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3 葬礼闹剧

佟秋练的葬礼这天,天气一如既往的不太好,似乎是应景一样的,天空飘着毛毛细雨,而令狐默此刻站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整个房间里都是浓重的烟草味道,书桌上面的电脑是开着的,边上面是那一纸离婚协议,而另一边则是满是烟蒂的烟灰缸。

令狐默整个人的眼眶都是泛着些许乌青的,而且右眼角的地方还有着明显的伤口,也没有进行清理,上面还残留着血痂,令狐乾打开窗户,细小的雨水慢慢的飘洒进来,有些是直接飘在令狐默的脸上面,清亮的雨水,似乎让他混沌的脑子有了片刻的清醒!

“砰——”令狐默一回身一拳就砸在了书桌上面,令狐默的双手,本来就因为在警局那一拳关节处已经出现了伤口,这一拳下去,本来包扎好的白色绷带上面立刻出现有鲜血渗出来。

而就在同一时刻,令狐默的手机响了两声,是短息,令狐默看着屏幕上面显示的是萧寒,整个脸都瞬间变得有些扭曲了,尤其是那双熬了一夜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双眼都通红充血,看起来格外的骇人。

令狐默将手机屏幕划开,点开就是短信那一栏,令狐默将萧寒的短信打开:“你的货已经安全到达……”

令狐默盯着那条心里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萧寒,你有种,你厉害,你玩我——”最后的这三个字,令狐默几乎是一字一顿说出来的。

那批货说是在海山失去了消息的,自己不过是刚刚发了信息给萧寒,那批原料怎么会这么快就到了那边人的手里面,除非是那批货早就到了……

令狐乾此刻正打算敲门进来,发现令狐默的房门根本就没有关起来,令狐乾一推门进去,就闻到了一股烟味,但是还有阵阵凉意,令狐默垂着头站在桌子前,令狐乾直接打开了屋子的排风系统,将窗户关上,因为靠近窗户的地面上面已经有一层雨水了!

“大哥,等一会儿葬礼就要开始了,你要不要去洗个澡什么的!”令狐乾看到令狐默的电脑桌面还是佟秋练的照片,令狐乾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令狐乾的肩膀,“大哥,去洗个澡吧!”

令狐默不再说什么,直接转身拿了件衣服就进了浴室,今天无论怎么样自己还是要出席的,但是因为前几天铺天盖地的新闻,令狐家现在门口白天黑夜都有人堵着。

令狐乾刚刚换了身衣服下楼,就看见令狐泽夫妇和令狐乾都已经在客厅等着了,令狐泽看见令狐默只是冷哼一声:“你这样是准备做给谁看,是要让所有人都看我们令狐家的笑话么?你倒是胆子大了,居然连离婚协议都签署好了,昨晚没有砸死了真是可惜了……”令狐泽说着拿起手边的一个杯子就要扔过去。

“现在和我说这些,令狐家的脸反正都被丢光了,你不如今天把我砸死算了,正好又可以上一次头条!”令狐默这话说完,令狐泽手中的杯子是砸过去也不是,不砸过去心里面的那口气又憋着难受,但是最后还是只能将杯子猛地砸在了边上的茶几上面!

“我们出去吧!”令狐泽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了。

王雅娴直接走到令狐默的身边,伸手帮令狐默整理了一下衣服,“你这孩子,和你爸的倔脾气一样,就不能谁退一步么?好了,赶紧出门吧,事情都发生了,现在能做的只是好好的把事情解决了!”令狐默什么也没有说,径直出了门。

王雅娴叹了口气,令狐乾伸手拍了拍王雅娴的肩膀:“妈,大哥自从和她结婚之后,心里面就憋着一口气,说实话,大哥能忍这么久我已经觉得到了很不可思议了!”

令狐家的车子一出现,所有的记者都开始疯狂的拍照,弄得车子好半天才开出去,而有的记者已经开着车子准备追出去了,虽然墓园是不给进去的,但是若是能够拍到一些别的人也是好的,毕竟令狐家的事情,能来的肯定都是非富即贵的。

而此刻的佟秋练和萧寒也正坐着车子过去,小易上学去了,萧晨根本没有理由过来,倒是白家接到了通知,这不白家的兄弟的车子正在两个人车子的后面,而当萧寒的车子出现之后,有些眼尖的记者已经认出了这是萧寒的车子,而后面的白家的车子,因为车牌就是牛哄哄的,加上两个人的关系,大家自然就想到了是萧寒和白家的人来了!

但是记者全部都是被挡在了一个固定的活动范围内的,他们只能看见一辆一辆的车子慢慢的开进来,但是只能拍个车子,但是有人看见了萧寒的车子里面出来了一个女人。

其实这里虽然距离那边比较远,但是远远地还是可以看见一些的,所有的记者都是拿着照相机猛拍,虽然拍得不太清楚,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来是个女人,而且长得不错,因为萧寒下车之后,帮佟秋练打开车门,随后帮佟秋练撑伞,一路的举动要多贴心就有多么的贴心。

佟秋练一身黑色的立领中袖长裙,胸口上面都是黑色的蕾丝绣花,中间是黑色的旗袍式的盘扣,长裙到脚踝,佟秋练一双黑色的细高跟,头上面戴着一个黑纱,遮住了半边脸,这个人显得高贵缥缈,而身边的萧寒也是一身黑色的西装,两个人十分的登对,而身后的白家兄弟也是一身黑色的西装。

佟修一看到佟秋练过来,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悦,但是佟修还没有过去的时候,佟清姿已经直接走过去了,看到佟秋练一巴掌就要挥过去,但是萧寒没有来得及出手,佟清流已经伸手拉住了佟清姿的手:“你是想让所有人看佟家的笑话么?”

萧寒对佟清流是有印象的,但是只是匆匆一面,虽然当时萧寒也注意了这个人,因为他看佟秋练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是这几天的事情也很多,从两个人闹矛盾开始,萧寒哪里有时间忙佟清流的事情啊,加上之后车祸事情,小易被绑架的事情,孙学初和裴子彤的事情之后,萧寒最近压根把这个人忘记了!

“哼,人家已经结婚了,不需要你当护花使者!”佟清姿冷哼一声,从佟清流的手中抽出手,看了看佟秋练,“你这是心虚所以才过来的吧,哼,你就不怕我姐找你锁魂么……”

佟秋练只是伸手理了理头上面的黑纱,“这是你姐姐的葬礼,不是我的申讨会,再说了,你姐姐没死之前你们感情也一般吧,现在充什么好人啊!”

“佟秋练——你给我滚,你给我滚!”佟清姿伸手指着佟秋练,萧寒刚刚想要出手的时候,佟秋练伸手按住了萧寒,慢慢的走到佟清姿的面前,佟清姿伸出去的手已经慢慢的放了下来,“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教养!爷爷那个时候说得对,你们的家姐妹教养都被狗吃了……”

“小练,你们快进来吧,外面有雨……”佟清流直接无视佟清姿,就开始招呼佟秋练,这更是让佟清姿不满了,所以说佟清姿这样的女人真的是不懂什么叫做吃一堑长一智,所以在被佟秋练稍微一激之后,也忘记了佟清流对自己的警告。

“佟秋练,我不许你进去!”佟清姿说着甩开了手中的伞,就冒雨拦在了佟秋练的面前。

“佟清姿,你疯了,你闹什么闹!”佟清流说着就把佟清姿扯到一边,佟清姿看着萧寒拉着佟秋练的手,更是怒不可遏,凭什么她就可以轻易得到最好的东西,小的时候是爷爷的疼爱,长大了之后就是就连自己看上的男人也是被她抢去了!

若是萧寒和佟秋练知道佟清姿现在的想法的话,肯定会觉得她就是个脑残,难不成你看上的所有东西就都要是你的么?未免太天真了吧!

“我是疯了,你也疯了,他是你的堂姐,你居然藏着那种心思,难道你的心思就不龌龊么?你难道就不肮脏么?呕——”佟清姿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佟清流上前一把掐住了佟清姿的脖子,而佟清流此刻的眼神也是格外的骇人。

“佟清流,你疯了,松开,松开……”萧寒当时还以为这佟清流和佟家的姐妹一样的不着调呢?不过这样子看起来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清流,你松开吧!”佟秋练看着佟清姿的脸已经涨的通红了,这才开口说话!

“佟秋练,我不需要你为我求情,不需要你可怜我!”佟清姿护着脖子,一脸防备的看着佟秋练,而看着佟清流的目光就带着一丝畏惧了。

“哼,我才懒得可怜你,我不过不想让清流为了你去坐牢,还有啊,这接二连三的操办葬礼,我怕叔叔累着……”佟秋练说着嘴角扯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你……”佟清姿是怎么都想不到,这么长时间不见,佟秋练的嘴巴居然可以这么的尖酸刻薄,原来的佟秋练就像是雪山上面的雪莲,清傲孤高,什么事情都是懒得解释的,但是现在的佟秋练,是带刺的玫瑰,一碰你就会受伤。

而远处的记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看出来那边是发生矛盾了,那个应该是佟家的人,而另一边则是萧家的人,这佟家的人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杠上了萧家的人,这些记者都是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虽然还有雨,画面更模糊,他们还是对着那边一顿猛拍。

“本站记者为您带来佟清然葬礼的独家新闻,刚刚萧公子和白家两位少爷刚刚到了葬礼现场,萧公子的车子上面还有一个打扮的典雅端庄的女人,萧公子为其开车撑伞,全程护花尽职尽责,推测可能是外界传闻的萧夫人,而现在是佟家的人和萧家貌似起了冲突,我们会持续关注葬礼的相关报道的……”

而此刻顾珊然正窝在顾南笙的怀里面吃瓜子儿,“这个佟清姿是不是有病啊,老是找小练的麻烦,改天可以试试整整她,听说那天晚上的蛇没有咬到她,真是可惜了……”

“我马上让人放一条在她被窝里面好了,宝贝高兴就好!”顾南笙说着端了一杯橙汁给顾珊然,顾珊然想都没有想直接喝了一口,“怎么这么甜啊?”

“加糖的橙汁热量比汽水的热量还高,难道你不知道么?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胖了?真是可悲!”两个人一抬头就看见了穿着一件男士衬衫的妖媚女人走了下来,顾珊然差点没有把那一口橙汁吐出来,“顾南笙,你不知道老娘减肥么?你给老娘喝这种东西,不想活了啊!”

“珊然宝贝,我们这正准备造人呢,你减肥不太好吧……”

“这是葬礼的现场直播?佟清然是谁啊?很出名?”女人倒了杯水就走了过来,直接坐在顾南笙的旁边,伸手搭在顾南笙的肩膀上面,“你不知道减肥是女人一辈子的事业么?尤其像是珊然这种本来就是一吃就肥的身材,真是好苦恼呢,我都不懂减肥这么的辛苦,真是好苦恼啊……”

顾珊然默然,但是心里面却有一个小人在乱跳,滚开,滚开,你个妖孽,你给我滚开,谁要和你比啊,你是妖精,我们就是凡人而已!

“施施姐,你就行行好,放过我们吧,你去陪小叔好了,你今天不是要去拍戏么?怎么还不出门啊?而且你现在不是应该在欧洲么?”

施施耸了耸肩,“来这边取景啊,而且对戏的男配角失踪了,真是苦恼啊,我还挺喜欢他的小胡子的!”施施这话说完,顾珊然和顾南笙也就明白了,也就是顾北辰这种人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行了,你们玩吧,我上去补补妆,去片场走一圈……”说着又袅袅娜娜的离开了。

而此刻的电视上面正在插播广告,是一个香水的广告,黑白的画面中只有女人的嘴唇和身上面的一袭红色的红裙是鲜红色的,在黑白的画面中显得格外的醒目,而浪涛拍过来,女人伸出了双臂,像是要拥抱大海的感觉,而这个时候一个男人从背后走过来,一下子就抱住了女人,瞬间从两个人开始画面变得有色彩了,而广告的最后则是女人放大的脸,一脸享受的喷着一瓶香水。

“国际巨星,西子美人——施施,倾情代言!”

“哼,不就是张了一张妖精的脸么?难道老娘长得没有她好看么?”顾珊然说着拿起手机对着黑色的屏幕就左右的照着,“我们宝贝自然是最好的!”顾南笙笑着搂着顾珊然,而在场的人都是望着天,少主,你还能别说瞎话么?

在此刻的葬礼现场,令狐默撑着伞,带着一身的煞气走了过来,佟清姿其实对于令狐家的两兄弟都是有些抵触的,看到令狐默黑着脸走过来,顿时退到了一边,尤其是他的后面还跟着脸上面带着些许笑意的令狐乾。

“萧公子,里面请吧!”令狐默的脸色难看之极,而且左腿明显不太方便,独自一个人走在前面,背影看着格外的落寞。

“多久了?”佟秋练看着走在自己的身边的令狐乾,令狐乾指了指令狐默的腿,佟秋练点点头,“那次受伤之后就一直这样了,对了,下午没事的话,去一趟军区吧,又发现了三个中毒的人,不过还没有死,有个人已经呈现出了一种中毒昏迷的状态!”

“好!”佟秋练点点头,看着令狐默孤寂的背影,心里面觉得很不舒服,尤其是令狐默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而且头部还受伤了,佟秋练几乎都不用猜就知道是令狐泽的手笔,这世上面除了令狐泽还有谁能让令狐默默默承受这种责打的。

“那是令狐叔叔打的?”

“离婚协议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其实当年的事情大哥并不是那么愿意的,但是……算了,不提了,我们还是进去吧!”佟秋练倒是不懂这其中竟然会有隐情,而且能够让令狐默乖乖接受的事情,佟秋练倒是真的想不出能是什么……

佟秋练这还没有走进屋子里面,外面就出现了一阵骚动的声音,佟秋练回头循声看过去,居然是裴子彤,裴子彤一身黑色的长风衣,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但是身形明显消瘦很多,但是脸上面却带着一丝浅笑,浓妆艳抹,尤其是那嘴唇,不知道是涂抹了什么样的口红,艳丽夺目,在整个肃杀的气氛下显得格格不入。

“佟家请来的,简直是掉价!”令狐乾在一边说着,其实佟家请的是王喜,没有想到和王喜一起过来的却是裴子彤,这也难怪了,他们是要结婚的关系。

而裴子彤前段时间因为照片的事情,加上裴家的没落,已经在媒体面前沉寂很久了,但是裴子彤确实是明星出身,这一出场瞬间就吸引了大波人的注意,其实也是裴子彤十分高调的缘故,裴子彤的车子停在了门外面,记者立刻蜂拥而至:“裴小姐,这么多日子都不曾见你,是不是还在为家里面的事情难过呢?还是……”

“裴小姐,你的婚讯是真的么?您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呢?”

裴子彤看着已经走在前面的王喜,打断了记者的提问,“不好意思,我的老公已经走了,我得追上去了,等我结婚的时候还是欢迎各位来喝杯喜酒的!”裴子彤在保镖的护送下就往里面走,“裴小姐,裴小姐,你是准备当家庭主妇还是会复出呢……”

“我正在接洽一个电视剧,现在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我先走了……”相比之前的裴子彤,现在的裴子彤身上面更是多了一些艳星的风姿。

“还以为是新闻发布会么?真是搞笑了!”白少言冷哼一句。

而此刻的令狐泽夫妇已经走了过来,“小练,你来了,进来里面吧,外面有雨!”王雅娴说着一把拉住了佟秋练的手,不仅仅是佟秋练错愕,就是佟清姿也是一愣,她可是记得刚刚王雅娴对自己有多么的不冷不热的,尤其是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带正眼看的。

佟清姿原本以为是因为佟清然去世的缘故,现在看到可不是这样的,哼,是不看不上自己了么?

“娴姨,您节哀吧!”佟秋练跟着王雅娴走过去,而令狐家的三个男人和佟修父子都在招待客人,萧寒和白家的兄弟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待着,因为萧寒一出现,很多人就瞬间围了上来,围绕的都是生意上面的事情。萧寒本来就是陪佟秋练来的,根本不想谈生意。再说了这是人家的葬礼,这些人倒是真敢围过来。

“我没事,倒是你,听说那个人本来要害死的人是你……”佟秋练本来还想安慰一下王雅娴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娴姨是从哪里听说的!”佟秋练慢慢的将手从王雅娴的说中抽出来,王雅娴的脸色微变,“其实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娴姨,难道你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请到警局么?娴姨您先招呼别人吧,我先去找我的丈夫了!”佟秋练说着也不等王雅娴说什么就直接往外面走,而正好迎面走过来王喜和佟修。

佟秋练冲着佟修点了点头,但是王喜这个色胚的眼睛却一直在佟秋练的身上面打转,尤其是那眼睛盯着佟秋练似乎就再也移不开了,而佟秋练只觉得现在的ps技术真是强大,这人比照片上面看着更加的恶心!

“老公……你在看什么呢!”裴子彤已经走过来直接挽住了王喜的胳膊,这两个人在一起真是美女与野兽的组合,尤其是王喜这样子真是有些不忍直视。

“好久不见!”裴子彤说着冲着佟秋练伸出了手,佟秋练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直接绕过了几个人,裴子彤看着自己落空的手,笑着走了过来,王喜贴在裴子彤的耳边,咬着耳朵:“刚刚这个女的是谁?”

王喜从来不知道在C市这样的地方还有这样的绝色,就是一身黑色的长裙,掩面的半边黑纱也是挡不住那绝艳的容貌,而浑身的清冷气质,更是让王喜心里面欢呼雀跃,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在床上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冰清玉洁的模样。

“她啊,她是萧公子的夫人……”裴子彤这话一出,王喜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不是因为惧怕萧寒,而是因为这样的美人,注定自己是只能看不能吃了,王喜想着还回头看了一眼,正巧佟秋练正和萧寒说这话,嘴角微扬,甚是迷人。

裴子彤心里面冷笑,这男人还真是色迷心窍了吧,萧寒的女人也敢惦记,老色狼,老色胚,迟早有一天你真的会死在女人的床上面,裴子彤的这种想法很快就实现了。

“那个男人就是裴子彤要嫁的人?”白少言厌恶的看着那个老男人,“真是恶心,裴子彤的口味还真不是一般的独特。”

“你以为她这样的女人有几个人家能看得上呢,也就是这种中年丧妻,而且据说技术不咋地,但是还挺喜欢玩女人的,也是个老变态!或许裴子彤床上功夫不错吧,不然也不会哄得老男人这么的开心,会想要娶这样的女人进门!”其实白少贤所有的话都是正确的,裴子彤若是没有两把刷子,王喜能跟她结婚?最多就是玩玩罢了。

“是不是恶毒的女人都喜欢涂红色的指甲油啊!”原谅白少言自从那晚受到了惊吓之后,对这种涂着大红色指甲的人都十分的敏感,而整个葬礼现场都是肃穆庄严的,就算是出席的女客也都是素颜比较多,最多也就是画个淡妆,像裴子彤这样的浓妆艳抹的倒真是头一次看见。

佟秋练却因为白少言的话仔细的看了看裴子彤的指甲,那红色的豆蔻确实是十分的显眼,尤其是衬着黑色的衣服,是不是最近比较流行这种颜色呢?

“萧寒的妻子?为什么之前都没有见过?”王喜的目光还在佟秋练的身上面转悠,王喜身边的女人都是裴子彤这种妩媚多情的,佟秋练这种清冷气质的倒是真的第一次见到呢,而且佟秋练就是不笑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周围偷看萧氏夫妇的人不在少数,毕竟佟秋练和萧寒算是第一次公开的亮相吧,想要过去搭讪的人不在少数,只是今天的场合,不合适而已,所以很多人都是只敢远观而已。像是王喜那么*裸的看过来的倒是第一个。

萧寒早就注意到了,王喜么……

“刚刚从国外回来的,是不是很漂亮啊,其实我有个办法……”裴子彤趴在王喜的耳边说着什么,王喜的脸上面立刻出了一种奸计得逞后的坏笑。

佟清姿刚巧从这边路过,佟清姿本来就十分的不喜欢裴子彤,这是很久之前就不喜欢了,因为裴子彤在上流社会,其实很早之前就是个笑话。

裴子彤是私生女,但是却正大光明的出现了公众的视野之中,而且还做了那种长期生活在聚光灯之下的生活,加上之后和萧寒有牵扯,更是成了让所有人嫉妒的对象,只是现在……

佟清姿路过裴子彤身边的时候几乎是鼻子朝天的样子,尤其是那一脸的嫌弃,对裴子彤的嫌弃简直是不用言语说明的。裴子彤则是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在佟清姿路过的时候,裴子彤一抬脚,踢倒了边上面的一个摆设!

“啊——”裴子彤的高跟鞋直接踩了上去,脚踝直接被扭到了,整个人也瞬间跌坐在了地上面,脚踝处传来了阵阵的刺痛感,肯定是扭到了,而令狐乾刚好经过,正巧看了过去,佟清姿立刻露出了一副要哭的表情,还真是我见犹怜呢,但是令狐乾却直接无视她,从她身边直接走了过去。

佟清姿气得直接将身边的一个花圈打落在地上面,佟清流板着脸走过去:“清流——你扶我一把,我的脚崴了……”

佟清流走过去,低头弯腰,然后直接将被佟清姿打落的花圈扶起来,将上面的东西摆好,“脚崴了就该去找医生,我又不是医生,再说了,别挡道,后面还有人要过来呢!”

佟清姿气结,而裴子彤却这个时候向她伸出了手,“佟小姐,快起来吧!”佟清姿知道这是裴子彤故意的,但是自己的脚踝真的很疼,动一下都觉得疼得要命,自己哪里站得起来啊,只能将手放在了裴子彤的手上面,“佟小姐,真是不小心呢,怎么能摔倒呢,真是的,还把脚崴了……”

佟清姿心里面那个愤恨啊,这个贱人,居然还来装好人,看我等会儿不收拾她的,在我的地盘上面撒野,也真是够了,以为找到了一个老男人就能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了么?还不是个私生女!

佟清姿还没有站起来,感觉到了下面有什么东西扯到了自己的裙子,但是佟清姿脚踝处还是不断地传来的刺痛感,让佟清姿忽略了站起来的那么一点的阻力,所以在佟清姿在裴子彤的搀扶下面一下子站起来的时候,只听见“撕拉——”一声,在所有的注视之中,佟清姿的裙子从下面开了一条缝,直接开到了大腿处!

“啊——”接着就是一声惨叫,就是在外围的很多记者都听见了,只是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弄得都好奇的看着那边。

“噗——”白少言很不客气的笑出了声音,白少贤伸手直接捂住了白少言的嘴巴,“你就不能憋一会儿啊……”

“大哥……”白少言拍拍白少贤的手,白少贤松开手,白少言这才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让她鼻孔朝天,好了吧,这下子算是出洋相了吧!”

佟修闻声赶了过去,脱下衣服就带着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的佟清姿下去,而因为令狐泽出声的缘故,所有人只当看了场笑话罢了,但是佟清姿却是在心里面狠狠地记恨上了裴子彤,而此刻的裴子彤也是在算计着佟清姿的。

相比较佟秋练身边的防守严密,佟清姿这个人算是没有什么脑子的,或许真的可以利用一下。

此刻的裴子彤已经是完全的无所顾忌了,因为她的手上面已经是不干净的了,而在杀了一个人之后的裴子彤,似乎已经尝到了一些甜头,尤其是此刻的新闻上面还在循环播放着关于悬赏焦尸案子的新闻,更是让裴子彤的心里面觉得杀人这样的事情,只要自己小心行事,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其实裴子彤不知道的是,她已经留下了很多的线索,只不过这些线索警方排查都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而裴子彤此刻已经决定制定她的第二步计划了!

因为在和王喜的一次聊天中,裴子彤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王喜虽然说要和自己结婚,虽然说要举行婚礼仪式,但是王喜居然说要带自己去做什么婚前的财产公证,哼——臭男人,以为这样就能万无一失了么?

你没有儿子没有女儿,原来的老婆也死了,你是准备把这笔财产带下去,也不留给我么?裴子彤绝对不允许自己牺牲了这么多,到头来换来的却是一无所有。

而王喜完全不知道,此刻依偎在自己怀里面的女人已经在想着如何才能杀死自己,并且名正言顺的取得他的财产了。

“你说那个女人在密谋什么,那眼神,简直要把那个老男人吃了!”白少言看着现在的裴子彤简直觉得有些恶寒,本来在屏幕上面都是饰演一些白甜傻的角色,倒是有一些影迷的,现在弄得好像是靠卖肉的艳星一样。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白少贤在一边喝着茶水,这令狐家提供的茶水倒是不错,清凉去火。

而佟秋练在佟清然的灵位前献花的时候,令狐默就跪坐在一边,佟秋练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令狐默的肩膀,令狐默在她的成长中扮演着无比重要的角色,就算是现在两个人走不到一起了,但是佟秋练也不想看见令狐默变得这么的落寞。

“阿默,你节哀吧,路还是要走下去的!”但是令狐默却有一种带着一丝陌生的表情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在令狐默的眼中看到过各种各样的眼神,生气的,愤怒的,甚至是暴怒的,爱恋的……但是却从未见过这种陌生的神情。

佟秋练刚刚准备起身离开,令狐默伸手拉着佟秋练的胳膊,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告诉萧寒,他想玩,我陪他……”

佟秋练走下去之后,萧寒搂着佟秋练就准备离开,不打算跟着去送葬,“你对阿默做了什么!”

萧寒一顿,令狐默,你还是个男人么?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居然把女人扯进来,萧寒看了看周围,扯着佟秋练就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直接就把佟秋练压在了墙角,“你干嘛啊,我问你话呢,你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别想打岔!”

“我正准备回答你的问题啊!”萧寒笑着低头看着佟秋练,双手撑在墙壁上面,佟秋练伸手想要推开萧寒的手臂,但是萧寒却死死地撑住,“你干嘛啊,这是葬礼上面,你到底要做什么啊,被别人看见不好!”

“谁会看见啊!”话音未落,小白伸着懒腰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中,小白也是被吓了一跳,“你们……”你们这种姿势,那个玩壁咚啊,这种场合合适么?

“小白,把风去!”萧寒冲着白少言一笑,白少言立刻颠儿颠儿的跑出去了,佟秋练真是对眼前的男人的厚颜无耻的程度有了一次新的认识,什么叫做把风啊,我们在偷情么?

“你真是越来越无耻了!”佟秋练的话音未落,萧寒直接就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佟秋练死死地咬住嘴唇,真个男人怎么每次都是不分场合的啊,佟秋练使劲的推搡着萧寒的身体,而萧寒直接一把将佟秋练搂进了怀里面。

“以后别为别的男人来质问我,不然我就惩罚你!”萧寒恶狠狠地说着,这表情怎么和训小易的时候一摸一样啊!

“你当我三岁小孩子么?吓唬我!赶紧出去!”佟秋练说着挣扎着就往外走!

“你当我说着玩的啊,我说的是真的!”佟秋练要离开,萧寒就从后面抱住了佟秋练,这一来一回之间,萧寒的手似乎放到了不该放的地方,“咳咳……那个……”萧寒举起双手,作无辜状。

“萧寒,你是真无耻!真流氓……”佟秋练说着转身就往外走,萧寒连忙追上去解释,“那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都看不见你的……你说我怎么会故意摸上去呢,那个我真的……”

“行了,你可以闭嘴了!聒噪!”萧公子是彻底石化了,聒噪,平生第一次被人这么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