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四章 棋逢对手,人如美玉

王紫从冷殇的寝宫离开之后一直都是比较轻松的状态,毕竟是了却了心中一件大事啊,回到自己的院子后便直奔了冥王的房间,青龙几人正坐在院内,见王紫进来招呼都没打一声就直奔冥王那儿了,几人互相看了几眼,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怪异和警惕。

王紫什么时候这么出神过?想什么呢连他们都没看到,冥王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王紫身边已经够几人纳闷儿的了,早知道冥王对王紫图谋不轨,但是王紫什么时候也把那家伙看对这么重了?

这么想着心里顿时就不平衡了,跟冥王作对他们还不至于,放一个冥王在王紫身边也相当于一个免费保镖了,可是几人现在如出一辙的‘失宠’的感觉是怎么回事?王紫这算是有了新欢吗?

穷奇放下手中把玩的竹签,闪身到了王紫身边,才懒洋洋的跟王紫同行。

“我的主人,你要去哪里?”穷奇明知故问。

“去找冥王,穷奇你怎么了?”

王紫和自然的说道,看了穷奇一眼,却见那张美貌绝伦的脸上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笑,直笑的她心里渗的慌,王紫脚步慢了一些,不确定的问穷奇,经验告诉她,穷奇这幅表情的时候一定要弄清楚,不然任其发展吃亏的一定是她。

“找他干什么?”

穷奇挑眉,被王紫坦然的表情弄的有些不确定,难道自己怀疑错了?那感觉就好像他是准备来捉奸的,结果人家只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不过这念头一闪就被他否定了,王紫神经迟钝的很,他可以相信王紫,但是绝对不能相信冥王,那厮要是心思单纯才有鬼了。

活的越久的人行事越稳,让他看,冥王的危险系数必然是五颗星!跟九幽不相上下,眼看着王紫跟冥王走的越来越近,信任也越来越多,心里堵的可不止他一个人。

可关键是他也不能勒令王紫远离那个危险人物,穷奇心里恐怕已经对冥王恨的牙痒痒了,可是王紫怎么可能懂他心里的弯弯绕绕,他要是说了王紫指不定说他疑心太重呢,事实上如果有那么一面照妖镜的话,他真的很想往冥王身上那么一照。

让王紫看清楚,那个成天就知道睡觉的人其实是只打瞌睡的猛兽,你个呆呆的小绵羊成天在那头猛兽身边转,迟早被扑倒吃的渣都不剩。

“我要找他跟我演阵,不行吗?”

王紫疑惑的说道,忽然想到难道是九幽不喜欢冥王?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糟了,冥王不会跟几人谈天说地,可他稍微了解一点就会知道冥王其实是个不错的朋友,王紫下意识的希望穷奇不要排斥冥王,问话见不觉的小心了些,她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不是,你去吧。”穷奇俯身在王紫额头上印下一吻说道,这便是放行了。

“唔。”王紫点头,挥去心中的疑惑继续走了。

在王紫转身之际穷奇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演阵,真是个霸占王紫的好理由,毕竟这里能跟王紫对阵的人也就冥王一个了,要不然也轮不到他,穷奇转身往回走,见几人都笑他,无聊的耸了耸肩,他去做了侦察兵,王紫还是去找冥王了,王紫可是他们共同的妻子,笑他不是在笑他们自己吗?

直到进了冥王的房间,王紫还若有所觉的回头看了看,见穷奇返身回去才收回了视线,朝房间里面走去,不意外的见到冥王倚靠在软榻内闭目养神。

“我拿到寒巳的魂线了。”王紫径自坐下,开门见山的说道,说着拿出了寒巳的魂线。

冥王睁开眼睛,接过王紫手中的魂线收了起来,什么都没说,但这件事情一定会办的妥妥帖帖,随即却见冥王起身,挥手在地上放出一个长宽均约三米的方形平台,双手快速的在那平台上布置着东西,间或用法术凝练一些东西。

王紫本来奇怪的看着冥王在做什么,却不久就知道了,冥王竟然是在制造布阵的环境,天地五形,山川湖泊,像是一个缩小了的世界,现实世界中有的自然环境他这里都有。

王紫不觉站了起来,走到那平台旁边观看,这时想起冥王是七系灵根,再加上他对自然超前的感悟,也许创造出一个这样的小世界根本就是信手拈来。

而在布置妥当之后,冥王挥手拿出一组阵旗,在那演阵台上四处落下,直到手中的阵旗尽数用光,比阿光闪过之后阵法成型,冥王才抬起头来。

“该你了。”冥王说道。

“嗯。”

王紫点头,轮到正事时也不耽搁,更何况这是她喜欢的阵法,能跟冥王看对面演阵,让她有些激动,同时也想到冥王被看他总是昏昏欲睡,但对他说过的事情一点都不含糊,甚至是雷厉风行,而此时跟冥王演阵,站在虚拟的对立的阵营,才忽然觉得带着认真的冥王身上散发的戾气如此慑人。

王紫挥手拿出阵旗,观察了冥王的阵法之后一一落下阵旗布阵,每个人布阵都有每个人的风格,会在细节上添加自己的变化,而往往这些变化就是让人难以突破的地方,冥王的变化诡诈,许多次都王紫寻不到踪迹而找错了破阵之法,不过这种小挫折却只能让王紫斗志更勇。

就像棋逢对手一样,那种想要跟对方一较高下的心情愈发膨胀,从上午回来之后王紫跟冥王的演阵就没有停顿过,冥王的房间各种能量轮番上演着,外面坐着的人侧目看去,还真是在演阵了。

众人心道在所有的修炼中,王紫不强求别的,却唯独对阵法很是上心,甚至有些痴迷,只可惜没人能让王紫好好过把对阵的瘾,现在可好,让王紫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决计不会轻易停下了。

他们也更加没有理由去阻止王紫找冥王了,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而两人丝毫没停顿的打算,众人也各做各的了。

直到天黑,黑暗蔓延在房间内,王紫才如梦初醒,竟然已经过去一天了,停下想要继续的心,忽然觉的自己有点太入神了,看了看冥王,却见冥王冷静如初,并没有被阵法吸引太多的注意力,就好像是完全在陪她一样,而且只要她不停他就可以一直奉陪的样子。

“明天再继续吧,我也好整理一下你给我的思路。”

想着,王紫便主动说道,打断了这一天的风云际会,雁阵台上的风云渐渐消失,围绕在房间内一天的对阵气氛也顿时消散,她其实很感谢冥王这么陪她,但是想着就算她说谢谢冥王也不会收的,索性不说,冥王给她的引导很多,暂时停下也好。

“嗯。”

冥王点头,护手撤去了那个演阵台,转身回到软榻半倚在枕头上,看着王紫跟他告辞,看着王紫转身出门,看着房间内又变回他一人,忽然有种想让王紫别走的感觉,但那只也只是感觉,并没有说出口让她留下。

“怎么不继续了?”

一个带笑的声音忽然在王紫耳边响起,那声音冷不防的钻进王紫的耳朵,真让她吓了一跳,王紫还没抚平自己跳个不停的心脏,就感觉到肩膀上趴了一人,肆无忌惮的笑着,似乎对吓到王紫这件事很有成就感。

“没看到天黑了吗?”

王紫无奈的说道,这世上恐怕也只有邪彤敢这么跟她开玩笑了,见邪彤笑的根本停不下来,王紫无语的停下了脚步,任她笑个够。

“天黑也可以继续嘛,不要这么死脑筋吧,天黑有天黑的玩法,你这么还是这么无趣。”

邪彤渐渐止住了笑声,有些嫌弃说道,王紫看了她一眼,就知道邪彤现在脑子里又想到什么不着调的事情了,在邪彤手上吃过那么多次亏,王紫现在已经能够大概摸清邪彤心里的歪心思了,反正没正经的时候。

“沃尔夫怎么没跟你在一起。”王紫问道,聪明的转移了话题,这些天沃尔夫每天紧迫盯人,邪彤怎么有事件来戏弄她了。

“他在哪里跟我有什么关系。”邪彤懒懒的说道,想到困在后山石阵中的某人,脸不红心不跳,反正是他自找的。

“他喜欢你啊。”王紫却直说道,听邪彤打哈哈还不如跟她直说。

“呵呵,你的嗅觉什么时候这么灵敏过了?你自己的事情都理不清,这么还有闲心管我了?”邪彤却忽然笑了,抱着臂有趣的上下打量王紫,好像第一次见王紫一样。

“这很明显吧。”

王紫被邪彤‘你怎么变聪明了’的眼神看的更加无语,她有那么糟糕吗?沃尔夫表现的那么明显,冷殇这宫殿里的侍卫估计都知道,她看出来很奇怪吗?再说她什么时候理不清自己的事情了……

“这个很明显你看得出来,有更明显的你为什么看不到?”

邪彤挑眉,对自己的事情好像一点都不上心,反而是对王紫的事情感兴趣的很,她家冥王放着幽冥地狱不待,跑到冷殇这地方,明明自己不喜欢还愣是没转身走人,对王紫的要求有求必应,这么明显的事情王紫为什么脑筋轴着想不通?

全世界也就只有王紫会天真的以为冥王闲着没事儿干出来会朋友吧。

“你在说什么?”王紫问道,当然听得出邪彤这是话中有话,但是她有错过什么事情吗?有什么明显的事情是她没注意到的吗?

“王紫,你不要叫王紫了,叫王阿呆吧,这样形象多了,阿呆回见吧,天黑该回去谁大觉了。”

邪彤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看王紫,打了个哈欠转身走了,冥王是不希望她多嘴,不然她真想吼给王紫听,以王紫的情商,她真的很为他家冥王捉急。

“诶……”

王紫气急,发现跟邪彤在一起真的有行气活血的功效,总让她失去冷静,说了一堆最后也不告诉她是什么事情,让她自己去猜着,转过头悠哉悠哉的走了。

王紫暗暗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跟邪彤计较,否则气的人都是她,转身回自己的房间,事实上一天的演阵她的体力也消耗的很厉害,反而冥王却像是小打小闹一样,到底还是功力深厚啊。

“子谦?”

王紫走进房间,却看到卫子谦坐在窗边,天边只剩下朦胧的金色,屋内已经很黑了,卫子谦坐在黑暗中,手拄着头像是睡着了一样,那样子似乎是在这里等了很久了。

王紫走到卫子谦面前轻轻唤了一声,却见卫子谦睁开眼睛,那双温润的眼中并无睡意,见王紫的脸就停在他面前,轻轻笑了笑。

“累吗?”

卫子谦牵着王紫的手走到床边,让她坐下歇息,挥手掌了灯,又去关好了门窗。

“不累。”

王紫坐在床上,眼看着卫子谦动作自然关好门窗,布下结界,彻底隔绝了这个房间,要是还察觉不到不对劲的话真说不过去了,今天回来就只看到卫子谦一人,这不正常,以往要么大家都在,要么都不在,给她私人空间,今天正好就只有卫子谦一人在,这不对劲极了。

“那也放松放松吧,我们还要些时日才能离开这里,找冥王演阵也不用急在一时。”

王紫看着卫子谦在房间有条不紊的忙碌,看着他扯上了屋内的纱帘,移动屏风,虽然半身挡在了屏风后,但王紫也不难知道他在那屏风后放出木桶,水声轻响,夹杂着氤氲的雾气透出来,取了毛巾搭在那屏风上,这才转身出来。

“子谦……”

王紫唤了一声,却有点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现在她要是不知道卫子谦的意图的话她就是真傻了,看着卫子谦的手停在了她的衣襟上,抬眸看她,一如既往的,那双温润的眼中有着淡淡的让人舒适的笑意。

两人都静静的看着彼此,卫子谦的动作停下,那样的停顿好像是在等待王紫的允许一般。

“没什么,你等很久吗?”

几秒钟后,王紫让自己放松了些,其实也并没有紧张,很自然的,王紫自己去伸手解自己的衣服,卫子谦给她的感觉永远都是那么舒适,在她不远不近的距离陪着,两人的感情进展到这一步好像也顺理成章。

“我来就好……不久,你回来的时间正好。”

卫子谦微微一笑,拿开了王紫的手,自己去拖王紫的衣服,开玩笑的说道,王紫忽然也有些想笑,如果她没有回来,卫子谦一直等下去是不是成了独守空房了?

王紫的衣服是卫子谦亲自炼制的,一层一层的脱下了王紫的衣服,搭在身后不远处的屏风上,皮肤渐渐接触到空气,王紫有些羞涩,卫子谦却仍然气息平稳的继续动作,好像在做一件特别神圣的事情一样。

“我……”王紫抓着肚兜,虽然并没有抗拒,但是这样的暴露还是让她有些不自在,卫子谦却只是笑了笑,弯腰抱起了王紫,王紫下意识的环上卫子谦的脖子。

“先泡一会儿解解乏。”

卫子谦说道,轻轻的把王紫放入浴桶之中,才解下了她剩下的衣服,虽然透明的水也挡不住什么,但总让她心里松懈了很多,卫子谦拿着一块毛巾帮她擦身体,也会帮发按摩按摩,那娴熟的手法几乎让她忘了这种*的尴尬,卫子谦总是这样,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会让人如沐春风。

卫子谦将手放入水中,很快,本来有些凉的水再度热了起来,王紫趴在浴桶边缘有些昏昏欲睡,实在是卫子谦伺候的太舒服了,这样细致的服务她似乎真的不曾享受过啊。

“我好了。”

王紫醒了醒神说道,再过一会儿真怕自己就睡着了,动了动身体,带动着浴桶内的水轻轻响动,转身去看卫子谦,却见卫子谦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水,卷着袖子,白衣被打湿了许多处,眼中也不全是轻松的笑意,多了些深沉和紧绷。

见王紫忽然转过身来,胸前的美景一览无余,卫子谦呼吸一滞,却只暗暗深吸一口气,起身拿了干毛巾过来,仔细擦干了王紫身上的水,即便王紫有不好意思,见卫子谦认真的模样也放松了许多。

卫子谦抱着王紫回到床上,双手撑在王紫上方,眼神深邃的看着王紫,氤氲的烛光在王紫细嫩的肌肤上跳跃着,空气中忽然间多了许多暧昧的氛围,方才卫子谦说了让王紫泡澡放松就一定只是让她放松而已,即便那个过程放松的是王紫,紧绷忍耐的人是他。

此刻才开始真正属于他们二人的时间,王紫依旧环着卫子谦的脖子,烛光旖旎,人如美玉,卫子谦灼热的视线看在她身上莫名的烧了起来,刚才昏昏欲睡的脑子也忽然清醒了,王紫舔了舔唇,有些口干舌燥,却不知道这动作让上方的卫子谦看的眼眸一暗,忽然低头吻上王紫。

缠绵悱恻的吻,让两人都有些动情,卫子谦粗喘着浅吻着王紫的脖颈,喃喃的问:“小紫,你告诉我这是真的……”

王紫紧闭的眼睛睁开,看着头顶的床幔,被卫子谦几乎小心翼翼的话弄的心中一颤,那语气就好像在担心睁开眼后忽然发现这是黄粱一梦一样,王紫忽然抱紧了些卫子谦,有些心疼,卫子谦接受传承时九死一生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从那么久远的时间开始,他对她的心思就没有变过。

卫子谦回归玄武本体时她也曾埋怨过,甚至不愿意见到他,卫子谦沉痛和小心翼翼的双眼到现在她都忘不了,到现在想起来她都无法原谅自己,玄武和卫子谦本就是一人,可她竟然那么偏执的看待玄武,这让同是一人的卫子谦该如何矛盾?

她当时那么伤卫子谦,可他心里眼里却只想她好,王紫啊,卫子谦明明可以对天下人视而不见,却一定要对她百依百顺,那都只是因为她是王紫,是他爱的人而已。

王紫撕开了卫子谦肩膀的衣服,‘撕拉……’衣料破碎的声音在两人之间显得尤为清楚,卫子谦被王紫举动弄的一顿,紧接着却感觉肩膀上一痛,两排牙齿重重的的咬在他的肩膀上,他能感觉到被咬的地方渐渐渗出了血,然而王紫紧接着轻轻的舔舐让他的身体更是狠狠的紧绷。

“子谦,我爱你,像你爱我一样。”王紫在卫子谦耳边开口,卫子谦墨眸深深的看着王紫,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眼中几乎刮起了风暴,他没有听错啊……王紫说爱他了……

“小紫,我等这句话,等很久了……”

卫子谦呼出的气都带着灼热的温度,虽然他知道王紫对他的感情,但是真的听到王紫这样说,还是忍不住感动,好像真的等了很久很久一样,不得不承认,男人也是感官动物,亲耳听到这样的话,还是会激动到难以自持。

------题外话------

么么哒,今晚有二更哒(^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