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27章: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更)

萧摇现在猜测不到,毕竟她现在刚到京城,一切都还是陌生的。

她对着那头的律师说道,“既然有人出更高价,那我们就不买了,让他卖给那个出高价的人吧。”

既然那些人有闲钱去玩,那就一起玩吧。

她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在阻拦着她。

那头,萧摇的律师顾白离开之后,很快就从一个房间走出来一个人。

如果萧摇在这的话,肯定一眼就认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她调戏过的邪魅水幽然。

李先生和他的老板周大海起身,很是敬畏的说道,“水大少,你看那边不买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先把转户合同给签了?”

水幽然一双脚直接吊儿郎当的挡在茶几上,整个人慵懒的靠在真皮沙发上,冷眼看着对人谄笑的两人,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买你们那栋破楼了?我的钱又不是多的没地方花了,花在这个烂楼上。”

李先生和周大海顿时感到如一盆冷水,泠浇在他们的头上,不敢相信发蒙似的看着水幽然。

不过,周大海毕竟是一个大商人,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说道,“水大少,刚刚你不说你会出2亿的价,买下那楼吗?”

水幽然淡淡的嗯了一声,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只是考虑用2亿买下来,可没有说一定给买下来。难道你作为一个商人连考虑与一定分不清了吗?”

周大海听到这就明白他这是被人耍了,而耍他的人就是这个京城的魔头水幽然。

只是水幽然他得罪不起,只能压抑着愤怒的客气的质问道,“水大少,刚刚因为你的话,我可是把那个要买楼的人给推了啊。现在你不买,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水幽然带着讽刺的意味说道,“我可没有逼着你推了她的。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太贪了,一听到有人以更高的价买楼,就迫不及待的推了对方。你也不想想,我从小在京城长大,那楼是个什么样子的,那个刚来京城的萧摇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吗?如果我真要买那楼,为何早不买偏偏要现在说要买呢?真是笨。”

水幽然毫无掩饰的讽刺及奚落,让这位周大海老板的脸色一白,他不死心的咬牙问道,“你为何要今天突然说要买楼?”

水幽然一双妩媚迷人的眼眸不知道看向何处,嘴里就挂着一抹勾人的笑容,说道,“好玩呗。看着她买不到房,而急得团团转,不是很有趣吗?哈哈……”。

说完,水幽然就哈哈大笑着离开了,就在踏出房门的时候,冷声的警告道,“如果让我知道你们主动联系萧摇他们,那后果你们知道的,嗯?”

这李先生和周大海,听到这个警告冷汗连连,他们可是刚打算等这个魔头离开,就给那边打电话来着。没想到,竟然被水幽然预先警告了。

周大海心里又气又极,可是又没有办法。他也只是一个商人,根本就拧不过这个有权势的水家大少这根大腿。

周大海惹着怒气,还要赔笑着道,“当然,当然。放心,水大少,我保证绝不透露半分的。”他当然明白水幽然的警告。他这是要成心戏弄那个萧摇。

这次水幽然对着很是实务的周大老板满意的点了点头,就悠哉的走出房门。

“砰”,在确定水幽然听到时,周大海压抑着对水幽然的愤怒,在此刻全部爆发了出来,“真是欺人太甚了。”

说完,就对着茶几上,办公桌上能抓的东西,都抓来扔了,瞬间整个办公室就成垃圾场似的,散乱不已。

李先生站在旁边一声不吭,生怕老板把火发到了他的身上。不过,他心里却在不停的埋怨,他让老板不要相信水幽然的话,他却似钻进钱眼里,看着比那萧摇还多高的价,就立马答应了水大少。

结果呢,从头到尾,都是那个水大少为了不让萧摇买下那楼。也不知道那个萧摇到底是怎么得罪水幽然的。

周大海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就对着这个李先生道,“李东阳,你偷偷给那个萧摇打电话,说我们还是把那楼按原价卖给她。”

李东阳听到老板的话,脸色一白,这老板这是打算放弃他了。明知道他打了这通电话之后,有什么样的下场,竟然还要让他打电话。

李东阳白着脸,忍住骂人的冲动,说道,“老板,我有个法子,既不得罪水幽然,又能让那萧摇再次主动找上我们买房。”

周大海说道,“嗯,你说来听听。”

萧摇虽不知道是到底是一些什么人给她下绊子,但她可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主。

晚上,冷昶睿和萧摇两个相聚时,萧摇向他说了一下下午发生的事。

萧摇说道,“师兄,我看了一下,那栋楼不是闹鬼,而是被人布了阵法。那阵法,是吸魂阵。一看那个阵法,就知道是一个心术不正之人给布置的。”

吸魂阵,一听名字就知道是吸鬼魂的阵法。然而,那阵法吸的不是鬼魂,是人的生魂。这阵法也不是一下子把人的七魂六魄全部吸完,而是一点一点,让人毫不察觉的吸,等人发现身体异常时,这人的魂魄也就差不多吸完了,人也就跟着去了。

阵法吸过来的魂魄是供养异物的,那异物就是萧摇所见那房子里结蜘蛛网的异形蜘蛛。这些蜘蛛当然也是那布阵法之人所养。

她透过异能看到了它们的藏身之处,每一只蜘蛛都有大汤碗这么大。这些蜘蛛的眼睛是红色的,毛是红棕色,那腿却是棕色的。透过这些,可以看出所吸的魂魄不是太多。

冷昶睿听到阵法,说道,“我可听说那栋楼建起才不到十年,那布阵之人跟老板有仇吗?要这样害他?”

萧摇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知道,那个老板叫周大海,是十多年前突然暴富的,谁也不知道他的财富从哪里来的。不过,如果只想害周大海的话,那不可能只在周大海的一处房产布一阵法,我想那人不是专门来害他的。”

第一次来京城,就碰上了一个邪恶阵法。如果是以前,她可以为她从龙腾大陆跟师父学来的而骄傲,而现在她必须小心谨慎的行使一切。因为从外公外婆口中得知,这中夏国有本事的人很多,其中不乏有精通奇门八卦阵法之类的人,这些人最显著明显的就是那些人。

冷昶睿沉默了一会,道,“既然不会专门来害他的,那么这布阵之人肯定看中那地方南阳北阴的环境,只为养那蜘蛛。”

萧摇点头道,“我猜差不多。那三只蜘蛛如真被他养大的话,要害人的话,可是真能祸害不好啊。”

冷昶睿道,“那布阵之人到底是谁,我会派人秘密调查。”

萧摇点头道,“好。我有种直觉,那个布阵之人,可能也是那些人之一。”在京城有师兄来调查,是最好不过。

“师兄,你说应该给暗中的人,给一个什么样的回礼好呢?”萧摇又转移了一个话题。

“嗯,最后找出来,然后套着麻袋,把他难胖揍一顿。”冷昶睿想了想很是认真的说道,“他也不知道谁揍的。”这是最近属下给他说的一个冷笑话。

说一个穷人家的孩了,时常被他的一个有权有势的堂哥光明正大的欺负。被欺负的狠了,他就想到了一个招,既然我不能明着欺负回来,那我暗中欺负回来总可以吧。他就跟路边的一些乞丐做了朋友,为此他又被他那个堂哥嘲笑,说他只能跟那些乞丐做朋友。再后来,他的这些乞丐朋友,分工合作,一些人引走保护他堂哥的人,一些人就拿着麻袋套住他脑袋,然后就对开始对着他手打脚踢,狠狠的教训了一次,躺在床上一个多月下不了床,还找不到凶手报仇。而那个孩子,因此有了一个多月的安宁。

他现在觉得这个法子挺好的。虽然看起来很是幼稚。

“哈,师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幽默了?”萧摇好笑的说道。凭着两人的本事,还需要给人套麻袋,再打人啊。

冷昶睿有点呆呆的看着师妹大笑,这有什么不对吗?这个法子很好啊。如果是别人,肯定会怀疑冷昶睿这是情商低还智商低啊?这老掉牙的法子,早就过时了,谁还会在用啊。更何况,以俩人的身份,对份那些人还用得着暗暗的套麻袋打吗?光明正大的打也没人敢说什么。

萧摇看着平时冷酷的男人,一到了她跟前就变得呆萌呆萌起来,真是,真是太可爱太好玩了。

她伸出两只芊芊细手,猛得拉住师兄的脸颊,笑道,“师兄,这法子可是老掉牙了,你才知道啊。”

“呃。”被拉住脸颊的冷昶睿无语了,他这是不是被师妹给鄙视了啊。

不过,很快就小声的说道,“老掉牙的法子,只要有用就好。”

“嗯,对,老掉牙的法子,管用就好。”萧摇笑着附和道,“等我抓到那个暗中使绊子的人,看我不胖揍他一顿。”

远处某栋别墅的某人,打了一个冷颤。这天还不冷啊。

冷昶睿虽在表面上说用麻袋套人再打人,在心里却在计划着,一定要查出到底是谁在给师妹下绊子,他一定不会放过。

萧摇和冷昶睿两人是心有灵犀,她道,“师兄,你先别管这事,我一定要通过自己查出来。我要让京城所有人看到,我萧摇绝对配得上冷家大少,中夏国的皇太子。”一旦师兄插手这事,被某些人知道,肯定会耻笑她,说她一点小事就要男朋友帮忙,真是个无用之人。

师兄既然付身到这个冷昶睿的身上,那么他的身份,注定她与他会有很多的考验与波折。如果这点小挫折都要用到身份,那她就是太没用了吧。

冷昶睿当然也能想通这点,他既然穿到了这个身体身上,他就必须为这个身体负起责任,像个守卫一个守卫着这个国家的安全。他和师妹的所走的路肯定也不是平坦的,都需要他们携手共同走过去。

冷昶睿宠腻着说道,“好,师妹。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过,谁要是真正的欺负你,也要过问我冷昶睿同意不同意呢。”

萧摇点了点头道,“好。要想我萧摇在龙腾大陆可是一手建立的经济王国女王,谁能真正的欺负了去,如果被师傅知道了,他还不是追着我打,骂我这个无用徒弟啊。”

说到师父,两人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天机老人的两个徒弟都不在身边,不知道他过得如何?

“师妹,师父一定会好好的。因为他一定知道我们在异世过的好好的。”冷昶睿抱着萧摇说道。他冷昶睿可以对得起任何人,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将他们养大的师父。明知道,他走了,师父更是孤单的一个呆在天山,然他毅然选择追随师妹而去。

“对,师父一定会好好的,虽然他已经有一百多岁了。”萧摇脸靠着冷昶睿的胸膛,闷声的说道。她从来就没有好好陪陪师父,以至于她突如起来的死亡,肯定会带给他很大的伤心吧。

“好了,咱们吃饭吧。不然饭菜都要凉了。”冷昶睿看着摆放好的饭菜说道。

“嗯。”萧摇应道。

两人就开始人一口我一口的喂着吃了。

在到午夜十二点多,两人没有开车,直接使用轻功飞下山,然后走到了中午所看的那栋大楼前。

两人没有说话,只是手拉着手,慢慢走进大楼。

萧摇直接带冷昶睿到那个上午阴风传来的地方:地下车库。也是阵法所所在地。

阴风或许在别人看来,在地下室阴气沉沉的地方,当然有阴风了。然而对于萧摇他们来说,这一股阴风则是透着邪恶。

地下车库看起来很正常,都是几根支撑着大楼的大柱子,再后在这一大片空地上画好车位线。

可萧摇和冷昶睿很快也发现孙对,迅速与相反的方向寻找着,不一会两人再聚一块。

“发现了吗,师兄?”冷昶睿摇了摇头。

萧摇道,“不好。”然后两人就直接快速的找上那间有蜘蛛网屋子。

然而,俩人还是来晚了,真个房间的蜘蛛网已经收拾干净了,更别说那几只大蜘蛛了。

萧摇迅速异能看察真个大楼,很快就发现大楼门口的一个人影,只是闪得特别快,她来不及看清楚他的长相,就消失不见了。就算她和师兄的轻功再好也追不上。

萧摇看着干干净净的房间,叹了口气道,“师兄,我们来晚了。阵法被他撤去了,蜘蛛也被他带回去了。我现在很确定那布阵之人,肯定就是那些人之一了。因为目前只有那些人知道我懂阵法,所以才会在我下手之前,把开一切处理干干净净的。”

冷昶睿不知道怎么安慰师妹,只能把她带到怀里,抱着她,然后轻拍他的背,说到,“师妹,这也许也不错。至少现在我们知道了这布阵及收阵之人,可能就是我们要找到的人。这也算是一条线索,不是?”

萧摇一听眼睛一亮,道,“对哦。哈哈,这样一来我还得感谢那个迅速收阵之人,不然我们还得费一番心思查探,他是不是那些人之一呢。现在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真是太明显了。”

这边两人因找到一丝线索而高兴,而某一处阴暗的别墅地下室,则又另一番情景。

“啪啦……”某种东西打碎的声音。

随即又传来一阵暴怒声,“蠢货,真是蠢货。”一个黑影中的人怒指着道,“你这此地无银三百两做法,还不如直接告诉她,有人在监视着她,针对着她。”

他现在很不确定萧摇到底知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在萧家传人未满十八岁之前,对于仇敌之事,他们是闭口不提的。萧摇虽然还未满十八岁,但她却提前触动了萧家传人的本领。所以他到现在也没有查出这萧摇到底知不知道仇敌之事。

“请主上责罚!”半跪着的男人低着头诚恳的道。他确实做错了,他一心想着那三只蜘蛛别被萧家传人发现,而急于把它们收回,却忽略了这种做法的后果就是直接告诉他们,有人在监视着他们。

那个叫主上的人,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既然已经给了萧家传人两年时间,这两年之内,无论是谁,再也不许轻举乱动。至于你,等萧摇查到你头上时,你该知道怎么做吧?”

那跪着的人,无一丝抗拒恭敬的应声道,“是,主上。”不说明,彼此却知道要怎么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