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121.他那个矫情的小东西

酒店套房,小型会议室的长方形桌旁,坐了个人。

莫向北坐在上端首位,他的左手边是副总林榛,右手边是特助唐逸,小黑站在他身后,公关部经理秦月坐在唐逸身边,而她的对面,是从工地带回来的一对母女,还有一位自称是那个女孩的叔叔。

刚坐下,不等所有人开口,那个叔叔就率先叫嚷起来,“我哥不能就这样白白的死了,你们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我们不会放过你们的!件”

林榛不满他的叫嚣,刚想开口,一旁的莫向北抬手制止了他龊。

他抬头,深邃的眸子淡淡地扫向那个叫嚣的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一片冷硬,紧抿的薄唇微启,“说说你们的条件!”

他的嗓音不高,却透着让人让人心悸的冷厉和无法抗拒的威严。

那个态度原本很嚣张的男人,一听他这话,表情变了几变,再开口,声音已经低了很多,还带着几分犹犹豫豫,“这事……这事得问我嫂子,她做主。”

说着,他拿胳膊肘碰了碰一旁垂着头沉默不语的那个中年妇女。

那女人抬起头,看了看坐在主位的莫向北,一接触到他深邃锐利的眸子,立马吓得收了回来。

紧接着,她看着一旁的男人,犹豫着轻声说,“我还得再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那男人在她耳边小声而急切地说,“我刚打听了,莫氏集团有的是钱,问他们要一千万。”

“可是,那边……”

女人未说完的话,让男人神情一愣,紧接着他有些郁闷地一声低骂,“操他妈的!”

到手的钱不能拿,谁让他们有把柄捏在那个人的手上!

见他俩在那儿嘀嘀咕咕,莫向北也不着急,而是收回视线,拿过林榛递给他的事故资料,研究起来。

那男人和女人嘀嘀咕咕了一会儿,似乎是敲定了主意。

那女人抬头,也不敢看莫向北,而是对林榛说,态度变得很快,从之前的柔弱可怜变得非常强硬,“我的丈夫和儿子都被你们害死了,你们不仅要赔偿,还要对着各大媒体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我死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既要赔偿又要让媒体介入?

一旁的公关经理秦月不能淡定了,“我们坚持不同意媒体介入,其他一切都好商量。”

“如果你们不接受媒体上道歉,我是不会答应你们其它条件的!”女人的态度异常坚持。

一旁的男人也使劲点头,“对,必须道歉,而且要所有记者在场,不然我们不愿意。”

唐逸皱起了眉头,“两位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那男人看他一眼,哼了一声,“问。”

“如果我是你们的话,现在最关心的是依旧躺在工地上无法入土为安的死者和我们公司究竟能给多少赔偿金,至于媒体介不介入,似乎和你们的生活以及未来没有任何关系,不知道,你们坚持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一声轻轻质问,犹如一记重锤,砸在了两人心头。

当场,原本还表情愤怒的两人顿时就变了脸色,慌张又不安。

恰这时,一直看着资料的莫向北突然抬起头来,深邃的眸子散发着幽暗的冷光,不动声色地将两人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

冷眸微微眯起,他缓缓开了口,“我答应让媒体介入。”

他的话,让那一男一女顿时一脸意外和激动,“真的?”

“当然!”莫向北嗓音未变,只是原本平静得毫无情绪的眸子,此刻冷锐如刀,“但赔偿金,你们一分都别想要!”

他的话,让原本激动不已的两人,立马震惊得瞪大了双眼。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大叫起来,“我不同意!”

莫向北似乎没听见他们的话,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一旁的唐逸,径直从会议桌前起身,不顾那对男女的愤怒咆哮,抬脚,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小黑紧跟其后,那个女人一见莫向北要走,立马从位置上跳了起来,伸手就要抓他,却被小黑一把扣住了手腕。

下一秒,女人痛得大叫的声音响了起来,“啊,疼啊。”

正准备开门离去的莫向北,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那个从一开始就呆坐在会议桌前一直垂头不语的女孩,冷冷出声,“你的两位长辈都欠冷静,如果还想诚心谈判,你来找我!”

他的话,让那女孩终于抬起头来。

她看着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有几分柔软也有几分倔强,片刻后,她点头,终于开口,“好。”

莫向北转身,大步出了会议室。

待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女孩也从位置上站起来,却被一旁的那个男人一把拽住胳膊。

她一回头,立马就被扇了一巴掌,“你好什么好,你这个赔钱货,你懂什么。”

那个自称是她叔叔的男人,一巴掌扇出去,用足了力道。

刹那间,女孩白皙的脸颊上,一片通红。

她似乎一点不震惊突然被那男人扇,似乎已经习惯他这样对自己,表情很淡漠,捂着脸颊什么都没说,直接走出了套房。

那女孩的妈妈,似乎是根本没看见那一巴掌,待女孩一出去,她立马焦急地问那男人,“现在该怎么办?那个什么总说不赔咱钱了。”

男人表情有些狰狞,“他敢!”

女人满脸担心,“咱们斗不过他的。”

“咱们是斗不过他,但那个人,身份似乎也不简单。”

“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

莫向北回到自己的房间,立马对身后的唐逸吩咐道,“通知田律师,让他带着自己的团队,马上过来!”

“是。”

“另外,让银蛇暗中盯着那两人,我需要弄清背后那人真正的目的。”

“好。”

“让林榛他们进来,我们开个会。”

四人的会议,从傍晚一直开到深夜,当场拟出两套解决方案,秦月和林榛心头的压力稍微减轻了些。

他们都在想,明天,一定能解决掉所有的问题。

只是,让他们没料到的是,次日一大早,事态突然恶化,几乎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

开完会之后,秦月和林榛都各自回了房间,莫向北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那两份方案,依旧在研究方案。

这两套方案是经过仔细研究敲定下来,但事情在没解决之前,什么都存在不确定。

唐逸推门而入,他的身后,跟着酒店送餐工作人员。

见莫向北依旧在忙,唐逸轻声吩咐那位工作人员,“工作轻点。”

“好。”

工作人员动作麻利地将饭菜摆好,然后就出了房间。

唐逸走向莫向北,轻声说,“Boss,先吃饭吧。”

莫向北将手里的资料放下,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朝餐桌走去。

他坐下的同时,也开了口,“叫小黑进来,咱们一块吃。”

“好。”

唐逸去叫守在房门外的小黑,但小黑坚持不进去,“你们吃吧,我不饿。”

他哪里是不饿,只是,现在非常时期,只有他一人守护先生的安全,自然不能有丝毫懈怠。

莫向北也没再坚持,和唐逸先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唐逸突然开了口,“小夫人那边,该担心了。”

莫向北吃饭的动作一顿,但紧接着恢复如常,“好好吃你的饭,瞎操什么心!”

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的唐大助理,那叫一个委屈。

但他也忍不住怀疑,两人莫不是吵架了?

联想起早上Boss来公司那张阴沉沉的大黑脸……

他忍不住点点头,小两口肯定是吵架了!

不然,以他家Boss对他小媳妇的黏糊劲儿,这会儿,就算是不吃饭,他也会先打个电、话先甜蜜一阵再说。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莫向北却开了口,“一会儿你给

李婶打个电、话。”

“给李婶啊?”唐逸不确定地问,“真的只是给李婶吗?”

莫向北抬头,淡淡地睨着他,“不然呢,你还想给谁?”

语气虽然很淡,但对于十分熟悉他的唐逸来说,这绝对是乌云压顶,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啊。

点头如捣蒜,立马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这就给李婶打!”

……

晚饭,除了喝一碗汤之外,安夕颜几乎没吃东西。

吃过饭,又被莫小曦拉着去散步。

散着步,她还是有些心神不宁,莫小曦见她很疲惫不想说话的模样,也没走很久,转了一小圈就回去了。

一进门,安夕颜就问李婶,“他打电、话回来了么?”

“没有。”

“哦。”安夕颜表情有些失落,但依旧嘱咐李婶,“先熬点醒酒汤,万一他夜晚喝多了,记得给他喝一碗。”

“好的,夫人。”

莫小曦率先上了楼梯,回头对安夕颜道,“婶婶,我先回房了,你也早点睡,晚安。”

安夕颜抬头看她,“晚安。”

看着莫小曦上了二楼,安夕颜没有立即上楼,而是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她毫无目的摁着频道,却找不到一个合她心意的节目。

心,有些烦躁!

索性将遥控器扔在一旁,对着一档财经节目看了起来。

说是看,她的眼睛虽然是对着电视,但若仔细看,就会发现她两眼毫无焦距。

她根本不是在看电视,而是在想其他事。

的确,她的心思不在电视上,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到现在还没回家的男人。

她的手,再一次将手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手指轻滑过屏幕,然后点开了通讯录。

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他的号码就被她存在通讯录第一的位置。

一打开通讯录,就能看到他的名字。

她的手指就放在他名字的上方,只要轻轻地碰上去,就能打出去。

但这个动作,她重复了无数次。

一想到他从昨天到今天对她的冷淡和漠视,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都被瞬间打击得烟消云散。

索性收起手机,关掉电视,从沙发上站起来上了二楼。

他既然想冷战,那她就陪他好了。

原本打算今晚她回他房间睡,但一想到两人依旧在冷战,安夕颜就去了小宝房间。

儿童床虽然不大,但好在她身形本就娇小,躺在上面倒也挺合适。

就在她昏昏欲睡之际,房门被敲响,她立马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李婶的声音传了进来,“夫人,先生今晚不能回来了。”

安夕颜一听,有些伤心也有些失落,立马赌气地回道,“随便他,这里是他家,他想怎样就怎样。”

李婶连忙解释,“夫人,你错怪先生了,先生现在不在南城,而是去了外地。”

安夕颜一听,立马从床上跳下去,然后打开了房门,“他什么时候去的?”

李婶摇头,“不知道呢,我刚接到唐助理的电、话,说他现在跟先生在H市,如果事情办得顺利,明天能回来。”

“哦。”

原本还有些生气的安夕颜,顿时失落到不行,最后还不死心地问了一句,“只是唐助理打的吗?”

“嗯,先生似乎很忙。”

“我知道了。”

关上房门,安夕颜重新上了床,原本还有些困意的她,这一次彻底失眠了。

莫向北,去那么远的地方都不跟她说一声,害得她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烦躁不安。

她不过是个女人,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这么小心眼?

越想越生气,索性将放在一旁的手机拿过来,没有一点犹豫,直

接关机。

他都一点不想她,她凭什么还要对他有所期待!

……

莫向北睡的时候,已经很晚。

躺在酒店的大床上,他很想立即睡去,但却怎么也睡不着。

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看着眼前漆黑的夜,脑子里想着的,却是那个在南城的小女人。

一想起早上离开时,她躲在窗帘后偷偷地看他,莫向北的心情就不自觉地好转。

小东西,不知道现在睡了没有?

这样想着,他已经伸手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划开屏幕。

彼此相爱的人,做了一件同样的事。

被莫向北存在首位的号码,竟然是安夕颜的。

只是,那名字存的是……小东西。

他的小东西!

矫情的小东西!

爱闹别扭的小东西!

思念在这一刻,犹如决堤的江水,滚滚而来。

不受控制地,他修长的手指碰上了她的名字,下一秒,电、话拨了出去。

他将手机放在耳边,想象着她接通电、话时的那一刻迷糊而慵懒的嗓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Your……”

原本还算不错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他一把挂断电、话,生气地将手机扔在一旁,好看的剑眉微微蹙起。

很好!

胆儿是越来越肥了!

明明知道他有可能给她打电、话,她却敢把手机给关了?

这个小东西,她还真是打算要跟他冷战到底!

亏他还想她想得睡不着觉!

一想到她现在有可能霸占着他的大床睡得又香又沉,莫向北愈发恼火,更是没有一丁点的睡意。

索性起床,走出房间,坐到一旁的小型吧台上,开了一瓶红酒,慢慢地喝了起来。

而和他同一个城市同一家酒店的某间套房,另外一个男人也坐在吧台前喝酒。

不过,他喝的却是高度数的威士忌。

夜,很静!

他一边喝着一边看着放在一旁的手机,似乎在等谁的电、话。

很快,手机响了起来,在这样寂静的深夜,有些刺耳。

他伸手拿过,接起,“事情办得怎么样?”

嗓音,温润动人。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男人勾唇一笑,“你真舍得这样对他?”

“那你呢?”那女人不答反问,“你也舍得这样对她?”

男人脸色一沉,“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她,只有我,才能给她最大的幸福和快乐!”

“咱俩的目的是一样。”那女人叹了口气,“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这样对他!”

“怎么?”男人冷笑反问,“心疼了?后悔了?”

“不!”女人坚定地否认,“我现在只想得到他,其余的,什么都不重要!”

她等了他十年!

原以为,即便是他不爱她,但终究是对她和对别人有丁点的区别,最后他愿意娶的那个女人一定会是她。

但自从那个姓安的女人出现之后,她才绝望的发现,原来一切不过都是她的自作多情而已。

从始至终,他不仅没爱过她,甚至,连一个交代都不打算给她。

她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

“既如此。”男人举着手里的酒杯,“预祝一切成功。”

“不过,你答应我的,可别忘了。”

“当然,我可舍不得我最好的伙伴嫁过去,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放心,我不过是想小小惩罚他一下

,并不想让他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希望你说话算数!”

女人挂了电、话,男人唇角的弧度突然大了起来。

仰头,他一口喝掉杯中的酒,漆黑的眸子看向窗外的夜景,脸上的深情变得很柔和,喃喃自语,“颜颜,等着,你很快就会再次回到我身边,这一次,我再也不放手了!”

ps:今天,茶花这边高温37度啊,出门一趟都快被烤熟了。

今天一伏天,大家注意防暑降温啊,多喝点绿豆汤,少吃凉的,湿气太重的话容易生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