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28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二更)

此后的两天,凡是萧摇被看中的房子楼层,都会被人抢先以高价买下。

而那些人比周大海聪明,知道先签转户合同,在来拒绝萧摇。

萧摇也乐得看别人,花这种闲钱。

就在她让律师退出之后,然后让他在暗中守着,看看到底底是谁在暗中阻挠她的,结果律师告诉她,他看到的走出门的好像是那个水大少。

萧摇眼珠一转,就知道。因在豪华俱乐部那里,她和水幽然就结上仇了。

不过,以水幽然睚眦必报的性子,他会阻挠她,也是说过去。让他看着她在京城买房子,所有人被拒,然后再京城里头乱撞。

不过他这种,自损一千,却没有伤到敌人的方法,真是愚蠢至极。如果是她,她肯定会先把这些楼以原价买下来,然后再以偏高价卖给她。

当然了,可能水幽然的钱多,吃饱了没事干吧。

其实在暗中,萧摇秘密联系乔老,拜托他以乔家的名义把她真正看中的大楼给买下来,然后他再把这些卖给她。

中间虽然在过户麻烦了一点,不过,对于豪门来说,这些只是小事一桩,都有下面人办去,而他们只要签个名就成。

因此,萧摇这两天大摇大摆的几乎把京城里所有的空楼都看了一遍,然后上午开口要买下来,下午就被人以高价卖出出去了。

不过,这也让萧摇成了京城的笑话。

一个从乡下来的乡巴佬,一夜暴富的爆发户而已,竟然幻想在京城立足。

现在就是有冷大少这个男朋友又如何,还不是在京城买不到楼房做办公楼。

不过,有人也在疑惑,为何这个萧摇要自己出面买房,而不是让冷大少出面给她买好?

总之呢,很多人都在看着萧摇的笑话。

然而,知道内情的人,却在无不在赞萧摇的聪明。比如被萧摇找上的乔家,乔老爷子说道,他们在明修栈道,你却在暗度陈仓,到时倒要看看谁看谁的笑话。

萧摇既然已经知道,只要她出面的事,都会受到阻挠,就算没有水幽然,也还会有其他人,而水幽然比那些暗中的更嚣张磊落而已。

那么,她在招人方面,肯定是会同样受到阻挠。

萧摇立即给童胜利和赵福宝打电话,向他们暗中借几个人力资源部的人过来。

等萧摇再暗中安排一切,又开始故伎重演,看中那些快要倒闭破产的公司。

先是找上公司的负责人,然后光明正大的说要买下他们的公司,让他们考虑一下等等云云,然后有时间就转让合同之类的。

然而,真等到签合同那一天,萧摇又同样接到电话,说他的公司被人同样以高价买下,或者是被别的公司合并之类的各种理由。

可电话的那一头,却并没有看到接电话的人,嘴角勾起弧度的笑,这个笑有对他们的讽刺,也有嘲弄。

豪华空间享受俱乐部

“他们真是太过分了。”童俊冰气哼哼道。

他也不是傻子,一次两次他们看中的楼层或公司都被人以高价买下,可以说是巧合,但三次四次呢,谁能说是巧合了。

这么明显的针对,就是再迟钝的人也看出来了。

童俊冰微蹙着眉问道,“摇儿,到底是谁这样的针对于你?连这个包厢都给装了监控器。”童俊冰望了下这个豪华包厢。

他们第二次来这个包厢,进去之后,萧摇则是一眼就瞧到了窃听器所在。他们可真没有想到,这么私密豪华的包厢里,竟然有人会在这个按一个窃听器。

这些人真是太可恶了。

这窃听器,就是第一次水幽然与萧摇碰面之后,让那个苏总带他们来梦幻之都看一下,说是看,实际上就是装窃听器。只是除了水幽然,没有人知道而已。

此时,萧摇端着咖啡,喝了一口说道,“能是谁,只不过那些人想看我的笑话而已。”

童俊冰被那些人所迷惑了一下道,“那些人?这又是哪些人啊?”

莫柯却比童俊冰明白,他道,“阿冰,你平时精明的哪里去了。这还看不出来吗?摇儿为何来京城?她来京城之前,大家所知道她的身份又是什么?只要想通这一点,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不是一日了然么。”

被莫柯这么一提醒,童俊冰一拍自己的脑袋,说道,“对呀,你们看我,真是气糊涂了。”

然后继续道,“妹妹在香江的身份是我童家的女儿,有童家护着,要被人欺负很难。然而到了京城,这里的人只知道妹妹的另一重身份,那就是冷太子的女朋友。就关这女朋友三个字,可能就会与人结仇了,特别是那些云英未嫁有权有势的女人。因此,知道妹妹要在京城办公司的事,就是千方百计的暗中阻挠,是不是这样?”

莫柯点头道,“对。摇儿与冷大少这一对,不仅那些未嫁女人暗恨,也可能触及到一些大家族的利益。他们现在也是巴不得看摇儿走投无路的笑话。冷大少虽在京城有权势,可是他的权势几乎都是在军中,而在商场上他也可是爱莫能助。这些人就是知道这一点,所就想让摇儿在商场创业上吃憋。”

萧摇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喝着咖啡,听着两人说。

这两人都说的对,现在除了水幽然在暗中阻挠,现在还有二流豪门世家也加入。

萧摇算了算,这两天他们所有看中的楼层,及快倒闭的公司,总加起来快到达到30多亿了吧。

不过,萧摇还不是很满意,如果只是一个人阻挠,可能是算一点损失。但现在他一点损失,你一点损失,这根本就是无痛之痒吧。

“摇儿,我们现在还要继续看公司吗?”童俊冰小心的问道。生怕就打击到了萧摇似的。

然而,童俊冰似乎忘了,萧摇现在的身份,可是几百亿以上了,就是他也还是她一个属下呢。这样一个人,能被这点小事打击到吗?

萧摇点了点头,道,“看,怎么不看,还且我还同样在大张旗鼓的看。”

“嗯?”两人一头雾水。

萧摇没有解释,只是喝着一口咖啡,嘴角抿着一丝笑。

萧摇六人从包厢出来时,又在走廊上,遇见了水幽然及他的几个狐朋狗友。哦,不是遇见,而是水幽然知道萧摇在这,特地又和上次一次来阻她的。

“真巧,萧小姐,咱们又在遇上了,”水幽然看着萧摇很是熟络的说道,“咱们真是有缘分哪。”

水幽然跟着的那些狐朋狗友,听到水幽然这么客气的话,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们以为,自上次这个萧摇调戏他之后,这个萧摇的下场肯定不会好到哪去。就算不缺胳膊缺腿的,也能至少让萧摇吃不完兜着呢。

因此,认为水幽然这个在大少爷睹在这走廊上,就是为了给萧摇好看呢。可没有想到,水大少一上来就这么,这么像调戏良家妇女的感觉呢。对了,就是调戏良家妇女。

水大少是谁啊,他要整一个人时,何时对人这么客气过,他可是对着人就是让人直接坎手坎脚的。

萧摇挑了挑眉,随即惊讶的道,“哎呀,水大少,也真是巧了啊。我这几天忙着会馆开业招人,这不,我正在急招男公关。本以为要亲自上水家请你露个脸,以增加我会馆的知名度。现在既然这么巧碰上了水大少,那你就先在这里报个名呗。”

哈?

水大少的那些狐朋狗友再一次要惊掉下巴了。

这女人竟然如此大胆,再一次让水大少做一个男公关?难道她不知道,上一次她调戏水大少,让水大少做一个男公关,已经彻底得罪了水大少吗?

她这是成心找死啊?

童俊冰几个人同样也要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他们是知道萧摇睿智大胆,然而有句话,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这还不是地头蛇,是当地的强龙呢。

萧摇这样得罪水幽然真的好吗?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魔头水幽然发怒。

然而,水幽然只是在听到做男公关时,脸色青了青,看似要大怒的征。不过呢,大家等他发火时,随即又让人惊讶了。

只见水幽然很快调整了状态,扬起他标牌似的邪魅笑容道,“小摇儿,如果是你的邀请,我可是感到万分荣幸能为你服务的。”

萧摇黑线无语了。

怎么没有人告诉她,这个水幽然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啊。都被她奚落为那些世家子弟不入眼的男公关,还能不发怒,还能嘻皮笑脸的接她的话。还有谁允许他叫她小摇儿。

萧摇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水大少,你到底要干什么,直接说吧。”

水幽然邪魅有脸上惊愕了一下,很快又扬起笑道,“小摇儿,你这样说太让我惊讶了。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你又何必把我拒之门外呢?”

萧摇呵呵冷笑了两声,“水大少,说这话,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然后,随即错开他的身子,就要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萧摇带着冷意的说道,“还有水大少,请叫我萧摇。小摇儿这个名从你嘴里叫出来,我怕我男朋友会吃醋。要知道他可是一个醋缸子。”

童俊冰几个人看到再次被萧摇说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水大少,都心情特好的忍着笑离开。

二次交锋,水幽然再次落在下锋。

“水,水大少,”还是上次那个卷毛男子,硬着头皮,上前喊道,心中却直叫苦,为何每次都是他冲锋上阵啊。他这哪是冲锋上阵,他这明明做了枪头鸟。

果然水大少对着他怒道,“叫这么大声做什么,我又不是听不见。”其实那人的声音已经控制的很小了,就怕水大少在那个萧摇吃得憋,在他身上发泄怒火。

他们这些人明面上是水幽然的朋友,实际上就是水幽然的出气筒。高兴时夸你两句,顺便给你一定的利益及好处。不高兴时,骂凶是轻的,重则可能是对他们拳脚相加。不过,打伤了他们,他再赔偿损失罢了,这他们也心甘情愿挨骂挨打。

在京城谁不知道,水家内定的继承人虽是水幽梦,实际上水家家主最疼宠的就是这个长子。只是长子爱吃喝玩乐,纨绔不已,根本就不想把心思放在家族里。没办法,水家之主只能从其他的孩子当中选出一个能力最为突出的水幽梦。

不过,水家家主对他也是把水幽然疼上了天,在确定继承人那一天,就说道,无论以后是谁是水家家主,都必须护着水幽然平安无忧一生一世。

水幽然爱玩,水家家主任他去玩,给他金钱,给他找玩伴,只要水幽然要什么就给什么。以至造成年轻的水幽然天天在京城称王称霸,只要他看中的东西,就要给他,否则他都要抢过来,而且是光明正大的抢。

不过,水幽然不知是有眼色还是有自知知明,他抢的都是那些除六大家族之外的其他家族。因此,那些六大家族的人对于水幽然的行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水幽然几个所谓的朋友,就是水家家族给水幽然所找的玩伴。

水幽然吼完卷毛之后,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盯着萧摇的方向,眼眸深了深,很是复杂。

卷毛被水大少吼,也没有生气,只是看着水大少看向萧摇消失的方向,就揣摩着水大少的心思,小心的说道,“水大少,这个萧摇也太不知好歹了吧。水大少,您对她已经很客气了,她竟然给您难堪。”

说完这句,眼睛一直注意着水大少的表情,看着他没有发怒的意思,就继续说道,“水大少,不如我们给她一点教训,让她知道您在京城霸王的名号。”

说到霸王,卷毛就兴奋了,却没有注意到水幽然变黑的表情,只是还是没有发怒,水幽然顺着他说道,“嗯,你说说要让她怎么知道我‘京城霸王’的名号?”特意把“京城霸王”这四个字说重了一点。

其他人听到这语气,就知道这个水幽然又要怒了,忙退后几步,离卷毛远一点,省得遭无故之殃。

有人在退后时,还给卷毛使了一个眼色,想阻止他不要继续“赞扬”下去了。

可惜卷毛处在兴奋之中,听到水大少让他继续下去,马上就指出,“水大少,您就应该让她知道你的厉害,比如前不久有个男人拒绝把他的心爱之物给您,然后您就命人把那东西给毁了,还把他的女朋友给抢过来了,让他看着他的女朋友,每天跟不同的男人上床的痛苦模样;又比如,前几天您不是看中一个女人吗,结果那女人假装清高的拒绝了您,结果您只是给她下个春药,就求着要男人……”

卷毛越说越是激动,而且声音越提越高,却未感觉到身边冷飕飕的凉风。他的那些伙伴们,又连忙后退了几步。

他在这公共的场合,揭密水大少的“光荣事迹”,他这不是在找死吗?

要知道,在这走廊上,可不止他们几个人,有其他的家族里的纨绔子弟,也有俱乐部的服务员在这。

水大少用眼神刮了一下四周看热闹的人,只是那些人看天看地看天花板,似乎就是没有看到水大少的眼神。笑话,这么多水大少的霸王事迹,怎么能错过。

水大少越听脸色越黑,末了他还听见卷毛说道,“水大少,要不我们也给那个萧摇下药吧,然后给她找几个男人,再把过程录下来。这个教训,一定能让她记忆深刻的。”

水大少这少脸色不是黑了,而是铁青色,他对着卷毛怒喝道,“你想让整个家族的人找死,别拉上我。”说完,他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他也不知道在怒什么,只知道听到那些话后,特别的生气。他到底在气什么,气他要给萧摇下药,不对,气他的愚蠢连累他,对就是气他的愚蠢。

有着这样的愚蠢的玩伴,早晚有一天,会被他托累的。打定今天过后,这个卷毛玩伴就要在他面前消失了。

卷毛也不想想,这萧摇在京城是无权无势,看起来好欺负。

然而他是不是忘了,萧摇有一个大靠山,冷家大少。平时,在商场上他们对萧摇小打小闹也就罢了,相信冷大少也不会去计较。

可是作为冷家大少的女朋友,被人下药上,被男人上,还要被拍下过程。

这奇耻大辱冷家大少不震怒才怪。到时可不是作为一个主谋凶手就可以顶罪的,而是要整个家族顶罪了。

他们水家是六大家族之一,可是就算冷昶睿不靠冷家的势力,也是有能力把一个家族连根拔起,就是水家也不例外。

卷毛被这么一震喝,震醒了。不过,他不是很明白水大少为何生气。以前他们也是常这样对那些男人女人的。

卷毛还懵着看了看伙伴,及周围的人。

其中一个高个的人,似乎十分不忍心的说道,“阿五,你赶紧避难去吧。不然,唉,”他叹了口气道,“等你可能还没有到家,就有人到你家族时,一切都晚了。”

卷毛被他一提醒,脸猛得一煞白,踉跄的退后了几步,有点不相信的说道,“怎么可能,我,我只是说说,他怎么可能就……”

那人看着他执迷不悟,也就不说了,赶紧跟着水大少离开,生怕晚一会,就会被他牵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