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六章 入门炼器

王紫拔出半截匕首,那森寒的银光让王紫看着一阵心喜,拿在手比划了两下,颇觉满意,如此称手的短匕,好像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不知不觉有些感慨炼器的神奇,将人类做不到的东西加诸于法器之上,世上炼器的人也不少,但是想要遇到一把合手的,那真的要靠缘分。

阵盘有九转盘龙,阵旗有先天十八灵旗,攻有斩天剑,守有璃王鼎,如今近身多了这把匕首,忽然觉得法器圆满、已无所求了。

“这把匕首叫什么名字?”王紫忽然问道,语气还带着轻微的雀跃。

“没有名字,现在它已经是你的了,你取一个。”冷殇一愣,随即说道,他还真没有给这个把匕首准备名字。

“……我取?”王紫也看了看冷殇,见他将决定权交给她的样子,便想了想,半晌,说道:“它是我意愿中的最后一件法器,就叫封,这是冷殇送给我的,取你一个冷字,也合了这匕首森寒摄人,便叫冷封!”

说完王紫很是满意的微微一笑,这把匕首虽然现在是超神器,但确实一把成长型的法器,将来会成长到什么成都还未可知,再者这把匕首似乎是在宣告自己出自冷殇之手,匕身犹如有薄冰缠绕,寒气遍布,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稀有玄铁炼制的,反正她是不曾听过这样材质的玄铁,但就是这个森冷的特质让她格外喜欢。

冷殇看着王紫微笑的模样,能感受到王紫对匕首的喜欢、出乎他意料的喜欢,冷殇冰晶一般的眼眸动了动,忽然有些亮,好像阳光下一闪而逝的雪花的光泽,晶莹剔透,却很快便被融化了。

“你喜欢就好。”冷殇转身,面对着那青紫色的大鼎,挺直的背脊带着些散不去的忧郁,王紫忽然有些疑惑,冷殇为何而来的忧郁?似乎不是她的错觉啊……

注意力从那匕首移开,王紫才有心情去看这里的陈设,一片地方堆积的都是炼制好的法器,一片地方堆积的是各种玄铁,还有一个直到洞顶的药架,上面那些瓶瓶罐罐应该是练好的丹药,还有一些封存的灵草之类。

王紫走近那些玄铁看了看,灵草还好,王紫没见过也大多都从书籍上看过,这些玄铁却是许多书上都不曾记载的明目,细细看过去,她竟然连十分之一都认不出。

王紫随便拿起一块玄铁,却着实用了好大的力气,别看这玄铁跟石头块似的,可拿在手中却是超乎寻常的重,虽然王紫有所准备,但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用了些灵体去截断这玄铁,本来也是一试,没有真想削着玄铁,当然在她的灵力出手之后玄铁仍然那纹丝不动。

“这些玄铁只能融,不能削,否则会破坏玄铁的结构,影响炼器。”身后传来冷殇的声音,像是在给她解释。

“即便是融,也是不是三两日能达到的把。”王紫说道,放下了手中的玄铁。

“这些玄铁当然不能直接仍在火种锻造,要在鼎内融铁,而且火候的讲究很多,不同的玄铁要用不同的温度,在融化到什么成都达到炼器的规格,这都是值得注意之处,融铁是炼器的第一步,如果有环节注意不到,融铁不成功,那么这块玄铁的品质会降低一半,有更苛刻的可能会直接变做废铁。”

冷殇解释道,背对冷殇的王紫有些惊讶,不是惊讶只一个融铁便有如此繁琐的步骤,而是惊讶冷殇怎么会忽然打开话匣子跟她说这些,这解释是不是太过详尽了?

“这些都是你收集的吗?”虽然心中疑惑但王紫也没有问出来,心想也许是冷殇兴趣所在,所以格外多的话,便随便捡着话题说。

“不是,这些是梼杌红缨他们收集来的,这只是一小部分,你想看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别的。”冷殇则是说道。

“别了,我不太了解这些,即便是这里的玄铁我认识的也很少。”

王紫摇头,敢情人家这只是冰山一角,这么说她还真是孤陋寡闻了,不过冷殇开口就要带她看他的玄铁收藏,这真的合理吗?他就不能有一个炼器师的自觉吗,炼器师不都是视自己的玄铁重于性命的吗?他这么大方真的可以吗?

“这个是三星石,天际间至硬的物质内它位列第七,适合炼制重型的防御法器,这个河外玄星石,在玄铁中有至轻物质的排名,它位列十六,悬浮在位面之间,附带着速度的超强特性,适合炼制速度型的法器,这个是君兰铁,性温和,这类的玄铁很多,但是质地好的也只有不到百中,君兰铁位列前十,与桜木铁并列第八位,刻意调其他类别的材料甚至灵药,适合炼制贴身的防御衣物或者配饰……”

王紫惊讶的听着,她真的只是随便说了一句,真的是很随便很随便的一句话,但是冷殇有必要这么认真吗,指着地面上的玄铁和别的材料一一给她解说,从这些材料的来源到特质,再到能炼制什么样的法器,一一说的清清楚楚。

即便是王紫记忆力超凡,对这些冷血材料也没什么容易记忆的点,虽然那些五花八门的作用和特质听起来让她很是惊叹,王紫不由得微微抬头去看冷殇,去见冷殇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指着那些玄铁,略显苍白的唇不断开合,似乎在很认真的给她解说。

“你不想听吗?”似乎是王紫的视线太强烈了,冷殇的停下了解说,垂眸看着王紫问道,语气淡淡的没有欺负,但王紫总觉得他是不愿意听到王紫说‘不’的。

“你为什么给我解释这些?”王紫则是疑惑的问道,如果是在给她科普的话,这科普老师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你想学炼器吗?”冷殇盯着王紫看了两秒钟,忽然问道,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的,着实让王紫愣了好一段时间。

“……为什么问这个?我暂时还没想过。”

半晌,王紫反应过来开口,见冷殇眼眸中神色淡淡,像他这样的人,想通过他的无关来分辨他的情绪,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王紫是真奇怪,本来冷殇会主动开口带她参观他的丹房就已经很意外了,送她匕首,还有异常想尽的解释,难不成冷殇做那些铺垫就是想问这个?

“为什么不想,你收服了天火,只打算看着玩吗?”

冷殇却直视王紫,不知道是质问还是引诱的说道,确实,这是对大理由,天火乃是造物之火,似乎收服了天火就没理由不去炼器,王紫也曾想过,只是一直将此时搁置了而已,原因有很多,只是没想到再提起这件事情的人是冷殇而已。

“你今天其实就是想跟我说这个?”

王紫问道,想来冷殇也不可能做无聊的事情,说起来收服天火也有冷殇暗中的推动和帮助,这世上除了九幽几个自己人,知道她收服天火的人也许就只有冷殇和梼杌了。

“你让火精认主,就算现在没有人知道,但你也不可能一直藏着掖着吧,总有一天天下皆知的,而这六界大的很,宇宙更大,想要、敢要天火的人不计其数,你若不用,便守不住。”

冷殇接着说道,王紫只心中暗惊,冷殇确实说到她的隐忧了,之前不让永安以天火示人也是出于这样的想法,王紫微微皱眉,冷殇分明是早有准备,虽然他说的句句在理,但是冷殇对她有些太好了,好到她有些怀疑是不是要收下他的好意了。

“若是我炼器,你愿意做我的老师?”

王紫说道,虽是在问,但语气却是肯定的,冷殇说了那么多,明显是有亲自教她的意思,如果是这样,这个恩情可大了,六界之内要论炼器,巅峰人物莫属冷殇、宿雨,如果她的炼器之术是冷殇指导,那当真是普天之下求都求不来的。

“嗯。”冷殇也不与否认,既然说开了,只要王紫炼器,是不是引诱都没有关系了。

“……你为什么这么做?”

王紫看着冷殇,还是忍不住问了,他应该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冷殇之前所做的,用当年三个创世主之间的交情解释已经是勉强了,如今竟然做出要帮助她走上炼器之路的事情,很多事情他自己也可以做,为什么却选择帮助她?这样几近于在培养她的举动,如何能让她不奇怪。

“因为是你。”冷殇忽然说道,见王紫更加不解的面色,淡淡的补充:“正好是你,最合适。”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王紫收回视线,自己想了想,跟着冷殇学习炼器也不是不可以,只他的身份就够了,可是她确实没有那么多时间,这也是她搁置炼器这一项最重要的原因。

“不需要那么多时间,你只需同意便可。”冷殇却道,他在意的,好像就只有王紫学不学这一项。

“我要认你做师傅吗?”

王紫看向冷殇问道,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便不去多想别的了,不如先学了再说,只是想到自己已经有了慧远一个师傅,想到要认冷殇为师傅就有些怪怪的,哪有如此年轻的师傅,不过转念一想,明明是冷殇比慧远师傅不知大了多少,她竟不知何时也会以貌取人了……

“随你,我不收徒,也可教你。”

冷殇却很随意的说道,似乎只要王紫愿意炼器,别的便都不是他关心的了,王紫也忽然发现,冷殇在大多数事情上真的是一个很随意的人,见他不甚在意的表情,她似乎也没必要执着了,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就这么入了炼器的门,虽说不上草率,但也是她意料之外的。

------题外话------

更这么少伦家已经没脸见泥萌了,只求拍的时候轻点好伐(冷汗ing~~)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