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12 你有资格么?

不仅仅是司徒,这一次,就连一直安静的看着的雪栖,也骤然震惊的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凤长悦!

她身上竟然有着三种神火!

如果是别人看见,只怕是不会轻易认出来这火焰是三种火焰组合而成,更加不会想到,这三种火焰也都是神火!因为这实在是太过疯狂了!

放眼天下,谁不知道神火蕴含极强的能量,能够控制一种已经是极大的运气,而如果尝试将神火融合,则是会引爆身亡!

可是现在,眼前的凤长悦,却是硬生生的打破了这个传言!

她像是一柄利剑,凶狠刺出!一刀斩断了两人之前对神火的认知!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砰然打碎,只剩下满心的震撼!

凤长悦并非是第一次当着其他人的面试用神火,但是往常却是从来没有人可以认出来那紫金色火焰的成分,而今天,这两人却都是一眼看出!

其实这倒不是两个人有什么特殊之处,而是因为这两个人恰好对于神火的了解比较深,而且对凤长悦的底牌多少也是有一些了解,所以在看到的一瞬间,短暂的震惊之后,便是立刻联想到了这一层,随即猜到了那个最不可能的可能!

三种神火!

虽然那紫金色火焰几乎无法辨认出来三种不同的力量,但是这般的威势,天下除了神火再也不会有其他的东西可以媲美!

司徒在看到的一瞬间,就明白这火焰绝对不是一种纯正的神火,而是由神火组合而成!

要知道,神火这样的天地珍贵存在,是不可能和其他乱七八糟的火焰相互融合的。因为往往在靠近的时候,那些火焰就已经被神火完全吞噬,怎么还会呈现这样的火焰颜色?

传闻中,凤长悦手上的神火,是排名第十三位的赤心之炎,那应当是呈现赤红色的,而现在这火焰却是表现出尊贵无双的紫金色!

虽然这个想法很是疯狂,可是天下可以与神火相互融合的,也只有神火!

司徒毕竟是七品炼药师,对于火焰有着极其敏感的感应力,所以一下子就猜中了这是由三种神火组合而成的火焰。

而一旁的雪栖,也是因为自己的身体罹患重病,所以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神火,对于神火的了解,也绝对不比司徒少。

所以,在凤长悦身上陡然出现那紫金色火焰的一瞬间,强大的能量波动已经让两人瞬间心头一震,而后纷纷猜测到凤长悦身上隐藏的如此之深的秘密!

她身上,竟然不只有一种神火!而是——三种!

原本以为她身上虽然有神火,但是不过是拍在最后一位的赤心之炎而对她有所松懈的司徒,在看到眼前场景之后,心里的警惕迅速升腾起来!看着凤长悦的目光如同看着一个怪物!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不管是谁,能够有一种神火已经是莫大的运气和荣耀,而她却是悄无声息的有了三种!

世人都被她骗了!

司徒在这一瞬间,既是震惊又是羞恼,想到之前自己还对她几番轻视,而其实对方早已经超越了那个水平!他就像是个傻子一样,被耍的团团转!

这让他心里如何能受得了?

他在这大沼泽一待就是好多年,为此不惜遁入深山,在这里过着几乎隐姓埋名的苦行僧一般的生活,那么多死寂的日子艰难熬过,不但没有得到神火,出来之后,更是承受多番压力。

没有人知道,在得知自己的存在被苍离抹去的干干净净的时候,他心里的怨恨到底有多深。

支撑着他走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这里的银魂鬼火!

可是现在,凤长悦却忽然出现在他眼前。

她不过才十几岁,却已经是天下皆知的苍离最疼爱呵护的弟子,是伽陵学院最受器重的人物,是无数人追捧艳羡的对象,更是极少数拥有神火的幸运儿之一!

被抢走一切的感觉还没有消散,就看到凤长悦身上居然有着不仅一种神火,对于他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天下的好事,怎么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不公平!

他死死的盯着凤长悦身上的紫金色火焰,死命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想要辨认出那到底是由什么火焰组合起来,双手却是默默的收紧,青筋暴起。

雪栖却是忽然轻笑一声,微微抬头,意味深长的看向凤长悦,露出一抹隐藏在兜帽之下的雪玉一般的容颜。

光影明灭,看不清晰,唯有那玉一般的带着几分苍白的甚至带着几分透明的肌肤,透出几分冰冷尊贵不可高攀的气息。

唇色极淡,几乎看不出什么颜色,勾唇一笑,划出一抹动人的弧度,却是让人无法抵抗。

这样的人,生来似乎便是被上苍眷顾,无论做什么,都充满了无可言说的气韵,让人为之折服。

他这一声笑,却是真的带着几分笑意。

“妙…。果真妙人…。”

他从不知道,这世上居然还有人可以同时容纳三种神火而不暴体身亡。

而且,这个人显然还活得好好的,跟拥有着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强大实力。

凤长悦…。

他轻轻咀嚼这个名字,似乎生出几分意趣。眸色微深,带着几分不可名状的意味。

怪不得,铃音那时候说让他真正接触过凤长悦之后,再做决定要采用哪一种方式来治疗自己的伤势。

或许她早已经知道。

因为他的确在接触了她之后,彻底改变了原来的计划。

一开始,他只是想要将她抓来,利用她的神火为自己疗伤,她虽然厉害,实力强悍,但是他想要对付一个二星灵宗,还是绰绰有余的。

何况,还是一个受了那么重的伤的人。

只是那时候他心思一动,最终听从了铃音的建议。

果真。

他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到现在,时光短促,却是已经彻底的改变了他的想法。

他在选择和凤长悦一起来的时候,就证明他已经想好要等她将自己的事情做好以后,再让她治疗。

而现在,在看到凤长悦身上居然有三种神火之后,他在震惊之余,则是终于确定,自己的决定真是再正确不过——

他可没有那么蠢,要和一个身上有着三种神火的人为敌。

这样的人,能做朋友是最好,即便不能,也绝对不可以为敌。

否则,还真是自找死路。

他瞥了一眼旁边脸色涨红,情绪激动,满眼愤恨的司徒,连冷笑都不屑于施舍。

这样的人,纯粹就是用来让那个人的刀锋更加锋利的路人而已。

他居然还妄想着对付凤长悦…。

呵,真是愚蠢。

他银色的狐裘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随后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向着上方飘去。

是的,他是要离开。他虽然想留在这里,看看凤长悦到底能不能将银魂鬼火收为己有,也想要见识一番真正的神火到底会是怎样的一番风景,但是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性命。

如果命都没了,那说什么都是白搭。

他几乎是毫无声息的朝着上方飘去,眼神之中虽然带着几分好奇,但是并未留恋之色。

凤长悦觉察到他的离开,面上不显,心中却是对他的看法提升了几分,当然,也更加警惕。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这般毫不留恋的离开,可以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惜命了。

强大的控制力,会让这个人显得更加的深不可测。

自然,也更加危险。

司徒此时却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此时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凤长悦身上,又怎么能注意到其他?

“你怎么会有三种神火!?”

他几乎是质问出声,带着强烈的针对性。

凤长悦自然是充耳不闻,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了那银色匹练的中间位置。

她往前方看去,却只看到了连绵起伏的一段银色的线条,竟是没有尽头。

在最深处,是一片黑暗,仿佛可以吞噬一切,带着决绝的安静,让人望而生畏。

两边的景色越是往里面,就越是聚拢,左边的火焰变得越发的细小,右边的河流也是同样如此。最后,则是都流入了那一片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凤长悦的靠近,显然引起了银魂鬼火的剧烈波动,随着她体内神火的奔涌,下面的那些风景,也好像可以感受到一般,以一种微妙的幅度变幻。

看起来,竟好像是被她体内的神火带动了呼吸一般。

但是在这看似平稳的感应之中,又隐藏着巨大的吸引力,连绵不断的对凤长悦造成影响。

天知道她此时要花费多少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想要立刻冲上去的念头!

在第一次来到虚无山的时候,银魂鬼火就已经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她体内神火的存在,并且进行了试探。虽然最后那一点试探的力量是被凤长悦吞噬了,但是却可以想象,银魂鬼火对于凤长悦体内的神火多么敏感。

要知道当时她甚至什么都没有做,而且几乎是刻意压制了自己身体内灵力和火焰的波动。

然而神火之间相互致命的吸引力,终究还是超乎预料。

其实准确而言,是天堂火对于其他神火的强大吸引力。

她其实可以清洗的感觉到,身体里面那金色的火焰,几乎要沸腾起来,流窜在整个身体的能量,每一寸的涌动,都在诉说着那份渴望!

那几乎是一种本命的吸引!

所以,她对于这银魂鬼火,志在必得!

看到凤长悦根本不搭理自己,司徒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你不要太自以为是!这银魂鬼火,我足足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来融合,早已经相互开始接受!你身上已经有了其他神火,想要妄图得到银魂鬼火,痴人说梦罢了!”

“小白,让他闭嘴。”

凤长悦面色无波,淡淡丢出一句。

“好!”

小白兴冲冲的喊了一声,随即光芒一闪,顿时出现在司徒眼前。

司徒被这忽然出现的小东西吓了一跳,等看清是巴掌大的一只白色魔兽之后,顿时满心厌恶不屑,眼神十分鄙夷的看了一眼。

小白顿时炸毛——

老子还没鄙视你呢,你倒是先拽起来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小白顿时气得蓬松的大尾巴一甩,径直的朝着司徒而去!

我让你看!让你看!

司徒尚未反应过来,就看到眼前一团白色忽然闪过,而后脖子上顿时传来一阵剧痛!

他浑身一个激灵,立刻出手!却是完全无法抓到在自己头脸之上肆虐的小东西,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以至于他虽然用上了两只手,却总还是抓了个空。

此时的司徒看起来格外狼狈,双手毫无章法的在自己的头脸上来回抓挠,看起来焦躁不堪。

嗤。

隐约感觉到不对劲,司徒这才猛的停下来,迎面就对上了一双满是鄙夷的圆溜溜的黑色眼睛。

小白竖起爪子,而后,狠狠的朝着下方一倒!

司徒顿时怒从心起,连一个小小的魔兽都敢这样和他叫板!

此时,他才骤然感觉到身上各处传来的剧痛!

低头一看,却是身上各处都不知什么时候抓破了!

衣服已经破烂不堪,隐约可以看到无数翻卷的血痕!

司徒简直七窍生烟——自己居然真的被一只魔兽给折磨的这般狼狈!

他此时却是完全没有想到。能够呆在凤长悦身边的,又怎么可能会是简单的魔兽?

只是此时他几经打击,精神已经极为紧绷,自然是无法注意到这些。

他忽然冷笑一声,盘腿坐下!

“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怎么将银魂鬼火据为己有!”

说完,他随手布下了一层结界,竟是直接闭上了眼睛!

看样子,倒像是想要和凤长悦对峙到底。

小白翻了个白眼。

在这里几年了,都没有得到银魂鬼火,还妄想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和主人争抢吗?

然而随即,场上的气氛就缓缓的发生了变化。

司徒闭着眼睛,看似已经坐定,然而在他身上,却是忽然出现了一道道白色的线条!

那些线条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竟是朝着那中间的银色匹练而去!

凤长悦正在半空之上看着这被分割成两半的场景,感受着体内在疯狂奔涌的火焰,仔细的搜寻着什么的时候,却是忽然看到几道白线,正飞快的朝着中间的匹练蔓延而去!

她眸色微沉,回头看去,果真看到正闭上眼睛的司徒!

那些东西,正是从他体内窜出!

而上面隐隐的能量波动,虽然不大,却是正巧覆盖在了那银色匹练之上,而且刚好束缚住!

凤长悦顿时感觉到,整个山洞的氛围都是变了!

她方才分明已经感觉到似乎就要触及到那东西了,却是忽然有什么东西挡在了前面,看不清晰。

司徒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忽然冷狠一笑。

他在这里几年时间,不是白白待得!

虽然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真正得到这银魂鬼火,但是好歹还是有着一点优势的——他对这里,比任何人都熟悉!

日复一日,纵然无法真正得到银魂鬼火,却也是已经将自己的气息融入其中!

他是不能操控银魂鬼火,可是却可以清楚的感应到它的波动!

凭借着他的了解,借助一些曾经取自于两边的能量,彻底扰乱那银色匹练的波动,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凤长悦顿了顿,立刻猜到了司徒的想法,当即冷笑。

想要扰乱银魂鬼火,让她也得不到?

那也得看看,他对付的是谁!

啪!

凤长悦手中,忽然出现了一道拇指粗细的紫金色长鞭!而后高高扬起,狠狠甩下!

虽然是火焰,但是却几乎凝成了实质一般!重重的落在地上!强大的能量波动,几乎是立刻,让整个山体都颤了颤!

那地面之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直直的延伸到了最深处!

而这般动静,也是立刻引起了外面无数人的注意!

整个大沼泽都沸腾了起来!

“虚无山产生了那般强大的波动!你们可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倒是听闻,之前司徒大师曾经进去,未曾出来…。难道是…。要晋级了?”

“不懂就别说!这般动静,怎么可能是晋级了?要说司徒大师也是灵宗强者了,突破的时候的动静,想必不是这样子的吧?而且我方才分明感觉到那力量像是从虚无山最深处传来的…。也不知,到底是何事啊!”

“都别猜了,想知道,去一探究竟不就行了!”

大沼泽最不缺的就是有胆子的人,此时听闻动静,都是纷纷赶来,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一些比较大的势力,此时也都是被这动静惊住。

正在房间内的萧远山,闻声立刻出门,看向了虚无山,眸色深沉,变幻不定。

出来之后,正好看到也在看着那边的萧正泽。

“你可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远山以为萧正泽一直在外面,而且因为萧正泽的精神力较为强大,所以有此一问。

萧正泽转身,脸上有几分犹豫:“好像是虚无山产生的波动。”

“里面不是只有司徒吗,他这是在干什么?”萧远山虽然看重司徒,但是其实并未有几分情谊,此时问话,也面色无波。

萧正泽犹豫了一下,道——

“我感觉到,里面并非只有司徒一人。”

“什么!?”

……

“什么?你说凤墨回来了?”

在大沼泽某个极为隐蔽的地方,一群人都在安静的待着,唯有一角的岳小棠,忽然满脸兴奋,忍了好一会儿,才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小声问道。

宫卿点头。

岳小棠脸上忽然展开一抹笑花,格外璀璨——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哈哈!真是太好了!”

宫卿不语,看着她开怀的摸样,晶亮的眼眸,忽然心里一顿。

岳小棠却是没发觉他的不对劲,笑嘻嘻道:“我还真是有眼光!居然找了个这么厉害的朋友!不仅两次三番的保护我和我的族人,还真的信守承诺回来了!”

看着她欣喜模样,宫卿犹豫片刻,道:“其实…。凤墨并非是她…。”

轰!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巨大的能量突然传来!

在这里躲着的人,顿时都是一个激灵!

“怎么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感觉…。是虚无山的方向!难道是那里出事了!?”

“还会有什么事?整个大沼泽,咱们消失,那两个难道是打起来了?”

岳小棠却是一愣,而后眼角带上几分笑意,带着几分询问的看向宫卿。

宫卿点头。

“是她。”

岳大川见到岳小棠的笑容,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丫头,你在笑什么?”

岳小棠神秘一笑:“我在笑——咱们终于可以出去了!”

……

而这巨大的动静,冲击最大的,自然是司徒。

他胸膛之内一片翻涌,因为凤长悦这一击,遭受了严重的损伤,整个肺腑都几乎裂开来。

他咬牙恨恨道:“你做了什么!你怎么可以…。”

你怎么可以做到这一点!?

“这银魂鬼火里面,分明已经渗透了我的气息!你不可能…。”

凤长悦瞟他一眼,轻嗤。

“你这么说,也不考虑银魂鬼火的想法吗?你愿意,它可是嫌弃的很呢!”

她挥手又是一鞭!

啪!

“也不看看,你有那个资格么!?”

------题外话------

今天一天的实验嘤嘤嘤嘤嘤嘤,满手的大肠杆菌的味道,大家有木有闻到?这是有味道的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