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五章 她失宠了?冷殇的丹房

第二天日上三竿王紫才起来,迎接她的是卫子谦神清气爽兼满面笑容的脸,王紫睁开眼睛又闭上,虽然相比起别人来说,卫子谦更知道照顾她的感受,但是结果明明是一样的!被折腾的惨兮兮的人都是她,春风得意的都是她……的男人!

“想睡的话就接着睡吧,我陪着你,昨天是我不好,让你累坏了……”卫子谦在王紫耳边说道,收了收怀抱,他几乎没有睡,美人在怀,他承认他完全没有睡意,要不是王紫累的厉害,他很想再来几次的……

王紫没睁眼,但是身体却是一僵,卫子谦轻轻笑了笑,虽然是事实,但是王紫脸皮真的太薄,这就害羞了,也不逗她,任她窝在自己胸前继续装睡。

“……不行,快起床了!”

半晌都没有动静,忽然王紫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大亮的天,好像这才意识到很晚了一样,必须起床了,这院子里住的可不只有她一个人!尤其是想到邪彤跳出来戏谑的看着她就有点头皮发麻,想着立刻坐了起来。

可动作太大,顿时扯落了被单,一丝不挂的暴露在空气中,面前还有卫子谦专注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她,准确的说是盯着她身上斑斑点点的红痕,王紫低头一看,见到自己身上那么多暧昧的红痕也是一阵脸红心跳,忽然想到昨天晚上的种种,面上飞红,情急之下直接拽了被单捂在卫子谦的脸上。

“呵呵……”

卫子谦轻笑出声,满是愉悦,拿下脸上的被单也坐了起来,精瘦的上身不输王紫的白皙,细长的两片蝴蝶骨翩然欲飞,王紫盯着那蝴蝶骨有点移不开视线,连刚才自己在害羞什么都忘了。

昨天见到卫子谦脱去衣服的样子时对这两片锁骨就有些着迷,她也不曾想过自己会对这个部位这么在意,只是觉得一个男人的锁骨,也可以这么美。

正看着,却见那对蝴蝶骨就像挥动了翅膀一样朝她飞来,王紫只坐着没有动,卫子谦的笑意怎么都止不住,倾身凑近王紫,却见她的视线只停在他锁骨的部位,暗想莫非王紫很喜欢这个地方吗?

卫子谦抓起王紫对手,放在自己的锁骨的地方,带着她摸了摸,笑意更深。

“咳……”

王紫忽然警醒,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面前是卫子谦放大的俊颜,长长的墨发垂下,让平时温润如斯的卫子谦也多了几分妖异,王紫收回了手,其实颇有些恋恋不舍,可也不敢继续摸下去了,要不然今天就别想下床了……

要穿衣服时,又看到自己身上的吻痕,才想到刚才不小心被卫子谦个色诱了,手上附着着灵力在皮肤上划过,那些吻痕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我来。”卫子谦却抓住王紫的手,自己去给王紫消除那些吻痕,却也只清理了王紫脖子上和手臂上的,便拿起衣服帮王紫穿了,嘴上还道:“这样就好了。”

见卫子谦自顾自的拿衣服给她穿,王紫抬起头,就当眼不见心不烦了,反正没有露出来就好了。

直到卫子谦给王紫把衣服都穿好,自己起身穿了衣服下床,收拾了屋内,打开门窗,王紫就站在窗前,却见园内的石桌旁围坐着许多人,王紫看了看,竟然都在了,而且眼神都似有若无的往这里看,见王紫打开窗户,一致的转头看过来。

那整齐的动作看的王紫一愣,好像这些人专门等了许久一样。

“出去吧。”卫子谦适时的过来解救了王紫,看了看远处那几人,牵着王紫的手离开窗边,却出了门。

出门后那些人的眼神倒是收敛了,但王紫还是感觉怪怪的,刚走近几人,九幽长臂一捞,把王紫抱进自己怀里,低头就是一个长长的吻,也不避着众人,末了,头埋在王紫脖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唔。”王紫刚刚定了定神就感觉脖子上轻微的疼痛,更多的是痒,却是九幽在王紫脖子上磨了磨牙,却没有舍得真下口咬。

“小公主,你没教过我下棋。”九幽的声音闷闷的响起,搞的王紫也摸不清情况,九幽这没头没尾的话从何说起?怎么忽然扯到了下棋上。

“害我输了……”九幽的声音更委屈了,王紫想动,想看看九幽怎么了,可九幽只紧紧的抱着王紫不让她动,又是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王紫听的云里雾里,什么输了?九幽会输吗?九幽明明从来不曾输过的……

“所以你要补偿我,先要点利息。”也不管王紫听不懂,九幽继续说道,这回自己松开了手,又去吻王紫,半晌才放开,却咂了咂嘴,似乎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的主人,昨晚过的好吗?”

另一双手伸过来把王紫抱着离开九幽的怀抱,穷奇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在王紫耳边低声问道,颇有些暧昧,但就算是声音低又哪里能妨碍其他人听到,卫子谦只笑着坐下,其他人则懒得看卫子谦春风得意的样子,不然就是在给自己找虐嘛。

王紫脸一黑,穷奇这厮一定就是故意的,可穷奇很快又道:“我知道你过的不错,可我过的一点都不好。”穷奇故意把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凑在王紫面前,即便王紫对他的话气的牙痒痒也不忍对这张脸做什么。

“嘛,我也需要补偿。”穷奇忽然一笑,王紫还在惊叹那张邪肆莫名的脸上笑起来的时候几乎让她心跳加快,眼前一黑,急如骤雨的吻落下,只把她里里外外尝够了才放她自由,王紫瞪着穷奇,那湿润的墨眸中却没有多少威慑力。

一只手臂缠上王紫的腰,轻而易举的把王紫抱走,带着玫瑰的暗香围绕在身边,炙热的呼吸洒在她脸上,王紫仰头承受着又一轮缠绵的吻,不用看都知道一定是慕千厷。

“停!”

王紫语气有些重的喊道,手抓着石桌的边缘,阻止了青龙来抱她的动作,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她在做梦吗?不然为什么感觉所有人都变了一个样子?

王紫挣脱慕千厷的怀抱,自己绕远了一些坐在那个秋千上,跟几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才审视的看着几人,却见几人都是神色自然,并没有怪异之处,但是为什么她心里毛毛的?

“小主人,你这么躲着我我好伤心。”青龙打破沉默说道,那带笑的脸上明明看不出丝毫伤心,只是眼睛锁定着王紫微微红肿的唇,真是可惜……

“你们在密谋什么吗?”王紫瞪了青龙一眼,然后看着石桌上那盘还未下完的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下了,王紫看着那围棋,总觉的有什么阴谋在不知不觉的向她靠近。

“密谋?哈哈,小主人你见过我们这样青天白日的密谋吗?”青龙不由得笑了,说的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一样,即便真的在密谋什么也不能承认是吧。

“小紫紫,你整天那么忙,我们自己找点事情打发时间总可以吧,其实我们更想去打打架活动筋骨的,只是怕你担心嘛。”

慕千厷也道,这话说的,好像是王紫冷落了他们一样,活像一个‘深闺怨妇’,王紫心里打了个寒颤,想到慕千厷华丽转身成深闺怨妇的模样就狠狠的恶寒,可是真的没有密谋什么吗?

王紫看向九幽,不然九幽说的输指的是什么?却见九幽只给了她一个微笑,一如往常一般,迎接她的都是那宠溺的微笑,好像刚才闷闷的埋怨的人也不是他了,一切好像没发生一样,干脆装起了无辜,反正他什么都不知道。

王紫又去看卫子楚,卫子楚最不会说谎了,见王紫看去,卫子楚眼神微闪,却很快迎着王紫的视线,而且还愤愤不平的说道:“我都说了去打架、不,是去切磋的,可是他们都不同意,下棋根本就不是我的长项嘛,王紫殿下他们都欺负我!”

卫子楚这厮竟然干脆告上状了,王紫无奈,不管几人之间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都不会告诉她了……

“那你们……”问不出真相,王紫摇了摇头,不管他们了,站起身来打算出去。

“小紫紫要去哪里?”慕千厷见王紫站起来,很快问道。

“我去跟冷殇要块地方,布阵,你们去吗?”王紫说道。

“不用跟冷殇申请,你出去直接自己找地方就好了,冷殇不会有意见的。”青龙说道,一点都不见外的样子,接着又道:“小主人有事就召唤我们,我们就不打扰小主人布阵了,早去早回哦。”

王紫几乎是诧异的看着青龙,以往她这样说几人一定一个不落的跟上的,今天竟然这么爽快的拒绝了,其他人同样是一副笑着送她离开的样子,反差这么大,王紫颇为不适应,却还是调整了的一下心情出了门。

直到王紫出门,见几人一门心思的扑在了围棋上,失宠的人明明是她!王紫摇了摇头,自己这是又想到哪里去了,有点鄙视自己现在的心情,索性加快脚步出门。

既然需要跟冷殇申请,王紫便闪身飞入空中,自己找地方,昨天回去之后并没有时间整理冥王灌输给她的布阵思路,今天的状态也不适合跟冥王演阵,自己一个人布阵试试手也好,正好沉淀一下昨天领悟的。

“黑子,永安,青璃,天心。”

王紫唤道,好些日子没有让他们出来,见山见的风景这么好,正好叫几人出来透透风了,几人闪身出现,都对现在陌生的环境表示好奇。

“甜心我好想你啊。”

天心舔了舔王紫的脸颊,毛茸茸的尾巴一动一动的,煞是可爱,软糯糯的声音,自从天心知道小孩子才能会让人抱的时候,坚决不要化出人形了,他一定要等他完全长大的时候,变成一个大帅哥自己去抱王紫!

“小丫头我也想你。”

永安紧接着说道,红眸里带着天真的笑意,反正不管时间长短他都会想,尤其是那天跟王紫分别后更加频繁的想,总觉的王紫身上多了什么神奇的吸引力,他会控制不住的去想啊。

王紫却是一愣,耳中听着永安脆生生的小丫头,心中想到的却是饕餮那张狂妄的俊脸,大多数时候都会带着纵容和妥协唤她‘小丫头’,忽然意识到有些时间没见到饕餮了,她也想他啊……

“小七我们是在哪里?”

黑子四处看了看,问道,虽然也很想跟小七撒娇,但是父亲说男人不可以这样的,不然小七会当他是长不大的小豹子,那可不行,他不能让小七这么想,而且自从天心和永安出现之后,他也觉得小孩子的角色不适合他,他要做成熟一点的男人,嗯,就是这样。

“景天大陆,在冷殇的地方,我们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再离开。”

王紫说道,去忽然发现在她说完之后青璃的脚步一停,气息也有些乱,却很快恢复自如,王紫看去,一瞬间想起了青璃对冷殇的感官并不好,青璃的本体、璃王鼎就是出自冷殇之手,她记得很清楚,青璃对冷殇刚刚制造出他就将他扔了这件事一直都没有释怀,以至于现在对于‘主人’这个称呼都是那么排斥。

“我们不会见到冷殇的。”王紫握着青璃的手,觉得自己有些失言,不过还是安慰道,冷殇待在他的寝宫,他们不会见到的,所以青璃也不用担心这一点了。

“我没事啊小紫,只是有点惊讶。”青璃却笑了笑,有点反过来安慰王紫的意思,告诉王紫他并不在意,只是冷不防的听到制造他的人的名字,没有准备而已。

“唔,那就跟我去布阵吧,或者你们可以自己去玩。”王紫点头,随即说道。

不过有时候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巧,王紫以为在这荒山野岭的见到冷殇完全是没可能的事情,可在王紫布好阵,满意的看了看,回身去找黑子他们的时候,那披着雪白的狐裘跟黑子几人一并站在一处的人不是冷殇是谁?

王紫脚步一顿,立刻看向青璃,却见青璃冷着脸,一看就并不愉快的样子,王紫马上快步走了过去,她布阵的时候无暇观察外围的环境,竟不知道冷殇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刻意选了一处偏僻的地方,竟然这么巧的就遇到冷殇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紫不无惊讶的问,青璃见王紫过来就站在了王紫身边,睡一般的眼眸里有些依赖,好像等了王紫很久一样,那样子让王紫莫名的就有点心疼,好像想起了青璃找她契约时反复强调的两句话,不叫主人,不要分开,青璃看似单纯的心里一定很害怕王紫也‘扔’了他。

“我的丹房、就在附近。”

冷殇冰晶一般的眼眸在王紫和青璃之间看了看,他当然知道青璃就是璃王鼎,对于当初炼制璃王鼎却将他扔了的事情并不想多做解释,也没那个必要,青璃现在是青璃,已经不是他创造出的璃王鼎了。

王紫涩然,无言以对,她刻意选了一个远离冷殇寝宫的地方,却没想到刚好选在了冷殇丹房所在的地方,不过他把丹房建在这么远的地方,也不能全怪她啊……

“想去看看吗?”

正在这时,冷殇却忽然开口说道,虽然是问,但是这明明就是邀请了,丹房是炼丹师和炼器石的重地,闲人免进的,别人好奇都好奇不来的地方,更何况是冷殇,他的炼丹术和炼器术几乎都是登峰造极的水平,却邀请王紫一个门外汉去看他的丹房,不管出于哪方面的原因,王紫都不好拒绝啊,否则岂不是不给人冷殇面子了……

“想。”

想到此,王紫点头,虽然配合的成分多一点,但是她可没像梼杌那么厚的脸皮,说不出像‘我就吃点亏跟你去看看的’这样的话,冷殇也不多言,转身带路。

王紫回头看了看刚刚布好的阵法,手中弹出一股能量,正好打在阵眼上,针法白光一亮,被破了,这是一个六阶陷阵,万一有人不小心误入,后果可不是那么美丽的

“青璃你要不要和黑子、永安去玩?”王紫道,方才无聊,永安现迷上了学习功法,所以在那边跟黑子讨教呢,青璃本来在给王紫护法,却中途见冷殇来了,也不好走开,王紫知道青璃并不想跟冷殇待在一起,才有此一问。

“好啊,那小紫去,有事情随时唤我。”

青璃一笑,王紫的话正合他意,虽然再次见到这个所谓的主人,但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他了,更多的是无所谓,好像他跟这个主人也没关系了,也对,他虽然给了他本体,但是让他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千万年的锤炼,也够把他对他的恩情锤炼没了,现在谁也不欠谁的。

心里忽然轻松了很多,笑起来也更加自然,虽然想通了,但是不代表他愿意跟这个冰块一样的人待在一起,他宁愿去看着黑子和永安。

王紫转身跟冷殇离开,青璃站在原地,直到确定了王紫和冷殇去了什么地方在移开视线。

冷殇的丹房建在一个山体内部,进入后琳琅满目的机关看的王紫一阵眼花,精密的布局一直延伸到很深的地方,直走了有几百米,最深处才是丹房,却见一个青紫色的大鼎悬浮在半空,鼎身上带着让人几乎止步的威严,大鼎下方持续不断的燃烧着火焰,那火焰却是看不到颜色。

但扑面而来的炙烤和周围围绕着那火焰的空气扭曲变形,便能知道那火焰了不得了,王紫知道那火是南明离火,乐九也融合了南明离火,对她来说并不陌生,而且虽然那南明离火灼热的很,但对王紫来说或许只是适宜的温度而已,现在天火都认王紫为主,可想而知南明离火对于王紫来说也算不上什么了。

“这里在锻造着一只短匕,已经到了火候,你正好能看到它出世。”

却见冷殇伸手解下了身上的狐裘披风放在一旁的椅子上,露出修长的身形,穿一件雪白的长衫,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形,似乎在这炙热的丹房内,他身上冰冷的气息才被掩盖了去。

冷殇望着那青紫色的大鼎,鼎内有‘咕嘟咕嘟’连续不断的沸腾声,冷殇动作优雅的卷起了双臂的袖子,盯着那鼎,似乎也在等着。

王紫退后了一些,似乎她运气确实挺好的,竟然正好碰到法器出世,再说冷殇经手的法器随便拿出一件都一定是稀世珍宝,见识见识当然好了。

鼎内的沸腾的声音越来越剧烈,王紫抬头看了看,担心那玄铁水溅出来,但显然她想多了,还好这只是她心里想想,不然这么外行的想法让冷殇听到了,不知道会不会笑话她,炼制这样高阶的法器,冷殇事先就会打下多重禁制,根本不会有那么低级的意外出现。

又是半晌,王紫也觉得那大鼎内短匕越来越不安分了,忽然,却见一个影子飞速的冲出大鼎,向丹房门口窜去,王紫才心生警惕,冷殇已经动作迅速的掐诀打出,抓回了那个影子。

同时一手打出一道能量,那能量撞上大鼎,大鼎一颤,只见另一个影子很快飞入了冷殇手中,王紫这才看清他手中的两样东西是什么,先前跑出的是一个呲牙咧嘴的人影,另外一个是一个通体银白色的匕首!

那人影是匕首的器灵!王紫顿时反应过来,这把匕首最起码也是超神器了,冷殇竟然用这么大的功夫打造一把匕首,匕首在战斗中并不实用,这样的法器很少见,像冷殇这么炼制一把超神器匕首,纯粹就是烧钱了。

而冷殇动作娴熟的将那器灵打回了匕首之内,连续打出二十几个法印,那匕首在冷殇手中剧烈的颤动着,好像是在反抗一样,可没过多久就彻底安分了。

王紫惊讶的看着,看冷殇这么处理一把超神器,好像炼器跟玩儿似的,一点难度都没有,她也曾翻看过许多炼器方面的书,炼器特别强调的注意事项,说什么一招不慎便会前功尽弃之类的,可在冷殇身上根本没看到丁点紧张感,这让那些写书的人情何以堪啊。

事实上她也知道,冷殇能有如今这样高超的控制力,所有的程序都是行云流水,一定跟他无数次的积累脱不开干系,这是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不过她很快就被冷殇手里那银光烁烁的匕首吸引了视线,这样一个匕首,所有的材料都取一点,而且都是顶尖的玄铁,更是出自冷殇之手,烧钱是烧钱了点,但它本身让人移不开眼的光泽也是不可否认的啊!况且王紫还是一个很钟爱匕首的人。

“你喜欢吗?”冷殇转身,一并取出炼制好的匕鞘将匕首装了,见王紫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匕首上,这才问道。

“以前很喜欢用匕首,只是现在用的机会少了。”当然喜欢,但王紫也知道不能如此说,便说了她喜欢的原因。

“送你吧。”冷殇却一伸手,将那匕首递向了王紫,一点留恋的意思都没有。

“不必了,天下好东西那么多,我总不能都握在手中吧。”王紫摆了摆手,拿人的手短,喜欢也不一定要啊。

“拿着吧,我炼着玩儿的。”

冷殇那冰晶一般的瞳孔静静的看了看王紫,上前两步执意把匕首放在了王紫手中,反正是不要了,那话说的,好像真是随便玩玩一样,就算王紫不要,它将来也可能只是垫桌脚的主,就跟这里很多随处放置的神器、超神器一样。

王紫一愣,见冷殇自顾自的放下了袖子,又看了看手中余温未退的匕首,收下就收下了,她就当是冷殇扔给她的,不过她也很喜欢就是了。

------题外话------

妞儿们么么哒(^ω^)我今天是不是表现棒棒哒~~有二更呢哈哈(⌒▽⌒)今天这么早的结束,先让我纠结一下是看粑粑去哪儿的直播呢~还是好声音呢~~最终决定……看粑粑去哪儿!萌翻的诺一和康总,必须要看哈哈哈(^ω^)

……我是推文的分界线(^。^)……

《都市重生之逆宠毒妻》文/流七七,蒽批哦,一代女帝穿越现代,在现代风生水起的生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