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4 葬礼血案之自己成为豪门

佟秋练这边刚刚和令狐泽夫妇打过招呼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佟修叫住了,两个人到了礼堂的后面,后面是一个类似一居室的地方,有沙发还有桌子凳子什么的,佟修招呼佟秋练坐下之后,就给佟秋练倒了一杯水,佟秋练低头看着茶水里面正在不断地旋转的茶叶,然后慢慢的沉入杯底。

“小练,我有事情想要和你谈谈……”佟修似乎对这件事情有些无法开口的感觉。

佟秋练只是伸手摸着杯子,脸上面一如既往的冷漠,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佟修,嘴角却不自觉的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叔叔那个时候时候说过,我不再是佟家的人了吧,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么?还说是叔叔看上了……我手里面的爷爷留给我的股份?”

佟修端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佟秋练心里面的猜测,瞬间得到了印证,佟秋练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我不会让你白给我的,你要多少钱?”

佟秋练靠在沙发上面,淡漠的看着佟修,在她的记忆中,这个叔叔和她的感情真的一般,首先就是两家都是生的女儿,但是爷爷却十分的偏爱她,这种偏差让他们一家人的心里面都产生了极度的不平衡之感,尤其体现在那对姐妹明里暗里针对自己的各种行为上面。

而这个叔叔,从来都不会站在对与错的角度,从来都是不偏不倚的站在自己的女儿那边。

佟秋练想到了之前的事情,嘴角扯起了一抹嗤笑,还发出了冷哼的声音,佟修虽然心里面很不舒服,恨不得此刻就把佟秋练的脸撕碎了,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他只是喝了一口水平复一下心情:“说吧,开个价!”

“叔叔原来夺走本来属于我的股份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客气的!”她果然说到了那件事情,佟修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面上面不动声色,但是他微微攥紧的手还是出卖了他,“叔叔那个时候可是很直接的!”

佟秋练可不会忘记,那个时候佟修直接将文件放到了自己的面前,说是自由和协议随她选一个,而佟秋练当时对这个家已经彻底绝望了,直接签署了股权的过渡书,而之后就被毫不留情的逐出了家门。

“说吧,总有个价的,我们之间不需要绕弯子!”佟修也不再装着伪善的面具了,既然都撕开了,那还装什么呢,哼——好声好气和她说,不听,那就别怪他了,“这里是一千万的支票,这里是一份股权让渡书,你只要签个字,这种支票就是你的了!”说着已经将一份文件和一张支票放在了佟秋练的面前。

佟秋练看着支票上面龙飞凤舞的佟修二字,心里面只觉得好笑,她伸手拿过支票,然后在同修的诧异的目光之中,慢慢的将支票一点点的撕碎,直到支票已经碎的没有办法再撕了为止,佟秋练将支票慢慢的撒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面:“你觉得我现在会差钱么?一千万?那可是远航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啊……叔叔以为在菜市场买菜啊!”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同修猛的起身,直接倾身将佟秋练困在沙发之中,“那你想要什么!”

佟秋练直接挥手拍开同修的手臂,佟秋练可不会手下留情的,那一下子下去可是实打实的打在了同修的一处麻经上面,同修只觉得手臂一阵酸软,同修伸手按着手臂,而佟秋练已经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叔叔,改天你再这样,我会报警的,还有……我已经不是五年前的小姑娘了,一千万……哼!”

“现在胃口大了?跟了萧寒就看不上这一千万了是吧!”同修自然知道远航的资产在佟老爷子去世之后就一直缩水,远航早就不付以前的辉煌了!

“比起整个远航和区区一千万,你以为我傻么?”佟秋练说着回身不冷不热的看了同修一眼,直接摔门而出,“砰——”的一声,同修整个身子都震了一下,脑海中都是佟秋练刚刚离开的时候留下的那一抹讽刺的笑,那笑容和大哥好像!

而佟秋练刚刚离开不久,佟清姿就慢悠悠的晃到了这里,“爸,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令狐叔叔那边正在准备送姐姐去墓碑那里呢!”

同修看了看佟清姿的脚,上面已经上了药,微微有些红肿,“你好好休息一下!”佟清姿点点头,但是在门关上的瞬间,佟清姿脸上面本来还有着的那么一丝笑意也瞬间消失殆尽,佟清姿端起了手边的茶水就猛地喝了一口,居然喝到了茶叶,“呸——连个水都欺负我!”

佟清姿说着猛的把茶水放在了桌子上面,茶水溅落出来,直接溅到了那份股权转让协议书上面,佟清姿拿起协议看了看,佟秋练?她为什么手里面会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佟清姿迅速的将手中的文件翻了一遍!

越看心里面越是窝火,凭什么她就可以得到爷爷的青睐,就算是死了也要把东西留给她,一点都不留给我们!那个死老头子……佟清姿越想越窝火,双手死死的捏住了手中的文件,那双要喷火的眼睛,恨不得在印有佟秋练三个字的纸上灼烧出几个洞,“啪——”接着文件被猛地甩到了一边!

难怪爸爸的刚刚脸色那么不好看,佟秋练,你走了就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们本该平静的生活,若不是你,或许现在站在萧寒身边的人就是我了……

所以说这份世上总是有这样的人,会把自己的所有的得不到或者不幸,都归咎到别人的头上面,从来不会在自己的身上面找原因。佟清姿现在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当时是怎么逼着佟秋练离开的,还以为一切都是佟秋练理所当然的欠她的,其实到底谁欠了谁,她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清楚。

佟清姿本来脚崴了,心里面就憋着一口气,现在看到这个东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起身就往外走,“嘶——”猛地用力,脚踝处传来了阵阵的刺痛,而佟清姿的手刚刚摸到手把上面的时候,觉得头晕晕的,佟清姿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脑袋,怎么觉得有些晕!

门被打开之后,佟清姿伸手扒着门框,但是头晕的感觉却是丝毫都没有得到缓解,相反的,面前的事物也变得有些模糊了,佟清姿伸手使劲拍着脑袋,但是却发现自己完全使不出来任何的力气,只觉得头晕眼花的,脑子也变得昏昏沉沉的!而就在佟清姿的身子慢慢的颓然的跌坐在地上面的时候,佟清姿的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裴子彤不过是借用个卫生间,却没有想到会看见佟清姿昏倒的场面,裴子彤甩了甩手上面水珠,看到水珠溅到了佟清姿的脸上面,心里面顿时一阵快意,伸脚踢了踢佟清姿:“死了么?”佟清姿没有任何的反应,裴子彤刚刚准备离开,但是在走了几步之后,裴子彤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

而正在前面等着裴子彤的王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不时低头看着手表,已经二十多分钟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慢,但是王喜的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王喜的脸上面立刻露出了一丝淫笑,真是个荡妇,看我等会儿不弄死你,这种地方还来勾引我,不过倒是真没有在这种地方做过,会不会特别的刺激啊!

王喜看着短信,摸索到了灵堂的后面,后面的房间很多,王喜找了半天终于在一个最角落的地方找到了房间,王喜刚刚准备敲门进去,但是手刚刚放到门上面的时候,门就开了,王喜心里面一阵窃喜,而就在王喜进去之后,发现屋子里面很暗,只有窗帘的缝隙透进来一丝的光亮,王喜摸索着到了床边,一摸到床就摸到了一双白嫩的大腿。

“宝贝,原来你已经脱好等我了啊,老公马上就来!”王喜说着立刻将自己的身上面的所有的衣服都脱光了,赤条条的就跳上了床,直接就压在了床上面的女人的身上面,“宝贝,你身上面的味道怎么变了?”

“嗯?”但是床上面的女人嘤咛了一声,王喜瞬间被吓得跳了起来,这个人不是裴子彤,那这个人是谁啊!王喜抹黑将女人的身子摸了个遍,哼,反正是她自己脱光了等在这里,也是个小荡妇,好吧,那我就满足她一下好了,反正自己都已经……

王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直接将女人的腿掰开,而女人还是在沉沉的昏睡着……

“萧寒,萧寒……”床上面的女人突然叫了萧寒的名字,正在动作的王喜动作停顿了一下,难道是她……王喜的脸上面浮现出了一丝淫笑,已经直接将身下的女人想象成了那个冷艳清傲的女人,心里面闪过了一丝快意。

“萧寒……嗯,萧寒……”那女人的声音甜腻,王喜虽然只是匆匆看了几眼佟秋练,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清高的女人,床上面居然这么的放荡,哼……

而此刻靠在门外的裴子彤,听着里面的床吱呀吱呀的声音,靠在墙上面!看着外面的松柏,淅淅沥沥的小雨还在持续着下着,拍打着走廊的玻璃窗上面,水珠顺着窗户慢慢的滑落,裴子彤靠在墙上面,从手抓包里面拿出了一盒香烟,拿起了打火机,十分顺手的就将烟点燃,对着窗户开始吐着烟圈。

而裴子彤这拿着烟吐着烟圈的动作也是相当的熟练地,而抽了一支烟之后,房间里面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了,裴子彤将烟掐灭在一边的垃圾桶中,整理了一下衣服,吃了个口香糖就扭着腰肢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走了出去。

而就在所有准备送葬的人都集中在了大厅中的时候,佟修拨打着佟清姿的电话,这孩子,就算是脚崴了,也不能这么任性啊,怎么不接电话啊,这刚刚的屋子里面也没有人啊,这还下着雨呢,人怎么能没了!

灵堂里面还放着哀乐,而此刻所有人都是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无非是刚刚佟清姿被令狐乾和自己的弟弟无视的事情,这大家族之间的联姻,肯定都是想着找一个能够在家里面有地位的女性,这佟修死后,财产必然是佟清流的,这佟清姿和自己的弟弟能够相处成这个样子,本来还有打算去求娶的几户人也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而就在哀乐和雨声的衬托下,所有人都听见了一身凄厉的惨叫声音,就是外围的记者都被吓了一跳,奈何根本进不去啊,而后在灵堂里面的所有人就看见一个满手鲜血的女人跑了出来,女人的身上面只过了一件衣服,但是却是衣不蔽体的,整个春光乍现的节奏啊!

“啊——”女人一出去就看家了所有人都集体看着她,整个脑子都炸了,伸手拉着衣服就想要往回跑,“啊——”但是那*的脚却偏偏踩到了衣服的拖在地上面的部分,整个人一种狗吃屎的样子直接砸在了地上面。

“砰——”的一声,所有人都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一愣一愣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而萧寒直接捂着佟秋练的眼睛:“真是能污了眼睛!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疯女人,居然在这种地方做这种苟且的事情!”白少言轻轻咳嗽了一声,那个刚刚在外面那个的人是谁啊?刚刚自己是脑子突然秀逗了么?居然就去外面把风去了!

因为女人的披头散发的,头发几乎遮住了整张脸,所有人都是没有反应过来是谁,就在大家还在想这个人是谁的时候。

佟修差点其实在这个女人冲出来的瞬间,就认出来这个人是谁了,双腿一软,差点没有瘫软在地上面,直接咬碎了一口的银牙,佟修直接脱了衣装外套,走过去,直接披在了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身上面,“清流,过来帮我一把,这姑娘肯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在所有人还处于一种懵圈的状态中的时候,而且整个灵堂就只剩下那哀乐还在循环往复,“那是佟清姿吧……”佟秋练清冷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周围的几个人可是都听见了,而随后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所有人都立刻将视线集中在了被佟修包裹在西装外套下的女人的身上面。

女人缩在佟修的怀里面,还在瑟瑟发抖,而且是背对着他们的,完全看不清楚脸啊,但是白少言这个没有脑子,突然就冒了一句。

“她的脚崴了!”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了女人的*的脚上面,女人的脚踝处已经肿起来了,像个青紫的小馒头一样,所有人也都知道佟清姿刚刚是崴了脚的,所以瞬间大家的心里面就了然了。

“你胡说什么!”佟修凌厉的视线直接射向了白少言,白少言毕竟年纪不大,被吓了一跳,因为佟修的眸子此刻已经变得殷虹,白少贤伸手直接将白少言护在了身后,怎么?柿子挑软的捏么?白少贤的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佟修只能将视线转移到了佟秋练的身上面,而佟秋练此刻已经将萧寒放在自己眼睛上面的手拿下来。

笑盈盈的看着佟修,佟修觉得佟秋练此刻就像是最可恶的恶魔,而此刻这种笑容,就像是大哥一样,是在嘲笑自己么?佟修的双眼已经变得赤红。

而佟秋练此刻只是感叹,这个报应是不是来的太快了一点呢,现世报说的就是这种吧。

“难道不需要去看一下刚刚尖叫的男人是谁么?还有啊,她这手上面的血……”佟秋练一眼就看得出来这血绝对不是佟清姿的,因为佟清姿那双手上面虽然有血,但是这血除了滴落的那么点,就没有再流出来过,只能是刚刚沾了别人的血。

“啊——血,血……不是的,不是的……”佟清姿似乎猛地想起了什么,嘴巴里面一直在念叨着,就把手上面的血抹在衣服上面,嘴巴里面还一直念叨着,“干净了,干净了……干净了……嘿嘿,干净了……”

“啊——我的老公不见了!”裴子彤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震惊的看着佟清姿,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不会是……”

萧寒这边的,都是觉得这一声尖叫未免太及时了吧,而佟秋练则是在所有人都把视线集中在佟清姿身上面的时候,打量着在不远处的裴子彤,从刚刚开始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裴子彤这个人,因为从佟清姿冲出来之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佟清姿的身上面,谁会有功夫关注裴子彤啊。

“你别胡说,这是清姿自己的血!”佟修搂着佟清姿,大声地说,很明显现在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但是周围离得比较近的人都听见了佟清姿嘴巴里面的喃喃细语,难道他们的耳朵是出现了幻听么?

更何况距离他们最近的人,偏生是令狐家的人,令狐家三个男的都是军人出现,难道看不出来佟清姿手上面的血越擦越少,而且佟清姿的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精神也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原来还真的是佟小姐啊?难不成跑去后面杀鸡了?这满手的血?”这种纨绔不羁的声音是来自白少贤,这白少贤也是个护短的,更何况是自己的这么可爱无邪的弟弟呢?白少贤可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到了自己家人的头上面。

佟修面对着白少贤是想要反驳也是开不了口的,谁让人家的白家的后台硬呢,再者说了,这经商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做官的人的。

令狐默和令狐乾兄弟二人对视一眼,“跟我去后面看看!”令狐默说着就直接往后面,佟清流和令狐乾立刻跟了上去,其实白少贤这种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是很想进去看看的,但是令狐泽这尊门神站在灵堂和后面的入口处,谁敢过去啊,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而已,都在等着呢。

“你们看见我老公了么?怎么会不见了呢?”裴子彤可怜兮兮的询问着周围的人,裴子彤本来就是多塑造那些小白花的角色,虽然现在已经远离了大众的视线,但是演技还在,这一下子梨花带雨的,倒是惹得周围一些男士纷纷出声宽慰。

“王总肯定没事的,估计是出去了,等会儿就会回来的,你也别担心了!”周围的人纷纷附和,所以说男人很多时候都是见不得女人的眼泪的,尤其是裴子彤还是个美人。

“希望如此吧,我们才刚刚领证结婚呢,这两天就要举行婚礼了,欢迎到时候大家来参加啊!”裴子彤从其中一个男士的手中接过了面纸,掩面擦着眼泪,这眉宇间难掩的担心,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王喜也算是半辈子修来的福分了,能够抱得这样的美人归。

其实在裴子彤掩面的瞬间,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裴子彤的嘴角扯起的一抹得逞的笑,裴子彤拿着面纸,轻轻的擦干眼泪,将面纸丢弃,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面纸,这次的化妆品不错,也不怎么脱妆……

“谢谢你们,我也觉得他是出去转转了,这里气氛太沉闷了!”裴子彤说着嘴角扯起了一抹难看的笑,这难看的笑,不过是看起来十分勉强的笑而已,其实并不算难看,毕竟做惯了演员,裴子彤知道什么样的角度才能更好地展现自己的弱势和美貌,最大限度的夺取男人的同情。

“演技不错,你们公司培养的很好!”佟秋练坐在一边,萧寒这搭在佟秋练腰上面的手微微一顿,真是的,都没有关系的人了,怎么又提起来了。

“这不是做演员的基本功么?好啦,你猜里面的人是谁?真的是他……”萧寒附在佟秋练的耳边,因为此刻的佟清姿坐在角落里面,佟修陪在身边,佟清姿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而且是颤抖得十分厉害的。

“很快就知道了!看看来的是警察还是120急救车吧!”佟秋练倒是不甚在乎,毕竟都是和自己关系不大的人。

很快令狐乾就大步走了出来,附在令狐泽的耳边说了几句,令狐泽虽然仍旧是一副冰山脸的模样,但是还是抬眼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的佟清姿,“不好意思各位,这里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葬礼暂时到这里先结束,大家……”

“令狐叔叔,你还没有说里面的情况呢,若是谋杀案,这里的人应该一个都不能走吧!”佟秋练突然就出口打断了令狐泽的话,而令狐泽的脸色显得不太好看,因为他做上高位已经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直接的打断他的话的。

而因为佟秋练的话,所有人中间瞬间像是炸开了锅一般的议论开了,而佟秋练则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正冲着自己使眼色的令狐乾,这个小练,巴不得来添乱是吧!

“大家等警察过来调查结束再离开吧,还请大家先稍微休息一下,这次的事情是我们的疏忽,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还请大家稍安勿躁,稍等片刻!”令狐泽都这么说了,大家还能说什么,只能乖乖的等着了,只是这直接过来的却不是120,而是警车,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里面的人难道已经……

死了!

而就在令狐乾的话说完没有多久,佟秋练的手机就响了,“喂,赵队长,我就在现场,好的……”佟秋练说着看了一眼正兴奋的看着自己的白少言,“如你所愿,我们可以进去!”

“老师,真的可以进去啊!”白少言已经十分好奇这个现场了,尤其是在被佟修瞪了一眼之后,白少言更是想看看这个看起来柔弱不堪的女人是怎么杀死一个人的。

而令狐乾则是走到了裴子彤的面前,示意裴子彤跟着自己到了后面,这下子所有人算是看明白了,这出事的人难道真的是王喜?这刚刚领证,过两天就准备婚礼的人,居然真的出事了!

而就在所有人还在处于一团迷雾中的时候,后面传来了一身尖叫声音,弄得所有人心里面又是咯噔一下,令狐乾看着已经昏死在怀中的女人,显得有些无奈,令狐乾只能扶着裴子彤到了一个房间休息,令狐乾走之前仔细的看了一眼裴子彤,怎么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呢,这女人这么脆弱?

而就在令狐乾离开之后,本来还在昏睡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嘴角扯起了一抹冷笑,哼——王喜,别怪我,都是你自找的,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地利用你留下的所有的财产的,裴子彤想着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都没有听过!

而这一切似乎只有这淅淅沥沥的雨记录下来了,而裴子彤觉得等到雨过天晴,自己就能够回到了原来得轨道上面,仍旧可以过着以前的演员的生活,但是她再也不用依靠任何人,也不用再担心会不会受人欺负了,以后她就是豪门了!

而就在同一时刻,外面的记者也是炸开了锅,因为出殡的时间等等都是事先算好的,尤其是这种大的家族,都是事先算一下是否这个时间,对活着的人是否有利,所以就是出殡的时间都是精心计算好的,但是自从几声尖叫声音之后,那边就一直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出来过,安静中透着丝丝诡异。

记者都是属于嗅觉十分灵敏的人,“现在还是处于佟清然的葬礼现场,已经十几分钟没有一点的消息了,也没有人员出来过,或许葬礼中间出现了意外,具体的情况我们不得而知……”这边正在直播呢,而所有人已经听见了警车鸣笛的声音,很多人刚刚还是一脸的颓色,此刻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警车过来了,里面是否出现了状况呢,会劳烦警察出动,我们这里会时刻为您带来最新的现场报道!”而所有的记者看到警车出现都瞬间一拥而上。

赵铭瞬间觉得头疼,赵铭穿着警服从警车中下来,记者瞬间将赵铭团团围住,“赵队长,里面是不是出事了?能不能请你稍微透露一点啊!”

“赵队长,是谁报的警,请问出事的人又是谁呢?赵队长,麻烦您和我们详细说明一下吧!”

“都给我住嘴!”这一声震天吼是跟着赵铭出来的李耐,赵铭离得最近,都觉得自己的鼓膜被震得一颤一颤的,赵铭一巴掌就拍在了李耐的头上面:“小兔崽子,你要吓死人啊,耳朵都疼!”李耐只是挠挠头,嘿嘿的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好了各位记者,我也知道各位的心情很急迫,但是我现在也不懂里面的情况,阻挠警察办案是可以按照妨碍司法罪予以拘留的,麻烦各位记者让个道儿,我想你们也想尽快知道里面的情况吧!”这赵铭又是威逼利诱的,记者们还能说什么,只能纷纷让开。

赵铭立刻上车,车子这次很顺利的开到了墓园中。

这还是他们这些人第一次到这个墓园,这个墓园占据着C市一处风水极好的位置,这里的墓园占地超过千亩,但是里面的墓碑位置却不到千个,并不是你有钱死后就能进得来的,其实按照佟家的地位,这佟清然死后是进不来这种地方的,但是这令狐家世世代代都是葬在这里的,既然还是令狐家的人,自然还是要葬在这里的。

虽然外面纷纷扬扬的说令狐默和佟清然离婚了,但是令狐泽不想让任何人说令狐家的人任何的是是非非。

“尼玛,这你确定是给死人住的么?弄的比我家的小区还要好!”李耐看着这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的,还有一些小动物的身影,这里确定不是度假村么?

“你知道什么啊,这些钱财这种东西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这些人想着死都死了,肯定想要死了之后也能享受到和活着的时候一样的待遇喽,你看看这里修建的,简直是世外桃源啊!”因为是陵园的缘故,所以这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家,显得格外的安静。“他们都是会享受的!”

“享受个屁啊,人都死了还享受这些,简直是浪费国家资源啊,我的那个房贷已经还了十几年了,这还有许多年要还,这些人就是买个灵位,也够我们吃一辈子的吧!”这话说的倒是对的,这里一个位置真的不是有钱可以买得到的,还有你有权势!

所以在C市也有这样的一句话,想要看C是最有权势的家族是哪些,只要看一下这边的墓里面住着的都是谁就可以了。

赵铭这边刚刚过来,一看这满屋子的人,特么的,简直是刺瞎他们的钛合金狗眼,有木有!这里的人很多人都是只能在电视上面才能看到的,这里简直成了C市上流社会权贵的聚会一般。而起就是一路走过来,这堆满的花圈,上面的署名,随便看一个,也是能晃花他们眼睛的人。

尼玛,这简直是人比人能气死人有木有!

“赵队长,你来了,案发现场在这边!”令狐乾走过来,这令狐乾和赵铭因为佟秋练的关系曾经见过一面,赵铭点了点头,在人群中找了一下,目光很快就锁定了佟秋练,只怪这佟秋练一行人也是实在显眼,男的俊女的俏,虽然位置偏僻,但是还是在第一眼的时候能够看得到的。

“把东西送给佟法医!”李耐立刻拎着手里面的东西跑了过去,佟秋练则是从李耐的手中接过了箱子,仔细看了看,确定该用到的东西都带了,这才点了点头。

“为什么是你,你们警局难道没有法医了么?”佟修站起来,而佟修这一吼让本来就瑟缩发抖的佟清姿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佟清姿一听见是佟秋练作为这次的法医,顿时慌了,直接扑了过去:“不要,我不要你,我不要……”

“这女人是谁啊!”两个警察立刻架住了佟清姿,佟秋练则是慢条斯理的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套上了白色的大褂,将半边遮面的黑纱拿了下来,绝艳的容貌此刻衬得更加的出尘。

本来是一身黑色的礼服的,整个复古典雅庄重,而且黑纱让佟秋练整个人充满了神秘的色彩,而此刻白色的大褂穿上去,整个人就像是天山上面的雪莲,高洁出尘,可望而不及的那种清冷气质,更是让人侧目。

佟秋练将黑纱扔在地上面,将头发一丝不苟的别在耳后,绝艳的容貌,清贵的气质又一次晃花了很多人的眼睛。

“佟总裁,我们警局每天案子也是很多的,佟法医也是十分优秀的法医,我们信得过她,请您别再阻挠我们办案了,还有这个人……”赵铭看着被两个警察架着的女人,愣是没有认得出来这个人是谁!

“我不要,我不要……”佟清姿使劲摇着头,这才露出了半边的脸,所有人也看清楚了,这佟清姿的嘴角是破的,而且脸上面还有一些伤口,但是露出的脖子上面有着明显的欢爱过后的痕迹,似乎很多人心里面都了然了。

大家都是默默地看着不再说什么,而赵铭看清了这女人是谁之后,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那个,佟总裁,看好你的女儿,我们先进去吧!”而这一路过去,他们才看见有着明显的血脚印,佟秋练都一一做了标记,除了在灵堂已经被破坏的现场之外。

从灵堂到房间的这一段路上面都有脚印的残留,因为佟清姿是赤着脚跑出来的,而她的脚上面粘着血,这很明显,这起案子似乎已经十分的明显了。

王喜的好色是出了名的,而且喜欢玩女人,而且手段还很多,大家的心里面都在猜测是这个王喜想要强迫佟清姿,结果佟清姿反抗的时候失手杀了王喜吧,因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见120急救车,估计这人已经是死了。

这一路的血渍不少,“老师,这么多血,到底是哪里流出来的啊!”白少言这边还在好奇着呢,而已经先他们一步到了房间的警察都是直接愣在门口,因为整个房间几乎都被鲜血覆盖了一样,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床单!而床单被染红了还在滴答滴答的滴着血……在幽暗的没有一丝光线的房间中显得格外的诡异。

而整个地面都是红色的血,上面有几个脚印,看起来十分的残忍血腥,尤其是这浓重的血腥味道,有的警察趴在窗口,差点吐出来,难怪没有叫救护车,这种样子,这人还能是活的么?

佟秋练和白少言刚刚走到门口,也是被吓了一跳,这里的情景他们想过很多种,但是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