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5 葬礼血案之诡异现场

还没有靠近房间的时候已经可以闻到那种浓重的血腥味道了,因为这里靠近礼堂,而且这边的环境真的是特别的好,在外面的时候只能闻到一些菊花的香味和松柏植物的清香味道,最多也就是一些檀香的味道,但是在靠近这个房间的时候,浓重的血腥味道弥漫在空气中,让人觉得十分的压抑。

佟秋练站在房间门口的时候,整个人愣住了,这里面哪里是个凶案现场啊,简直和屠宰场有的一拼,为什么这么说的,因为远远看过去,王喜整个人面部朝上,身上面已经是血肉模糊了。尤其是下半身已经完全被鲜血所覆盖了,而且身上面还有大大小小的很多的伤口。

就这么远远看过去,因为很暗,王喜那快要凸出来的眼睛就显得格外的吓人了,尤其是还能听见若有似无的哀乐的声音。

总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佟秋练并没有直接进入房间,而是走到了角落里面,戴着手套,拿起了一个瓷片,大家都好奇的看着那个瓷片,屋子里面有打碎的瓷器,而这个瓷器上面的青花图案和那个明显是一样的,而这个瓷器上面也沾满了鲜血,佟秋练将瓷器装到了带子里面。

“赵队长,您找人去询问一下佟清姿当时的情况吧,顺便看一下她的手掌是否又被瓷器割到的痕迹。”因为这瓷器很薄,四周都是棱角分明的,不小心就会被割伤,若是这个是凶器的话,那么能够造成王喜这么重伤害的,佟清姿必然是十分用力的,受伤也是在所难免的。

“我马上派人过去,只是这个现场实在是……”赵铭他们根本就无从下手啊,这满地的鲜血,估计晚上回去都要做恶梦了,白少言本来还是咋咋呼呼很兴奋的,但是在看到这个现场之后也是被吓住了,见过了很多诡异的现场,这个现场让人觉得最不舒服,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地方本来就是透着一些诡异的吧。

佟秋练换了双鞋子,带上了鞋套,自己先进去了,佟秋练每走一步,外面的人就能看见那几近干涸的积血上面就出现了一个脚印,佟秋练走到窗口,直接将窗帘拉开,光亮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整个房间毫不保留的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本来是黑着的,只能看见那染红的床单和流到了外面的鲜血,现在算是看清楚了,这墙上面也是溅到了很多的鲜血,雪白的墙壁,鲜红的鲜血,醒目的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而这个时候所有人也看清了这个房间还是有可以落脚的地方的。

白少言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走进了房间,房间不大,也就是十几平方的样子,也没有什么摆设,一张床,边上只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本来有个青花瓷和一个电话的,而现在青花瓷碎了一地,电话也是被打落在地上面,上面都是血。

但是在床的对面有个柜子,那个柜子上面居然供奉着一个菩萨,前面还焚着香火,香火还在袅袅娜娜的冒着烟,而菩萨的脸上面已经染上了一滴血,看着甚是诡异。就是门外的警察喘气的声音都很小,安静的只能听见外面雨声。

“老师,这血是不是太多了一点啊!”白少言很少看见一个案发现场能够出现这么多的血量的。

而王喜则是面部朝上,瞳孔睁大,已经没有一点的焦距了,很明显已经死亡了,而且整个面部的表情是很扭曲的,死前应该是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吧。

佟秋练走过去,检查了一下死者的眼睛,“死者男性,年龄在五十到五十五岁之间,致死的原因是……”王喜整个身子是裸露在外面的,也就是赤身*的,佟秋练将尸体检查了一遍之后,“失血过多!”

“这伤口,佟清姿是准备把他戳成一个筛子么?”白少言真是觉得这个人身上面也看不出有一处地方是好的了,“那个,老师这个……”白少言指了指王喜的下体。

佟秋练检查了一下,突然发现所有人的视线怎么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面,佟秋练一抬头就看见他们没有进来,但是眼睛却都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佟秋练手放的地方,佟秋练无奈的摇摇头,佟秋练若是工作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男人女人之分啊,能够到她手里面的都是死人罢了。

“死者生殖器被割了,死亡之间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尸体还有温度,现在还是把尸体先运回去吧!”而正好过来运尸体回去的人站在门口愣是没有敢进去,这满地满墙的鲜血真是骇人。

“等什么呢,还不赶紧进来,还要清理现场呢!”佟秋练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中还有些许的回声,几个人立刻走了进去,抬了尸体就往外走!

而尸体的位置立刻被标注了下来,佟秋练和白少言清了一下现场,“老师,这床单什么的,我们要带回去么?”白少言伸手捏着床单,这上面染满了鲜血,还在滴答滴答的滴着,甚是吓人。

“装回去,这上面肯定有凶手和死者的生物检材!”佟秋练低头检查着那一堆的瓷片,还是将所有的瓷片都带了回去,这里面有价值的线索不多!

佟秋练看了看房间,在地面上面摸了摸,怎么没有,佟秋练心里面还在疑惑,这个男人的那个东西那么小?佟秋练仔细的检查着房间所有的角落,“老师怎么回事?”

“有东西不见了!”佟秋练这话说完,外面的警察也是愣住了!

“这种房间能少了什么啊,到底是少了什么,我们去给你找!”赵铭虽然走进了房间,但是他进去也没有用,房间很小,小的一眼就能看见所有的一切,所以他们进去就显得十分的拥挤了,一群人都围在门外呢。

而另一个房间,针对第一时间到了案发现场的令狐家的兄弟和佟清流的简单询问也正在展开。

“就是死者身上面被割掉的东西呗!”佟清流说话的时候还在床的附近摩挲着,而在场的人都是男人,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都纷纷觉得有些脊背发寒,那个,是让他们去找那个东西么?

佟秋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直接走出了房间,在本来捡到瓷器的地方已经做了标记了,佟秋练看了看地上面的血迹,血迹居然在垃圾桶上面也有,佟秋练的眼睛瞬间被门口不远处的垃圾桶所吸引,佟秋练走过去,直接将垃圾桶上面的不锈钢的盖子直接掀了起来。

在所有男人的注视之下,佟秋练从垃圾桶里面拿出了那个东西,让后白少言送上了袋子装起来:“重要证物!”

所有的男人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了,怎么觉得就这么奇怪呢!话说这个女人还能有点女人的样子么?

垃圾桶里面很干净,但是佟秋练却看见了一个烟头,佟秋练拿起来放在眼前看了看,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因为上面还有着血,这血是别的地方的就算了,偏偏是那个东西上面的,所有人都觉得这画面怎么这么的……渗人啊!

“烟蒂怎么了?”白少言一回头就看见佟秋练在对着烟蒂发呆,佟秋练拿出了一个袋子将烟蒂装上,“赵队长,这烟蒂还是比较新的,应该是今天的宾客留下的,看着烟嘴的包装和粗细,应该是女人抽的那种烟,问一下吧,谁在这里抽过烟!也许她能提供一点有用的线索也说不定。”

“好,那边针对宾客的询问已经开始了,我去督促一下!”赵铭看到现场的证物的采集工作都已经全部结束了,也就去了现场。

佟秋练正在门口思考着这个房间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形,能够让佟清姿那么的凶残的杀害一个人,就算是王喜对她实施了侵犯,但是也不至于这么的残忍吧,佟秋练一想到佟清姿那不正常的神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走到了那个放着观音的供桌上面,还有烟火还在燃烧着,佟秋练从中拿了一些烟火带了回去。

只要是看过了这个房间的人,就可以直观的感觉这个凶案的现场有多么的诡异,尤其是那尊菩萨,还有整个陵园的诡异气氛,哀乐,菊花,小雨……似乎所有的东西都透着一丝悲凉。

佟秋练刚刚走出去,脱下了手套,就看见了从来另外房间出来的令狐家的两个兄弟和佟清流,相比较令狐家的两兄弟的有所顾忌,佟清流笑着走到了佟秋练的面前:“小练,没有想到你真的做法医了啊,一直以来你想做的事情都是可以做到的!”

佟清流的眼中有崇拜,有爱慕,还有一丝不应该出现的情愫,佟秋练只是脱下手套,顺便脱下了脚上面的鞋套,“以后叫我堂姐,我还有工作就先走了!”

穿上了白色大褂的佟秋练显得格外的冷情,白少言在后面拎着一个箱子跟着佟秋练就往外走,这令狐默的眼神怎么阴森森的啊,好可怕。

佟秋练其实很奇怪今天令狐默几乎没有为难自己,应该说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曾说过。想到了那天宴会的时候,令狐默还在自己的肩头咬了一口,但是现在的令狐默只是深沉的看着自己,这种眼神让佟秋练觉得更加的不舒服。

佟秋练刚刚走出去就看见了蹲在角落里面,坐在凳子上面,身上面仍然是裹着佟修西装外套的佟清姿,佟清姿的头发已经被扎起来了,但是身子似乎还在瑟瑟发抖,对面坐着的恰好是李耐,李耐这人本来就没什么耐心,这佟清姿又是一问三不知的,弄得李耐一直抓头发。脸上面的神情也越发的不耐烦。

“佟小姐,你就只要点头摇头还不行么?你别不说话!”李耐抓耳挠腮的样子倒是十分的有趣。

“我已经说了,等我们的律师来了自然会说的,之前你们问什么我们都不会说的!”佟修抱着佟清姿,试图安抚她的情绪,但是佟清姿只是发抖,嘴唇都被咬的青紫了,还是使劲的咬着。

“这么多人看见她跑出来,手上面还有血,难道例行询问也不行么!”李耐差点跳脚,这一家两个姐妹怎么都这么的难伺候啊!

“你是什么东西,有本事让你们局长过来!”佟修也丝毫不客气,自己的女儿还是自己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出了这样的事情,这没有看见还没有反应过来么,这些警察就急着来询问,真是吃饱了撑的。

“队长,这问题我是没有办法问了!”李耐看到赵铭走了出来,而佟秋练也随后走了出来,赵铭看了看一边一直低着头沉默的佟清姿,“怎么样?”赵铭指了指自己的手,李耐点点头,虽然佟清姿死死地攥着外套,但是刚刚带她去洗漱整理的女警察已经检查了,她的手上面确实有细小的碎片。

“小练,你回警局?”萧寒走过去,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了衣服,佟秋练无奈的看着萧寒,“本来还想和你一起去接小易的,现在是没有办法了,这种状况我也没有料到!”

“没事,辛苦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萧寒在佟秋练的额头亲了一下,佟秋练伸手捶了一下萧寒,这人怎么能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下面做这种事情呢,真是没皮没脸了,萧寒直接握住了佟秋练捶打自己的手。

萧寒拉着佟秋练的手,对赵铭说:“我送她回警局去,刚刚询问已经结束了,我应该可以离开吧!”

萧寒和白家的两个兄弟都是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好问的,赵铭看了看那边警察送过来的萧寒和白少贤的笔录,点了点头,“嗯,没有问题了,萧总裁和白总裁都可以先离开了,在场的若是已经做过笔录没有问题的都可以先行离开了。”

“佟秋练,佟秋练,你不能走,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是你把我带到那个房间的是不是!”佟清姿突然扯开了佟修的怀抱,直接扑到了佟秋练的面前,李耐刚好在佟秋练的面前,伸手直接拦住了佟秋练。

“我?”佟秋练真是觉得好笑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佟清姿,你确定是我么?”

“就是你,你一定是和我爸闹翻了之后为了报复我们家,我都看见了,房间里面的那个文件……”这下子换佟修身子僵硬了,那份股权转让协议么?怎么忘记收起来了,“之前就你进去过那个房间,而且我昏过去之前看到了一身女士的黑色皮鞋!”

佟秋练低头看着自己的黑色的高跟鞋,又看了看在场的所有的女士的高跟鞋,因为是葬礼,所以大家选择的都是黑色的皮鞋,而且款式都是比较简单经典的,也就是鞋型和鞋跟的高度问题罢了。

“在场穿黑色的高跟的人多了去了,你确定是我么?你确定?”佟秋练反复询问,看着佟清姿。

“怎么不是你,你肯定是不想交出那股份,才想要害我的!”佟秋练真的还只想要翻白眼,而萧寒则是搂着佟秋练的腰,都懒得说话了,这女人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啊。

“那股份是我的,我不想交出去那又怎么样?用得着害你么?还有,就算是我把你弄昏迷的,那里面躺着的人是我让你杀的么——”佟秋练充满了凌厉的眸子瞬间锁住了佟清姿的眼睛,佟清姿本来对那一双皮鞋印象就不太深,只记得是一双高跟鞋,但是什么款式的她倒是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佟清姿那支支吾吾的样子,所有人的心里面也就了然了,但是也知道了加害的人没错的话应该是个女人。

“最近这是怎么了,最近的女人都是内分泌失调么?怎么到处都是……”李耐的话还没有就被人拍了一下,“队长,你干嘛……”赵铭眼色示意了一下一边的佟秋练,佟秋练只是定定的看着李耐。

李耐挠了挠头发,“那个……佟法医,你怎么还没有走啊!”

“我在等你说女性内分泌失调的事情啊!”佟秋练说着无奈的看了一眼李耐,又打量了一下佟清姿,“还是送她去医院做一下检查吧,也许那个证物还保留着……”

赵铭瞬间会意,伸手拍了拍脑袋,真是的,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呢,对啊,“佟总,这个还是和我们一起去一下医院吧,那个佟小姐的身体还是早一点做检查比较好,你也知道那种证物保留的时间一般不会太长的……”

佟修的脸色就像是便秘了一样,刚刚准备带着佟清姿上车的时候,突然就从后面冲出了一个人影,萧寒立刻搂着佟秋练退到了一边,而那个人影直接扑到了佟清姿的面前,伸手就把佟清姿推倒在了地上面!

“佟清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啊,我们都要结婚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外面淅淅沥沥的雨还在持续下着,萧寒帮佟秋练撑着伞,两个人退到了一边,这地上面也是满脏的。

“你要干嘛!”佟修伸手一把将那个人推到了一边,而那个女人身边有几个警察,所以被人抓住了手臂,只是向后退了几步。

而被裴子彤推到了地上面的佟清姿整个人都是懵的,她坐在地上面,任凭着雨水打落在自己的身上面,佟修伸手想要把佟清姿拉起来,但是佟清姿整个人都是瑟缩的,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魔怔了。

“裴小姐,你冷静一点!”两个警察说着过去准备拉住裴子彤,被裴子彤一下子挣脱开了,裴子彤也不管不顾是下雨还是怎么的,直接扑到了佟清姿的身上面,冲着佟清姿本来就已经有伤痕的小脸就是几巴掌,“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啊……”冲着佟清姿的身上面就是一通乱抓。

而佟清姿也不还手,只是定定的坐着,两个警察立刻架住了裴子彤,裴子彤一路想要挣脱,这悲情的戏码演的也是足够好的啊!

等到裴子彤被警察架出去之后,佟清姿突然就笑了,突然就抓起了手边的一只鞋子,居然是刚刚裴子彤挣脱的时候无意中遗落的,突然抱着鞋子就开始大笑起来,佟修赶紧抱着佟清姿就上了车子,佟清姿的身上面脏兮兮的,但是佟清姿却是不甚在意,只是在傻笑。

“赶紧去医院!”佟修生怕自己的女儿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导致精神失常什么的,他现在可就剩下这么一个女儿了。

相比较佟清然的去世,佟清姿的这种变化更让佟修心疼,说实话佟清然出生的时候,佟修还没有学会如何做一个父亲,而当他知道如何成为一个父亲的时候,佟清姿出生了,而且佟清姿比佟清然长得更加的娇俏可爱,而且也喜欢撒娇,极大的满足了佟修那种大男子主义的心理,他自然也就极其疼爱佟清姿了。

而且相比较佟清然的普普通通,佟清姿显然就出色很多了,佟修更是把这个女儿当成了自己的骄傲,现在变成这样,佟修怎么能不痛心疾首啊!

而外面的记者则是拍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裴子彤那身打扮他们很熟悉,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而闻风而来的很多报社媒体更是把整个陵园的门口围得水泄不通的!

而佟修刚刚把佟清姿送到医院之后,就看见了病房里面的电视居然在报道这个案子,而电视上面的女人一身黑色的长裙,耳后还戴着一朵小白花,整个人素面朝天,眼睛都哭红了,“我的先生因为特殊缘故已经去世,所以过几天的婚礼也取消了,现在我真的觉得……”裴子彤的话还没有说话,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是不是佟清然葬礼的命案受害者就是你的先生啊……麻烦裴小姐和我们解释一下……”因为裴子彤说完就在一群保镖的护送下面准备离开了,无论记者再问什么,裴子彤都不再说话了,而当裴子彤上车之后,因为车子窗户的贴膜颜色很深,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裴子彤立刻送车子后面抽了一张面纸。

拿起了包里面的镜子,慢慢的将眼角的眼泪擦干净,拿起了一边的粉盒,将脸上面的妆补了一下,脸色都是惨白的,就是嘴唇也弄得惨白惨白的,裴子彤在眼睛的下面微微化上了一点淡淡的红色的胭脂,弄得好像是哭红了一般,裴子彤合上镜子:“去警局,别管后面跟着的记者……”

这次的眼药水效果还不错,眼泪也能想掉就掉!

既然事情都已经闹得这么大了,就让它索性闹得更大一点好了,裴子彤再一次拿出镜子照了照,很好……很悲情,很可怜,很哀伤……

而佟修差点没有直接把电视机砸了,这个时候两个护士扶着佟清姿进了病房,刚刚将佟清姿扶到了床上面,佟清姿就整个人裹着被子缩成了一团,整个人嘴巴里面都是不断的在念叨着什么,一个医生拿着一摞报告进来:“佟先生,佟小姐也许是受惊吓过度了,导致现在神经有些不正常,具体的检查要等做完心理测试才能确定……”

而此刻在门外的警察也是面面相觑,这个……他们还等着审问佟清姿呢,这神经出问题了,这怎么审问啊。

“你胡说什么,怎么会神经不正常,不可能的!”佟修立刻坐到床边,伸手按住了佟清姿还在瑟瑟发抖的身子,“清姿,别怕,我是爸爸啊,别怕,爸爸在这里呢……”佟修想要稳住佟清姿还在发抖的身子,但是始终觉得无济于事。

但是佟清姿却突然伸手抓住了佟修的手臂,而且力气很大,之后佟修觉得佟清姿似乎是在自己的手臂上面比划着什么,佟清姿低着头,然后伸手在被子上面划着什么……“好多血,好多血……哈哈……好好玩……”

佟修似乎是立刻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医生,“我会请国外心理学的专家来做测试的!”医生点了点头:“这也可以,还是尽快安排吧,对她的恢复也有好处的!”

而此刻除了几个在病房门口守着的警察,别的人就陆续离开了,因为病房本身就是隔离起来的,所以还是很安静的,而赵铭在接到了医院那边的消息之后,似乎是心里面的那么一点点的猜想被验证了,将资料甩在了地上面:“特么,偏偏这个时候有什么神经病……这案子还怎么继续啊!”

“队长,你说会不会和裴昌盛是一样的,裴昌盛虽然中风过,但是这神智还在,这佟清姿保不准是想要……”一个警察说。

“这个我们真不好说,这现场那么血腥,保不准真的被吓住了,不过也说不定,这佟家也不是小门小户,收买个医生做个假的精神报告也不是不可能的……要是真的有精神问题,那这个案子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啊?一旦那边咬定她神经有问题,这案子基本上就完了,知道凶手又怎么样?他们只要把佟清姿送出国,过几年回来,谁还记得这个事情啊!”赵铭说着站在窗口点了一支烟,而整个办公室的气氛也瞬间变得沉闷。

此刻的解剖室,佟秋练刚刚将王喜的尸体弄干净,身上面那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变得十分的清晰,光是看尸体的损伤程度也知道那个时候的凶手是多么的癫狂了,王喜身材肥厚,很臃肿,所以这血量也比寻常人多一些,这才让现场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佟秋练慢慢的检查王喜的伤口,都是一些尖锐物体割裂的痕迹,有的伤口上面还有一些瓷片的碎屑,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异常,而且因为瓷片还是十分锋利的,所以伤口还算是比较整齐的,佟秋练突然看到了王喜搭在一边的手上面有一道很深的伤口,这个……

佟秋练将那个伤口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王喜生前和凶手做过搏斗,或者说他是握住过瓷片的,那为什么一个男人会打不过一个女人,而且还会被这个女人杀死呢,佟秋练觉得十分的奇怪,总觉得遗落了什么。

还是解剖一下吧,佟秋练刚刚检查了王喜的胃部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是一大早,王喜的胃部几乎没有什么东西的残留,但是还有一些胃液的残留,王喜的整个身子都是处于一种亚健康的状态,看得出来这个人是长期的纵欲过度,就是看面相也是看得出来的。

“胃液检查一下!”佟秋练接着检查别的地方,白少言真是觉得恶心至极,他只想做一名安安静静的美男子罢了,为什么总是要遇到这种案子呢,佟秋练检查结束之后,发现别的地方完全没有什么异常。

“对了,老师,那个烟蒂我们检查过了,上面有一些唾液的残留,还有一些口红,这种香烟是国外进口的,很受我国的女性的欢迎,每年的进口不少!”白少言拿着资料放在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一边洗手一边看了一眼,“不过对于残留的DNA的成分我们需要分析么?”

毕竟一个烟蒂,或许根本和这个案子无关,“分析一下吧,或许这是重要的证据也说不定,我去赵队长那里先去说一下情况,今晚麻烦你了……”

“嗯!”白少言其实很想说,我已经很久没有睡个懒觉了,为什么我总是那个被压榨的对象呢。

佟秋练刚刚拿着报告到办公室,迎面就走过来了裴子彤,裴子彤拿着手帕掩面,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往下落,而她的身边还有两个保镖,佟秋练摇摇头,这女人能对那个老男人有几分感情,这戏倒是做的很足。

裴子彤是到休息室,佟秋练直接越过裴子彤的身边,推门进了办公室,所有的人又是一团乱,而且一边的墙上面是这次的凶案的照片,另一边则是焦尸案的照片,现在这个案子媒体过于关注了,弄得整个重案组的人头都大了。

“这是报告,还有一些生物检材的分析还要等一段时间,不过可以确定凶手是个女性,死者身上面多处伤口,没有致命伤,是失血过多的缘故!”佟秋练将报告放在赵铭的办公桌子上面,“对佟清姿的审问进行的怎么样了!”

因为在佟秋练看来这个案子几乎是人证物证俱在的,若是佟清姿接受了审问,这个案子基本上就可以结案了,但是这办公室的整个气氛怎么这么奇怪啊?

“医院检查结束了,生物样本我已经让人送过去了,不过医生说她精神有问题,现在不适合审问!”赵铭将烟掐灭,整个脸上面都是颓然,“这个案子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这佟清姿是不是真的心理有问题先不说,就是真的有,估计不光光是佟家,我们警局也会被群众的唾沫星子淹死的,谁会相信啊!堂堂远航的经理神经会有问题!”

“所以说这个案子目前简直是进退两难,要是直接把她带回来,她那个样子我们也问不出什么,而且佟家已经请了律师了,我们是想要稍微用一些手段也是不成的,这案子啊——悬!”李耐叹了口气。

“那行吧,我那边有结果再来和您说吧,我先回去了!”赵铭让李耐送佟秋练出去,佟秋练婉言拒绝了,“佟法医,别的日子就算了,这门口都被堵住了,你也出不去,这裴子彤又带过来一大批记者,这警局里里外外,被围的水泄不通的,你真的出去困难,我让李耐开警车先送你出去,等会儿你再让家里人再别的地方等你就行了!”佟秋练想想也就点了点头。

但是当佟秋练和李耐刚刚走到大门口,就看见了倚在门口的萧寒,“怎么过来了?”外面的雨还在下着,而且有一种越来越大的趋势,佟秋练以为萧寒已经在家了。

“接你回家!”萧寒走过去,伸手拉起佟秋练的手,拿起了手边还在滴水的雨伞,“肯定累了吧!”萧寒搂着佟秋练的腰肢就往外走,佟秋练这才发现在通往大门的路上面站着两排的保镖,每个人手中都撑着一把很大的黑色雨伞,完全将外面的记者镜头挡住了,这阵仗着实把佟秋练吓了一跳,“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难道你想上头条!”佟秋练自然不想的,萧寒将佟秋练搂进了怀里面,而现在就是佟秋练身上面的药水味道,萧寒也觉得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了,走过了左右的两道人墙,保镖们瞬间收起了伞,也瞬间登上了车子,浩浩荡荡的车队就这么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而第二天的头条就是,“萧公子未防止娇妻曝光,几百保镖筑人墙!”

“怎么来接我了?你知道今天记者很多的……”佟秋练并不是一个高调的人,若是真的高调,萧夫人的身份早就曝光了。

“我就想接你不行么?”萧寒开着车子,车子中打着暖气,佟秋练看到了萧寒一边的肩膀处有些湿,因为萧寒已经回家换了身衣服,这浅灰色的休闲服在沾了水之后变成了深灰色,很显眼。

“回家吧,小易肯定等急了!”就在车子开进了萧家大门的时候,佟秋练就看见了小易正坐在地上面,在逗弄着茶茶,而我们的大人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面,这狗的排场比人的还大,小易一听见车子的声音,就兴奋的站了起来,而茶茶则是欢脱的跑进了雨中!

“茶茶,你回来,你会变成落汤狗的!”茶茶一听小主人的呼唤,又跑了回去,但是那一身黄毛已经湿透了,茶茶抖了抖身子,抖落了一地的雨水,安叔连忙拿了个毛巾过来,给茶茶擦身子,“臭茶茶,让你别跑,你看吧,变成落汤狗了吧!”

大人则是幽幽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茶茶,哼了哼鼻子,就扭过头继续睡觉了。

直到萧寒和佟秋练过来之后,大人直接跳下了凳子,迈着狗腿就跟在萧寒的身后,小易抱着茶茶:“你看看这个狗腿子,狗腿子,以后叫你狗腿子好了!”茶茶也附和的叫了一下,大人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居然翻了个白眼……

小易直接石化在了原地,他是被一条狗嫌弃了么?

“汪汪——”萧寒刚刚准备上楼,大人就一下子咬住了萧寒的裤脚,萧寒看了看自己的裤子,这条狗已经咬坏了自己几条裤子了,这是又准备下手了么?萧寒拎起大人:“你再咬我裤子,我就把你扔出去!”

“汪——”大人叫了一声,萧寒将大人放到了地上面,但是接着我们的大人一口咬住了萧寒的拖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