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一十一章 论自杀者的心理

那丫鬟并非受刑之人,暮青猜测受刑之人里应该有她的至亲好友,她这一喊,院子里的下人们纷纷下跪谢恩,人人叩首,谢声如浪。

今夜将军府里死了主子,与此事有关的本都是被打杀的命,剩下的恐怕也要被卖走。卖身为奴之人,生死不由己,保了今朝难保明朝,下一家的主子兴许还不如这家,今夜死里逃生,自然诚心叩谢。

暮青却不习惯此景,她今夜惩治宋氏,其因有三——一因她罔顾人命,二因她屈打成招,三因步惜欢。

她望进花厅时,见宋氏云宝髻芙蓉妆,罗裙五重华琚佩身,远远一瞧,端的是王妃威仪雍容尊贵。她便忽然想起步惜欢在她身后,他若看见此景,怕是要想起过世的母妃,她若在世,今夜母子相见,想必花厅内外都是另一番光景。

她心里如此便痛了,想起过世的爹,想起步惜欢的娘,想起这人命如草芥的王朝,忽然心里便烧起一把火。她本不爱与内宅女子争斗,觉得甚是无趣,今夜却破了例,将宋氏一番惩治,只为出心里那团邪火。

如今她出了气,下人们相谢,她觉得救人只是初衷之一,因此不愿领受,正苦恼着,见前方有人打着灯笼疾步而来,到了近处一瞧,竟是元修领着麾下亲兵到了,巫瑾也在其中。

“真的救命恩人到了。”暮青看了巫瑾一眼,见他立在煌煌灯火里,白衣胜雪,不染纤尘,这人间烦扰似与他无关,面前有不少重伤者,他却未曾多看,甚是淡漠。但暮青知道他定会医治,因此对院子里的下人们说了句便出了花厅,走了两步回身问道,“你们主子的尸身停在何处?”

“还在主子的书房。”那起先叩谢暮青的丫鬟忙站起身来,领着暮青便往后院去了。

步惜晟习武,作息甚是规律,他极少流连花街柳巷,夜里多宿在府里,且有用宵夜的习惯。他用宵夜的时辰多是在亥时,用过宵夜便与嫡妻歇息,今夜他说有些公务,沐浴更衣后便命下人将宵夜端去了书房,可谁知他是要寻死?他死前留了封遗书,又用了些宵夜,随后便服毒死了。他的生母一听此事就昏了过去,嫡妻忍着悲痛报了宫里、王府和盛京府衙,如今灵堂还没布置出来,步惜晟的尸体还在书房,只是被搬去了书房的矮榻上。

留书服毒?

今夜月影禀报此事时,说的是步惜晟自尽,想必便是因为那封遗书了。

暮青边走边听丫鬟回禀,宋氏那等人来了府上,她就没指望现场能保护好,心中渐渐已有推断时回头看了步惜欢一眼,他自从进了府就没说过话。

男子一身亲兵服制,改换了容颜,性情也似改了,不笑不言,只在她望向他时眸底生出些浅笑,那般浅,那般柔,却刹那惊碎了流光,仿佛隔着时光拥她入怀,喃喃细语,耳鬓厮磨,诉尽一腔衷肠。

暮青柳眉轻蹙,心中微痛,他果然看见宋氏便想他母妃了。

“都督,我们将军的书房到了。”这时,丫鬟的声音传来,暮青一抬眼,见前头一道曲廊,尽处是一座阁楼,廊下已挂了白灯,有哭声自阁楼里呜呜传出。

哭的人是步惜晟的嫡妻高氏、一个妾室以及三个儿女,暮青进书房时,见到的便是这一堆妻儿扑在步惜晟的尸身上痛哭的场景。

元相摄政,皇权势弱,朝中少有人愿嫁皇家子弟,步惜晟成婚晚,府里只有一妻一妾,儿女三人。嫡妻高氏见暮青来了,悲痛未敛,眸底却有顾忌与怨恨之意。

盛京城里无秘密,步惜晟到都督府上做客之事已人尽皆知,人前日才去过都督府,今儿夜里就留下一封遗书死了,难免不让人多想。

暮青一句也不解释,只道:“将军已故,当需验尸,此为命案现场,还请夫人带人到偏屋等候。”

高氏听闻要验尸,忙挡住步惜晟的尸身道:“将军是喝了燕窝粥后中毒而亡,此事再清楚不过,都督何需验尸?有这时辰,何不查查是何人害了将军!”

她虽在内宅,可也听说了,此人不道,验尸时曾行剖腹取心之事,她断不会允许夫君的尸身被人如此对待!

“喝了燕窝粥死的?”暮青懒得再与内宅女子争执,抓住高氏的一句话便看向了书桌。

书桌上不见遗书,想必是被高氏收起来了,但宵夜还在。

只见一碗燕窝粥翻倒在桌上,另外还有四盘点心——杏仁糕、翠玉糕、金丝酥和奶香小豆糕,每只盘子都不大,糕点放在其中正好能拼四块,其中杏仁糕和奶香小豆糕都少了一块,显然是步惜晟吃了。

“你怎知人是喝了燕窝粥死的?”暮青走到书桌前,回头问道。

她眸底慧光慑人,知道高氏一定会答!

高氏虽对她有抵触心理,但想让她协助办案,拿捏得准她的心理便可。其一,她想知道杀夫凶手,她只要提起与步惜晟的死因有关的事便可转移她的注意力。其二,她方才的话有怀疑她的意思,为了撇清谋杀亲夫的嫌疑,她一定会答!

果然,高氏原先还想阻挠暮青,听闻此话心中顿生惊怒,答道:“那燕窝粥是翻倒的,自然是我们将军喝粥时中的毒。这浅显的道理,妾身这妇人都懂,都督难道看不出来?”

“嗯。”暮青颔首,却道,“此话虽有道理,但不合常理。”

高氏一愣,“如何不合常理?”

暮青道:“你夫君留了遗书,表面上看应是服毒而亡。一个求死之人,死前留下遗书,再用些饭菜,当个饱死鬼上路,这些心理都可以理解。可是我不理解他为何要在吃食里下毒?”

高氏皱着眉头,听不懂暮青的话,她不明白,为何夫君不可能在吃食里下毒?

“求死之人有两种,一种是忽生自杀之念,匆匆便走了。一种是早有准备的,死前会与世间告别,留遗书、沐浴更衣、用最后一顿饭菜,你的夫君就属这一种。对他来说,与世间告别的一切事情都是庄严的,最后一次修整仪表,最后一顿的饭菜……这饭菜对他的意义是特殊的,他希望再尝一次人间之味,希望做个饱死鬼上路,这样一顿对他来说意义神圣的饭菜,你觉得他会往里面下毒吗?”

“……”高氏哪里答得出?听闻此言早已泪流满面,哽咽难言。

“通常有准备的服毒自尽,服毒者会在留下遗书、修整仪容,并用过最后一餐饭菜后,再拿出毒药来服下,随后躺去床上亦或安静地坐着,等待毒发。你夫君若是真的将毒下在了燕窝粥里,那此举就意味深长了。”

“都督之意,妾身的夫君是、是被人毒杀?”高氏已忘了先前想要阻止暮青查案的心思,至此已一门心思放在了弄清夫君死因的事上。

“我没这么说,现在还不知粥点里有毒没毒。”暮青说着便转身道,“工具箱!”

她出府时带了验尸的工具箱,步惜欢扮成月杀,工具箱自然是他提着。

步惜欢没递给她,他蹲下身去亲自打开了箱子,低头时掩了眸底的宠溺之意。他不能动用内力,无法模仿月杀的声音,因此尽量不开口说话,打开工具箱后只抬头看了暮青一眼,以眼神传达意思——想要何物?

“手套!银针!”暮青也不跟他客气,吩咐得理所当然。

步惜欢先将手套递给她,待她戴好后,才将银针包递了过去。暮青戴着手套取出五根银针,分别放到了燕窝粥和四盘点心里,过了一会儿取出来一看,银针皆未变黑。

高氏不知银针不可试百毒之理,见到银针未黑,以为宵夜无毒,顿时神色悲戚——即是说她的夫君真是用过粥点后再服毒自尽的,并非被人所害。

“这还不能证明宵夜里无毒,能证明的只是里面没有砒霜或者鹤顶红。”暮青没解释此话是何意,她速速将银针收起,递给步惜欢道,“外衣,口罩!”

那外衣是从后身系带,步惜欢亲手帮暮青把衣带系好,她戴上口罩便走到了榻旁。

榻旁还守着个妾侍和三个孩童,那妾侍见暮青过来,忙护住了三个孩子。

“劳烦让开。”暮青道。

妾侍闻言瞧向高氏,高氏这才回过味儿来,想起方才她还怀疑夫君的死与暮青有关,不打算让她验尸查案,可不知怎么的她就查了,还到了她夫君的尸身前。

高氏怕暮青剖了步惜晟的尸身,慌忙便要出声阻止。

暮青早有预料,先声夺人道:“你夫君是服毒死的,口中流涎,衣襟、衣袖上皆沾了燕窝粥,手也捏过点心,虽不知这些粥点有毒无毒,但若孩子碰上了……”

话没说完,高氏和妾侍的脸色就一齐白了,高氏抢步上前将一个大些的男童抱离了矮榻,那妾侍也慌忙护着自己的一双儿女退得远远的。

榻前顿时无人了。

“最好去备热水,他们都需沐浴更衣。”暮青头未回,戴着手套动了动尸体的脖颈、下颌和手臂,手臂还未形成尸僵,下颌和脖颈却已僵硬——人死了有一个时辰左右,和隐卫回禀的亥时初刻吻合。

“快!快去备水!”高氏心惊肉跳,忙吩咐丫鬟去备水。

“你们最好也沐浴更衣,免得再蹭到孩子身上,亦或毒死了自己。”暮青边说边沾了沾尸体嘴角的口涎,凑近鼻尖闻了闻,眉头蹙紧——步惜晟的宵夜里有样点心是杏仁糕,他的口涎里有杏仁味实属正常,但他死前还喝过燕窝粥,杏仁味儿应被冲淡了,可这气味却有些浓。

“快!备水备衣!”高氏再无心阻拦暮青,夫君暴毙,宣武将军府的天塌了,可她上有夫君的生母要赡养,下有嫡庶子女要养育,如今不能死。

高氏和妾侍各住一院儿,皆离书房有些远,当下也顾不得其他事,吩咐了下人后便各自带着孩子,急匆匆地出了书房去沐浴更衣了。

这回,书房里彻底安静了。

步惜欢笑着看向暮青,原以为她性情冷硬,不擅与这些八面玲珑、口齿伶俐、一张嘴便能颠倒是非的内宅女子交际,未曾想她倒是治她们的好手。惩治人时其威若雷霆,懒得争吵时也能让人乖乖听命行事。她如此擅知人心,方才在前院对付宋氏,想必也有让她乖乖听话的本事,可她却选了最激烈的对峙相逼,想必是因为他吧?

男子望着少女的背影,眸光柔如春水,不合时宜,却暖柔至极,仿佛一个凝望的眼神便能暖了春风化了春雪。

暮青一心在验尸上,她心中生疑,俯身翻开尸体的眼睑,一看之下面色顿变,“过来帮忙!”

她声冷如霜,步惜欢敛了笑意,来到榻前时见暮青已解了步惜晟的衣带,对他道:“帮忙把人翻过来!”

步惜欢依言照做,尸体一翻过来,暮青便将外袍和中衫一起扒了下来,只见尸体的背上已生了尸斑,那尸斑的颜色甚是不同寻常,鲜红触目!

暮青盯着那尸斑,声音结了冰,“毒阎罗!”

尸体口中流涎,闻之有刺鼻的杏仁味,尸斑呈鲜红色,眼睑等皮肤黏膜亦成红色,此乃氰化物中毒之征!

氰化物会造成体内氧利用不足,血液中含有较多的氧合血红蛋白,故尸斑呈鲜红色。暮青当初在汴河城义庄里看验父尸时,因她到时,人已死了四五日,尸体已腐,因此只闻见了尸身口中的杏仁气味,尸斑颜色却不新鲜了。而步惜晟刚死,尸体还新鲜着,身中何毒一眼就能验得出来!

可是,她查的是相府别院的湖底藏尸案,此案与假勒丹神官一案应该是一个幕后真凶所为,事关通敌卖国惊天阴谋,怎会又涉及到了毒阎罗?

毒阎罗是大半年前毒死她爹的毒,今夜又出现在了步惜晟身上,这两件事可有何关联?

“我去前院!”暮青转身便往书房外去,刚走到房门口,迎头就撞上了元修。

元修扶住暮青道:“别去前院了,正乱着呢!那十来个下人,废了五个,命虽能保住,这辈子也下不了地了。剩下的几个伤势也不轻,有俩丫头寻死觅活,我让人打晕了,正命人看着呢。巫瑾还在施药救人,盛京府衙的人来了,也聚在前院儿呢。你把恒王妃给吓跑了,恒王府待会儿恐会来人闹腾,我已调了亲兵来将宣武将军府给围了,你放心查案,旁事勿理!今夜宫里或相府若是来人,我应付!”

元修进门便将前院的事说了,而后才注意到暮青行色匆匆,不由问道:“何事急匆匆的要去前院?”

她向来冷静自持,少有这般心急的时候。

“步惜晟所服之毒有异!我怀疑是巫瑾多年前所丢的毒。”暮青从元修怀里退出来,没看身后的步惜欢,此话她说了一半留了一半,没对元修提此毒与她爹的死有关。

暮青不说这些,一是因元敏是她的杀父仇人,对元修来说,一方是他的战友和救命恩人,一方是他的至亲姑母,她说了只会徒增他的矛盾苦痛,二是因她对凶手的用意深有怀疑。

“巫瑾的府上曾有毒药被盗?”元修不知此事,但也不奇怪巫瑾会将这些事告诉暮青。他看得出来巫瑾将她当成同道中人,而她又对医术毒术甚感兴趣,两人曾在相府别院的诗会上独处过一回,那时提起了此事一点都不奇怪。比起此事,元修有更想问的,“我接到消息称步惜晟服毒自尽,你可验过尸了?”

“刚验过,此毒名为毒阎罗,乃是巫瑾年少时所制,五年前京中传入时疫,王府里收治了不少百姓,时疫过后发现府里少了些毒药,其中有一瓶便是毒阎罗。此毒有极强的杏仁味,如若不是自尽,则只能下在杏仁食物里,否则极容易被发现。”

元修闻言看了眼步惜晟的书桌,见那些粥点里有盘杏仁糕,不由蹙眉问道:“你的意思是,他并非服毒自尽,而是有人将毒下在了杏仁糕里?”

“难说,除非能证明这杏仁糕里有毒。”暮青走回桌前,拿起了一块杏仁糕,这杏仁糕做成了杏花模样,上头点缀着些红豆,闻之奶香豆香甚是诱人,但仍遮不住浓郁的杏仁气味。

步惜晟若有自尽之心,应该不会将毒下在食物里,可这杏仁糕确实闻着很可疑。

“想知道有毒无毒还不简单?”元修望向门外,吩咐亲兵道,“去抓只野猫来!”

暮青一听便知道他想拿猫试毒,皱眉问:“猫跟你有仇?”

元修一愣,“你喜爱猫?”

不待暮青答,他便点点头,道:“那不要猫,去抓条野狗来。”

“狗跟你有仇?”暮青刚学解剖时,亦曾解剖过青蛙兔子白鼠和猫狗,但不代表她对待生命态度冷漠,恰恰相反,她的刀下解剖的生灵越多,越知感激这些生灵,亦越知生命的可贵。

“如非必要,莫行此事。”暮青道,“我还是去前院看看吧,先审审厨房的人,实在审不出来再说。”

------题外话------

昨晚卡得要命,这章内容又多,先发这些吧,晚上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