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七十八章 重伤唐莫,深夜饮酒

唐莫依旧选择无视,好像那只透出杀气的手并不是紧扣在他的颈脖上似的,强势霸道、利落直接地就撬开夭华的唇长驱直入。对于这个女人,他很清楚自己的心。

夭华手上的杀气越来越重,怎么也没想到唐莫竟会突如其来这样的举动,完全猝不及防。

而对于他的吻,她没有任何感觉,一如对他的人一样,因为从未动心。

下一瞬,眸光一闪,几乎是在就要硬生生捏断唐莫颈脖的一瞬间一个逆向折转,夭华突地收了力道,敛了杀气,丝毫不再抵抗,还回吻回去,眼角流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嗤笑。

唐莫没有留意到,只是感觉到夭华的回吻与身体放软不再那么抗拒,心下不由倏然一喜。

片刻后,唐莫才依依不舍地抬起头来,简直已有些不可自拔地深陷其中,黑眸温柔似水,“我赌赢了,我就知道你最后终舍不得杀……”我……

“呵呵,真是没想到唐大公子的吻技竟如此之差,便是你那个弟弟唐钰也比你好多了。”夭华当即笑出声来,毫不给面子地笑着打断面前止不住欣喜开来的唐莫,收了力道但还覆在他颈脖上面的手一路向下划过他的颈脖与胸膛,说挑逗也好,说玩味也罢,说不屑也成,随后才不紧不慢地收回来,用指腹拭了一下刚被吻的唇角,抹掉刚才那一吻的痕迹。

唐莫的面色已刹那间一变,倏然黑沉下脸来,脱口而出道:“你说什么?”

“你说呢?”夭华挑眉,继续笑,随后手掌再次覆上唐莫的胸膛,亲昵地贴在唐莫的胸膛上,“死皮赖脸非要贴上来的男人不少,但像唐大公子这样的,也还是少见。”

“你……”

“你知道本宫为什么一直不愿接受你吗?”

“你……”

“你又可知道本宫为何至今还放不下那明郁?到现在还一心想要找到他不可?”

“你……”

“那是因为,本宫向来比较喜欢有挑战性的,对于那些抗拒本宫的人,那些本宫得不到手的人,本宫一贯更感兴趣。与之相比,对于那些主动送上门的男人,与那些死皮赖脸贴上来的人,本宫从来不屑一顾。”说到这,夭华目光特意地明显地当着唐莫的面再打量了一番他,脸上的轻蔑之色在打量的过程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不过,尽管如此,看在唐大公子怎么也算是帮过本宫,再加上唐大公子的身份与手中的势力若能为本宫所用,也能助本宫一把的份上,本宫刚才可是已经给过唐大公子机会了。但可惜,唐大公子连个吻都不会。怎么样,本宫的吻远比唐大公子更有技巧吧?”

“你……”唐莫猛地站起身来,脸色已是彻彻底底黑沉难看到了极点。如果说她之前的话都是故意气他的话,那她的最后一句确实真的不能再真。的确,她的吻技很好。真是好一句“死皮赖脸”,好一句主动送上门,他对她的一切在她眼中难道就是这样?

夭华再笑了笑,看着唐莫脸上的面色,如同在刺了人很多刀后又狠狠地补上一刀,“什么‘再次相见,不会再放手’,你当你是谁?真是好大的口气。唐大公子,任何话在说出口之前若不自行掂量掂量,可是会让人看笑话的。”

唐莫衣袖下已然紧握成拳的手再一寸寸扣紧,指尖深深扣入掌心的肉里,鲜血从指缝间争先恐后的溢出来亦毫无所觉。有生以来,还从未受过这等羞辱。好,好,真的是好得很,字字句句比刀还锋利,刺得他鲜血淋漓,体无完肤。一时间,唐莫痛极反笑,“你今夜所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会记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跪着回来找我。”话落,拂袖而去。一路的马不停蹄,一路的担忧,全都是为了她,可最后得到的却是她狠狠“一巴掌”甩过来。

从船舱出去后一直站在船头的容觐,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回头,一眼看到唐莫走出来,但还未看清唐莫脸上的面色,就见唐莫飞身下了船,头也不回离去。而尽管没有看清唐莫脸上的面色,但从唐莫的背影中,容觐不难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不知道唐莫与夭华在船舱内到底都说了什么?

船舱内软榻上的夭华,直到脚步声丝毫听不到了后,才侧眸朝船舱外面看去,那外面自然已经没有唐莫的身影。其实,这样也好,让唐莫彻底死心。再过一个月后,她就离开这里了,以后也不会再见。对于他,她虽从未动过心,但不得不说他对她还是挺好的,今夜更是因为担心她所以赶来,那就当是她在离去之前突然“良心发现”一回,做一件“好事”好了。等到她消失不见了后,也免得他担忧与到处找她。

想到这,夭华忍不住又是一笑,不过这笑与先前的笑完全不同。

片刻后,夭华起身,淡淡抚了抚衣袖上的褶皱后,一个人走出船舱,缓步走向船尾。

深夜的海面上,寒风习习。姣姣月光洒落下来,如同一层透明的薄纱覆着在海面上。

原本一直在船尾的几名魔宫中人与婢女见夭华突然出来,各个不由怔了怔,连忙上前行礼,“宫主。”

“去把里面的软榻抬出来,再准备壶酒上来。”夭华一边走到船尾的栏杆处,朝前方茫茫无际的海面看去,一边随口吩咐道。

“是。”几名魔宫中人与婢女领命,连忙按夭华的吩咐办。

没一会儿功夫,船舱内的软榻就搬了出来,摆在船尾的甲板上,然后外加一张半人高的案几,用来摆放酒。

夭华没有回头,目光依旧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到处闪烁着星星点点的鱼鳞般的亮光。

备好一切后的魔宫中人与婢女,在后面等了会儿后,轻手轻脚地躬身退下。

时间流逝,也不知具体过了多久,站在船头那边的容觐朝船尾这边走过来。

魔宫中人自然都已经知道容觐的身份与一般人有所不同,并没有阻拦。

走到船尾的容觐,一眼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一袭红衣的夭华独自一个人站在船尾的栏杆处,衣袂飘飘。而从这背影中,不知怎么的,容觐竟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地孤寂,心中不由更加疑惑刚才船舱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唐莫会头也不回的离去,而夭华从船舱内走出来,这样一个人站在船尾吹风。

夭华看着海面看得有些出神,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但绝对还没有到有人靠近还浑然不知的地步,从对方脚步声与气息中不用回头也能断定对方的身份,“陪本宫喝一杯。”

“宫主,刚才……”

“不提刚才,倒酒,陪本宫喝一杯。”夭华当然知道容觐想问什么,但她并不想说。

容觐不是傻瓜,当然看出来了,沉默了一下后点头,走向软榻旁边的案几,动手亲自倒了杯酒,“宫主。”

夭华转身走回去,在软榻上坐下,后背慵懒地倚靠上软榻的靠背,指尖端起酒杯缓缓在手中转了转,看着杯中的酒,几乎映衬出夜空的那一轮弯月,“来人,再端张椅子过来。”

“是。”听到吩咐的魔宫中人领命,就再搬了张椅子到船尾,摆到容觐的身后。

容觐不客气,坐了下来。

“记忆中,你似乎还未陪本宫喝过一次酒。”略微想了想后的夭华,笑了一声。

容觐点头,他自当年离开魔宫后直到现在才回来,确实从未陪夭华喝过酒。而往日里,卓池并不喜欢他喝酒,他为了她几乎甚少碰酒,有的时候就算喝了酒了,也都换身衣服或直接沐个浴后才见她。

一刹那,徒然想到这段时间来一直还有些逃避,不愿回想起来的卓池,以及曾经的那些过往,容觐不由动手为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那今夜不说其他,姑且忘了所有的事,就让我好好陪宫主喝一杯,喝到尽兴为止。”

“正和本宫的意。”话落,夭华也一饮而尽。

容觐再为夭华斟满,也给自己的酒杯斟满,“这酒,倒是难得的好酒。”

“魔宫若是连点像样的酒都拿不出来,那可真是要贻笑天下了。你若喜欢,他日回魔宫后再饮。”

“一定。”容觐颔首。

笼罩下来的月光,不知不觉将两个人的身影拖延在地上。

直到月上中梢,酒过三巡,两个人都还很清醒,没有一点醉意。而案几上面,已摆着两个空坛子。

再继续喝了一阵后,夭华一只手支头,稍微闭上眼养憩。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在这时出现,一下子站在船尾的甲板上,头上戴着一顶斗笠,斗笠四周的黑纱将他整个头遮掩,尤其是面孔。

容觐敏锐地察觉到,快速回头看去,就戒备地站起身来,质问道:“你是谁?你……”

“你先下去。”夭华自然也察觉到了,不冷不热地睁开眼,朝出现的人看去。对方虽然带着斗笠,还背对着她,但夭华又岂会认不出来,淡淡打断容觐。

容觐一愣,回头看向夭华,后又看了眼出现的人,之后才退下。

夭华在容觐退下后开口道:“你怎么来了?这可真是稀客。”

“小岩呢?”出现的人转过身来,拿下头上的斗笠。

“当然在魔宫中。”

“你当日可是已经答应了,会助他……”

“本宫这不是在帮嘛。解决了乌云,掌控整个魔宫,再统治武林,令魔宫迅速扩大,到时候再送给他,成为他回去复仇的势力。怎么,这样还不够?本宫可差不多快将他当亲儿子对待了。”当年老宫主去世的时候,面前这个老头都没有出现与到来过,她还以为他永远不会踏足这里,但没想到今夜却为了那个孩子到来,看来那个孩子对老头来说,比他自己亲儿子还来得重要,他这是还放不下南耀国呢。

到来的老头听夭华这么说,脸色立即好转了起来,“对了,你是不是还一直在找那乌云?”

“确实。怎么,你有消息提供?”

“我在来的路上,曾看到过一艘大船,大船上的人应该就是那乌云,船是朝着东南方向而去的,你现在如果加快速度追,或许还能追到。小岩这个孩子,不论如何,你务必照顾好,不能有任何闪失。”说完,到来的老头带回斗笠,就飞身下船,三两下消失在远处的夜幕下。

夭华皱了皱眉,乌云出海了?朝东南方向而去?他要去哪?这么久了,始终找不到他的半点踪影,这厮可够会躲的。想了想后,夭华当即下令,追。至于这里,就留给各路魔宫中人,反正她去去就回。

至于容觐,为确保万无一失,自然与她一起去。

容觐对刚才出现的那个人的身份不免感到好奇,但夭华刚才特意让他先退下,显然不想让他知道,也就没有多问,只是将疑惑收入了心底。

奢华的大船乘风破浪一路直追,直到第二天中午,还是没有看到任何船只,茫茫无际的海面上几乎什么也没有。

船舱内,夭华名魔宫中人去将船舱底下的房间中随船携带与饲养的鹰取十只出来,让人在每一只鹰脚上所绑的竹筒内都放入一张字条,然后让人将鹰放出去,让鹰去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