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29章:杀鸡儆猴(一更)

等这个叫阿五的男人,急急忙忙跑回家里寻求庇护时,却在家族的大门外,看见那些穿着橄榄武装的人群,正聚集在他家门口,然后迅速有序的往里走。

他一慌,忙躲在一旁,脸色苍白不见一比血色,双手抱肩,整个身体却不断在瑟瑟发抖。

耳边断断续续传来别人的疑惑议论之声。

“听说这安部长,被人举报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真的吗?”有人惊讶的道,“我可是听说这安部长可廉明了,怎么也也会被人举报成贪官了?”

“呸,那都是表面的。我可是听说,三更半夜有人提着大量的现金,小心的敲门进了里面呢。再出来时,是两手空空的。”

“真的吗?”又有人接着好奇道,“那就是他收下了?”他就是指安部长。

“废话,当然收下了。我刚听说,那些警察从他们后院的一坐枯井里搜出大量的现金,据估计最少有几个亿呢。”这人说话,说的挺小声的。

“我靠,这么多啊。”

“这安家本来好好的,也不知道得罪谁,竟然被人给举报了。我可是听说了这安家小公子是水家大少的跟班,也就等于说,安家是有水家庇护,按道理没有人敢得罪安家啊?”路人不明的道。

……

安小五捂着耳朵,不敢再听下去了。

他们所说的安部长就是他安小五的父亲安文武,是京城商业局宣传部部长。

“这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这一定是巧合,是巧合。”安小五喃喃自语的说道,“从刚刚到现在也只不过才过去半小时而已,那人怎么动作这么快,这一定是巧合。一定是安家的仇家给下绊子的,恰巧在这个时间遇上了。”

远处的路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平时趾高气扬的安家小公子,躲在一个阴暗角落里,显示快要崩溃的状态。

“我要去找水大少,他一定可以帮忙的,”安小五呢喃着道,“对,水大少一定可以帮忙把父亲给救出来的。”

安小五刚想起身,耳边又听到警笛声,他又吓得抱头赶紧蹲下,再之后微微抬了一下头,正好看见警车里带着手铐的安文武。

安小五看到父亲真坐在警车时,真是惊呆了,看着远去的方向木头似的动不了。

安家

“混账,混账,去把安小五这个孽障给找回来。”安家老太爷安相泽怒气冲天的对着下面的子孙喊道。

他们安家自从安小五成了水家大少的跟班之后,就受到了水家的庇佑,安安稳稳的向往上走。

现在官场最为哼运的大儿子,突然被人举报,家里被那些上门的警察收查,还让他们在枯井把安家所藏的现金都给搜了出来。

这一切都发展的太迅速,都还没有让人反应过来,安文武被抓走,家里值钱的都被查封了。留下安家老的老,小的小,还那些妇人,在那无措的站着哭着。

没过一会,安老爷子的二儿子和三儿子及其他几个孙子也都回来了,就只差安文武的小儿子安小五没有回来。

“爸,你别气了。”安家老二安文斌说道,“小五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小五是水大少的人,只要小五求求水大少帮帮忙,大哥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只是老三安文文在听到小五时,脸色可难看了。

屋子里除了安老爷子及安老二没有发现安文文难看又愤怒的脸色,其他人却被他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

“三叔。”

“爸。”

安老爷子的几个孙喊道。

这么一喊,安老爷子也发现了安老三的不对劲,老大被抓,他们只要想办法弄出来就好了。可是这安老三是怎么回事。

“老三,你怎么了?”安老爷子问道。

安老三忍着的怒气及不满在此刻爆发了,他怒道,“爸,我回家之前,听说大哥之所以被抓,就是小五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安老爷子一听老三的话,忙严肃的问道,“老三,你听谁说的?”

安老三铁青着脸道,“听我上司说的。他说这次小五得罪了人,才会有大哥被举报贪污被抓一事。”

安老爷子对安老三的话毫无疑问了,他惊着道,“小五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连水家都不顾忌了?”

安老三看着一屋子的人,冷笑着道,“呵呵,小五得罪的可是冷太子,你说他会顾忌水家吗?”

“什么?”全屋子的人惊讶又惊慌的喊道。

“老三,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赶紧说清楚。”安老爷子严肃的说道。

安老三一五一十的把安小五在豪华享受空间俱乐部针对冷太子女朋友的话说出来。

安老爷了一听,就明白了,一下子整个人都带着惊慌的坐在椅子上,指责的说道,“这个小五真是糊涂。他惹谁不好,怎么就偏偏就出这么个嗖,这么下三烂的主意,触到了冷昶睿的底线。冷昶睿这是拿着安家。为他女朋友,杀鸡儆猴给整个京城里的人看啊。”

……

京城军区

将军办公司

“报告首长。”有人进来,给冷昶睿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就开始汇报道,“从安家搜出了三亿现金,安家除了老宅了,其他的值钱的东西,都已被法院查封。安文武以贪污罪,目前被押进了拘留所。”

冷昶睿右手拿着一支名牌刚笔,冷酷的英俊脸庞,那两颗黝黑深邃的眼眸此时迸裂着锋利的目光,他冷厉的说道,“两天之内,我要听到安家所有的在职人员,扁得扁,降得降,还要发话出去,谁帮安家求情,谁就连同受理。”

对面的林钊锐站的笔直,大声有力的应道,“是。”

大少爷为了萧摇,这是要来个杀鸡儆猴给京城的人看啊。现在安小五只是在嘴上说说,大少爷就弄着这么大的动静。如果安小五真实施了,那安家上上下下的人还能存活吗?这后果简直不敢想象啊。

现在他要不要汇报给老爷子。唉,算了,上次他已经惹过大少爷不高兴一次,这一次就直接执行命令就好。

看着林钊锐出去了,冷昶睿站了起来,拉开窗帘,对着窗户看着下面正在操练的士兵们。

师妹是他的逆鳞,任何人都不得碰触,碰之必死!

安小五那人竟然敢胆大包天的想要给师妹下药,找男人还要拍摄过程,想要这般的侮辱师妹。

当他听到属下的这种汇报时,他嗜血的双眸里是狠厉与凶残,忍住立刻把他杀死冲动,也要好好的让他尝一尝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滋味。

他立即调动人员,以被人举报的名义,搜查安家,再以贪污的名义逮捕安小五的父亲。再之后,他要让人转告安家,安家的安小五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才有此一劫。

等安家所有人因安小五,而被扁被降,工作不顺利,生活一天比一天过得不顺时,到那时安家人所有的怨恨都聚集在安小五身上。到那时,他的好日子才真正的开始吧。

有道是,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而他要的就是让安小五生不如死。

这就是碰触他的逆鳞之后的下场!

他要让所有那些所谓的世家豪门家族,他要让全京城的人睁大眼睛看看,他冷昶睿可以为了自己的女人,与整个京城对抗。

安家只是一个开头,也只是给猴看的鸡。如果往后,还有人认为师妹真是没有靠山任他们欺负的,那真是想错了。再有人不如此不识形势,那就不是安家这么一个简单的下场就能了事的。

京城的人大多数有钱的,因此用手机,有网络的人家也占了多数。

因此,水家庇护的安家,在商业局任职的安文武竟然直接被抓了,这个消息,如风吹一样,吹到了世家各个人的耳中。

大家都在猜测,安家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而被抓时,猛然有个逆名知情者暴料。那时因为安小五言语上侮辱了冷太子的女朋友,这事传到了冷太子的耳朵中,一个震怒就下令彻查安家。结果就查出安文武贪污受贿之事。

这事有人相信,有人却不相信。因为哪个男人,只是因为口头上的侮辱,而弄个这么大的动作。

不过更多人的是羡慕及嫉妒。

有个如此维护自己的女朋友的男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为什么冷大少就没有看上我呢?有人心里暗中嘀咕道。

不到一个小时,大家不仅在手机上网上谈论这事,各大报纸也在刊登着这事。

此时,各个家族同样拿到了新鲜刚出炉的报纸,看到消息之后,也明白冷昶睿之所以对安家之事如此高调的办理,恐怕就是杀鸡给猴看吧。让那些想对萧摇不利蠢蠢欲动的人,给以尖锐的警告。

不过,也怪安家倒霉,让安小五这蠢人当了一次枪头鸟。

冷家对此事毫无反应。

笪家除了笪攸宁,其他人都是不屑的哼了一声,而笪攸宁双手紧捏着报纸,脸上有淡淡的羡慕及无奈。

水家,水幽梦看着手中的报纸,本是精致妖艳的脸庞,此时却是狰狞不已。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任谁也不敢想,这平时美丽端庄冷静的女人,是水家继承人。

水幽梦看着报纸喃喃道,“不,不,你是我的,是我的。不是那个贱人的。”

上官家当然也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同时也看到了报纸。

上官英冷哼道,“哼,这个冷昶睿就和他爷爷一个样,就会做表面工作。”

上官旭无奈的说道,“爷爷,还要让小飞接近萧摇吗?”

上官英严肃的道,“要,当然要。你告诉小飞,这是我交给他的任务。”

上官旭对固执的爷爷没有办法,道,“爷爷,小飞恐怕……”

上官英严厉的道,“如果他不肯做,他就不是我上官英的孙子,同样不是上官家的子孙。”

说完,把手中的报纸,啪的一声,重放在桌上。然后,又走了。

上官旭看着远去的爷爷很是复杂,爷爷为何这么固执,如此笃定冷大少为会变心呢?又或者如此小飞接近萧摇,就一定能达成所愿呢?

萧摇那个人,他虽见过两次,然而就是两次见面,他就很确定萧摇这人是个很尖锐之人。一旦发现小飞别有目的接近于她,恐怕她立即跟小飞断交关系吧。

到时,小飞娶不成萧摇,上官家也可能与萧摇断绝了任何关系,那就别说结交了。爷爷,别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凤家对如此也同样无反应,只是暗骂了一名安家愚蠢。

萧摇,萧亦森和萧亦林自从见过萧摇,感到她很亲切之后,差不多都是每天关注萧摇的。萧亦森更是蠢蠢欲动的想要直接去找萧摇。

奈何,萧家自十六年前开始,这处境十分微妙。虽说是还排在第二世在大家族,然而只要萧家一有差错,都可能被人拉下来,甚至万顷不复的危险地步。

因此,一旦萧家人找上萧摇,可能又会引来各种猜测。

因为同样姓萧,会让大家认为扒关系。至于谁扒谁的关系,就有的说了。有可能说萧摇扒了萧家的关系,也有可能说萧家利用萧摇扒冷昶睿的关系,等等云云。

为了不连累他们,萧家人也就只能看着,听着。

现在看到冷昶睿竟然为了萧摇,如此大张旗鼓的处理安家,这么明显的杀鸡儆猴,任谁一眼都看出来了。

冷昶睿这种做法,怎么有种古代君王为了讨美人欢心,而杀忠言逆耳说美色误人的感觉。当然安家也不是忠臣,是奸臣。

不过,冷昶睿这样做,太符合他们的心意了。

别人接到了消息,萧摇当然也知道了。

对师兄的做法,又好笑又幸福的感觉。

那个安小五说冤也冤,说不冤也不冤。怪就怪他一张嘴,为了讨水大少的欢心,竟然忘了场合了。如果只是私底下说说也就罢了,说了也就没有人知道,偏偏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么一个下三烂的招。

在公共场合说这暗害人之事,还说到她头上去,这不是找死吗?她萧摇也是善心之人,不管他落到什么样的下场,她可不会同情。

不过,要说同情,她倒有点同情那个邪魅妖艳又很骚包的水幽然。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属下,之前没有被他连累,还真是幸运。

不过,为何她与水幽然两次见面所了解的,都与外界给他的评价所不一样呢?

算了,不想了。

反正她与水幽然没什么交集,大不了以后看着他,离他远点就好。

“摇儿,今天我们还要去看房吗?”童俊冰也从朋友知道,冷昶睿为了妹妹,冲冠一怒。

萧摇今天的计划不是看那些办公楼房,而是去看那些还没有出售出去的民用房。

她的打算是去售楼区,用微高价买一批民用房,如果那些人还中途截拦的话,她利用市场拍卖的拍卖方式,把民用房的价钱抬高,到时再随手一划不买了。那些人如果买的话只能高价,如果不买的话,她又能以原价买回来。

这就是萧摇今天计划要他们玩的一出。

不过,今天师兄来了这么一出杀鸡儆猴,有些暗中的人可能被吓到了,不会再与她玩下去。不过,有些人自以为她不能查出他们,还会继续玩下去比如水幽然。

算了,先去看看再说。如果没有人玩,就按原价买下,有人玩,她就与他们玩个大的。

看谁比谁狠!

水幽然呢,现在在一个秘密地下训练场,一个劲的打着沙包,或与人对打,打得全身的汗如水淋。

“你们有没有发现,水大少很不对劲?”其中一个带着耳钻的青年问着另一个高个的人,“你们说是不是为了小五的事,而烦闷呢?”

“嗯,有可能。”有人附和。

“不太可能。我们跟着水大少这么多年了,他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就是有人死在他眼前,眼都不眨一下的人,会为安小五烦闷,我可不信。”高个子说道。

“那大少到底在烦什么啊?”

水幽然自已都不知道他在烦什么。只是知道心里很郁闷,一直想要痛快的发泄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