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09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你带他走。”

凤长悦抬头看见卡西尔,便直接示意他。

卡西尔一愣,等看到凤长悦的眼神,才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了!

她居然看出来了!

要知道,轩辕夜在来的时候,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想尽了办法让一切都看起来正常,原本这几天,凤长悦和他一直呆在一起,面色无异,他还以为她一直没有看出来!

却不想,她竟然真的知道了…

卡西尔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愣了愣,才连忙点头:“好!”

他扭头看去,却见轩辕夜仍然昏迷,没有醒来的迹象。

“我已经用丹药让他安眠,等你们回去,或许他才会醒来。”

凤长悦淡淡道。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凤长悦知道了轩辕夜的秘密,他就莫名的觉得有些心虚,她说什么他都不敢反驳,只得呆呆的答应。

等点了头他才恍然意识到刚刚凤长悦说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是吧!凤长悦居然对轩辕夜下手了!哦不,应该说她居然用这些手段来对他!要是等他醒来,知道事情的始末,不会怪罪凤长悦,可是他却是不一定啊!

他到时候岂不是再次成为泄愤的对象?

这多冤啊!

可是想要反驳,看到凤长悦沉静的眼神,又什么都不敢说了。

好像……是有些心虚啊…

想了又想,轩辕夜现在这情况,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而且看样子,如果不立刻行动,只怕真是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还是先按着凤长悦说的去作吧!

这样一想,卡西尔顿时一咬牙,朝着轩辕夜飞快而去。

等走进了些,他才看到轩辕夜身上的那些伤口,顿时眸色一变,再度不受控制的抬头看向凤长悦。

这样的伤势情况,也怪不得她会猜到了…

任何人都不会在受伤之后不流一滴血,而轩辕夜此时的情况,看起来更加诡异,那些伤口,竟然像是黑洞一般,望不到尽头。看着让人格外的心惊胆战。

这样的情形,可见他之前遭遇了什么样的危机了。

怪不得居然让凤长悦发现了。

卡西尔看着凤长悦淡定沉凝的神色,心里却是莫名的一酸。

总觉得凤长悦这样子,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可是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很是微妙,好像是从身体里面渗透出来的,若不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怕他根本不会想到此时的凤长悦到底面对着什么,又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

而她居然还能这样看似云淡风轻。

只是那眼神,却是让卡西尔不敢去看。

那里面,实在是…充斥了让人难以想象的疯狂。

似乎有什么东西,几乎要疯狂的挣扎而出。

“我知道了。“

卡西尔说着,便架起了轩辕夜的身子,深深的看了凤长悦一眼。

“虽然这对你不公平,但是…我的确希望,你不要再让他这样。“

卡西尔想了很久,终于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你不知道,他到底为你,做了多少事情。这里面的困难,是你想象不到的。而你现在所看到的,或许,只算是冰山一角。”

卡西尔轻叹:“我也希望,你能够早日进入那个地方,站在他身边——他等待的,实在是太辛苦了。“

蒂亚闻言,虽然不知道怎么不过是片刻的时间,事情就忽然变成了这样子,凤长悦忽然说要离开,而且要将轩辕夜送走,还是让卡西尔带走。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怎么卡西尔忽然就这样批评起长悦来了?!

蒂亚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卡西尔的那几句话,她却是听到清清楚楚。哪里还有听不出这是在针对凤长悦?

她当即向前走了一步,挑眉道:“你说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长悦拖了他的后腿吗?还是你在说,长悦配不上他?”

卡西尔闻言,就知道蒂亚这是想歪了,但是此时解释也没有用,何况很多事情,还是不让她知道为好,便不去看她,也不理会。

蒂亚看着更加生气,这娘娘腔虽然平时很是容易让她看不惯,但是却从来没有这一次一样,让她这样生气!

他从来没有不回答她的话!而现在,不仅对长悦这样不客气,而且对她也这样!

她心里忽然就像是生起了一簇火苗,熊熊燃烧,让她的脸颊都通红——

“你没听到我说话吗!?喂!你为什么不说话!“

卡西尔忽然看了她一眼,总是带着盈盈笑意的脸上,此时竟是消退了笑容,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在不笑起来的时候,也仿佛带着严肃冷静的光,让她不自觉的心里一颤,似乎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卡西尔淡淡道。

这样坦诚,竟是让原本积攒了好多怒火,甚至都已经想好了怎么回击的蒂亚顿时愣住。

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但是这种情况正是一瞬,下一刻,蒂亚就不可置信道:“你没搞错吧?是他一直跟着长悦的不是吗!?是他坚持要这样做的!长悦何曾提过任何要求?再说了,你怎么知道长悦就无忧无虑了!你只知道他辛苦,你怎么不问问长悦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凤长悦蹙了蹙眉,示意蒂亚不要继续,蒂亚却是并不听劝,眼神上下打量卡西尔,而后冷笑:”哼,我想,这些你也什么都不知道吧!长悦炼丹不过才两年时间,却是已经成为了六品炼药师,这一次为了救他,甚至尝试炼制七品丹药!而且是在刚刚进行过一场大战的情况下!你知不知道她这是在拼命!?“

“她天赋是很好,可是你以为天赋好就什么都顺理成章了吗?没有一次次生死较量,没有一次次的痛苦折磨,你以为谁都可以在两年时间,从一个废柴变成了灵宗吗!?”

“哼,像你这样的人当然不会懂。我知道你们身世显赫,天赋,实力,资源,哪一样不是比我们强上百倍?可是,你敢说,如果失去了你的身份,你还是今天的你吗?你还能这样高高在上的说话,评判别人吗?“

‘你敢吗?!“

蒂亚的质问,像是利剑一样,狠狠刺在卡西尔心上的某个角落。

他甚至听到自己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不得不说,蒂亚的话,终究还是说到了他心里的。

他看着蒂亚眼神之中明明白白的鄙夷,努力压下心头的烦躁:“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他们两个人再这样辛苦…“”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又关你什么事!“

“好了。“

凤长悦眉间微蹙,看了蒂亚一眼,蒂亚当即心神一颤,就收回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愤愤转头。

凤长悦又看向卡西尔:“他的伤势拖不起,你还是快些行动吧。“

卡西尔停顿片刻,终于点头:“你放心,我一定安全将他带回去。“

说完,他右手一划,竟是忽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缝!

两人的身影,竟是瞬间变得虚幻了一些!

“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更加不会让他久等!“

卡西尔最后的话有些模糊,却还是听得真切。

两人的身影,竟是真的逐渐消失在眼前。

连传送阵都不需要,竟然能这样简单直接的离开。

便是五长老,也是忍不住心中暗叹:果真不愧是那些地方的人啊……这样的实力,说那些话,其实也不无不可。

蒂亚瞪着眼睛看着,直到人消失了,才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有什么可拽的!“

声音却是比之前小了许多。

凤长悦深深的看了一眼两人离开的位置,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不再回头。

蒂亚见此,连忙跟上,紧张的看着她,眼神扫来扫去,唯恐她身体太过虚弱就直接倒下去。

她之前一直以为,凤长悦是最强的,什么困难都难不倒她,但是经历了这一次的事情她才忽然意识到:凤长悦也是一个普通人啊!

她也会疼,也会害怕,也会有无法应付的情况,甚至,也会那般虚弱的忽然倒下。

她虽然天赋绝佳,实力超强,可是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不是吗?

蒂亚心里暗暗后悔自己居然一直只顾着崇拜她,却是忽略了这些很本质的问题,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愧疚。

此时看着凤长悦,她面色极为苍白,唇上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都显得憔悴不堪,唯有那双眼眸,幽黑如同深海,冥冥冷冷,让人看着,便决出十分的执拗和冷然。

这样的凤长悦,让蒂亚莫名的感觉到一股不妙。

“长悦,你到底要去哪里?“

……

凤长悦原本打算尽快出发,但是却还是被一些事情绊住了脚。

看着坐在大厅里面悠闲自在的仿佛自己家的年轻男人,凤长悦眸色微微一沉。

虽然前几天下了大雪,但是因为神火的缘故,伽陵学院之内的温度并不冷,尤其现在在屋子里面,更加算是温暖。

可是这个男人,居然依然穿着一身银白色的狐裘,将全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甚至头上还带着帷帽没有摘下,静静的坐在那里,仿佛置身雪地之中。

这个男人不简单。

凤长悦心中迅速的闪过这个念头。

仅仅是坐在那里,浑身上下就透露出无法掩饰的尊贵之意,虽然穿着不是很合适,可是在他身上,却似乎没有所谓的“不合适”,他一举一动,浑身上下,似乎都自然天成,让人看了不会不舒服,反而还会觉得再恰当不过。

可是这之中,又隐约透出一股隐隐的距离感,让人不敢高攀。

整个大厅之中,也有几个等待的人,此时却是都安安静静,似乎生怕打扰了什么一样。

而在凤长悦走进大厅的时候,那个男人就好像觉察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茶杯,扭头看过来。

这真是一张人神共愤的俊雅容颜。

虽然,那张脸还隐藏在兜帽之下,光影绰绰,凤长悦看的并不清晰,可是这一眼,却是立刻让她心里生出了这种感觉。

这样的气度,只怕全天下也找不出几个人来媲美。

他的眼神很淡,只是这样一瞥,就好像一缕风吹过,让人心中生起涟漪。

他的脸色略显苍白,可是却并不显得病态,反而多了一丝不可描述的美感。

似乎这样的人,天生就是让人仰望的,甚至,连嫉妒都不行。

因为那份干净的俊雅,着实让人感觉无害。

仅仅是这份容貌气度,的确是当得起“温润如玉”。

可是凤长悦当然不会以为这人只是想要上门喝口茶的无辜公子。

“你来了。”

那男人宛然一笑,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举起手中的茶杯,冲着凤长悦道了一声。

这样子,倒像是在自己地盘招待客人。

凤长悦似乎对他这自来熟的样子视而不见:“久等了。”

说着,凤长悦便也在主位坐下,对他手上的茶视而不见。

袅袅升腾的雾气将那男人的脸容遮住,看不清晰,却隐约听到一声轻笑。

“看来传闻果真不可信,那些人都说你性格凶悍,而今看来,到不是这样呢。”

凤长悦淡淡看了他一眼。

“阁下好像不需要从别人口中了解我。那一天,你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吧?”

雪栖顿时被噎住,想不到那天那样的情况下,这少女居然也还能注意到他的存在。

“看来,你的实力也还超出预料。我那天躲得那么远,你居然都还看的见啊。”雪栖轻轻抿了一口茶,似有若无的笑着。

凤长悦视线划过他格外纤长消瘦的手指,似乎也笑了。

“自然。我对那些觊觎的目光,向来敏感。”

雪栖这下,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茶。

他怕再继续说下去,这茶迟早要给他喷出来。

那可就不太好看了。

他终于完全看向凤长悦,上下打量了她一圈,清淡的眼底,终于浮现淡淡莫名之色。

“我来这里,不过是想要一样东西。”

凤长悦直直的看向他。

“那东西我不会给你。“

雪栖的眸色微微一寒,却听凤长悦继续道:“不过,既然是铃音长老让你来的,那么,再怎么说,也是要给个交代的。“

她的目光从雪栖的身上逐渐扫过,像是刀锋一般,将他的一切虚伪面具都剖开了来。

这样的眼神让雪栖有些不适应,微微眯了眯眼,却没有动。

片刻,凤长悦才道:“不过,我可以治好你的伤。“

雪栖豁然挑开眼帘看向她,目光隐隐灼灼。

“只是,在这之前,你要先和我到一个地方。“

“这就是,你说的必须要来的地方?“

看着眼前茂密的森林,雪栖隐藏在兜帽下的容颜上,浮现几分莫名。

凤长悦点点头:“怎么,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雪栖不语。

这地方,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地界。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奇怪。

这里可是落日之森,三大帝国的交界处,也是三不管地带,平素那些生死逃亡而出的人,往往都会选择进入这里,拼的最后一条路。

如果可以在这里面生存下来,自然是相当于捡回了一条性命,而如果没有那个实力,死在这里,其实也算是死得其所,没有遗憾了。

里面的混乱,他也知晓一二。

只是没想到,凤长悦坚持要来的地方,竟然是这里。

正想着,身边冷风一闪,凤长悦的身形就消失在眼前,朝着里面飞去。

雪栖皱了皱眉,怎么感觉凤长悦有些熟悉的样子?

他倒不是害怕进去,只是他生性不怎么容易相信人,尤其是跟着凤长悦,就更加的谨慎。

等看到凤长悦的确是不断朝着里面飞去,他才放下心中疑惑,眉间微微一蹙,而后也朝着里面飞去。

不管怎样,现在能够救他的,只有凤长悦了。跟着总是没错的。

却没想到,凤长悦竟是越来越往里面去。

等雪栖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便被眼前的一幕镇住。

眼前一望无际,上面“漂浮“着一个大大的城市的沼泽

落日之森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愣着干什么?走吧!“

雪栖眸色微沉,跟在凤长悦的身后朝着城中而去。

凤长悦的方向,却是朝着虚无山!

这一次,一定要完全融合银魂鬼火!

只有这样,才能帮阿夜炼制那丹药!

想到这里,她的速度更快了些,纤细的身影如同一道流光一般,从半空之上划过。

她此时的境界已经再度提升,自然是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

而雪栖跟在后面,也同样为她的身法而略微震惊。

灵宗他见过不少,天才见得更多,其中,不乏十几岁成为灵宗的,可是那些人和凤长悦比起来,总是好像差点什么。

现在看到她一往无前的朝着那山峰飞去,他忽然有些明白——或许凤长悦的不同,就在于经历。

生死厮杀出来的实力,自然不是丹药武技堆积起来可比的。

而越是靠近,凤长悦就越是觉察不对。

终于,在距离虚无山还有一定的距离的时候,她忽然停了下来,而后猛的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这突然的转变让雪栖吃了一惊,随即目光轻转,便是看到凤长悦的身形,朝着那下面城中的某处而去了。

看到那急切的模样,雪栖忽然心里就涌出了莫名的猜想,面上却是不显,淡定的跟了上去。

凤长悦虽然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但是却还是认得路的,可是这一路上,却是越看,越是觉得奇怪。

——那些商贩没有了。

——那些行人没有了。

——甚至,连那些设置在城中的许多决战的擂台上,一消缺了所有的人声。

凤长悦的心头越发担忧,直接冲着绝阳楼而去!

虽然心里已经设想了万千场景,也相信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当看到绝阳楼大门洞开,建筑焚毁,空无一人的场景时,她还是心里还是狠狠一沉!

她几乎是立刻加快了速度,快速冲了进去!

里面的情形更加凄惨,但是却不见人的尸体,只有损毁的不成样子的建筑。

看样子,事情已经发生了有一段时间了。

绝阳楼虽然和其他两大势力相互敌对,但是一直三足鼎立,平衡制约,倒是也相安无事。

如果没有什么原因,必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而或许,她就是那个原因!

她心里觉得像是空了一块一般,有些发凉。

雪栖在她身后,表情清淡的几乎可以算是漠然。

然而正在她准备彻底掘地三尺找人的时候,却是忽然感觉身前一阵波动,而后,一道人影骤然出现!

“宫叔!”

来人年轻俊美,眼神却沧桑有力,不是宫卿又是谁!

“长悦,不要担心。人都还在呢。”

宫卿看着她,眼里满是想念。

“我提前得知了一些消息,已经将人安置好了。”

凤长悦这才松了一口气。

宫卿却面色有些犹豫,半晌才道:“长悦,你还是晚了一步,那个所谓苍离的弟子的男人,已经在几天前,银魂鬼火防御最弱的时候,进入虚无山了。”

“看样子,他是打算生生的在山洞里将银魂鬼火纳为己有啊!”

------题外话------

呼~今天二月君做了一天实验,晚上辛苦折腾回家居然暴雨…也是醉了…接下来的十五天,二月君都要这般辛苦的奔波鸟嘤嘤嘤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