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44 设计

景隆三十四年九月,大理寺左少卿薛镇扬大义灭亲,将倒贩私盐的胞弟,揪送至顺天府衙,由顺天府衙陈明京收押,择日上奏后开审。

薛镇扬紧随其后,便上表请罪书一封,请求圣上将他革职查办,连同胞弟一同连坐。

圣上拿到奏疏后径直朝宋弈看来,问道:“若是朕未记错的话,你和薛致远是姻亲吧,你是不是得唤他一声姑父?”

“是。”宋弈躬身出列,回道,“薛大人确实是内子的姑父!”

圣上又似笑非笑的将奏疏翻了翻,含笑道:“薛致远素来有清流之风,如今倒是没有让朕失望,连自己的胞弟他也毫不犹豫的大义灭亲,此胸怀实该表彰一番。”又合了奏疏望向严安,问道,“怀中,你怎么看,朕要不要顺了薛大人的意思,将他革职查办了?”

严怀中正震惊薛镇扬将薛镇弘送去衙门的事情,他没有料到他们会这么果断,他迟疑了片刻后回道:“老臣以为,贩卖私盐是大罪,不可轻描淡写的揭过,若不然无法安民心,更何况如今太仓正因为盐业之事起的动乱未平,就更不能轻拿轻放,当以儆效尤,杀鸡儆猴才是。”他说着余光看了眼宋弈,只见他眼观鼻鼻观心,丝毫神色未露,他微微一顿接着又道,“不过薛大人一直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他胞弟倒贩私盐他虽有管教不利之过,可却大义灭亲将胞弟送到衙门,功过相抵,老臣认为不该治薛大人的罪。”圣上都说了表彰,他当然不会说罚薛镇扬。

“怀中所言甚是。”圣上含笑点头,和宋弈道,“朕就不批复了,你替朕转告一下,就说朕不革他的职了,让他好好办差事吧。”

宋弈上前行礼,道:“微臣替薛大人谢圣上体恤之心。”又朝严阁老抱拳,感激道,“老大人恩情,下官替薛大人谢过!”行了大礼。

严安冷笑了笑,道:“宋大人未免太见外了,同僚之情宛若手足,老夫说几句公道话,谈何谢!”宋弈摆手,态度恭谦的道,“下官受教!”又行了礼。

不等严安说话,圣上就皱着眉头道:“好了,好了,为这点事儿你们谢来谢去,看的朕都晕了。”话落,就和宋弈道,“走,陪朕下棋去。”

宋弈颔首领命,圣上便站了起来,钱宁上前扶住他,笑着道:“圣上每次和宋大人对弈是最开心的,奴婢还想着私下里向宋大人请教一番,宋大人这下棋到底有何奥妙,为何每次奴婢下棋的时候,圣上都是又气又怒的,还恨不得打奴婢几板子才解气呢。”

“因为你笨!”圣上戳戳钱宁的脑袋,说着走到严安和前面,严安无心在西苑多留,他行礼道:“老臣想起还有事情未做完,就不陪圣上去了。”

“你忙你的。”圣上摆摆手,笑道,“朕一会儿还要去看丹炉,你今儿若是忙就不必过来了。”

严安应是急匆匆的出了万寿宫。

宋弈陪着圣上在院子里坐下,方摆了棋盘,守门的小内侍站在门口鬼鬼祟祟的朝里头探头探脑的,钱宁眼睛一瞪,走过来冷声道:“有事就说,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公公。”小内侍朝外头看了看,低声道,“内阁的三位阁老求见。”

钱宁微微一愣,挑眉问道:“夏阁老也就罢了,其他人来作甚。”如今内阁也就五人,但真正能做主的也就夏堰和严安两人,其他二杨形同摆设,刘同则是惟严安是从。所以虽内阁每每有事要定夺时,他们也必然会参与,可大多时候也都是人云亦云,随大流。

正因为如此,钱宁才会好奇。

小内侍回道,“奴婢不知,不过瞧着其他几位阁老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恐怕不是小事。”

“你等着。”钱宁甩了拂尘快步到圣上跟前,看了眼宋弈,小声和圣上回禀道:“圣上,夏阁老和其他三位阁老求见!”

圣上正拿着棋要落,闻言就黒了脸,扫兴的道:“又是夏堰,他怎么这么多事情。”话落,丢了棋在棋篓里,不耐烦的道,“让他们进来吧。”

钱宁笑着应是,朝小内侍打了个手势,小内侍忙弓着腰去请夏堰等人。

“他们就见不得朕清闲。”圣上哼哼了两声,脸色很难看,“这朝中也就你和怀中识趣一些,旁的人,朕是巴不得一个都不见才好。”

宋弈轻轻笑着,给圣上添了茶,钱宁见着立刻接过去奉给圣上,宋弈从不在圣上面前评价别人,便笑着应是……

“圣上!”夏堰带着杨维思,杨翼以进了殿门,夏堰手里捧着本厚厚的奏疏,一来就言辞激动的道,“圣上,两淮以及长芦几处盐场的盐商悉数罢工了!”

圣上闻言怔住,望着夏堰道:“前儿不是只有两淮罢工吗,今儿连长芦几处也罢工了?”

夏堰颔首,将手里的奏疏递给过去:“他们还联名写了状纸,求圣上过目!”

“翻了天了。”圣上接过状纸在手里翻了翻,越往下看脸色越沉,他砰的一声将东西砸在棋盘上,质问夏堰道,“这事儿还用来问朕,叫两淮盐运使去办,竟然还让盐商写出这种东西来,我大周的朝堂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竟要让他们来明示不成。都是一群废物!”

“圣上息怒。”夏堰看了眼站在一边的宋弈,回道,“此事,按老臣看来盐商也是受害的群体,他们手中压着大量的盐引,有的甚至是数年前的,这么多年他们的盐引都没有兑现,每每去盐场不是没有盐可取,便是有盐却被他人预定……圣上,老臣认为,不是他们逾矩,恐怕是实在被逼的没有办法才冒险一试啊。”

“你是什么意思。”圣上望着夏堰,问道,“是盐场的盐制的不够,还是有人偷官盐私下买卖了?”

夏堰躬身抱拳,回道:“事实未明前,老臣不敢断言,但此事确实蹊跷。”他说着朝身边的其它两位阁老看去一眼,道,“老臣与两位阁老方才议论了良久,他们也觉得此事还有内情,所以这才和老臣一同来求见圣上,请圣上裁夺。”

圣上便朝其他两人看去。

杨维思闻声立刻朝后缩了缩,杨翼看看夏堰,便咳嗽一声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回道:“此事,确实不可小觑,更不能粗暴的予以镇压,应当商议个有效的办法,既能解决盐商拿着盐引却无盐可取的状况,又要让每个盐场将每年的盐给纲商均匀分配,这样才能保证官盐市场能不生乱相,有条不紊。”

“不简单粗暴,他们便听话了?我看是你们太妇人之仁,让盐运使派兵镇压,朕看他们还有几个胆子敢和朕对着干。”圣上眯着眼睛,转目望着夏堰,道,“这事儿就交给杨孝中去办,务必将这件事彻底解决。”

孝中是杨翼的表字。

“圣上。”杨翼听着心里一抖,立刻躬身道,“此事隶属户部,老臣以为应该让户部的人去查,才不算出格。”他左思右想拒绝此事,不等他想完,夏堰就皱着眉头道,“圣上所言甚是,此事应该彻底解决,可若镇压平乱,只是治标不治本,老臣以为派谁去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事该怎么办。”

圣上烦不胜防,喝道:“那你说,到底要怎么办。”

夏堰道:“应该增派巡抚,巡视两淮盐业,拨乱反正,再将太仓之事的源头彻查出来,只有找出源头才能彻底解决此事。”

“我看你就是诚心来气朕的。”圣上怒问道,“你说说,源头是什么!”

夏堰看了眼圣上,回道:“臣不知,可就是因为不知才要查,不但要查,还要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好!”夏堰话落,杨维思以及杨翼立刻跟风道,“微臣也赞同夏阁老所言。”

圣上揉着额头,夏堰是什么人他很清楚,用顽固不化来形容他毫不为过,他摆着手朝宋弈看过来,问道:“九歌,你也听到了吧,你说说看,这事儿该怎么办!”

“臣不了解其中缘由,不敢妄言,不过微臣看,这是既然是扬州盐商起的头,还是应该交由盐运使去办。他们与盐商打交道,定然比我们这些局外之人要更加清楚一些。”宋弈说着一顿,又道,“至于如何做,想必盐运使也有一套对应的手段,定然是比我们还要周到。”

“宋九歌。”夏堰指着宋弈质问道,“这些事就是两淮盐运使管理不善而致,你让他们自己去查自己,实在是笑话!”

宋弈立刻抱拳,笑着道:“下官不过就事论事,若有不妥之处,还望阁老谅解!”

夏堰冷哼了一声,望着圣上还要说话,圣上立刻就摆着手道:“你们先回去,这件事朕再想想,明天一早定给你们一个答复。”

“圣上!”夏堰不死心,圣上立刻朝着他瞪眼,“朕累了,你走不走!”

夏堰叹气,不得不应是,遗憾的带着两位杨阁老出去。

“你方才话没说完?”圣上望着宋弈,宋弈看了眼站在一边侍候的钱宁,回道,“微臣记得,两淮盐运使的秦大人,似乎和严大人是莫逆之交,这事,是不是要问问严大人的意思。”

圣上一愣,想了想道:“你说的也对。”话落,对钱宁道,“让人把怀中找来,朕问问他怎么办。”

钱宁古怪的看了眼宋弈,点头应是,去外头吩咐人去找严怀中。

严安从万寿宫出去径直回到家中,严志纲得了消息迎了过来,奇怪的道:“父亲今日怎么没有在西苑陪圣上?”

“此事稍后再说。”严安和严志纲道,“今天天没亮薛镇扬将薛镇弘送顺天府衙的事你知道了吗。”

严志纲闻言一愣,问道:“薛镇弘不是受伤了吗?他们竟将人送去府衙了?”他眉头紧紧蹙了起来,显然很意外对方的反应如此之快,他若有所思的在椅子上落座,严安沉声道,“他们这是先下手为强!”他们大意了,应该昨天晚上就去西苑将此事禀报给圣上听。

今天薛镇扬这一番行径就不是自首,而是认罪了。

这么说通过薛镇弘入手这个法子行不通?!严志纲有些气急败坏,他负手在房里走了两圈,忽然停下来道:“父亲,宋弈没有把柄,我们就制造把柄便是,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本事。”

“制造把柄?”严安凝眉道,“宋弈必不能留,可只要我们动手,夏堰几人必定会保他,你得想个万全之策,将这些人一网打尽才是。”

严志纲点点头,道:“您放心,儿子的这个办法,步步紧扣,万无一失。”

严安见儿子满面笃定,也就放了心,他端茶慢条斯理的喝着,刚要说话外头的常随便喊道:“老大人,万寿宫的常公公来了。”

他刚回来,这又出了什么事,严安朝严志纲看了一眼,严志纲自动的朝书房后头走去,站在了屏风后头,严安这才应了一声,道:“请常公公进来。”

过了一刻,常公公进了门,笑眯眯的和严安道:“阁老,圣上请您立刻去一趟西苑,有事要和您商量!”

“哦?”严安挑眉,问道,“你可知为了何事?”

常公公就和严安将夏堰几个人方才去宫中说的话为的事细细说给了严安听,严安越听眉头皱的越紧,问道:“彻查两淮盐业?”这倒和他们整顿盐业的想法不谋而合,但是严安知道,他要的整顿和夏堰的彻查却又是背道而驰的两条思路。

“圣上说这事儿要和您商议。”常公公笑眯眯的道,“夏阁老气冲冲的走了。这会儿圣上正等着您去商议呢,到底要怎么办,恐怕还得您拿主意才成。”

严安点点头,道:“你先回去,我稍后便去宫中。”他起身送常公公,常公公应是,“那杂家就先走一步,阁老可不能耽搁太久,若不然杂家也不好交差。”

严安颔首目送常公公而去,他转身回去,严志纲已经从屏风后面出来,见着严安他立刻就道:“父亲,我看您不如顺水推舟,将这事儿交给秦大人,让他派兵悉数将这些盐商抓了,有漕帮的人相助,想必并不难办。”他说着微顿,又道,“这是个契机,我们绝不能错过。”

严安也正有这样的想法,将所有盐商都扣押起来,让他们自己选,往后是老老实实跟着盐运使后头走,还是要自谋出路另生事端,若是不依便借着起事生乱的罪名便收了所有的窝本……

这就好像和小孩子玩过家家,你到我这里来,我便给你颗吃,你若不来不但没有糖,还得将你手里的东西全部没收,让你不得不向我低头服从。

严安再次回了万寿宫,圣上和宋弈依旧在对弈,见严安来了圣上朝他摆了摆手,直到一局定出胜负,圣上才和严安道:“刚才夏阁老送了份状纸来,你也拿去瞧瞧!”严安应是从钱宁手中接过盐商联名写的状纸,翻看了几遍,他蹙眉道,“圣上,老臣认为这些盐商太过嚣张了,实该让盐运使的人派兵彻底镇压,打到他们服软才成。”

严安一开口,说的话和圣上方才说的如出一辙,圣上果然很高兴,点头道:“朕方才也是这样说的,可是夏阁老不同意,说这样治标不治本,可朕问他有什么法子,他又不知道,你说说,他就是诚心来气朕的。”

严安看看宋弈,奇怪宋弈怎么没有帮夏堰,他心头一动问道:“办法老臣一时也想不到。”话一顿,问道,“宋大人向来才思敏捷,不知可有什么有效的法子。”

“朕刚才已经问过了。”圣上笑着道,“九歌的意思,把这事儿交给秦昆,他在盐运使的位置待了五六年了吧,让他去办,要是他办不好,叫他提头来见朕。”

严安本来就是这么打算,让秦昆带着兵和漕帮里应外合,先将扬州的盐商金员外等人全部抓起来……可是宋弈这么一说,他顿时愣住,他什么意思?

严安戒备的看着宋弈,迟疑起来。

“怎么了?”圣上望着严安问道,“难道你还有什么顾虑不成,可是这秦昆有什么问题?”

严安一听立刻否决道:“不是,秦大人恪尽职守从没有问题。”圣上颔首,道,“那就这么办,你替朕拟一份手谕派人速速送去扬州,令秦昆十日内必须把这事儿办妥了,否则他这个两淮盐运使也不要做了!”

严安立刻应是,心里头却七上八下的想不明白宋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心神不宁的在偏殿替圣上拟了手谕,让人送去扬州,八百里加急两日功夫就到了秦昆手中。

秦昆正等着这封手谕,闻言立刻就从巡抚衙门借调了五百兵士直往太仓而去。

隔日陶然之身穿银丝道袍,在殿外例行每日的斋醮,自圣上搬到西苑后,陶然之的斋醮圣上每日清晨必亲自前往……一时间殿前烟雾袅袅,颂吟声宛若蜂蝇之声,不绝于耳。

圣上端肃,虔诚的盘腿坐在蒲团之上,与平日大相径庭。

斋醮结束,陶然之便会例行扶乩今日凶吉,等钱币落地,圣上问道:“如何,是凶是吉?!”

“圣上!”陶然之犹豫的道,“是……凶卦。”

圣上脸色一变走过来,望着钱币问道:“如何说,天师有何指示?”

“此卦象上说‘子启生,异心乱政’”陶然之说完,一脸茫然的望着圣上,圣上也是不解,问道,“怎么会有这种卦象,什么意思。”

陶然之微有思索,沉声道:“圣上可记得商纣子启?”子启乃纣王庶兄,因不满纣王暴政而投靠文王,后建宋国,对与纣王来说,子启便是不忠之人。

圣上当然记得,他只是不明白天师为何突然给他这样的指示,简直有些莫名其妙……他忧心忡忡的道:“你再算一卦,问清楚,天师到底何意。”

“此乃天机。”陶然之轻声道,“贫道以为若是再问天师恐怕也不会再有答案。”

圣上转身,正看见严安大步而来,他招手喊来严安,将陶然之卦象告诉他,问道:“这什么意思,朕和纣王怎么能一样,再说,朕也没有兄长。”

严安若有所思,想了半天忽然出声道:“圣上这卦象莫不是在告诉您,提防姓宋之人?”顿了顿又道,“商亡后,子启建宋国,这卦象会不会是指这件事。”

姓宋?圣上立刻就想到了宋弈,他蹙眉道:“朝中姓宋之人寥寥无几,莫不是暗指九歌?”他摆摆手,否认道,“九歌一无权,二无势的,他如何乱,再说,他对朕忠心耿耿,不可能有异心。”说着,指着陶然之的钱币,道,“定是哪里出了差错,你再算一卦!”

严安上前一步,轻声道:“你可记得宋墉……”不等严安说完,圣上便打断他的话,道,“怀中,你这可不够意思,九歌在我面前可从来没说过你的不是。”说着往外走,边走边道,“这事儿都别提了。扬州可有消息回来,秦昆如何处理的?”

严安露出惭愧之色来,笑着上前道:“老臣也是就事论事,圣上可千万息怒,别伤着身子。”又道,“扬州暂时没有消息回来,不过,太仓县令上了奏疏,说两边僵持难下,大有一触即发的架势,请求朝廷早日做定夺。”

圣上微微颔首:“再下手谕,催促秦昆速速解决此事。”

严安应是,回头朝陶然之看了一眼,今天这一试探,他也明白了宋弈在圣上眼前的重要性,他没有想到,宋弈不过两年前开始在西苑走动,这么短的时间,他就能得圣上如此袒护。

严安眉头微蹙,随着进了殿中,他将太仓县令上的奏疏奉给圣上,圣上随手翻翻,随即咦了一声,指着上头问道:“他是什么意思!”这是一封弹劾宋弈的折子,上头写着保定廖氏的廖彬,乃是兵部给事中廖杰的胞兄,还查到长芦盐商便是受廖彬鼓动罢工。

宋弈和廖杰是同科,两人关系匪浅,并不是秘密。

闵县令还说前年金员外的船沉没,当时在船上的人就有宋夫人身边的家仆,随后宋大人的常随也赶至事发之处,还帮金员外打捞沉船,寻找失事的仆从,事后金员外还曾重金答谢宋大人,至于如何答谢他并未查到,但确有此事,并有金员外家仆作证!

其后闵县令又查得当时那艘沉船里装的,一半是由盐引领取的官盐,而另一半则是来路不明的私盐,所以,闵县令怀疑金员外和廖彬都是受宋弈指使鼓动。

“听说,廖杰打算向薛大人求取薛家的二小姐,若是亲事定下来,廖杰不但是薛致远的乘龙快婿,更是宋大人的连襟。”严安说着有些不安的道,“圣上可还记得薛致远的胞弟,如今正因为偷贩私盐被关在府衙,说不定帮薛镇弘做私盐的正是保定廖氏或者盐商金员外,若真是这样,那太仓的事件就不能小觑,应当加大了力度,好好查一查才是。”

圣上不高兴道:“不过臆想猜测,无凭无据朕不能冤枉他。”

严安便笑着道:“宋大人必经过年轻,即便他没什么心思,可难保不受人操纵,更何况财帛动人心,宋大人成亲的宅子听说还是宋太太的陪嫁呢。”

圣上想想也觉得有道理,便道:“那就查查吧。”他说着微顿,“这件事暂时不要声张,若是叫九歌知道,难免寒他的心。”他如果连宋弈都不能相信,以后还能相信谁,圣上脸色有些不好看。

查查也好,他看中宋弈以后定要重用于他,若能通过此事洗清他的嫌疑,也是好事。

“圣上。”在外头候着的常公公道,“宋大人来了,要不要喧他进来?”

圣上现在没有心情,摆着手道:“就说朕正忙着,让他先回去。”

严安垂着头,眼中划过笑意,一个毛头小子在圣上跟前走动个几年,就以为自己能翻天了不成,再多的信任,也禁不起一件事两件事的挤压,老夫便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宠臣!

他等不得明年的吏部考核,这一网势必要借着太仓的事,将夏堰一党悉数捞出来!

宋弈听完常公公的话,随即笑着道:“那就有劳公公了,下官告辞!”说着,转身要走,忽然又回头望着常公公问道,“方才看到通政司正有人找严阁老,他可在殿中?”

常公公不解的看着宋弈,点了点头。

宋弈道谢,如来时一样信步出了万寿宫,等他到西苑门口时,正碰见赖恩自门外进来,两人互抱了拳见礼,赖恩道,“宋大人怎么走了?圣上今日的斋醮已经结束了吧。”

“已经结束了。赖大人这是受传觐见?”宋弈微微笑着,赖恩闻言就点头道,“是,传的很急,也不知道什么事儿,我先去瞧瞧!”说着朝宋弈抱了抱拳,“改日再寻你吃酒,告辞!”

宋弈眉梢微挑,出了西苑,江淮迎了过来,低声道:“方才方徊来报,说秦昆已带着人往太仓赶,算算时间两日后就能到太仓。”

“让十八待命,在太仓城外将秦昆拦住。”他负手往前走着,心头在想着严安这两日的事情,他顿足问江淮,“严志刚这几天在做什么。”

江淮回道:“没有出门,在家中除了练字就是养花逗狗。”说着一顿,道,“倒是昨晚陶然之去了一趟严府,还是子时时分去的,天亮前才离开,至于说的什么事却不得而知。”

宋弈心头飞快的转了几遍,又转身寻了个太阳能晒得到的地方靠着,心情很好的和黄门聊着天,聊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他将黄门家祖宗三代都打听清楚了,黄门兴致很高的和宋弈说着家里的情况,眼角就余光就看到了赖恩自里头出来,他快速的道:“宋大人,赖大人来了。”

“赖大人。”宋弈朝赖恩摆了摆手,赖恩一怔想到圣上方才的吩咐,戒备的问道,“宋大人怎么未走,可是有什么要事?”

宋弈就百无聊赖的回道:“圣上未传不敢贸贸然进去,只好在这里候着。赖大人步履匆匆,可是受命去办事?”

“是!”宋弈也没有问什么不能说的事情,赖恩便道,“圣上下了旨意,我不好耽搁,就此告辞了。”他说着,就想到了以往和宋弈的交情,回身望着宋弈,好心的提醒道,“宋大人警醒些。”话落大步而去。

宋弈扬起眉梢,面色淡然的目送赖恩走远,又和黄门抱了抱拳朝外走去,低声吩咐江淮道:“赖恩方才去万寿宫,你让方徊去跟着他,不管他做什么都要来和我回禀。”

江淮应是又道:“属下方才得知,东升客栈的那几位家眷,昨晚有人偷偷出了客栈,爷,要不要查一查?”

“出了客栈?”宋弈奇怪道,“现在人回去了?”

江淮点点头,宋弈若有所思。

九月二十六,正是郭府下请帖办赏菊宴的日子,幼清穿了件妃色的妆花缎对襟立领褙子,梳着垂柳髻,发髻上左边别着一只梳篦,右边则是一支银烧蓝镂空纹蝴蝶形华胜,几串流苏轻巧流畅的垂在发髻之上,走动间若水纹般流泻出银光来,既美艳又别致。

她穿好鞋在镜子前照了照,采芩拿着胭脂问道:“要不要再上点口脂?”幼清摆着手,道,“不用了,这样就可以。”话落,回头吩咐周长贵家的,“我们约莫要下午才能回来,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周长贵家的应是。

幼清则带着采芩和绿珠以及周芳几个人上了马车,一路去了隔壁,候了一刻,薛思琴从家里出来,她穿着一身芙蓉色绣忍冬花妆花褙子,外头罩着件银白的绡纱,梳着牡丹髻显得既端庄又清丽,幼清眼前一亮笑望着她问道:“豪哥让春银看顾着?”

“我将赵妈妈请来了。”薛思琴在她对面屈膝坐下,道,“豪哥倒不大粘我,只要身边有人,他就会高兴的很。”

幼清笑着点头给薛思琴倒茶,薛思琴接了茶喝了一口,道:“前几天祖母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她看着三叔带着伤被送去府衙心里肯定是不放心的,不过,好在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可见她心里也是明白的。”

“我知道。”她早就料到了薛老太太会说些刁难的话,若是可以她也不愿意将薛镇弘送去衙门,可是现如今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去衙门待着可比待在家里还要清净安全,这点她相信薛老太太能想得到。

“那就好。”薛思琴道,“我就怕你和宋大人多心,说实话听他说完那些话,我久久都不能平静,晚上回去相公还在说,他和宋大人认识多年,除了比他们出手大方些,身边常带着常随外,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之处。相公是怎么也想不到,宋大人不动神色的,竟然筹谋了这么多事情。”

“我当时知道时也很惊讶。”幼清轻轻笑着,薛思琴却还是忍不住露出紧张的样子,拉着幼清的手道,“想扳倒严怀中,为舅舅平反,这两件事没有一件容易的,你怎么就有胆子动了这个心思呢!”

幼清叹了口气,回道:“父亲受的冤屈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她余生还要留在延绥吃苦,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试一试!”

“这些事你也不和我们说,什么都埋在自己心里。”薛思琴无奈的道,“我们都是一家人,往后再有事记得和我们商量,我们就算没有本事帮你们,可多个人知道也能分担一些压力不是。”

幼清感激的点点头,回道:“我以后有事一定和你商量。”

“这才对。”薛思琴说着,想起郭家的菊花宴来,“郭夫人今儿是不是请了很多人?你说,严府和赵府还有彭府的几位夫人奶奶会不会也过去。”

这个幼清已经私下里打听过了,她回道:“郭夫人是下了帖子的,但是几个府邸的夫人都回了,想必今儿是不会过去。”严夫人去年差点去世,还是封子寒亲自上门医治,现在不知道如何,但肯定是不会出门的。

“不来才好。”薛思琴笑着道,“现在这种局面,我总有种绷着弦,一触即发的感觉,可不到那个撕破脸的时刻,碰见这些人相处起来,难免还是尴尬的。”

两个人说着话,外头已经有人站在窗户边喊道:“是宋太太和祝太太吗,老夫人和夫人刚刚还问起来,二位太太快请进!”

幼清应了一声,随即马车进了郭府的侧门,行了一刻便在垂花门边停了下来,幼清和薛思琴相继下了车,就看到垂花门边,一位瓜子脸长着一对酒窝,穿着湖绿色湖绸褙子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妇正笑盈盈的迎了过来,朝两人行礼:“是宋太太和祝太太吧。”她满脸堆着的笑容,“快请进去坐,这会儿别的夫人都还没到,你们算是来的早的呢。”

幼清和薛思琴还了礼,打量了眼对面的少妇,算着年纪应该就是郭府前年过门的大奶奶了。

她和薛思琴对视一眼,眼中都划过异色,算起来这位郭大奶奶还真和她们有些渊源,因为她娘家姓孙,乃太常寺少卿孙式的嫡长女,也是孙继慎的堂姐。

薛思琴笑着道:“我们不是来的太早,给老夫人,夫人还有大奶奶添麻烦了。”

“哪里。”郭大奶奶笑着道,“要我说这早些来刚刚好,我们一早上将菊花都搬在了院子里,这会儿太阳才起,花瓣上的露珠还未干,正好最好看的时候。”

薛思琴笑着应是,郭大奶奶打量了眼幼清:“祝太太是头一来我们家是吧。”薛思琴微微颔首,郭大奶奶又道,“我就说。上一回是宋太太来的,不过那天赶巧我回娘家了,没有和宋太太见上,回来后听家里的下人说宋太太风姿宛若仙女下凡似的,我听着心里就悔的不得了,想去宋府拜访,又怕太冒失,今儿可真是让我看见真人。”她掩面笑着,“可比他们说的还要好看。还有祝太太也长的这么好看,可见我这些年在京中是白过了日子,竟然连二位都没有结交到,若不然,我们都住在京中,早该认识的才是。”

没有和你认识,和孙继慎认识一番也不算白活了,幼清心中腹诽,面上笑着道:“大奶奶说的我都没脸见人了,我这副样子那当得起您的夸奖。大奶奶才是真的好看,我和姐姐在您身边一比,立刻就掉到尘泥里去了。”

郭大奶奶心头一怔,没想到宋太太小小年纪,倒是很会说话,她即刻笑着道:“我说的可真是实话,这京城见过宋太太的,哪一个不夸您好看的!”话落,又咯咯的笑了起来,“你们可别接着话夸我了,咱们这样夸来夸去,别人不知道的,还当我们是搭台子唱戏的呢。”

幼清眉梢微挑,笑着应是,郭大奶奶又指着时不时擦着裙摆而过的菊花介绍着:“这里摆着的都是常见的几个品种,老夫人不大爱种,还是我们前些日子去丰台现卖回来应景的,珍贵的几个品种这会儿都摆在院子里,一会儿二位太太过去就看得到。”说着,就指着不远处或黄或粉高低起落的摆在架子上的菊花道,“就在那边,两位太太是要先过去瞧瞧,还是先去见老夫人和夫人?”

“先去给老夫人和夫人问安吧,一会儿等客人都到了,我们再随着大家一起来赏花好了。”薛思琴牵着幼清的手跟着郭大奶奶往里头走,幼清回头朝周芳和采芩几个人看了眼,几个丫头便留在了院子里,郭大奶奶就笑着道,“几位姑娘去耳房里头喝喝茶说说话,到我们这里你们也是客,尽管放开了歇着。”

采芩不好意思的笑着,回道:“奴婢们给奶奶添麻烦了。”

郭大奶奶笑着摆手,已经上了台阶。

郭老夫人和郭夫人坐在宴席室里正在说着话,幼清和薛思琴并肩进去行了礼,郭老夫人请她们坐,笑问道:“怎么薛夫人没有和你们一起来?”

“家里有点事。”薛思琴不好意思的道,“娘实在脱不开身,让我们和您赔个礼,说下次亲自接您去家中坐坐。”自前几日薛镇弘被送去衙门后,薛老太太就病倒了,方氏在家里实在是脱不开身。

郭老夫人笑道:“来日方才,也不急这一两天的功夫。”

幼清和薛思琴应是。

------题外话------

唉,抽风的时候伤不起,大哭!快,拿点月票给我擦擦眼泪……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