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6 葬礼血案之残留型精神分裂症

佟秋练今天真的是很累,尤其是一大早就起来准备去葬礼,然后就出了那件命案,佟秋练觉得自己的背部都有些僵直了,就和一些电脑族一样,站的时间久了而且都是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佟秋练觉得自己真的是很疲惫。

今天的一切就像是放电影一样的,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佟清姿杀人了,而死的人居然是王喜,裴子彤的哭喊,虽然看起来像是做戏,但是也足够吸引眼球了!

吃了饭就早早洗了澡趴在床上面,等到萧寒处理完公司的文件后,就发现佟秋练早就趴在床上面睡着了,萧寒坐在床头,将灯光调的暗一些,伸手将佟秋练额前散落的碎发别到耳后,从佟秋练的手中抽出抱枕。

自从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面开始,佟秋练这种喜欢抱着东西睡觉的习惯就从来没有变过,那种将整个人蜷缩起来的动作是极度的缺乏安全感,抱枕刚刚抽出来,佟秋练就一把抱住了萧寒的手臂,萧寒还没有反应过来,佟秋练就在萧寒的手臂上面蹭了蹭,萧寒无语望天:要不是你今天这么累,怎么着也不会放过你!

“松开些,我去洗澡……”萧寒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脸,佟秋练嘟囔了一句,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还是没有松开,萧寒直接将佟秋练的手掰开,在佟秋练还没有靠过来的时候,萧寒已经直接将佟秋练的身子翻转,而自己已经直接压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

佟秋练嘤咛了一声,伸手推了推身上面的东西,萧寒则是笑着直接俯身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佟秋练这边正睡得晕乎乎的,半睡半醒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都被人压住了,而且还呼吸困难,为什么有东西在自己的嘴巴里面,佟秋练下意识的张嘴就咬了一口!

“嘶——”萧寒立刻抽身离开,这不就想要占个便宜么?居然被咬了,萧寒闻了闻身上面,怎么都是大人的味道啊,还是去洗澡吧,萧寒这边刚刚准备下床,佟秋练一个翻身,一脚踹在了萧公子的屁股上面!

虽然不重,但是萧公子瞬间石化了,萧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那个……这个地方还没有被人碰过呢!萧寒回身看了看又一次抱起了抱枕的佟秋练,正睡得香甜,“你等着,我回来收拾你!”睡梦中的佟秋练完全不知道,自己居然踹了萧公子的屁股,而萧公子直接羞答答的跑进了洗漱间。

此刻外面的雨下的越发的大了,整个医院都静悄悄的,守在佟清姿门外的警察都闭着眼睛开始小憩一会儿,今天大家都累了,而整个医院似乎都在沉睡着,静的有些诡异,毕竟医院这种地方总会让人觉得心里面有丝凉意。

而此刻的佟修已经趴在床头睡着了,但是床上面却空无一人!

“砰——”外面阴沉昏暗的天空划过了一道闪电,青紫色的闪电划破了黑暗的夜幕,消失在天际,瞬间照亮了整个病房,病房的窗户边上赫然站着一个披着头发,穿着白色病号服,脸色苍白的女人。

佟清姿看着外面已经没有车子经过了,但是雨点还在噼里啪啦的砸在窗户上面,佟清姿此刻身子不再瑟缩,也不再抖动,而是眼神死死地盯着一个方向,眼中满是杀气。

白天的事情在佟清姿的记忆中是这样的……

她在昏睡过去之前只记得有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出现在了自己眼前,但是当时她已经头晕眼花了,她哪里能记住这双鞋子的具体特征啊,或者说有什么明显的标记,她只记得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不过肯定不是佟秋练的那双,因为那双鞋子最起码有七厘米左右的鞋跟,而佟秋练的只有五厘米左右,女人对这种尺寸,天生就十分的敏感。

而她在晕晕乎乎的时候,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子是被人压住的,而她的头疼的厉害,佟清姿想要逼迫自己清醒下来,但是脑子还是晕乎乎的,而周围都是黑黑的,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只有不远处的一处火光隐约的亮着。

现在想来,估计是那个供奉菩萨的供桌上面的香火的光亮。

佟清姿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子是处于一种完全不受控制的状态的,只能任由着别人的为所欲为,但是她的头脑却是慢慢的有了自己的意识的,从一种完全是混沌的状态慢慢的变得清醒了。

佟清姿没有什么处女情结,但是佟清姿也不是裴子彤的那么开放的女人,而且自从见过萧寒之后,佟清姿就想着把自己的一切都留给萧寒,但是佟清姿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这个人给毁了。

但是王喜却不知道此刻的佟清姿已经醒了,而且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房间的女人是谁,他只是知道遵循着身子的原始的本能的反应罢了。

这里昨天开始佟清姿就和佟修,佟清流一起过来过,这里的房间陈设都是差不多的,佟清姿摸了摸床头,床头柜是在的,而且那个电话也在,花瓶……对的,有花瓶!佟清姿已经一只手拿起了青花瓷瓶的瓶颈,但是佟清姿却没有力气将瓶子整个拿起来,手刚刚准备缩回去,瓶子就被碰到了地上面!

“哐啷——”碎了一地,但是趴在佟清姿身上面的王喜只是哼了几声,就没有动静了,佟清姿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佟清姿伸手推了推王喜,没有动静,难道是睡死过去了?佟清姿一把将王喜推开,王喜哼了几声,那种声音在佟清姿听起来就像是猪的声音一般,刺耳,难听……

佟清姿捡起了地上面的瓷片,她可以感觉到这瓷片有多么的锋利,佟清姿从地上面找了件衣服穿上,直接走到床边,透过那窗帘缝隙传来的那么微弱的光,佟清姿直接就在王喜的身上面划了一下,王喜又不是真的死人,就伸手握住了佟清姿手中的瓷片,佟清姿当时整个人都是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佟清姿一看王喜醒了,脑子中精光一闪,下手更重了!

瓷片就瞬间割开了王喜的手掌,这就留下了那一道伤口,而之后佟清姿就像是疯魔了一般的对着王喜的身子一顿猛戳……到了最后,佟清姿就使劲的盯着王喜的下体,然后就是一声划破长空的尖叫声音,佟清姿就像是魔怔了的人瞬间被吓醒了一般,她可以感觉到手中的液体是温热的,而她的脑子里面只有四个字!

“她杀人了,她杀人了……”不行,绝对不行,她不能被抓住,佟清姿这才直接开门出去,到了门口,佟清姿才猛的看见自己的双手有多么的血腥,佟清姿猛的把瓷片扔掉,再看看手中的另一样东西,“藏起来,藏起来,是他活该,是他活该……藏起来……”

而这里毕竟是灵堂的后面,所有的陈设都是一览无遗的,哪里有地方藏东西啊,佟清姿看到不远处的垃圾桶,直接将东西扔了,佟清姿擦了擦脸,虽然手上面还是有鲜血,但是佟清姿现在只想要逃离这一切,逃离这一切……佟清姿只能向着唯一的出口处跑去,此刻的佟清姿的智商已经瞬间化为零了!

这才整个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也就出现了前面的一幕幕场景。

佟清姿双手抱住自己,那种感觉至今想起来都让佟清姿脊背发凉,她不想被抓去坐牢,绝对不行,绝对不可以,无论如何都不行,即使一辈子装疯卖傻也不行!

而此刻刚刚洗了澡出来的萧寒,就看见了手机闪了一下,萧寒拿起手机,是季远发过来的信息,萧寒披了件睡袍,走到了书房,“怎么回事?”

萧寒一直让季远派人盯着裴子彤的一举一动,所以裴子彤做的一切他们这里都是掌握的很清楚的,萧寒打开电脑,季远已经将一切多整理好了发到他的邮箱了,萧寒随意感受了一下,“这个女人是不是已经疯了……”

“估计是想要侵吞王喜的财产吧,根据我们的调查,他们从未去登记结婚,但是却有一张约定结婚的协议,不过为什么扯上佟清姿我们就不懂了!”萧寒突然眼睛注意到了佟清姿被裴子彤拖走的画面,那个房间应该就是小练和佟修谈判的房间吧,这件事情怎么有地方衔接不上呢!

萧寒关了电脑,刚刚准备回去,就看见了门口站着一个人,小易抱着一个枕头正站在他们的房间门口,一看到萧寒,轻轻咳嗽了一声,眼睛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那个,那个……我只是睡不着而已,绝对不是来蹭床的!”

萧寒真是忍不住想要吐槽,那你抱着个枕头站在门头,敢情是来和我聊天的么?不是来蹭床的?真的确定么?“那好吧,我也睡不着,我们去书房聊聊好了……”萧寒说着转身要回书房!

刚刚转身衣角就被人拉住了,萧寒看着那攥着自己的小手,一转身就把小易抱到了怀里面:“不是睡不着么?不是说不是来蹭床的么?”

“我就是睡不着而已,你可以不用管我的!”小易撅着嘴巴,硬是不想说想和他们一起睡,萧寒也不戳破这个小屁孩的这么点自尊心,萧寒直接推开门,小易一见,终于进去了,小脸马上乐开了花。

“睡不着坐一会儿好了!”萧寒这话说完,小易的脸立刻垮了下去,小易直接挣开萧寒的怀抱,直接跳上床,直接钻进了被窝,伸手就抱住了佟秋练的一只胳膊,然后就开始闭眼装死了!

外面的又开始打雷闪电了,萧寒将灯关掉,只留了昏暗的床头灯,萧寒进了被窝之后,就悲催了,小易硬是要横在两个人之间,萧寒今晚还想要禽兽一回的,看样子这次又是没戏了。

小易很快就睡着了,萧寒直接将小易抱到了另一边,将他的小枕头塞进了小易的怀里面,伸手直接将佟秋练抱到了自己的怀里面,果然还是自己的老婆好,死小子,再也不想让你过来睡觉了。

而到了后半夜也是被一声响雷惊醒的佟修突然发现床上面的人没了,刚刚起身准备叫人,一双手按住了自己的肩膀,而佟修的嘴巴也瞬间被人堵住,佟修整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直到看清楚了背后的人是谁,佟修才将那颗心放回了肚子里面:“清姿……”

佟清姿将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佟修别出声,佟修立刻会意,“你没事吧,吓死爸爸了,我还以为……”

“我就是有精神病了!”佟修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佟清姿尽量的压低声音,附在佟修的耳边:“我就是有神经病,爸爸还不懂么?”

“我懂了,放心吧,一切都交给爸爸了……你好好养伤!”因为佟清姿身上面还有青紫的伤痕,而且嘴唇也是破的,可以想见那个时候是遭受了禽兽一般的对待,若是佟修当时在场的话,估计也会把那个禽兽杀了的。

佟清姿点点头,佟修伸手搂住了佟清姿,而此刻的佟清姿的身上面没有一丝的温度,不再是颤抖的,但是身子冰凉,就像是没有一丝的温度一样,而且佟清姿整个脸色苍白的好像是涂了一层厚厚的面粉一样,白的有些吓人了,尤其是那干涩的嘴唇,已经没有一丝的血色了。

“没事的,爸爸一定不会让你坐牢的,一定不会的的……爸爸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佟清姿触碰到佟修的温度才觉得自己不是个死人,之前的自己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的,现在佟清姿已经很清楚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白天的状态一部分是自己真的生理的反应,那是自己得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自己都控制不住,有一部分是佟清姿刻意伪装出来的,因为佟清姿知道有什么样的情形,杀人了是不用负责的!

第二天赵铭就接到了医院方面的电话,说是昨天半夜佟修就联系的心理医生,来给佟清姿做了一个心理测试,他们几个人都在场,说佟清姿是什么残留型精神分裂症,赵铭一挂了电话,脸色就阴沉沉的,妈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真当他们是死人么?还真给我整个神经病出来,赵铭一脚踹开了脚边的椅子,那椅子直接被蹬到了墙边:“行了,都别做了,佟清姿已经被确诊为精神病了,搞这些干嘛啊,到了法庭,那一份精神报告拿出来,我们做这一切都白搭!”

佟秋练此刻和白少言正在实验室中,哪里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啊,白少言已经将昨天赵铭送过来的从佟清姿身上面提取的生物检材分析了一下:“佟清姿的身上面提取出来的东西,确定是王喜的,不过这个男人那个方面的功能貌似有点问题……”

“肯定有问题啊,男性生殖器官都没了!”佟秋练一边在玻璃器面上面观察东西,一边说着。

白少言直接伸手捂住脸,我的妈呀,老师果然很霸气,哎——白少言将报告交给了佟秋练,佟秋练一目十行的看完,终于提取到了关键的东西:“这个人的精子存活率居然这么低?难怪一直没有听说他有孩子什么的!”

“王喜定时会去医院做体检,这是医院和佟清姿身上面提取的生物检材一起送过来的,不过佟清姿的身上面伤痕也不少,这个王喜绝对是个喜欢玩那种东西的人……”白少言说着还嘿嘿一笑。

“行了,脑子里面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那个现场的那个凶器确定是青花瓷瓶的一部分么?”佟秋练只是在显微镜下面观察着那个时候带回来的各种证物。

“已经确定了,我们从现场还带回来了没有破碎的青花瓷,已经确定了,那个瓷片是案发现场的那个瓷器上面的么?”佟秋练正在用显微镜看着从现场带回来的证物,一边观察一边记录着。

“已经可以确定了,不过那个从床单上面提取到了两个人的生物检材,只不过现在我们只有王喜的生物检材资料,而佟清姿的相关资料到现在还没有收到,所以没有办法进行对比比较!”白少言翻了翻资料,“不过上面就是一些皮肤的碎屑残留,还找到了不同的血液样本,现场肯定就这两个人。”

“怎么还没有送过来!”佟秋练皱着眉头,拿起手边的文件,“我去那边问问,也把相关的事情做一下说明!”

但是当佟秋练再一次推开门的时候,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是那种格外的沉闷的,尤其是开着窗户都能闻到一股很重的烟味,几个警察都是坐在那里抽着烟,神色很凝重的样子,不应该是这样的吧,昨天来的时候一群人还是精神抖擞的,每个人都是很忙的,怎么短短一夜的功夫,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

赵铭看见佟秋练进来,连忙将烟蒂掐灭,佟秋练看着烟灰缸里面快要装满的烟蒂,看起来都很新的样子,因为有的还在冒着烟,赵铭连忙将烟灰缸的烟蒂倒掉,“佟法医,坐吧,是有什么结果了么?”

“妈蛋,现在要什么结果啊,就算是证明她杀人又怎么样,我们也不能逮捕她啊,特么,现在就是简单的审讯都不行了?”李耐说着一脚踹在了一边的桌子上面,震天响,赵铭瞪了李耐一眼:“行了,都别垂头丧气的,要不都给我去查焦尸案的监控视频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什么情况!”这个案子可以说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悬念的,人证物证,犯罪现场也是被保留的很完整,基本上到了司法流程,这个案子是不会有大大的变数的。

“还能有什么啊,妈的,我就知道看昨天佟清姿的那个样子,心里面就觉得有一丝不好的预感,终于还是应验了,说什么得了遗留还是残留什么的精神病,这些有钱人倒是真会钻法律的空子,现在好了,要是一纸精神报告拿出来,我们就算是有再多的证据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李耐那本来就黑沉着的脸,现在更是黑的吓人。

“算了,我先去医院一趟,再去看看情况,尽量把佟清姿的生物检材带回来!”赵铭说着拿起手边的水杯,猛地灌了一大口,用袖子擦了擦嘴巴,披了件警服就准备出门了。

“队长,你去干嘛啊,那佟家指名道姓要局长去才行,我们就算了吧,这一大家子我们是惹不起的,那还躲不起么……”一个警察叹了口气。

“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和她算是亲戚关系,正好我也辅修过心理学和神经学,估计刚刚你们说的是残留型精神分裂症吧,这种病症不可能一夜就能诊断出来的,这案子有回旋的余地!”佟秋练这话就像是给他们打了一针强心剂,所有人顿时又燃起了希望。

路上佟秋练去花店买了鲜花,佟秋练挑选了半天,终于选中了百合花和满天星的搭配。

到了医院,还没有进入病房就看见了外面有个医生在讨论着什么,还有几个外国人,赵铭和守门的几个警察到了个招呼,“队长,这些是帮佟小姐做精神分析的医生,说是佟小姐有残留型精神分裂症,估计等会儿就会出具诊断书了!”

赵铭看了看那些医生,点了点头,带着佟秋练走了进去。

病房里面一进去就可以闻到一股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佟秋练还好,经常接触,赵铭就忍不住捂住了口鼻,“不好意思啊,赵队长,小女刚刚打翻了消毒水瓶!”佟修在看到佟秋练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狠厉,佟秋练倒是完全不介意,直接走过去,佟清姿坐在床上面,目光呆滞,两眼无神,只是空洞的看着一个地方,嘴巴里面念念有词,有时候还会嘿嘿的傻笑,看到佟秋练突然就笑了。

伸手就想要抓佟秋练,佟秋练向后微微一退,将手中的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佟清姿的手已经伸过来了,直接抓住了花,抱在怀里面呵呵的笑着,“堂妹这是真的精神不对么?这花向来她是最讨厌的!”

“你是什么意思啊,既然不是来探病的,请你现在就出去!”佟修生怕佟清姿被看出了什么,虽然佟清姿表现得就像是真的精神失常,但是佟秋练那种像是古井一样深邃的眸子一直盯着看,难免会觉得心里面有些不安的。

“佟先生,已经确诊是残留型精神分裂症?”赵铭站在了两个人中间,阻隔了佟修的视线。

“初步诊断是残留型精神分裂症,我的女儿已经这个样子了,麻烦你们别来打扰我们好么?那件事情我们等着法院的判决结果,无论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接受,但是请你们别来打扰我们生活!我现在已经很烦了!”佟修的眸子赤红,充斥着红血丝,看起来格外的骇人。

“所谓的残留型精神分裂症,是指在以‘阳性症状’为主的活动期后迅速转入以‘阴性症状’为主的非特征性表现的人格缺陷阶段的精神分裂症。”佟秋练看了看佟清姿,“怎么看也不像是残留型精神分裂症?”

“你又不是医生,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其实佟修的心里面是没有底的,毕竟佟秋练说话的口气,似乎是对精神病这方面有所了解,而佟清姿拿着花的手也是不自觉的收紧,这种紧张不过是人的自然地生理反应罢了。

有些东西并不是刻意就能装的出来的,就像是当人被突然吓了一跳的时候,心跳加速,失声尖叫,这并不是你能克制的的身体的自然反应,而这种从心里的紧张传到身体也是自己很难控制的,佟秋练注意到了佟清姿嘴角短暂的僵硬。

“这种病的表现特点是缓慢发病,可能一生中只有过一次短暂的急性发作,具有典型的精神分裂症的基本症状,如幻觉、妄想、思维联想障碍等;但无论是得到及时治疗,还是没有经过治疗,其急性发作都会很快缓解。”佟秋练这话说的很明显了,这种病并不是说无药可救的那种,也不是那种真的到了药石无灵的地步了。

“这位小姐说这样的话就不对了,精神疾病就算是发病一次,我们也需要多加关注,这位小姐的话,难道佟小姐这病算是好了么?”几个医生走进来,其中的一个看起来已经四五十岁的医生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种病本来就是这样的一种病症?我不能确定是不是她这辈子只发作一次,同样的,你也不能保证她是不是之后还会发作,不是么?”佟秋练这话那医生也不好反驳,只是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了。

因为他是佟修专门连夜从国外请来的医生,怎么能让一个黄毛丫头质疑自己的职业素养呢,那医生轻轻咳嗽一声,“你不是专业的医生,这种事情不是你该管的!”

“那你的行医资质呢?”佟秋练说着一伸手,这个医生自从过来,还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似乎是被佟秋练这一逼,有些急了,从手中的文件中拿出了一个文件,递给了佟秋练,佟秋练仍旧是那种不温不火的表情,其实就是佟秋练的这种漫不经心在别人看来才更加的气愤的。

明明别人已经被气得七窍生烟了,但是某个人还是一副死人脸,任是谁都不高兴的啊!

“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学位,硕士研究生导师,有多年的心理疾病的研究经验……”佟秋练一目十行的将那个医生的资料看了一遍,“既然你是专家,那么你也该知道,急性发作后,残留型精神分裂症的表现会很快消失,病情相对静止。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论是否给予积极治疗,所残留的精神症状,如情感淡漠,言语内容贫乏,生活懒散等不见好转也不见恶化。”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佟秋练居然知道的这么多,只是点了点头,佟秋练指了指佟清姿,“但是你们说这是残留型精神分裂症,那么我想请问,这急性发作之后,为什么还是呈现这种痴呆的状态?”

痴呆的状态,佟清姿差点没有呕血,说实话,这里的人除了几个专家,都对精神疾病知道的不多,谁知道什么急性发作,谁知道之后的症状啊?

“应该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了,这样的病人一定需要极其安静舒适的环境,我建议立刻转移到疗养院,或者比较僻静的乡下田园对病症帮助更大!”佟修一听,马上点头。

“我会立刻安排的!”

“等一下!”佟秋练冷笑一声,“叔叔不会以为杀了人,被诊断为精神病,就可以这么自由吧,现在还是在取保就医的状态而已!而且还是那么恶性的杀人案件。”

“佟秋练,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看不出来清姿现在的精神状态么?这个样子,你们还想怎么样?有本事让你们的局长过来,不然你们立刻给我滚蛋!”自然是越快离开医院到自己的地盘越好了,免得夜长梦多啊,而且佟清姿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其实我读书的时候辅修过精神病学这方面的知识的,相信这位医生可以判断我是否说过谎,这种病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至少已有一年那些鲜明症状的程度和出现频率减少至最低或明显减少,且呈现出”阴性“精神分裂症性综合征,我不知道一个能够在远航担任经理的人,有一年的精神病史是什么样的情形!”

这话说完全场寂静,那个医生更是脸色顺便变成了猪肝色,他现在插在口袋里面的手,握着那张一百万的支票,感觉就像是拿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真不该这么贪心就直接收了钱,弄得自己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啊,这个女人看上去十分的冷静,无论是面对谁的质疑都是面不改色的。

足以看出强大的心理建树,而且看这个女人的穿着打扮,没有穿警服,一身黑色的职业装,三厘米的黑色的皮鞋,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后面,一丝不乱,眉眼精致妩媚,完全就是花瓶型的女人,但是从谈吐却看得出来是个有足够的阅历的女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所以我们只是初步诊断而已,还没有下确切的结论!”这个医生说完,其他的几个医生也是赶紧附和。

“或许你们还不懂吧,这个案子并不是简单的杀人案,死者的身上面能有上百刀,还被割去了生殖器官,也是够可怜的……”佟秋练明显的看到了他们的身子僵硬了一下,“这么危险的患有精神疾病的病人,其实确实该转院的,毕竟这里都是普通民众……要是发病了,这后果是不可控的!”

“对对……”这几个医生都是男医生,一听见佟秋练刚刚说的话,都是瞬间菊花一紧,整个人都不好了。

“精神病医院最合适了!隔离治疗!”佟秋练这话一出,佟修整个人都僵住了,而佟清姿还在呵呵的笑着,但是心里面却把佟秋练骂了个遍。

佟秋练笑着走到佟清姿的面前,“哎——只希望,这个病是那种一辈子只发作一次的才好,这要是现在把人弄伤,估计这辈子都要在精神病医院度过了!”佟清姿过去的时候,佟清姿已经收紧了手,想要在佟秋练的脸上面打上几巴掌了,但是佟清姿这话说完,佟清姿却不敢这么做了,佟秋练则是从佟清姿的手中将那束百合花抽了出来,插在了一边的花瓶中。

“堂妹也是可怜的,叔叔别难过,精神病院隔离治疗一段时间之后,应该会好转的!”佟秋练脸上面那种妖异的笑,在这对父女看起来就像是催命符一样,而且现在这个恶魔就在自己的面前,但是自己却是挠心挠肺的,就是碰不得。

佟秋练见那几个医生面面相觑,也不说话,就碰了碰一边的赵铭,赵铭立刻会意,“这个案子的现场也是血腥的,那鲜血都从房间流到了外面,真是血流成河啊,这人都被戳成筛子了,你们是医生肯定见惯了这些,我们是被吓了一跳,真不知道凶手当时有多么的失心疯,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我觉得还是先去精神病院进行辅助治疗比较好!”那医生的话刚刚说完,佟修那骇人的目光就直直的射了过去,那医生只是轻轻咳嗽一声,移开了视线,大不了等会儿那支票就还给你得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也是不想做了,谁也没有告诉他,这个地方还有个懂这么多的人啊,还是个看起来完全是油盐不进的女人。

不过这医生的视线却被佟秋练露出的那一抹妖异的笑吸引了,佟秋练自从进来之后,都是一种面无表情的模样,这瞬间露出的微笑,就像是雨后的太阳,夏天莲池中的第一朵白莲,直勾勾的勾住了人的心。

“好了佟总,您准备一下,下午我就派人送你们过去,四院距离这里很近!”C市的四院就是精神病院。佟修是完全不知道如何开口啊,而佟清姿还是只能装傻充愣,不然还能怎么办?难道说现在自己没有病了么?

估计这几个警察会立刻将她拷上警车吧。

佟秋练顺利的拿到了佟清姿的生物检材之后,就看见了季远正在排队拿药,佟秋练走过去,“夫人,您怎么在这里啊?”这个点不是应该在警局或者军部那里么?

“到医院有点事情,你来医院干嘛,生病了?”佟秋练一眼就别见了季远手中的药单,“补药?”

“咳咳……”季远连忙将药单折叠起来,“我是陪少爷来复查身体的,顺便拿点药,最近加班熬夜身子有些吃不消了!”

佟秋练四处看了一下,就发现了坐在角落里面,一身黑色西装,深蓝色衬衫的萧寒,萧寒似乎是在低头看什么资料,神情专注,细碎的的头发遮住了额前,但是即使是坐在角落还是引得周围许多女性医患都不自觉地投去了关注的目光,而萧寒则是浑然不觉,专心的看着自己的东西。

佟秋练心里面真是觉得十分懊恼,身为妻子,自己居然忘记了萧寒前些日子被令狐乾揍得住院了,居然忘记了萧寒是要复查身子的人了,这阵子真是忙的晕头转向了:“都检查结束了么?还有什么项目没有检查么?”

“夫人放心吧,少爷没事,现在就是我自己拿些药罢了!”季远笑着解释。

佟秋练和赵铭打了个招呼,就径直走到了萧寒的面前,萧寒只看到了一个人影缓缓向自己靠近,而那股掺杂着消毒水和福尔马林的味道的气味,瞬间刺激到了萧寒的鼻腔,萧寒一抬头就看见佟秋练,“怎么在这里!”

“有点事情,佟清姿在这家医院!”萧寒点点头,冲着佟秋练招招手,这是萧寒招大人时候的手势,佟秋练虽然心里面不满,还是走了过去,萧寒却一把扯住了佟秋练的一只胳膊,佟秋练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居然坐到了萧寒的大腿上面,这人来人往的,这货真是越来越不着调了。

“干嘛,赶紧放开,有人看着呢!”赵铭立刻转头看着别的地方,这两个人未免也太能秀恩爱了吧,这今天的头版头条可是说了,那啥,人墙啊,就是为了挡住媒体的聚光灯的,果然有钱人的秀恩爱的方式他们不懂,这些有钱人可真会玩。

“怕什么,我们是合法夫妻!”不是合法不合法的问题好么?佟秋练真是无语了,但是萧寒一手紧紧地箍住佟秋练的双腿,而此刻两个人就感觉到了有闪光灯的样子,萧寒伸手将佟秋练的脸护在怀里面,而很快一个黑衣人走到了那个小姑娘的面前:“不好意思,不能拍照,请马上删了!”

那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岁的样子,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黑衣大汉吓了一跳,“那个……我马上删除……”

“你看看,你把人吓得,放我下来!”萧寒却趴在佟秋练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佟秋练的脸蹭的红了,佟秋练看了看四周,虽然是角落,但是这两个人俊男靓女的,别人有的时候就是下意识的也会朝着这里多看两眼。

“啵——”佟秋练就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萧寒的脸上面亲了一口,萧寒显然不是很满意,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佟秋练完全无视,“亲了亲了,放我下来,我还要去警局呢!”

“这里……”萧寒仍然是指着自己的嘴唇,佟秋练伸手捶了萧寒一下,“这么多人,你还能别抽风么?”

萧寒直接拿起了手边的文件,打开,挡在了二人的面前,而后在佟秋练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佟秋练睁大了眼睛,佟秋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萧寒已经抽身离开,将佟秋练放下,伸手拉起了佟秋练微凉的手,“我送你过去,反正公司事情不多,季远,你先回去吧!”

公司事情不多?谁说的,季远只能在心里面哀嚎,少爷,总裁,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我都病的需要看医生了么?我这是熬夜熬的啊,果然不是老板只能受欺压啊。

萧晨和佟秋练刚刚到了地下车库,就看见了佟清流和令狐默,佟清流一看到佟秋练和萧寒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本来是那种阳光少年的脸上面立刻露出了阴沉的神色,和身后的令狐默简直有的一拼了。

“小练,你生病了?”佟清流显然比起自己的亲姐姐,对佟秋练的这种爱慕和依恋,显得更加的*裸。

“你去看你姐姐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佟秋练说着直接上了萧寒的车子,而萧寒看着佟清流的视线一直焦灼在佟秋练的身上面,就是佟秋练上车了,还是盯着车子里面看。

“令狐总裁,佟少爷,我们先走了,后会有期!”萧寒上了车子,一路上面欲言又止的,终于在一个红绿灯路口,佟秋练放下手中的文件:“你有什么想问的?”

“佟清流他是不是心理方面有问题,感觉他对你有点……”

佟秋练叹了口气,“这孩子我是无论如何都讨厌不起来的,他是三岁的时候被送到了的佟家,叔叔在外面的私生子,母亲早就死了,之前一直生活在孤儿院,所以刚刚来的时候性格有些孤僻,你也看见了佟家姐妹的为人了,他在家里面过不算好,之后就被爷爷带了回来!”

“你们一直生活在一起?”萧寒只是耳闻,这个佟清流是佟修的私生子,但是佟清流很少出现在外面,也就是说极少露面,很多人都猜测并不是很受重视,毕竟一直没有参与公司的管理。

“可以这么说吧,他到了上初中才被接回去,之前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你也知道我父亲的事情了,做官的都是外放的,我没有跟着父母去外地,一直都是和爷爷一起生活的,估计他从小就是缺乏安全感,遇到了我之后,就把我当成了他唯一的亲人了,只不过我不懂为什么这种感情会变质!”佟秋练看着窗外,“他算是我看着长大的。”

“估计是觉得自己心爱的东西被别人抢去了吧,也许纯粹是一种恋姐情节吧,只是他不和别人交流,久而久之,他自己觉得这是一种爱慕吧!”萧寒将佟秋练送到了警局门口的不远处,因为警局门口,此刻还停着许多的电视台的车子,“需要我让小白出来接你么?”

“这都到门口了,哪里需要啊,难不成谁还能在警局门口把我绑架了不成,你还是回公司吧,季远这都虚弱的需要进补了!”萧寒眨了眨眼,他是去买补药啊。

佟秋练刚刚下了车子进了警局,记者看到佟秋练刚刚举起相机,这都准备拍照了,但是又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只是有些好奇佟秋练的身份而已,而佟秋练这还没有进入警局门口呢,就看见了所有的记者一窝蜂的往外冲,“裴小姐来了,赶紧过去!”接着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来,而车子瞬间被记者包围住了。

佟秋练摇摇头,还是一如既往的高调啊,佟秋练这边刚刚准备进去,后面的记者因为要拍裴子彤的正面,就纷纷往里面挤,差点挤到了佟秋练,佟秋练只能快步往里面走,“佟法医,这么巧?”

裴子彤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娇媚,佟秋练真是不想回头,但是裴子彤步子挺快的,已经和佟秋练并排了,佟秋练只是冲着裴子彤点点头,不打算继续搭理她,“裴小姐说的佟法医,难道是最近对连环的虐童案子的做出大的贡献的佟法医么?”一个记者立刻想到了前段时间的新闻报道,因为报道上面只是提及这个法医留学归来,因为国防部和公安部的邀请才回来的。

裴子彤点点头,所有的记者直接将佟秋练围住了,“听说这次的王总的案子也是您负责解剖的,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可以和我们说一下呢!”

“既然是内部消息了,当然是只有内部人知道了!麻烦让一下,请别妨碍我工作!”佟秋练直接大步往里面走,而身上面那种自带的强大气场,让这些记者都有些望而却步了,一般人面对这么多人的围观都会紧张或者是不知所措的,但是这个女人!

有记者对着佟秋练离开的画面拍了几张,而就在中午的时候,很多网页的页面就出现了这样的一篇文章,“清高女法医,惊才绝艳”。

而佟秋练在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正在警局的食堂吃东西,佟秋练默默地看了一眼白少言放到自己的手机页面,上面只有自己进入警局的照片,只是个背影,不过下面的评论都是些什么。

“身材很好啊,这高度,是可以做模特了么?”

“这世上就是有这种什么都好的,话说能不能来个正脸啊,是不是长得太丑了,所以不敢拍正脸啊,嘿嘿,求正面照,求吓死……”

“人家这是典型的高材生,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材有身材,还是外聘的法医,为啥我的身边就没有这种女神呢,最后一句,求正脸!”

……

而此刻在办公室的萧寒也看到了这则新闻,其实新闻的内容没有什么,毕竟C市本来就是一个不大的地方,有点事情也就传开了,而且作为萧家的夫人,以后也是要露面的,这就当做是预热好了。

“少爷,这个新闻需要去处理一下么?”季远知道少爷是不想夫人的事情过多的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

“不需要,让他们把下面的评论功能关了,还有把所有评论删除!”季远怔住了,这是准备做什么,就在季远还在猜想少爷这是打算做什么,不撤去文章,不准评论?这又是什么道理啊,评论也没有说什么啊!

“什么正脸、侧脸的,我的老婆是给他们yy的对象么?”季远默了,好吧,少爷,您这想法……是你的老婆,对的,不能别人yy,我马上通知他们关闭下面的评论功能,哎——少爷的想法是越来越摸不透了。

而所有的网民在瞬间发现评论功能被关闭之后,继而发现各个媒体的这则报道的都关闭了评论功能,这可是激起了众多网民的强大好奇心,这个女法医是什么来头,居然可以瞬间让这些媒体乖乖听话,继而网民们在网络中对佟秋练这个人进行了一*规模的搜索!

而萧寒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无心之举,直接将佟秋练推向了公众的面前!

------题外话------

好吧好吧,因为群里妹纸的强烈要求,今天12000+……我可是拼了老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