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亡者的指引

步惜晟只有一妻一妾,府里人少,厨房只有一个大的和两个小的,夜里的粥点是大厨房做的。

大厨房里一个管事婆子,三个厨子,各掌京菜、越菜、江南菜,两个专司点心的丫头,另有两个小厮两个丫头,皆是粗使的。士族门第的衣食讲究颇多,皇室宗亲门第此风更甚,比如给主子做点心的不可是婆子妇人,需得是未嫁少女身家清白,少女手如葱玉体香沁人,贵族男子们便觉得经少女之手的点心格外精致,赏心悦目,因此盛京城里在各府服侍主子点心的丫鬟向来是一等的,常受着人的羡慕,少有受罚的。

步惜晟服毒身亡,宋氏将厨房的下人和端菜送食的小厮一律去衣受杖,那俩专司点心的丫头乍受此辱,寻死觅活的嚷着要保全名节,被赵良义打晕后就近抬去了一间厢房里。

下人房在后院,这些人因伤得太重,被巫胤吩咐不可擅自搬动,但春夜深寒,花厅外又太冷,只好就近在前院找了间厢房,先将人抬了进去。

暮青到了前院时,盛京府尹郑广齐打着哈欠坐在花厅里奉茶,他本已歇下,听闻宣武将军府里出事,只得从美妾被窝里爬出来赶来,因知道有暮青查案,盛京府就是个摆设,因此他连仵作都没带,只带了些衙差。

暮青过花厅而不入,直奔厢房,郑广齐见了反倒舒了口气,他躲暮青都来不及,巴不得她不搭理他。

暮青到了厢房门口时,里头正乱着,赵良义满头大汗地从里头出来,撞见暮青顿时如见了救兵,忙将她往里头拖,“你小子可来了,快快快!你向来心狠,这事儿还是你干合适!”

步惜欢目光微凉,听赵良义说得像是要暮青进去做何事似的,又不免目光古怪。

暮青听得脸都青了,一把甩开赵良义,冷声问:“何事如此吵闹?”

“还不是那俩丫头?”

“不是打晕了?”

“又醒了!”赵良义烦躁地扯了扯衣领,甚是抓狂,“娘的!杀胡人,小爷是一员猛将,打女人……这、这他娘的咋下得去手?”

大将军之前命他将人打晕,他看那俩小姑娘身娇体弱的,腰身上又被打得不成样子,本就只剩半条命了,若再下手狠了,直接给打死了咋办?因此他只轻轻地劈了两下,人当时是昏过去了,可抬到厢房没多久便又醒了,两人一醒便要咬舌自尽,幸亏他眼疾手快,嘴里给塞了东西,可这俩姑娘不省心,身子爬不起来便拿脑门往炕头儿上撞,他想打晕,怕把人打死了,想不理了,又怕她们真的撞死了,正焦头烂额之际,打算出门寻救兵,一出门就撞上暮青了。

“快快快,你小子一张阎王脸,一看就知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这事儿你去办最好!”赵良义说着,又把暮青往屋里拉。

门口俩亲兵听着,忍不住咧嘴直笑。

“笑什么!这府里刚死了人!”暮青怒瞪两人一眼,袖子一甩,厉风扑了赵良义一脸,抬脚便进了屋。

那两个丫鬟趴在同一张暖榻上,正拿头撞着榻沿儿,那榻沿儿上已见了红。两人都已穿上了中衫,但旁边两个亲兵都还是少年,两个丫鬟性情又烈,那两个亲兵急得满头大汗,却不敢碰。

暮青冷着脸进了屋,拖来一把椅子往榻前一坐,不拉也不劝,只道:“既然连死都不怕,想必也不怕说实话,那就回过话再寻死无妨。”

那两个丫鬟闻言抬起头来,两人额前都磕出了血,脸色苍白,细汗涔涔,见到暮青坐在榻前不由都停了寻死之举。她们可以不记得别人,救命恩人自然记得。

“不必谢我的救命之恩,我看你们也没打算珍惜这条命。你们主子死了,这案子我要查,今夜的点心是你们两人做的,我有话要问你们,你们实话实说便是还我的恩情了。”

暮青向来不啰嗦,两个丫鬟性情刚烈,竟也是痛快之人,一齐点头道:“都督有话便问,奴婢们定知无不言,我们不打算活了,死之前也不愿欠着都督的,还报了也好一身干净地去阴曹地府,来生投胎若还能做人,定投胎到都督府里,伺候都督这样的主子!”

“今夜你们主子吃的点心是哪个做的?”暮青问。

“翠玉糕、金丝酥和奶香小豆糕是奴婢做的。”先答话的丫鬟杏目樱口脸盘圆润,颇有几分富贵姿色。

“杏仁糕是奴婢做的。”后答话的清瘦些,姿色稍逊,眉眼却如刀子般凌厉,一瞧便是个厉害性子。

“燕窝粥呢?”暮青没急着问杏仁糕。

那清瘦的丫头道:“燕窝需隔水炖,要炖上不少时辰,因此寻常厨房里都是一直备着的,将军、夫人亦或姨娘想喝,派人来厨房端了去便可。”

暮青轻轻颔首,这才问道:“你们主子的宵夜一共四盘点心,为何你只做了一样,而她要做三样?”

那清瘦丫头一听,眼底顿时生了委屈的怒意,“都督是说奴婢躲懒?”

那圆润些的丫头性情温和些,忙替她解释道:“都督莫怪松春姐姐,她性子直些,但绝无冒犯都督之意。今夜不同往常,往常奴婢和松春姐姐都是一起做点心的,可今夜主子说想吃杏仁糕,还不想吃和往常一样的,他将松春姐姐唤去书房,给了松春姐姐一瓶杏仁露,说做点心时放进去,杏仁味儿香浓些。奴婢和松春姐姐从未听说过杏仁露这等好东西,松春姐姐说,这样的杏仁糕以往没做过,今夜便用心办这一件差事,劳奴婢做了那三样点心。”

“杏仁露?”暮青面色顿寒,问,“那杏仁露现在在何处?”

“在主子书房外的杏花树下埋着。”松春答道。

“去挖!”暮青回头便对赵良义道,“小心些,那可不是杏仁露,是毒阎罗。”

赵良义在一旁听暮青问案,原本还稀奇怎么她来了,这俩丫头就好说话了,听闻这话脸色也沉了下来。他平日虽大大咧咧的,但办起事来却不含糊,转身便往步惜晟的书房去了。

步惜晟的妻儿都去沐浴更衣了,书房里没人看着,暮青怕出岔子,过来前院时便没让元修跟着,留他在书房看着步惜晟的尸身。

赵良义带着人走后,松春和松夏两个丫头却吃惊地看着暮青,俩人都还没回过神来。

“毒……什么毒?都督是说,主子真是奴婢毒死的?”松春今夜挨打,一直以为自己是冤枉的,听见暮青的话顿时如遭雷击。

“你不知情,无罪。”暮青道,她看得出松春说的是真是假,因此不怀疑此话是她瞎编的,但她还有疑问,“你为何要将那瓶杏仁露埋了?”

松春心里很乱,闻言愣了一阵儿,这才边回想边道:“是主子吩咐奴婢埋的,主子说这杏仁露珍贵,用不完需妥善保存,不然味儿便淡了。主子说,书房外正有一颗杏树,这杏仁露埋在杏树底下最好不过,于是奴婢便照办了。”

暮青听后,眉头动了动。

松春以为暮青怀疑她,急道:“奴婢所言句句属实,夫人屋里的大丫头莲儿可为奴婢作证!”

“哦?”

“主子命奴婢埋杏仁露,书房没有小铲,奴婢便去柴房拿,正巧遇上莲儿来为夫人屋里取炭。她还问奴婢来柴房拿铲子做何事,奴婢只说是主子吩咐的,没有多言。此事都督可问莲儿,也可问柴房里的粗使小厮。”

松春的神情不似有假,且回忆的顺序上也有颠倒,这些都是说真话的表现。

暮青心里有数后,回头道:“传莲儿来问话。”

门口一个亲兵听见,得令便去了。

莲儿还没唤来,赵良义先回来了,他指甲缝里有泥,手里捏着只白玉瓶。

暮青对这白玉瓶很眼熟,巫瑾给过她几回药,都是拿着这种白玉瓶装着的——这极有可能就是巫瑾丢的那瓶毒阎罗!

暮青伸手就要去拿,面前忽然递来一条白帕,暮青抬头一看,见是步惜欢递来的,他淡淡看了她一眼,虽无一言半语,她还是看懂了他眼底的斥责——毒药瓶子也敢拿,嫌命长?

“嘿!”赵良义不乐意了,把沾着黄泥的手往步惜欢眼前递,“敢情就你们都督的命值钱,小爷的就不金贵?小爷刚刚可是拿手刨的土!”

“惜命就去洗手!”暮青眉头一跳,抓了步惜欢手里的帕子便将赵良义手里的药瓶拿了起来,随后沉声喝止他,撵他去洗手。

赵良义诧异地看了暮青一眼,笑道:“你小子也有紧张的时候?”

暮青沉着脸,一本正经道:“这毒埋在土里,瓶封不知是否塞得牢靠,你拿手扒土,还不快去洗手!莫怪我没提醒你,这毒若是沾在手上,你下半辈子就别想拿刀了。”

“有这么厉害?”赵良义看了眼自己的手,狐疑地盯着暮青,半信半疑。

“你见过我开玩笑?”

“……没有!”

暮青不再说话,只看着赵良义。

赵良义跟她对视了一会儿,嗷一声跳起来,“你咋不早说!”

这小子又冷又硬,哪会开玩笑?遇上案子时就更不会胡言了。

赵良义惊得冷汗都出来了,话没嚷嚷完,人已一溜烟没影儿了——洗手去了。

“关门,待会儿他回来,不要放进来打扰我问案。”暮青对门外的亲兵道。

门关上后,厢房里半天没声儿,松春好半天才问:“都督是说,此毒沾在手上人也会死?可奴婢……还活得好好的啊。”

若是当时她便死了,也不用受这去衣受杖之辱了。

“哦。”暮青淡然道,“你还活着,那就说明我刚刚是骗他的。”

松春:“……”

门外亲兵:“……”

步惜欢背过身去,有些忍俊不禁。她这一本正经的模样,骗人还挺管用。

“这仔细看看这药瓶,可是你埋的那瓶?”屋里没了吵闹的人,暮青便说回了案子,她将那白玉瓶子拿帕子擦了擦,摊在掌心给松春细看。

“是这瓶子,奴婢今晚才亲手埋的,不会看错。”

暮青将瓶塞打开,果然闻见一股浓郁的杏仁气味,这气味非但不刺鼻,反有些果仁香,也不知巫瑾怎么能炼出这么好闻的毒药来,怪不得松春真的将其当成了杏仁露。

“你主子今夜还有别的反常之处吗?”暮青问。

松春想了会儿,说道:“都督不问倒不觉得,如今想想,主子今夜是有些反常。以往奴婢送宵夜时,主子总是不多看奴婢,今夜……却总是看着奴婢说话,似乎吩咐奴婢办的差事都是要紧事,要奴婢牢牢记着一般。”

这时,守门的亲兵在外回禀说,莲儿带到了。

莲儿进屋后,暮青寻问了柴房的事,证明松春所言果真属实,命莲儿下去前,问道:“你们夫人可沐浴更衣好了?”

“刚好,敢问都督可是要见夫人?”

“回去禀告你家夫人,要她带着你家将军的遗书来书房见我。”

莲儿退下后,暮青便要回步惜晟的书房,临走前道:“你们两人且不忙寻死,这案子未破,我随时可能传唤你们,你们还是先养好伤吧。待案子破了,伤也养好了,寻死也有气力。”

松春和松夏互看一眼,还没说话,暮青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书房时,元修立在院外,赵良义来杏树下挖毒药,他便知道暮青问出什么来了。宋氏把人往死里打都没问出话来,他还以为那些下人什么也不知道,没想到她竟能问出来。

“果真是杏仁糕里有毒?”元修问。

“没错。”暮青将那白玉瓶子给元修看了看。

“真是厨房的丫头杀了步惜晟?”元修觉得事情不对,“他若是被毒杀的,写遗书作甚!”

“倒没想到,步惜晟是个如此聪明的人。”暮青一语说破此案,“他是服毒自尽的,但那不是他自愿的,因此他在死前做了诸多不合常理的事,为的就是给我留下查案的线索。”

步惜晟听说过她验尸断案之能,也知道她前日请他去都督府所问之事是为查案,若她知道他死在这个时候,必会前来查察他的死因,因此他在死前为她留下了破案的指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