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七十九章 祭司,你在本宫心中独一无二

如果鹰找不到,就会原路返回来,脚上所绑的竹筒内的字条也会原封不动。

相反,如果鹰找到了,就会落下去,停靠在目标船上。船上的人不知鹰来自何处,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取看鹰脚上所绑的竹筒内的字条。到那时,如果对方杀了鹰,不让鹰返回来,她只要让人仔细统计回来的鹰的数量,与每只鹰回来的方向,就可以准确的知道是哪个方向的鹰未回,从而确定要不要继续追下去与再往哪个方向追。而如果对方将鹰放了回来,并将看过的字条放回去,装作没有动过鹰的样子,那也好办,只要查看鹰脚上的竹筒,每只竹筒上面都已经做过记号,不论对方怎么装都一定能查出来。届时,就可以直接让鹰带路。

魔宫中人完全按照夭华的吩咐做,很快就将鹰放了出去。

夭华接着命魔宫中人先将船停下来,在原地等候鹰回来。

容觐也很赞成这一做法,毕竟从昨夜到现在已经追了这么久,还是什么也没追到,连只船的影子都没看到,再这样继续下去断不是办法。再说,要是昨夜出现的那个人看错了,或是乌云在中途改变了方向,那他们就真的白追了。

船上的食物与水都准备得十分充分,婢女按一日三餐准时送上新鲜的饭菜。

夭华心情还行,并没有受还找不到乌云踪影的影响。

容觐坐下,与夭华一起用饭。

飞出去的鹰,飞行速度自然远胜船只的航行速度,再加上每一只都是经过精心训练后挑选出来的。

大概个把时辰后,其中一只鹰便在茫茫无际的海面上找到了夭华要找的大船,立即振翅直冲下去,一下子落在大船船头的甲板上,发出一声猛烈的声响。

甲板上的人有些吓了一跳,纷纷回头看去,然后其中一人上前,取出鹰脚上所绑的竹筒内的字条,就快速将字条呈给舱内的乌云。

乌云的眼睛还未恢复,听完禀告后淡淡吩咐,“念。”

“是。”送字条进来的人领命,就立即展开手中的字条当着乌云的面念起来,但刚念完前五个字,就有些念不下去了,也不敢念下去,声音中徒然带上一丝明显的颤音,就连脸上的神色也跟着一变,“祭司大人,你……你……”

乌云自然听出来了,但脸上的面色没有丝毫改变,语气也是一样,“念。”

“这……祭司大人……属……属下……”

“念!”

“是……是……”展开字条念的人一时间又是一颤,有些骑虎难下,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硬着头皮与提着自己的脑袋接着念下去,后背在这时已是冷汗直冒,“祭司大人,你……你卷铺盖逃得这……这么快,还当缩……缩头乌龟躲起来了,本宫还没有好好为你践行一番呢,怎对得起这么多年的交情。”

“念完了?”乌云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倒是真有些没有想到夭华竟能查到这里来。

“念……念完了,还请祭司恕罪。”展开字条念的人顿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尽管这字条并不是他写的,他只是负责念而已。

乌云淡淡勾了勾薄唇,“起来,去把那只鹰杀了,给本祭司加菜。”

“是。”展开字条念的人连忙站起身来,有些逃也般的飞快出船舱。

乌云腿上像团白色糯米团子似的趴着的小奶娃,满脸好奇与疑惑地看看乌云,又看看慌乱跑出去的人,一脸懵懵懂懂地伸手挠挠自己的小脑袋。

乌云清晰地感觉到小奶娃的举动,宠溺地伸手,抚了抚小奶娃的头发。

小奶娃顿时满脸笑容地就往乌云的怀中缩,喜欢乌云这么抚摸他,前一刻的疑惑与好奇转眼间抛之脑后了。

大约两三个时辰后,夕阳西下之际,夭华那边,放出去的鹰都已经陆陆续续回来。

回来的每一只鹰,脚上的竹筒内的字条都原封不动。

一番统计后,只有一只鹰没有回去。魔宫中人立马向夭华禀告,并将没有回来的鹰所飞出去的方向一并禀告给夭华。

夭华听后,笑着抿了口茶,看来老头确实没有看错,而这只没有回去的鹰显然已经找到了她要找的船,此刻说不定已经死了。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夭华马上命人按照没有回来的这只鹰所飞出去的方向直行,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追,无论如何也非要追到乌云那厮不可。

次日深夜,月光姣姣的夜幕下,浩瀚无际的海面上,终于见到前方的远处有一点亮光。

掌舵的船夫一眼看到后,连忙进入船舱向夭华汇报。

夭华听后,饶有兴致地走出船舱,漫步走到船头处,果然看到了船夫所说的那点亮光,看来就是那艘船无疑了。追了这么久,可算是追到了。

容觐跟随在夭华的旁边,与夭华一起在船头站定脚步,自然也看到了前方远处的那点亮光。而按照夭华说的,乌云双眼已瞎,在这样的情况下依他与夭华两人联手,杀了乌云还是有不少把握的。就算很不幸,乌云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可夭华既然敢追来,想来夭华也必然有她的把握,不然夭华绝不会这么莽撞行事。

前方的那艘大船上,船上的人当然也看到了后面直追而来的亮光。没想到他们都已经不眠不休的这么快航行了,对方竟还能追上来,连忙进船舱内去向乌云禀告。

乌云没有任何变化,手中的动作也未停,继续喂小奶娃吃东西。

小奶娃不但一点也不配合,还一脸气嘟嘟的样子。只见,前方大桌子上一桌子的饭菜,早已经看得他口水直流,好香,但乌云却始终只喂他喝白稀饭,还几次没有喂准,喂在了他小嘴旁边。

乌云倒是想喂小奶娃吃其他东西,但谁让他还这么小,就算喂他,他也不能吃。再说,谁说他手中这是白稀饭了,它只是表面看上去像稀饭而已,事实上是千金难求的天山雪莲熬的雪莲粥好吗,就算一桌子的饭菜全部加起来也不及它一小口。至于没有喂准,喂到他的小嘴旁边去,只因双眼还未恢复,他又一直动来动去,故意调皮的跟他作对,不肯好好喝。

眼见乌云又一勺喂过来,躺在乌云腿上的小奶娃嘟着小嘴,扬起一只手就用力推了过去。

乌云很有耐心,没有丝毫生气。另外,回到南耀国后,又要将他一个人送到雪山山顶去,心中愧疚不舍而又心疼,让乌云难免更有耐心。如果可以,他只想永远宠溺他,医治好他的身体,让他好好的,为了这些即便让他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而小奶娃的身世,真的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关于这个秘密,必须要一直保守下去,任何知道的人都必须死,不论是谁。

小奶娃越发生气,真的不想喝,只想吃桌子上的那些东西,一双眼珠子不停地朝桌子看。

进来禀告的人,禀告完后不见乌云有何命令,就已经先退出去了。

安静的船舱内,又只剩下乌云与小奶娃。

小奶娃再调皮地闪躲了几次后,忽然小手一把拉住乌云的衣袖不放,小嘴像舔了蜂蜜似的很甜地对乌云喊道:“爹……爹爹……”

乌云浅笑、宠溺。

小奶娃一边喊,一边另一只小手直指向桌面,要乌云抱他过去。

乌云说不出太多诱哄的话,一手稳稳当当地扶着小奶娃的头与小脑袋,一手再将勺子中的雪莲粥喂向小奶娃的小嘴,喝了对他的身体有好处,同时也填饱他的小肚子。

当夭华所在的船越发加快速度的追上来,终于追到的时候,差不多已是一个多时辰后了。而此时的船舱内,乌云一小碗雪莲粥还没有喂小奶娃喝完,还在继续喂着,速度堪比蜗牛还慢十百倍不止。

夭华携带着容觐,直接飞身上追到的大船。

船上的人,立马拔出剑,戒备地一圈包围住夭华与容觐。

夭华丝毫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嗤之以鼻般地扫视了一眼后,就朝船舱走去。

包围住夭华与容觐的一干人,亦步亦趋地挪动,始终保持包围的局面,但又没有一个人敢贸然出手。

船舱内,夭华才刚一走进去,正在乌云腿上调皮地动来动去的小奶娃就一眼看到了夭华,立马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张口就对夭华喊道:“娘……娘亲……”

夭华笑,这个奶娃子还真把她当娘了,对她记得够牢的。上次在那山庄,就算她那样蒙着脸了,他竟还能叫出她来,好在乌云当时只当他是想娘了,不然她可就暴露了,今天也就不可能站在这里。

包围住夭华与容觐的一干人,一时间同样进了船舱,紧握利剑的手已经紧得不能再紧,但还是没有人动手,接下来就等乌云的命令了。

夭华的目光已经很快从小奶娃的身上移回到乌云的身上,不动声色地盯着乌云的双眼看,先行笑了一声,“祭司大人,本宫可是亲自来给你践行了,你不出去迎接也就罢了,还这般待客之道?魔宫中的规矩与教养都到哪去了?这样到外面,岂不马上丢了魔宫的脸?”微微一顿,不知道为什么,对着乌云这厮的时候夭华总是比对着任何人都来得轻松,那种总是想狠狠灭了他的感觉真的很让人舒畅,“要不,祭司大人还是跟本宫回去,让本宫再好好地亲自调教调教一番?调教好了,再离开?”

“那可真是要宫主费心了。”乌云神色淡然无波,看不出半点喜怒。

“好说好说,谁让你是‘陪伴’了本宫这么多年的祭司大人呢。要知道,这么多年来,你在本宫的心目中可从来都是独一无二,无人能比的。”

“本宫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只是这样的话,不知宫主都对多少男人说过?”乌云轻笑了一声,相当不屑。

“祭司这是在吃醋吗?本宫保证,这样的话,本宫可只有眼下对祭司大人一个人说,其他人哪有这资格。”

乌云的面色变得更加不屑了,并且不屑中还掺杂着一丝难明的冷意,但并没有说什么,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继续喂小奶娃喝剩下的雪莲粥。

一干牢牢包围着夭华与容觐的人,都已经紧张与紧绷到不行,可没想到乌云与夭华见到后的开场竟是如此“老朋友”相见般的对话,但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放松了警惕,一时实在辛苦。

容觐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夭华身后。

小奶娃仍旧不肯喝。

船舱内的场面,不知不觉有些定格下来。

夭华似乎很有闲情逸致一直这么僵持着,饶有兴致地看着乌云喂小奶娃吃东西与小奶娃躲来躲去就不肯喝。不得不说,这一幕还挺有喜感的,尤其是在乌云这厮做来。但事实上,夭华其实乃有意在拖延时间,想来这个时候乌云这艘船的船底应该已经快被她的人给凿破了。

“娘……娘亲……”调皮闪躲的小奶娃,闪躲之余,又对夭华唤道。

夭华笑,红唇勾着。

片刻后,忽然有人匆匆忙忙地跑进船舱来禀告,神色说不出的惊慌,绕开被包围在中间的夭华与容觐,朝坐着的乌云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祭……祭司大人,不好了,下面有人在凿船,船底破……破了……已经有水开始渗透进来……”

乌云还是面不改色之态,越来越像一张面具镶嵌在脸上,“宫主倒是很喜欢一计多施。”

“本宫这不是好心在给祭司大人机会吗,谁成想已经有过一次教训了,祭司大人竟还是不懂得提早防备,真是太辜负本宫的一番心意了,委实让本宫失望。不过,今夜能最后看一眼祭司,本宫也就满足了。若祭司实在不愿跟本宫回去,本宫也绝不勉强。”说完,夭华视若无人地转身离去,就好像强行进入到别人家里,又当着别人的面大摇大摆离去一样。

包围着夭华与容觐的一干人,到这个时候还是不敢贸然动手,继续包围着夭华与容觐亦步亦趋地出去,如进来时一样。

乌云没有抬头,又一勺雪莲粥朝腿上的小奶娃喂去,话不徐不疾地对着离去的夭华言,“忘了对宫主说了,宫主来的那艘船,我也让人去凿破了。不知现在情况如何?若无恙的话,我倒是可以随宫主一道回去。”

“那就多谢祭司大人的提醒了,本宫可不像祭司大人,自然早已经有所防备。”在乌云话落之际,夭华已差不多一脚踏出船舱,脚下的步伐一时间不由微微一顿,但并没有回头。

小奶娃眼见夭华走,不免有些急了,张嘴就要叫住夭华,没想到乌云正好一勺粥喂来,喂了个正着,顿时有些呛住,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

乌云没有没料到,连忙将小奶娃的头扶高一些,拍了拍小奶娃的后背。

这时,又有人匆匆忙忙前来禀告,不过这次的人不是乌云这船上的人,而是夭华那艘船上面的人,隔着包围着夭华与容觐的一干人就对被包围在中间的夭华禀告道:“宫主,不好了,船底……船底渗水了……潜入水中防备的人,损失惨重,只有几个活着上来……”

夭华的面色微微一变,但又很快恢复如初,快得几乎不容人察觉,这才不紧不慢地回过头去,重新看向乌云这厮,“看来祭司大人还是有意与本宫同归于尽了。”

乌云没有说话。

“只是,祭司大人,你舍得你腿上的这个奶娃子一起死吗?”

“舍不得。”乌云如实回答,就算舍得了一切,也断舍不得腿上的小奶娃,这一点任何时候都是一样,“可是,是宫主你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几天几夜紧追不放。如果我死了,我可不认为宫主会善待孩子。与其这样,现在这也是宫主你逼的。”

“真是好一个本宫逼的。”夭华冷笑,本以为已经提早让人下去防备了,可确保万无一失,没想到还是被乌云的人给得逞了。现在,两艘船都渗水了,又是在这茫茫无际的海面上,“容觐,你先回船,马上船本宫的命令,让东泽与于承派船过来,快。”

容觐也没想到乌云的人会突破防线,凿破他与夭华的船,重新审视了一遍面前的局面后,心下当然也清楚眼下的耽误之极是尽快调船过来接应,就对夭华点了点头,一个人从包围圈出去,先行回来时的那艘船。

转眼间,乌云的船上,到来的人就只剩下了夭华一人,还是仍被团团包围在中间的。

乌云抿唇似笑非笑一声,对旁边的人吩咐,“加快速度,开船。”

夭华一愣,后猛然意识到过来,她恐怕上当了,乌云这艘船或许并没有被凿破,刚才匆匆忙忙来禀告之人怕是乌云一早就吩咐好的,只是为了让她听到,以为这艘船真的被凿破了。现在,容觐已先行回去,这艘船船上可只剩下她一人了。

不过,这样又如何,她既然敢一路追来,从不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尤其是“送死”两个字,更是从来不会出现在她的身上,“如此看来,祭司大人似乎只想招待本宫一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