了茶水,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一圈。

果真还不到一刻钟呢,院子外头就有几分的吵吵闹闹的声音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嗓门就敞亮开了:“萧易,萧易家的,你们两口子在家不?”

萧易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谁了,也大声应了一声:“叔,我们都在呢,你进来吧!”

萧大同听到声音就推着门进去了,也不关门,外头也有不少凑热闹看着的人,那一张张脸也是带着几分的稀罕劲儿。

萧大同进了堂屋就瞧见了端坐在一旁的刘言东,光是这么一眼,萧大同就稍微有了几分的失望,他原本还以为来的人是县令大人呢,咋知道是个陌生的男子,但在失望的同时,萧大同多看了人两眼,倒也看出点不同来了,觉得这年轻的公子哥儿身上倒有一股子的贵气。

“叔,今天来有啥事儿啊?”萧易也基本上也能够猜测到萧大同来是为了啥,也不得不说自家媳妇说的可真准,果真村上不少人都在巴望着呢。

“没啥事儿,就是看到你家有客人来了,我以为是县令大人来了就过来瞅瞅,也没别的啥!”萧大同挠了挠脑袋也有些不大好意思地说道,他忍不住多看了人两眼,问道,“这人是谁啊?”

“这人是来买胰子的,要的有点多,拿这也不方便所以就自己过来了。”崔乐蓉微笑地道。

原来是个商贩。

萧大同也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这么一想之后倒是有几分羡慕萧易这小子了,现在整个村子上的人都在说媳妇娶的好不好看看小一就能够明白了,萧大同也是这样觉得的,这哪里是娶个媳妇,压根就是娶了个搂钱的钱把子啊,现在只怕也是又要赚上不少了吧?虽是有些羡慕着这两口子,但有些事情到底也还是羡慕不来的,羡慕了又能咋地,人家挣钱那是人家的本事谁让人懂的不多呢。

“没事儿,我就是来瞅瞅,你们忙你们忙!”萧大同也不好多打搅,人家的生意呢,这要是被自己搅黄了那可咋好?而且又不是啥大事儿也没得在这里一个劲看的道理。

萧大同说着就拿着自己的旱烟袋子背着手慢慢悠悠地出去了,还能够听到院子外头传来的声音。

“叔,来的人是不是县令大人啊?”

“什么县令大人呢,是来找人买胰子的。问问问的,有啥好问的。”

“哟,这都上门来买东西了啊,怕是萧易和他媳妇得挣不少银子了吧?这两个人是打算挣多少银子呢?”

“挣再多的银子也和你没啥子关系,你眼红人家你也没这个本事不少,你要有这个本事你能挣你挣去。”

“……”

那唧唧歪歪的声音也不停,好一会之后这才消停了,那围着看热闹的人也渐渐地散去了,虽说是有不少人眼红着的,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自己没这个本事,自然就挣不了这个银子。

等到人散去了,崔乐蓉这才将人领到自己用来制作和堆放胰子的地方,这一段时间来她也是陆陆续续地做了不少的胰子,堆放在哪儿的时候也算是可观的很。

崔乐蓉也不藏私把胰子的制作方式同刘言东带来的那个老师傅说了,甚至给制作了一次羊奶皂,那老师傅原本就是个会做胰子的,但做的那真的是不咋地,原本自家少爷带着人来说让他跟着人学怎么做胰子的时候还有些不以为然,尤其是在看到眼前那么一个年岁不大的小丫头的时候甚至心中还有几分的轻蔑,但等到一上手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那点心思了,瞅得的那叫一个认真,学的也仔细的很。

崔乐蓉给做了一个示范之后就不做第二个了,一理通百理明,她也早就已经把方子给写好了一并交到了刘言东的手上。

“桃花眼下快开败了,不过到时候可以弄点刺玫来做花香胰子,若是想要做点精致点的,那大可做一些个加了珍珠粉的,加点蜂蜜进去也可以的。只是这些个胰子做了之后也不能一下子就卖了,要放在通风处,至少要放置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售卖。”崔乐蓉最后不忘叮咛了一声,“像是男子用的话还可以做点竹炭的,别看到时候做出来样子的确是不怎么好看一些会灰不溜秋的,但洗着可干净了。”

刘言东也点了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嫂子,你这里的那些个皂也给我带走一些吧,到时候我可以先送人或者是卖了,要等到人把胰子做出来还得好长一段时间呢,这钱价钱上是绝对不会亏了嫂子你的。”

刘言东也知道这胰子做出来也是需要费一些个心力的,也没想今天回去了明天就能够把东西给做出来,再说了好东西也得先送点给人,先勾勾人再来不是?眼下他看着那几乎是一屋子的胰子也是眼馋的厉害呢。

“成啊。”崔乐蓉也不计较,反正她胰子做出来就是用来卖的,卖给谁不是卖的有啥亏本的,“我留一些下来,其余的你全带走也成,我也希望着你这买卖到时候能做的好,这样我们家挣的银子也多。”

“嫂子你放心吧,我肯定是要把这铺子开的大的,嫂子往后有啥新奇的东西记得通知一声,反正咱们现在也是一条船上的人,我能挣银子就是你们能挣银子,你说是不是?”刘言东笑得乐呵,原本还想再说点好听的话,却是被拿着两个大箩筐进来的萧易给挤到一边去。

萧易就是瞅着这人不顺眼的很,嘻嘻笑笑的也没个正行,明知道阿蓉是他媳妇还在那边唧唧歪歪的,当他是死人不成?没瞅见他也在呢?这是打算闹个啥的?!但不得不说这小子是个皮相长得好的,家中也是有家底的,自己往着他身边一站那很明显就是个糙汉子,萧易就咋看这小子咋不顺眼的,尤其是这小子和他媳妇靠近一些的时候,他就越发的不顺眼了。

刘言东又不是个傻子,觉得这人也挺有意思的,萧易越不乐意自己和人说话他就越发地和人搭起了话来了。

“嫂子,我看你这么本事,听说你还是个会医术的?我觉得你呆在这个小村子上实在是有些委屈了,就你这一手做胰子的本事这可了得,你还会做点别的东西吧,要不去京城如何?京城里头可热闹了,到时候当是请了你当师傅去教人呗,你看咋样?”刘言东笑眯眯地道,那一双略微上挑有几分桃花味的眼睛满是笑。

萧易手一紧,那一块桃粉色的胰子在他手上瞬间碎成了几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