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零九章 你属狼狗的?

两人靠得极近,男子低着她,眉眼好看得如一幅春画,眸光如夜湖,湖心似有风浪翻涌,仿佛轻易便能覆了她这一叶小舟。

小舟却偏不惧,迎着风浪而上,与他相搏,胜负难分。

不知多久,她道:“好。”

他微怔,烛光一晃,眸底霎那掠过金光,电般慑人,随即点头一笑,也道:“好!”

话音落,他将她抱起便往榻上去。

暮青仰面朝天,盯着步惜欢好看的下巴,问:“不是你要雌伏?抱我作甚!”

步惜欢不接话,将暮青往榻上一放,顺势解了她的衣带。

暮青目光一变,眼刀嗖嗖的,“你说你要雌伏的!你想食言?”

步惜欢笑得漫不经心,手上却动若雷霆,将那衣带一扯,少女被迫在榻上一滚,他手中提着条雪带,而她已趴在榻上。

暮青怒而起身,“你说你要雌伏……”

步惜欢将她的后脑勺一压,重新将她压回榻上,一手将她的衣衫刷的一扯!

少女玉背半露,眸底蹿出火苗,“你说你……”

男子往榻旁懒洋洋一坐,半个身子一倾,重量尽数压在了她身上。

少女胸口存着的空气霎那被压尽,气息不足,清音低哑,“你……”

男子低低一笑,一口咬住了她的玉肩!他笑意如风,温柔缱绻,下口却重,疼得她嘶的一声,拳头握着,明明可以将袖甲里的解剖刀拿出来威胁,却愣是忍着没动——他内伤未愈,百日内与世间普通男子无异,解剖刀锋利,她实不想误伤他。

但刀未动,暮青却动了手。

她拳头忽松,掌心一翻,反手握住了步惜欢的手腕,使力便拧——格斗术有些日子没用了,今夜正好练练!

看着她试图反击的小模样,步惜欢伏在暮青肩头悠悠一笑,任她手上使力,他不慌不忙,只咬着她的玉肩不松口,舌尖儿轻轻一勾。

这一勾,缠绵婉转,和着男子喷薄的气息,温热挠人。她如被雷电击中,麻软了一条胳膊,再使不上半分气力。

她原以为他百日内不能动武,应与普通男子无异,若战一场,他不该是她的对手,却未曾想到世间还有这等化力之法,甚是无耻,也甚是……聪明!

少女伏在榻上,眸底斗志未休,恼意未尽,又生出些赞赏,诸般情绪皆在眼底,如黑夜里绽开一簇烟火,绚烂遮了清冷,终见一丝人间热闹颜色。

半帐微拢,烛光幽黄,她青丝半湿,还沾着桃花皂角的清香,他隔着青丝摩挲她的玉背,帐中渐生汗香,少女的玉背上覆了层薄光,那光景难述,只见青丝、薄唇、雪背,艳色交织,滋味蚀骨。

不知多久,他轻轻抬头,咬一截青丝在唇齿间,哑声笑问:“如何?这雌伏滋味可好?”

“竟还不错。”她难得肯如此说,他眸光微亮,心中刚生出喜意,便听她又道,“怪不得你喜欢。”

步惜欢气得一笑,若非修养甚好,当真要气得背过气儿去。他轻斥地看她一眼,咬着她的青丝惩罚般的扯了扯,她顿时疼得嘶的一声,怒道:“步惜欢,你属狼狗的?”

又咬又扯的,她是他嘴里的玩具吗?

“属什么也比你这小没良心的强。”步惜欢笑骂一声,放开了暮青,“你还真以为为夫雌伏过?”

“我知道你没有。”她道。

“没有还说!”他没好气地道。

“我只是想研究一下你的反应。”暮青实言道。

“嗯?”步惜欢扬了扬眉,心里忽然生出不妙之感。

研究?

暮青道:“我只研究过犯罪心理,尤其是变态者的犯罪心理,但对正常人的心理没有特别研究过。为了更多的了解你,以及增进我们之间的默契,我觉得你应该让我研究一下。”

“如何研究?”她把他当成刀下的尸体了?

“各方面。”

“哪方面?”

“比如雌伏,你对此事反应甚大,但并未真的恼我。考虑到天下人在此事上对你的误解可能让你不快,我日后会少提此事,但不保证心血来潮时不提。”

她不是喜欢玩笑之人,但对于他,她总忍不住会生出这些心思,这种心态她觉得甚是幼稚,但不可否认,她觉得愉悦。因此,此事在无伤大雅的情形下,她会拿来开个玩笑,但仅是他与她之间的私房事。

“你还会心血来潮?”步惜欢听后一笑,忍不住打趣暮青。

他还以为她事事都冷静自持。

“当然,只是少有人能让我心血来潮。”

“如此说来,我还应该觉得甚是荣幸?”

“那倒不必,这只能说明,你对我来说甚是特别。”

她诚实的话,让他眸底忽然便生出明光,愉悦占满心头,险些要甜化了一颗心。

有的时候,他真爱她的诚实!

“那除此之外,你还想研究何事?”将她方才那句话收在心底珍藏之后,他又问。

“还没想好,日后想到再说。”暮青道。

步惜欢闻言轻轻扬眉,目光有些戒备,是他近来疑心病重了?怎么总觉得不会有好事?

“哦,对了。”这时,暮青想起了别的事,“我昨日见过恒王府里的人,步惜晟和步惜尘。”

步惜欢显然已经知道此事了,笑容淡了下来,顺手将衣衫帮暮青裹上,拉过锦被来为她盖上,漫不经心问:“瞧出什么来了?”

“步惜晟无甚嫌疑,但步惜尘对你很有敌意。”暮青道。

元隆五年时,步惜尘才六岁,因此他不是凶手,昨日她询问步惜晟时也特意观察过他的神态,他对她问的那些与案情相关的问题都无甚反应,说明他不知当年的事,但在提起步惜欢时,他的反应很排斥,并且敌意很大。

“当时,我问步惜晟可曾时常出席各府的园会,他答话时提到了你初登基那几年,但话没说完便住了口,看起来颇为忌惮步惜尘。我接着问话时又故意提起了你,发现他眉峰暗压下巴微沉,还有环臂握拳之举,这些都说明他对你有敌意,且敌意强烈。”暮青简述了问案时的情形,对步惜欢道,“你日后要小心他。”

本来她昨日是要问步惜晟的,但是发现步惜尘的敌意后便多问了一句。她知道今日沈家来求亲后,步惜欢夜里必来,她一直在等他来,其实就是为了提醒他此事。

“我不是说过,他的眼睛盯着我的御座江山呢?”步惜欢笑意微凉,理了理暮青的发丝,漫不经心道,“他并非我的胞弟,不过是异母所生。我母妃过世三年后,太皇太后给我父王做主指了门亲事,是当年的太子太傅宋家。先帝在时,太子夭折,直至先帝驾崩也再未立太子,故而宋家赋闲已久。但宋氏在盛京城里却甚是有名,她是太子太傅的老来女,宠得很,性子甚是跋扈善妒,二十有二了还未嫁得出去,太皇太后便指给了我父王。宋氏过府后,杖杀了不少姬妾,与我父王时常吵闹,步惜尘的性情自然也就乖戾些。我与他甚少见面,他应是觉得父王庸懦不堪为帝,五伯父体弱亦不堪为帝,而我不过是个傀儡,身为步家皇族子弟,他才是那应该得到这天下江山的人。我倒要瞧一瞧,他如何夺这天下江山。”

暮青眉头紧皱,每次听到恒王府的事,她总忍不住皱眉头。

父子反目,兄弟阋墙,夫妻成仇,君不君,臣不臣,这天下江山真的就如此重要?

有些时候,她宁愿步惜欢不是这天下之主,他不为君才有可能许她一生之期,白首不离。可她知道,他有明君之能,亦有明君之志。他能接受女子为官,放她远去西北,尊重她的职业,哪怕是在她验男尸时。他给了她如此多的宽容与尊重,她又怎能夺他之志?

志不可夺,她的骄傲亦难放下,待他日天下大定,她当真能愿意成为他后宫嫔妃里的一人?

暮青闭上眼,她知道,她是不愿意的。若有那一日,她定会远走。

步惜欢见她神色淡了下来,不由问:“怎么了?方才还好好的。”

暮青翻了个身,佯装困倦了,“累了,今夜要与你说的事已说完了,你回宫去吧,如今不能动武,莫要节外生枝。”

“谁说说完了?”步惜欢掰着她的肩将她转过来,在她皱眉睁眼时,笑着望进她的眼底,“可是在想那纳妾一事?”

暮青一愣,虽未开口,那怔愣的神情落进步惜欢的眼底,也使他懂了。

他虽不似她那般会察言观色,但论观人,他在御座之上近二十年练出的眼神亦是毒辣的。

她说,此生绝不纳妾,他在听到月部传递此言时便已知她的心意了。

“青青,你曾说承诺无用,我亦如此认为。”男子望进她的眼里,不诉衷肠,只让她记住一言,“我若不够强大,承诺不过空话,我若足够强大,承诺实属多余。你若想要,我愿用一生去强大,不惧逆流而上。”

暮青怔怔望着步惜欢,恍惚间她想起那夜从军,她曾与他说过,不惧千难万险。

他与她……都是不惧这世间险阻之人。

“你无需信我,只需看着。”步惜欢淡淡笑着,那笑容与往常无异,她却觉得春已暖,花已开,心头万般平静。

“好了,睡吧,明儿你又得查案。”他说着便为她掖了掖被子,起身放了帐帘。

刚要离去,窗外忽然倒悬下一道人影!

“何事?”步惜欢面色微凉,冷声问。

“主子,月杀来报,恒王府出事了!”

“何事?”

“晟公子,服毒自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