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一十二章 邵家,灭!

铿锵有力的声音震荡开来,空气都仿佛被震得出现几分波动,话语传入耳膜,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三家皇子惊悚的看着北宫离夜,究竟邵家是做了什么事情,连夙皇都不顾,北宫离夜都要灭掉邵家?

北宫家这些年在天龙国又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能让夙皇轻易扶持两个家族。

要知道,在他们三国,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北宫离夜!”夙皇气炸指着离夜,看到那桀骜不驯的神情,他大步直径走向北宫弑,“北宫家主,你来解释解释!”

北宫弑这些年不曾反对过他,任由他扶持邵家,可今天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夙皇怕是忘了,当年北宫弑全力反对扶持邵家和兰家,他用的是这个北宫家的安危,用北宫离夜来威胁北宫弑,最终让北宫弑才妥协,如今他问这种问题,就有点可笑了。

北宫弑本一开始就不同意,现在邵家对已经欺负到北宫家头上了,北宫弑要是还能忍,那他就不是北宫弑了。

“皇上,夜儿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北宫弑抱了抱拳头,收起蚀骨针。

还问他为什么,当他这些年是死的!如今夜儿已经成长,实力也让他可以稍稍放心,现在他还有个屁可顾虑的!

“朕不准!”夙皇坚持道,便是邵家再没有半点用处,天龙国众所周知,邵家是他扶持的家族,今天要是被北宫离夜就这么灭了,他的脸面何存!

不就成为了天龙国的笑话,堂堂一国之主扶持的家族,北宫家说灭就灭,皇威何在!

“皇上,这不是你准不准。”天籁之声袅袅响起,清冷淡漠,不然一丝凡尘,与万物疏远保持距离,然而磅礴凌厉,仿佛山岳压顶的气势,却让人无法忽视,更不敢抬头直视。

三国皇子和少主,听到声音,目光再也无法从白衣男人身上移开,天人之貌,仙人之姿,王者之势,任何一样,都是那么的完美,即便站在这废墟中,他也是这世上最美的风景。

“国师!”夙皇怔住了,他都被北宫离夜气昏头了,连国师在这都没看到。

国师刚才说什么!?夙皇一个激灵,双眼睁大,诧异看着纳兰清羽,怎么连国师都说这样的话?

“国师,北宫家……”

“那又如何?”纳兰清羽清冷问道,神情是那般的理直气壮,仿佛这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夙皇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那又如何,国师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这么做不就是在帮北宫家,还有,他怎么会在这里?

“国师,为何到此?”夙皇眯起眼睛,北宫家能如此猖狂,是因为纳兰清羽么?

纳兰清羽冷清扫视了一眼夙皇,波澜不惊眸子,仿佛这世间再无一物能落入他的眼眸。

离夜双手抱臂,戏谑看着纳兰清羽,她也好奇他会怎么回答。

“围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清冷两个字传出。

云清风淡的两个字,让在场所有人都差点栽跟头,额角黑线不停抽动。

围观,不就是绕着弯子说是在看戏,看北宫家如何灭到邵家,眼睁睁“围观”一个家族灭掉,这个人还能如此理直气壮。

天龙国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个凌厉霸气的国师了,连夙皇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三国皇子少主唏嘘不已,这个男人雄厚的气势,他们只感觉头皮发麻,寒意笼罩,立刻根本无法探究,难怪夙皇对北宫家如此态度,原来是有了这么一个国师。

可貌似这个国师,也不卖夙皇的帐,眼睁睁看着一个家族被灭,还能面不改色,让他们如何相信,这样的人会是好人?

北宫弑无语看向纳兰清羽,虽然他刚来就看到纳兰清羽和他们家夜儿站在一边,可他是不会相信,纳兰清羽只是来围观那么简单,可……这气质,这面不改的情绪,只怕没有几个人不会相信他的话。

离夜扭头看向呆滞的夙琉展,唇瓣微微上扬,夙琉展要是知道,他派出去的人,全部已经死了,会有什么表情。

红莲在离夜身体里大骂无耻,和离夜一样无耻!居然可以这么脸不红气不喘,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简单说了一句围观,偏偏还没有人能反驳!

趴在地上的邵延喷出一口老血,无力伸出手指指着纳兰清羽。

他说围观!围观!有他纳兰清羽这么围观的吗?

不但救了北宫离夜,连他真正的实力都不在隐藏,天青之力,神化神人!

邵延挣扎着,想要把真相说出来,然而他张了张嘴,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舌头酥软无力,动弹不得。

不,他要告诉皇上,告诉皇上是纳兰清羽帮着北宫家,是传说中的神化神人!

“国师,你如此纵容北宫家,是否有些不妥。”夙皇稍稍气愤,纳兰清羽是他请来的国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天龙国丞相的家被灭,只是保持围观。

纳兰清羽扬眉轻佻,双手张开,冷清冷性问道:“何处不妥?”

简单的四个字,夙皇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他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再和纳兰清羽多说。

围观就围观吧,围观总比动手来的好!

满是威严的目光看向离夜,离夜嘴角露出讥讽笑意,奈何不了也有,奈何不了纳兰清羽,夙皇又把目标放到她身上来了。

“皇上,我北宫离夜今天把话放在这里,邵延,小爷一定会杀!你阻止不了!”不等夙皇开口,离夜已经先出声,这句话她说过很多次了,不想再重复下去。

“朕倒要看看,有朕在,今天你如何能杀邵延!”夙皇被离夜一而再挑衅威严,也彻底火了。

他这个夙皇是白当的不成,北宫离夜说要灭谁,就要灭谁,有问过他同意了吗?

邵延趴在地上阵阵狂喜,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夙皇是不会让他死的,哪怕邵家对皇族没有半点用处,夙皇也不会让他死!

北宫离夜,他说过,夙皇不会让他死,夙皇一来,他们北宫家想要杀他,连门都没有,就算是北宫弑也不能违背夙皇的命令,更何况是你北宫离夜,北宫家未来的继承人罢了。

邵延趴在地上,全身心的放松,夙皇已经说了这种话,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今天,阎王也不收他。

狂喜中的邵延不知道,阎王不收他,可北宫离夜要的他的命,阎王也没丁点办法,北宫离夜比起阎王,可怕百倍!

离夜没有出声回答,只是露出一抹冷笑,湛蓝色光束一闪而过,落到离夜手上,吾邪剑稳稳落在离夜手上,杀气渗透而出。

浓郁的杀气散发开来,众人脸色微变,阵阵不适。

“剑技——流星冰刃!杀!”

流星冰刃!杀!杀!杀!

冷酷的声音,如万里冰川,让人不寒而栗,阵阵发寒,整个人就像是追入冰川之中,无法自拔。

寒风阵阵,湛蓝色长剑宛若一把透明的冰刃,速度快如闪电!

行动已经最好的说明,北宫离夜敢!便是夙皇不准,她要杀的人,必定只有死!

夙皇又如何,邵延的命,她要了!

夙皇心里翻滚着滔天怒火,手指着离夜,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能说什么,还可以说什么!

邵延身体顿时僵住,冰冷令人寒颤不已的气息直逼他而来,他猛地抬头,就看到湛蓝色的寒冰长剑从对面飞来。

不!北宫离夜,北宫离夜不可能敢杀他!

看到离夜的举动,三国皇子少主纷纷睁大双眼,一颗心都变得紧张起来。

老天,北宫离夜这是在和夙皇对着干啊!这轻狂嚣张,他还真敢!

龙子筠吞了吞口水,看着冷酷寒霜的离夜,稍稍收紧双臂。

夙琉展目光惊悚,看着北宫离夜,心里阵阵寒颤,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如此的北宫离夜,他竟然会感觉阵阵后怕。

他无法想象北宫离夜要是知道,他也参与了整件事情,会有什么下场,下场会不会比邵延更凄惨!

想到这里,夙琉展心里庆幸着,北宫离夜不知道,否则,他怎么会只对邵延出手。

夙凌云目光稍稍看了一眼夙琉展,再看看离夜,说不震撼,那绝对是假的。

这个霸道无比,轻狂不羁的少年,就是不久前,人人口中的废物,但是在帝都,废物两个字早就不见踪影,现在是人说起北宫离夜,只会来一句小祖宗。

看到如此的北宫离夜,也不难知道,哪些人为什么会那么叫北宫离夜。

这可不就是个小祖宗!连皇帝都敢忤逆的小祖宗!

北宫离夜!”夙皇大声呵斥道,看着飞向邵延的吾邪,他没有丁点办法,北宫离夜根本不听的他的话,离夜要做的事情,也不是他一声呵斥,就能阻止的。

离夜嘴角勾起嗜血弧度,目光注视着夙皇,手掌翻滚,绿褐色的灵力炸开,推动吾邪。

刀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吾邪插在了邵延的胸前,他双眼睁大,瞳孔缩紧,嘴巴微张,缠头伸出手指着离夜。

“你……你……”

夙皇的命令,三国皇子少主面前,北宫离夜怎么还可以,他怎么可以!

三国皇子少主呆呆愣在当场,看着血流不止的邵延,狠狠打了冷颤。

事实说明,北宫离夜不但敢,而且的确杀了邵延,夙皇的话根本半点用处都没有。

霸气,真的是太霸气了!

“北宫离夜,你放肆!朕的旨意胆敢违抗!”他说不要杀了邵延,不杀邵延,北宫离夜没有听清楚吗?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面对夙皇的怒火,她耸耸肩,“皇上,你这说的是我抗旨不尊吗?那我北宫离夜让太天作证的事情,难道就能随意违背,皇上可别忘了,天即是神!”

天即是神,她当然不信这些,她不信,可夙皇相信,夙皇信就够了。

铿锵有力的字眼敲打进所有人心里,天即是神!谁敢在神面前违背誓言?

三国来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来还有他们不知道的内幕,可是,北宫离夜,真的是相信神明的人吗?怎么看怎么不像。

北宫弑忍住笑意,面无表情站在原地,心里早就在点头应和。

没错没错,天即是神,便是夙皇也不能违背神!

“那你也不能杀邵延,你已经灭了邵家!”夙皇听到“神”这个字,怒火明显消散了不少,却还不忘邵延死的这件事。

北宫离夜那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天地为证,必当灭了邵家,他当时没来得及阻止,想想北宫离夜可能只是说说,可现在看来,这算什么只是说说,北宫离夜还有什么不敢!

要灭邵家,他就不能缓换个时间,当着他的面杀人,还是在三国皇子少主面前就如此,这让他以后如何在三国皇帝面前立足!

邵延比试当天若真做了什么,他会处置,用不着他北宫离夜动手!

“所谓的灭,那就是一个不留,邵家人死了,邵延还在,邵家又怎么算灭?”北宫弑中气十足道,他娘的夙皇,你吓谁呢!

老子孙女就是杀了邵延,人已经死了,你敢动老子孙女,老子跟你没完!

夙皇阵阵晕眩,北宫家处罚不得,处罚北宫离夜更是不可能,北宫弑的脾气,他怕是动北宫离夜一根头发丝,北宫弑都会跳起来,可谁顾全了他的脸面!

他已经下不来台,是谁告诉他邵家的事情的!

夙皇目光看向站在身边的夙琉展和夙凌云,今天不是北宫离夜和东方红袖比试,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双方僵持不下,气氛异常沉重,所有人静静在站在原地,谁也没有先动,仿佛只要微微一动,就会牵动一切,到时候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邵家已经灭了,邵延也死了,已经是这种局面了,除非夙皇真的愿意和北宫家撕破脸。

然而,今天只要他和北宫家撕破脸,北宫家不再是皇权依赖的家族,那皇权就会岌岌可危!

“父皇,邵家主想要趁着北宫少主和东方小姐比试的空荡,偷袭北宫家,儿臣这里有证据。”一直沉默不语的夙琉展,终于开口。

邵延已经死了,他不能让邵延连累到他这边,幸好他的人没有出手,否则今天这一切都完了。

夙琉展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派去的人,不是没有出手,是还没出手,就已经不能出手了。

沉重的气氛被夙琉展打破,夙皇难看的脸色,才稍稍有了缓和,随即脸上再次扬起怒火,怒瞪向夙琉展。

“展儿,你可知此话的严重性!”夙皇语气明显缓和了不少,夙琉展的话,无非给了他一个最好的台阶,邵延已死,以后皇族能依赖的,又只有北宫家,难道今天要和北宫弑撕破脸。

当然不行,其它三国的人在这里,他不能这样做。

想到这里,夙皇不禁又是阵阵懊恼,懊恼自己为什么邀请三国的人来,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儿臣有证据,不过还需要点时间才能成为铁证!”夙琉展坚定道,既然邵延死了,北宫离夜不知道他也有动手的份,只能把邵家推出去,抱拳他自己才是!

离夜似笑非笑看着夙琉展,对于他突然拿出证据,半点都没感觉到惊讶。

丢卒保车,恒古不变的道理,夙琉展这是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吗?

证据还没有成为铁证,既能推掉责任,又能再夙皇面前立功,夙琉展这招够狠。

夙皇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一点,大袖一挥,“明天把证据呈上来,朕倒要看看邵家是不是真有如此大胆!”

偷袭北宫家,邵家便是皇权扶持的家族,也会是重罪,离夜就算是要灭掉邵延,有这个证据在,也能堵住悠悠众口。

不过离夜从没想过要堵住谁的口,天下有那么多张嘴,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说法,整天想着堵住别人的嘴有什么用,但是夙琉展为了保全自己,却不惜搭上邵家。

“是!”夙琉展立刻应道。

夙皇冷冷扫视了一眼离夜,目光阴冷道:“这件事情,等朕查明以后,不管是谁,必定治罪!”

大袖一挥,夙皇扬长而去,熊熊怒火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纳兰清羽始终站在一旁,淡然的“围观”,仿佛自己就是个局外人。

离夜看着夙皇匆匆离去的背影,冷冷收回目光,看向夙琉展,夙琉展也正看着她,四目相视,只有冰冷寒霜。

“北宫少主,本王一定尽心尽力。”夙琉展淡淡笑道,温文如玉,翩翩公子模样。

离夜注视着夙琉展,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她倒要看看这夙琉展的假面具还能戴到什么时候。

夙琉展被离夜注视着,本来镇定自若的他,被那双明亮双眸盯着,神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被离夜看久了,夙琉展心里微微轻颤,为什么他总觉得北宫离夜知道一切,连他的事情也知道,不,以北宫离夜的性格,要是知道了什么,怎么还会这么平静。

“北宫少主,本王说错了什么吗?”夙琉展扯动嘴角,淡淡问道。

离夜漠然收回目光,皮笑肉不笑轻呵一声,“没有,只是想起了到我北宫家的贵客,现在有没有被好好招待。”

清冷的声音,特意把“贵客”加重语气,听到“贵客”两个字,夙琉展上半身明显有几分僵硬。

贵客?六人一阵疑惑,现在这个时候,北宫离夜还管什么贵客?

“既然是贵客,少主可要好好招待,本王还有事,先告辞。”夙琉展脸色阴沉,转身离去,心里一阵担忧。

武蝉,是武蝉被北宫离夜发现了吗?

夙凌云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看着夙琉展的背影,他从不觉得这个大皇兄简单,虽然说大皇兄从不和自己争,什么事情,也让给他做,但是他就是觉得大皇兄是故意这么做的。

“告辞。”夙凌云抱了抱拳,转身离去。

夙琉展和夙凌云都离开了,离夜看向三国皇子少主,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怎么,几位还要和国师大人一起‘围观’吗?”他们已经看的够多了,还要继续留下来?

几人迅速摇头,一起抱拳,“告辞!”

南门紫竹拉着凌剑锋,几乎是撒腿就跑,阵阵冷汗。

老天,她当初是怎么有勇气,去偷袭北宫离夜的,现在就算再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了。

东方红袖看了一眼离夜,眼中的不甘,心里的不服,彻底烟消云散。

如此的北宫家,难怪能成为四家之首,她现在没有半点不服和不甘心,不用再和北宫离夜打了,她已经输了。

东方白衣看着东方红袖帆转身离开,笑呵呵走到离夜面前,双手,“北宫少主,在下和舍妹就要回地麟国了,希望北宫少主也能到地麟国做客,东方家欢迎之至,必定会以……”

离夜额上的黑线越来越多,她肯定不去地麟国,也不会去东方家族!

龙子筠急忙拉过东方白衣,阻止他再继续说下去,凑到离夜面前嘿嘿笑道:“北宫少主,你千万别理太傅,别理太傅,你要是来,直接到皇宫找我就行了。”

说完,龙子筠拉着东方白衣就走,让太傅再说下去,离夜肯定不会去地麟国的!

离夜满头黑线目送龙子筠和东方白衣离开,她是一定不会去的!

“暗一,回去了!”北宫弑大袖一挥,双手负在身后,乐呵呵走出邵家,走过纳兰清羽身边之际,眼角余光扫视了一眼,精明的眸中闪过一丝深邃的情绪。

“是!”暗卫集体应道,跟着北宫弑离开。

心里的振奋,久久不能散去,他们北宫家终于扬眉吐气了一会!邵家,皇权,他们北宫家都不怕!

罗刹迟疑了一下,看到离夜身边的男人,强悍的压迫,笼罩着他,他脸色一白,缓步走到离夜身边,“主子,罗刹先回去了。”

“嗯。”离夜点点头,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自当回去。

罗刹快速离去,迫不及待想逃离那凌厉霸道的气势。

所有人离开,离夜走到邵延面前,拔出他胸前的吾邪剑,鲜血飞溅!

“所有人都走了,夜儿,我们也走吧。”纳兰清羽走到离夜身边,双手负在身后,低哑的声音不再冷清漠然。

离夜挑挑眉头,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中,笑道:“不急,还有事情要做。”

事情还不算完,夙琉展送给她那么一份大礼,她总得去看看,不然也对不起他的用心良苦。

“他们都已经死了。”纳兰清羽冷清说道,云清风淡的语气,仿佛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走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离夜目光凌厉看向不远处,扬起一抹冷笑。

纳兰清羽目光稍侧,手掌翻滚,天青之力如同闪电一般,往不远处的柱子后面飞去。

仓皇的身影从暗处跌到地上,邵娇娇一身狼狈,怀里抱着邵连文,她身上除了几分狼狈,没有半点伤口,反倒是邵连文身上,血迹斑斑,伤痕累累,明显就是被邵娇娇拿来做了肉盾。

“邵娇娇。”离夜迈步走去,站在邵娇娇面前。

谁说邵家灭了,这不还有一个,有这么一个就不算灭,所以,她只能是死。

“国师大人,我不想死,我不想死。”邵娇娇贪婪的看着纳兰清羽,她何时这么近看过纳兰清羽。

离夜顺着邵娇娇的目光看去,眉头微皱,随手一挥,绿褐色灵力席卷起她的身体,邵娇娇整个人狠狠坠落在地上。

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邵娇娇口吐鲜血,目光惊悚畏惧。

“他是你能看吗?”霸道轻狂的语气传出,离夜冷声一哼,某国师招惹的桃花倒是不少!

纳兰清羽低声轻笑,夜儿应该多霸道霸道,他喜欢她这样。

“笑什么,你自己招惹的桃花,自己解决!”离夜瞪了纳兰清羽一眼,他还好意思笑,也不知道这是谁的桃花。

纳兰清羽拉过离夜,转身往邵家大门外走去,躺在不远处的邵娇娇一阵欣喜,然而再次响起的声音,却让她整个人冰寒无比。

“这样的蝼蚁,何必要弄脏夜儿的手。”

离夜看了看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扬起笑容,握住拉着她的大手,十指相扣。

两人并肩走出邵家,几道白色身影从天而降,几人的降临,如山岳压制,震的邵娇娇七孔流血,痛苦不已。

“杀!”为首的人冷冷一声呵斥。

“是!”

几道身影从空中飞身而去,速度飞快,一道青光从天而落,砸在邵娇娇身上!

邵家,灭!

走出邵家,纳兰清羽搂过离夜,两道身影飞快走在空中,往北宫家的方向走去,他们经过北宫家去没有停下,直接越过。

在北宫家百米之外,是一片幽静,这里是北宫家的范围,一般没有人敢靠近,而离北宫家比较偏远,北宫家的人也很少来这里,这个地方几乎是荒废的。

在草坪山谷中,早已经恢复如初,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若不是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常人肯定看不出这里曾经死过人,还死过很多人。

离夜蹲下身体,手指拨动嫩草,斑斑血迹洒落,她眼中闪过一道杀意。

“多少个人?”夙琉展敢出手,必定是百分百的把握。

“一个宗师,两百先天天阶,其余的天阶以下,共五百人。”区区五百人,妄想吞噬整个北宫家,夙琉展是不是太过自信了。

离夜一阵冷笑,站起身,双手抱臂,“夙琉展还挺下血本的,那个宗师应该是日月殿的人吧?夙皇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勾结日月殿,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说不定,他知道夙琉展勾结日月殿,是为了对付北宫家,会当做不知道。”

“日月殿怎样?”纳兰清羽不屑轻哼,日月殿他迟早会灭!

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那嚣张霸道的语气,她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不怎么样。”至少现在的日月殿还是能对北宫家造成很大影响,当然,她也不会原地不前。

“夜儿,你要小心日月殿,他们不只是你看到的那样,”纳兰清羽严肃道,若非如此,日月殿怎么能存活至今。

离夜注视着纳兰清羽,眼中闪烁着璀璨光芒,她撩起纳兰清羽肩上一缕发丝。

“我知道。”他的事,她相信,他会告诉自己。

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双臂拥紧,目光深邃,充满磁性声音传出,“夜儿,我的事情,找合适的时机,我定会告诉你。”

“好!”离夜立刻回答,想都没有多想。

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听到她的回答,目光紧盯着离夜,最后停留在那玫瑰红唇之上,神情变得深邃。

离夜脸色微变,正要推开后退,然而纳兰清羽的动作更快,双臂拥紧,将离夜圈在怀中。

“你……唔。”

离夜想再说什么,红唇已然被封住,刹那间,天地骤然失色!

纠缠的身影,紧紧相拥,难分你我,在山水之间,形成一道最美的风景。

只可惜,这道绝美的风景没人观看,也无人敢看!

气息变得急促,身体也开始发热,离夜顿时清醒,睁开双眼,上半身微侧,双手握住纳兰清羽的看似纤细,却粗犷有力的手臂,反手一甩。

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白色身影完美从空中划过弧度,嘴角含着笑容,舔了舔唇瓣,反手抓过离夜,将她紧紧圈在怀中。

离夜后背贴在纳兰清羽胸前,身体被紧紧圈住,她最后放弃了挣脱。

“夜儿,换做其他人,现在已经是残废了。”纳兰清羽凑到离夜耳边,轻声低喃,湿热的气息扑打在离夜那弹指可破的脸上。

“你不是其他人。”纳兰清羽怎么可能是常人。

“没错,我是夜儿的夫君,所以只有我才可以这么做。”纳兰清羽霸道宣示着。

离夜无害的笑容,转身看向纳兰清羽,笑靥如花,惹人痴迷,红唇轻启,带着声声蛊惑,便是纳兰清羽,在心爱人的面前,怕也只能是痴迷。

“纳兰清羽,我不介意你这么做,但是……”离夜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双手拱起,借力打力,反手把纳兰清羽甩在地上。

“砰!”纳兰清羽面不改色看着压在身上的人儿,“夜儿,你这是谋杀亲夫。”

纳兰清羽含笑看着离夜,

离夜俯身单手压在纳兰清羽肩上,一手扣住他的手臂,“小爷不想在刚死过人的地方做这种事!”

“不然,我们换个地方!”

离夜满头黑线,迅速起身离去,为什么总是有人能保持仙姿飘飘,然后厚颜无耻!?

纳兰清羽慢慢起身,看了看身上,眉头皱了皱,直接将外袍脱去,随手扔掉,大步跟上离夜的步伐,将她搂在怀中,两道身影瞬间走出百米之外。

雅王府内,夙琉展坐立不安,看着坐上一堆堆的证据,脑中回想起临走时北宫离夜脸上的笑容,他就会感觉到莫名的不安。

那种目光好像就是在说,不管他做什么,北宫离夜已经知道了全部,包括他和邵延联手的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北宫离夜知道,却没对他动手,这不应该,除非北宫离夜有更大举动!

“来人!”夙琉展心烦气躁呵斥道,和平时那个温润儒雅的雅王,有着天壤之别。

暗影迅速从窗口跃进,单膝跪在夙琉展面前,“王爷!”

“今天出去的人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夙琉展气愤道,既然对付不来了北宫家,留在那还有什么意义,邵家被灭,北宫家如今回到了十年前,一家独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