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七九:你这么黑心肠,估计阎王都嫌弃你

“唔……”

已经断裂的骨骼,再次因施加的外力而错位着!

蚀骨剜心的折磨也不过如此吧!

赫连锦瑟一度因为楚易踩着肩膀的动作几欲晕厥!

然而,正蹲在她身前的苏苓,又怎么会给她晕过去的机会!

眼看着赫连锦瑟被折磨的不成人样,苏苓心里也产生了近似疯狂的快意!

但,如果不是赫连锦瑟屡次陷害她在前,她也不会以这样极端的手段报复在后!

说实在的,她可是个好人呢!

苏苓的暗忖,顶多也就能在自己心里腹诽!

若是她当真脱口而出,恐怕不少人都要惊掉下巴!

她是个好人?!

没见过哪个好人的手段这么让人欲生不得恨死不能的!

“赫连锦瑟,后悔吗?”

苏苓看着赫连锦瑟被堵住的口中不停呜咽难平着,尤其是她此时双腮两边已经因之前被苏苓卸了下巴的举动而在下颚骨处泛出青色!

如此悲惨的赫连锦瑟其实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可惜,她此时让苏苓不能轻易放过她的原因,就是她双眸内太过明显和执着的恨意!

如今,苏苓自知她是有了软肋的人!

不管是凰老三还是五月,亦或者是相府的所有人,都是她最在乎的!

当初,若不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赫连锦瑟,那么她也不会一直到五年后,还想着要如何陷害她,或者是要她的命!

苏苓承认,她很幸运!

如果不是因为那只白虎和她之间有着某种联系的话,恐怕现在她已经不复存在!

试想一下,她对这些人确实都过于善良了!

所以也才会导致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和凰老三处于被动之地!

但,从今以后,便不会了!

赫连锦瑟口不能言,只能以双眸狠狠的瞪着苏苓!

哪怕她已经被折磨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但似乎在她的心中依旧没有半点的后悔和觉醒!

如此,苏苓只能微微一笑,“我,给你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

苏苓话落之际,便直接伸手将赫连锦瑟口中的布料拿了出来,同时脸颊凛然,食指和拇指狠狠的扣在赫连锦瑟的下颚处,用力向上一抬,随着骨头接缝处传来的咔嚓声,赫连锦瑟接连受伤两次的下颚,再次被苏苓给复原!

也许是接缝处分离的时间过长,哪怕已经被苏苓再次将她的下颚给恢复原状后,赫连锦瑟依旧只能咿咿呀呀,半饷也说不出什么!

“教主,离远点吧!别一会咬到你!”

此时,楚易暗中隐晦的用力踩着赫连锦瑟!

而他似是戏谑又似是玩笑的话,让苏苓黛眉一弯,斜斜的抬眸睇着他,冷笑道:“你这是给她提示呢?”

闻声,楚易默然!

他真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

突然……好想娆妹啊!

此时,正身在齐楚东宫内的碧娆,在暖融的阳光下也蓦地打了个喷嚏!

“教主,有人来了!”

忽地,就在苏苓给足赫连锦瑟恢复的时间,蹲在地上和她视线交汇之际,几步之外的玉肃之迅速的转身对着她说了一句!

闻此,苏苓面色一凝,睇着楚易冷静的吩咐道:“提着她,跟我走!”

待苏苓和玉肃之以及提着赫连锦瑟的楚易很快就消失在帐篷周围后,不远处便走来了两个身着部落护卫服饰的挺拔男子!

暮色袭上,平坦辽阔的草原上更是一望无际的空旷!

苏苓带着几人很快就来到之前给俩毛洗澡的小溪边,而赫连锦瑟这一路,也如婴儿学语一样,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几个字!

不过,在几人躲开部落人马的过程中,压根都对她的声音恍若未闻!

傍晚后的小溪边,周围的空气似乎更加清凉了几分。

而先于苏苓等人来到小溪边的,恰恰像是看见了亲娘一样的大毛和二毛!

苏苓眼底噙着一抹无奈睇着趴在小溪边不停喝水的俩毛,对于它们两个异于其他老虎的举动,早已经见惯不怪!

“苏……苓,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终于,在楚易直接将赫连锦瑟丢在小溪边的沙地上,剧烈的撞击让赫连锦瑟咬牙切齿的说了几句话!

虽然依旧是断断续续,但已能够听得清楚分明!

赫连锦瑟的话,令楚易和玉肃之双双蹙眉!

两个人站在一起看着地上像个女鬼一样的赫连锦瑟,楚易忍不住开口冷嘲道:“赫连郡主,你是不是没听过一句话,叫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就你现在这样子,我们教主伸伸手指就能捏碎你!你扯什么王八犊子!

你也不想想,就算你想做鬼,阎王爷收不收你啊?你这么黑心肠,估计阎王都嫌弃你!”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楚易就是个最明显的例子!

跟在苏苓身边这么久,练就毒舌的本领那也只是分分钟的事!

更何况这赫连锦瑟这次做的事情,的确是死不足惜!

赫连锦瑟清楚的听到的楚易的冷嘲热讽,但她的双眸却一瞬不瞬的定在苏苓身上!

哪怕趴在地上,哪怕狼狈至极,哪怕她明知道自己没有好结果,但依旧是狠狠的看着苏苓!

她这一点不服输的样子,倒是让苏苓心里有些佩服!

她敬她是条汉子!

但是,结局却不会有任何改变!

“赫连锦瑟,我给你说话的机会,不是让你来告诉我,你做了鬼之后的事!

至少你现在还没死呢,不如你说说你还有什么心愿,比如你放不下谁?比如你和谷兰的关系!

又或者,你也可以告诉告诉我,你到底对小四做了什么?!”

苏苓的语气依旧有些不正经,但是在说道最后之时,任谁也听得出她幽幽的话语中,逐渐泄露出的杀伐!

似是苏苓的话,让赫连锦瑟清楚的明白自己命不久矣!

而越是如此,她越是恨意深重!

阴鸷的瞪着苏苓半饷后,她才倏然一笑,“苏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你如果……想知道,那就自己……去调查!

但有些事,我恐怕……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你一定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你今日对我做的一切!一定会!”

也不知道赫连锦瑟哪里来的自信,都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她却依然还是如此狂妄自负!

而她这样的口吻,很明显是想激怒苏苓,偏偏大苓子在听见这番话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加乐不可支,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咯咯笑个不停!

直到赫连锦瑟睇着苏苓微微色变时,就见苏苓俏丽的脸颊顺然一凛所有的表情全部收敛殆尽!

就好似之前笑靥如花之人并非是她一般!

但见,苏苓半垂眸睇着赫连锦瑟,在她眼睑所覆盖的凤眸内,是外人所看不见的清冷和深邃!

“赫连锦瑟,你所做的事,我若想知道,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应该庆幸,当初谷兰本就心存不轨,包括权佑曦也是个有野心的女人!

不然,你以为我若跟她们两个算账的话,会查不出你在五年前的事情里,到底发挥了怎样重要的作用吗?”

苏苓凛而厉的神态令小溪边的空气骤然又降低的不少!

赫连锦瑟更是难以自持的看着苏苓,不停的摇头,话语依旧不太利落的嘟囔道:“不……不可能!

你不可能知道……你骗我,你一定在骗我!”

“骗你?我需要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年是你一直在谷兰身边鼓动她,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一直告诉谷兰,凰老三自始至终爱的人只有她!

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是如何利用权佑曦,让她以担忧太子为借口,到王府里来打探我的虚实?

赫连锦瑟,你知不知道你做的这些事,我早就一清二楚!

不说不代表无知!我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可惜却在今天被你自己亲手打碎了我的原则!

你说,我要如何‘发落’你!”

一句发落,成功将苏苓和赫连锦瑟的关系划出一条分明的界限!

眼下的苏苓,就仿佛是主宰者,而赫连锦瑟则是砧板鱼肉,只能是任人宰割的命!

最后关头,却往往还是会出现偏差!

“苏苓,不要!”

这声音,让苏苓蹙眉!

*******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