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26章 世上最深的爱,就是陪伴

去机场的车子,是一辆大型豪华商务车。

莫向北和安夕颜单独坐在一排位置上,他们的对面,坐着唐逸和林榛,其它的位置,都各有人坐,唐小柯选择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黑开车,车内气氛不错,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好。

如果是平时,肯定没人敢开莫向北的玩笑,但此刻,因刚打完一场胜仗,所以大家的胆儿都肥了起来龊。

首先开腔的是林榛,从莫氏创立,他就进了集团公司,原先是销售部的总监,两年前升职为副总,和莫向北关系一直都非常不错,在公司是上下级,在私下里,却是极好的朋友。

他看着坐在莫向北身边的安夕颜,笑着问道,“夫人,我们大家都很想知道,你和Boss是谁先追的谁?”

他话音未落,便觉得有一道冰冷的视线如飞刀般冲他直直地飞了过来,他立马缩了缩脖子,扭头看向窗外,假装看风景。

安夕颜也没料到他会突然这样问,看了身边正拿试图用眼神杀死林榛的男人,忍不住笑了笑,不答反问,“那你们猜猜。”

林榛一听,立马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忍着对面传来的强大的威慑力,顶着被踢出集团的危险,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猜到,“我觉得吧,估计可能大概是Boss追的你!”

说完,他立马又将视线看向窗外,继续看风景。

但为什么,他会觉得浑身寒毛直竖,有种如置冰窖的感觉?

安夕颜一听,刚想点头,就听见前面开车的小黑一嗓子吼了过来,“胡说,我家三少怎么可能会倒追女人嘛,明明就是夫人主动送上来的。”

安夕颜瞪眼,“小黑,你你你……”

一旁原本黑沉着脸的莫向北,立马晴转多云,心情大好,“小黑,下个月给你涨工资!”

小黑喜滋滋的声音立马传来,“谢谢三少!”

安夕颜悄悄伸手,一把揪住了莫向北的胳膊,咬着牙在他耳边小声说,“信不信我今晚不让你上床睡觉?”

莫向北凝着她,唇角微勾,开口,嗓音不高不低,不急不缓,恰好让车内所有人都听得到,“你不让我上床睡,难不成让我睡沙发?”

众人一听,都不约而同地怪叫出声,一个个都兴奋得跟中了大奖似的,“哇哦。”

秦月忍不住两眼冒红光,“夫人,如果你不介意,我家大门随时为Boss敞开着,欢迎他随时拎包入住哦。”

坐在她身边的田律师立马出声打击她,“秦大经理,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幻想着好事呢,赶紧找个老实男人嫁了吧。”

秦月瞪他一眼,“要你管!”

唐逸这时自信满满地开了口,“关于Boss和夫人之间的事,你们难道不觉得,我作为咱家Boss最贴心的特助,是最有发言权的?”

林榛忍不住丢给他一记鄙视的眼神,“你敢说?”

唐逸一听,立马看向坐在对面的自家大Boss,“头儿,我说了?”

莫向北睨他一眼,淡淡出声,“我最近想在南非筹划一个项目,不然,你先过去考察一段时间?”

唐逸一听,浑身一个激灵,“据我所知,Boss倒追夫人,这事不大靠谱。”

安夕颜立马朝他瞪眼,“你……”

“但,夫人主动追Boss,也不大靠谱!”,

众人异口同声地丢给他一个字:“滚!”

车内的气氛异常地好,莫向北佯装不悦,但唇角的弧度一直都是上扬着的。

虽然被大家打趣着,但安夕颜的心情很好,她是真的越来越喜欢莫向北这群下属了,每一个人都是商场精英,每一个都对莫向北忠心耿耿。

拥有他们这样的下属,是莫向北的福气!

同时,他们有莫向北这样成熟睿智的领导,也是他们的幸运。

……

莫向北和安夕颜被安排在头等舱,其余的人都坐在了商务舱。

没有外人在,安夕颜也自在不少,她将手放进莫向北的大掌心内,轻声问他,“最后孟兰菊和唐志勇怎么样了?”

“依法拘留了。”

安夕颜不解,“他们的行为构不成犯罪吧。”

莫向北勾了勾唇,深邃的眸子一片高深莫测,“如果唐志强的尸检中查出大量的安眠药成分呢。”

安夕颜猛然瞪大了双眼,“真的是他们害死了唐志强?”

莫向北冷冷地扯了扯唇角,什么都没说。

“那能判几年?“

“傻瓜!”莫向北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软软的脸蛋,“都进去了,我怎么舍得再放他们出来?”

“……”

他们真的不该惹他的。

莫向北这样的人,对他好的人,他会倍加珍惜;同样,敢背后陷害他的人,他绝不会心慈手软,甚至会加倍还给他们。

经历过这一场大劫,安夕颜做不到去同情孟兰菊他们,只能说是罪有应得。

她将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头,轻声道,“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能不能也让我知道?”

莫向北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用下巴轻轻地抵着她柔软的发顶,“害怕了,嗯?”

“还好,我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么信任我?”

安夕颜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笑着说,“在我心里,你是最棒的!”

莫向北低头凝视着她,深邃的眸间滑过一道戏谑,“哪里最棒?”

“都棒!”

“我想知道,”莫向北用手指勾着她的下巴,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问,“我身体哪个部分最棒?”

安夕颜一把拍掉他勾着她下巴的手,羞红着脸娇嗔地说,“不正经。”

“呵~”莫向北紧紧地揽着她,然后将她的头轻轻地摁在他的怀里,“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嗯。”

……

飞机降落南城机场时,已是中午。

两人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莫向北便让小黑把安夕颜送回了国山墅,而他则直接去了集团公司,那里有太多的工作等他去处理。

回到国山墅,安夕颜一下车,就见莫小曦激动地从别墅里跑出来,几步窜到她面前,然后一把抱住了她,“婶婶,你

终于回来了,我们大家都快要担心死了。”

安夕颜伸手轻拍着她的后背,出声安慰道,“没事没事,我这不回来了嘛。”

莫小曦松开她,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直到确认真的没事之后,才彻底松了口气,“还好没事。”

她说完后,又朝安夕颜身后看了一眼,没见到莫向北,就问,“我三叔呢?”

安夕颜牵着她的手朝别墅走去,“他去集团了,那边还有很多事等他去处理呢,估计会很晚才会回来。”

“婶婶,我的三叔是不是很厉害?”莫小曦两眼冒红光,一脸崇拜,“这么大的危机,他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化险为夷,怪不得爷爷一点不担心呢,原来他是对三叔胸有成足啊。”

“老爷子知道了?”

“嗯,打电、话过来找你,你不在,我接的。”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就问你去哪儿?我说你去找我三叔了。”

安夕颜立马问,“还有呢?”

莫小曦瞅她一眼,小声地说,“他是这样说的‘哼,跑去干什么?瞎添乱!’”

安夕颜,“…….”

嗯,的确是老爷子特有的语气!

不过,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去添乱的?

她明明也出过力的好不好?

……

稍作休息之后,安夕颜就打开了电脑。

几天没更新了,看到留言区一片催更加怨声载道,安夕颜硬着头皮发了一条通知,然后就开始码字。

心情愉快,码字速度也快到不行,五点不到,她就写完了六千字,更新完后,她就去了对面房间。

莫小曦在玩电脑,看她进来,立马冲她招招手,“婶婶,帮我看看这两身衣服,哪一身更适合我?”

安夕颜坐在她身边,看了看,然后指着一套浅黄色的裙装说,“你皮肤白,个子高挑,这一身更适合你一些。”

“可是,我更喜欢这套黑色的。”

安夕颜忍不住摇头,“你才十八岁,更适合嫩一点的颜色,这样看起来才会更加青春靓丽一些。”

莫小曦想了想,“那好吧,我买了。”

她买的过程中,安夕颜忍不住问,“是不是要参加朋友聚会?”

“不是,”莫小曦点下付款,然后扭头看着安夕颜,咬着唇儿,俏丽的脸上有些嫣红,“我去见一个人。”

“男朋友?”

“你怎么知道?”莫小曦又接着问,“是不是我妈告诉你什么了?”

“你妈只跟我说,你肯定会主动告诉我的,所以,我也一直在等你主动坦白呢。”

莫小曦一听,脸颊更红了,“我妈还真是了解我呢。”

“当然了,你可是她生的,知女莫若母。”

“唉。”莫小曦将身子重重地靠在椅背上,深深一阵叹息,“我现在好迷茫,真不知道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对还是错。”

安夕颜做好了静心聆听的准备,“说来听听。”

莫小曦沉默了许久,似乎是在想,该怎么说才能将自己那份珍藏在心里的感情表达得更加完整。

许久之后,她才看向安夕颜,轻轻开口问道,“婶婶,你对我三叔的爱有多深?”

安夕颜想了想,“多深?我也没法给出一个精准的答案,只知道,如果这一次他出了事,不管这个过程有多艰难曲折,都会一直陪着他走下去!”

人世间,最深的爱,就是陪伴。

莫小曦听了她的话,忍不住点头,“我看得出来,你很爱我三叔,就像我三叔深爱着你一样。”

安夕颜忍不住扬唇轻笑,“他爱我肯定没我爱他深!”

莫小曦一听,原本黯然的眸子一亮,“婶婶,你也会这么认为吗?”

“怎么?你也有这种想法?”

“嗯。”莫小曦点点头,“我一直觉得,我在乎他更多一些。”

安夕颜忍不住好奇,“他是谁?”

“我喜欢的男孩。”

“不是男朋友吗?”

莫小曦又叹了口气,“这就是我一直纠结的地方,虽然我们俩彼此喜欢,但却一直没捅破那一层纸。”

“小曦,你知道少男少女之间的爱情和我们成年人之间的爱情的区别在哪儿吗?”

“有区别?”

“嗯,”安夕颜缓缓说来,“最美的花季,男孩和女孩都有着对爱情最纯真的向往,即便是互相喜欢的两人,也只是朦胧地喜欢着,会安静地享受对方带给彼此最初的悸动,这份爱,如水一般清澈,是不掺杂任何一点杂质的;但我们这些已经步入社会的成年人就会不同,很多的男女已经爱不起来,即便是在一起的,也是经过多方面权衡,觉得他和

她各方面都合适的才在一起,而不是因为有多么地爱彼此;这也不能去怪谁,毕竟现实生活是艰难的,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财迷油盐酱醋茶才是生活最根本的奠基石。”

“校园的爱情是不是都经不起时间?”

“也不一定啊。”安夕颜安抚着她的迷茫,“如果两人足够爱对方,能够为了彼此去努力,即便是时间再久,也会在一起的。”

莫小曦情绪有些低落,“可是,一切都只是一个未知,谁又能给彼此一个保证呢。”

“那就别去想太多,顺其自然,你也要相信缘分,如果他今生注定是你的王子,什么也不能阻挡你俩在一起。”

“顺其自然?”莫小曦微微皱了皱眉,“那就是说,我现在还不能给他表白么?”

“怎么?你想对他表白啊。”

“他那个木头,整天冷冷地,闷闷地,我要是不主动说出来,他肯定不会主动找我说的。”

安夕颜忍不住笑,“你的木头又冷又闷,是不是还很酷?”

“咦,你怎么知道?”

“因为每个少女时期,都偷偷暗恋过这样一个又冷又酷又高高在上不好相处的学霸啊。”

莫小曦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难不成你也喜欢过?”

“没有!”

“嘻嘻,你骗人,肯定喜欢过,现在不承认是怕我告诉三叔。”

安夕颜坦诚地说,“我是个例外,青春期发育迟缓,我的第一个暗恋对象是在大一。”

莫小曦一听,立马来了精神,“啊,我要听我要听。”

“下次再说,我现在要去做饭了,要不要一起?”安夕颜说着,从椅子上起来,朝门外走去。

莫小曦跟在她后面,不依地撒着娇,“有李婶做呢,你就说给我听听嘛。”

安夕颜头也不回,“你三叔喜欢吃我炒的菜。”

“啧啧啧,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你良心过得去吗?”

“嗯,我的良心被单身狗吃了。”

“啊,三婶婶,你太坏了。”

……

莫向北将近凌晨才到家。

安夕颜一直等着,听到楼下传来汽车驶进来的声音,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穿上拖鞋就下了楼。

她下到一楼,莫向北也恰好进门。

听到动静的莫向北,抬头就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安夕颜,橘黄的灯光下,她只穿了一件白色吊带裙,真丝的面料,紧贴着她的身体,勾勒出妙曼地曲线。

他一把甩掉手里的外套,大步走过去,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下一秒,就将她压在了一旁沙发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