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七十七章 受辱,强吻妖女

“……是……是。”明白过来这一点后的前来禀告之人,连忙点头,就快速转身退出去,按照乌云的意思去办。

不过,实在有些想不通的是,按理来说乌云与这名剑山庄的明二小姐明敏应该并不存在什么恩怨,何况这明二小姐明敏还是一心针对夭华的,而众所周知乌云与夭华乃是死水火不容的死对头,简直可以用一句“有他没她,有她就没他”来总结,不明白乌云眼下为什么要这么对明敏。

当然,心中的这些疑惑与想不通,快速退出去的前来禀告之人自然不敢问出口。

烛光柔和的房间内,转眼恢复平静,静得几乎能听到人的呼吸声与外面的风声。

床榻上依然睡得很香甜的小奶娃,被被子盖在下面的小脚无意识踢了踢,一张小嘴还接着吸允着自己的小手指,嘴角不知不觉流出口水。

乌云的眼睛至今还没有恢复,眼前仍旧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但乌云好像越发的不急了似的,从平静淡然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什么,好像恢复不恢复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隔壁的房间,那日撤离山庄的时候一同带离的画儿,此刻也同样很香甜的睡着。

时间流逝,不多久,一切办妥。今天白天一路护送明敏,并且也一同住入这客栈中,准备明天一早接着赶路那些唐门中人就都中了迷香,死死昏睡了过去。

整个客栈上下,渐渐陷入前所未有的安静中。

清冷、空荡而又寂静的街道上,夜幕下,身体虚弱的明敏越走越吃力。

在走了有一会儿后,明敏这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自己身后似乎有人在跟着,不由皱起眉回头看去,一眼就看到是两个浑身脏乱不堪污秽至极的乞丐,眼中顿时止不住闪过憎恶之色,当即“呸”了一声,就算是虎落平阳也还没有沦落到受乞丐欺负的地步,冷声警告加威胁道:“我劝你们马上走。否则,别怪本小姐今夜心情不好,杀了你们,扒了你们的皮。”

两名乞丐闻言,再看着明敏这虚弱的样子,另外,经过刚才这一段时间的跟踪已经十分确定她没有什么接应的人,始终都是孤身一人,他们基本上已经可以大胆地放心了,就忍不住猥亵地笑了起来,双手擦了擦掌回应道:“小姐,我们好怕呀,那不如你现在就过来扒我们的皮吧,我们保证不动。”

“那好,这可是你们自找的。”脸上霎时闪过一抹杀气,明敏一边说就一边伸手把剑。

但伸出手的手显然落了个空。明敏一怔,低头看去,这才意识到自己眼下的手中根本没有带剑,真是有些糊涂了。

“如果小姐没力气过来,那我们两个可就过去了。”看着明敏拔剑却落了空的举动,尤其是脸上随之而来的错愕,整个人都好像有些呆了似的,两名乞丐就忍不住笑得越发猥亵,说完后就迫不及待地朝前方的明敏逼近,谁也不想落后了去。

明敏不觉后退了一步,但很快重新站稳,就暗暗运功准备徒手杀了面前这两名可恶的臭乞丐,以为她没有剑就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了是吗?下一刻,在两名乞丐差不多快进到她跟前之际,明敏一掌一个飞快地打过去。

两名乞丐不料,也没有防备,顿时被打中,跌倒在地。

不过,明敏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身体也确实虚弱,使出的掌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内力,基本上可以说只是将两名乞丐重重推倒在了地上也不为过。

而明敏自己,在这么强行运功之下,整个人止不住一晃,眼前闪过阵阵眩晕。

待眩晕过去,明敏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还是有些站不稳,力气也大不如前一刻,终不得不在心底承认自己今夜确实连两个乞丐都收拾不了了,并且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可是跑回客栈去找那些唐门中人她又不甘心。快速审时度势一番后,趁着两名乞丐错愕受惊,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之际,明敏快速转身就走,只想先尽快离开这里再说,一边走一边用刚才的语气对地上的两名乞丐丢下一句,“这不过只是个小小的教训。你们若再放肆,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两名乞丐所受的惊吓不小,原本还以为面前这个虚弱的女人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她竟真有两下子。

但转念一想,两名乞丐又觉得有些不对。如果她真的有能耐的话,他们怎么好像并没有受什么重伤,就只是被用力推倒了一样?再加上她现在转身就跑,这可和她话中的恶狠狠警告有些不符。正所谓恶从胆边生,差不多都已经是到口的肥肉,若就这么让她逃了,两名乞丐怎么甘心。互相相视了一眼,握了握决定赌一把后,两名乞丐就忽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拔腿就朝前方的明敏追去。

明敏清晰地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那声音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回荡,就好像打她身上一样,脚下的步伐不觉越来越快,最后直接跑了起来,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两名乞丐的速度显然更快,一时间就好像猫捉老鼠一样在明敏后面追着。

等终于追到的时候,两名乞丐一左一右直接如饿狼扑羊般一下子往前扑上去,就将逃离的明敏扑倒,压在身下。

明敏刹那间花容失色,疼痛不已,在两名乞丐的身下惊慌失措地奋力挣扎起来,“你们……你们放开我,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呜呜……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分开……”

两名成功压倒了明敏,将明抓住的乞丐,紧接着一把捂住明敏的嘴,不想明敏出声喊来其他人,然后爬起来,连拖带拽地就将明敏拖向最近的那条脏乱弄堂中。

明敏在这一刻终慌乱至极,脑海中猛想到唐钰,“唐钰……救……呜呜……”

“啪——”见明敏依旧挣扎,被捂住了嘴还不断出声,其中一名乞丐在多多少少有些紧张而又难免有些不耐烦下,扬起手就一巴掌狠狠朝明敏的脸挥了过去,直接打得身体虚弱还没有好的明敏嘴角流血,眼前一阵眩晕,耳朵嗡嗡做响,闭上眼晕了过去。

“看,这下终于安静了。”

“你这出手,也太狠了吧,你没看到她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那她刚才推我们那一下又怎么说?你要是真心疼她身体虚弱,受不住的话,等一下可千万不要动手。”

“我这不是说说而已吗。看,现在多好,这么安静。兄弟,快点,老子我快忍不住了,今晚有个女人可以开开荤,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大美人……”

两名乞丐一边继续拖拽着明敏,一边你一言我一句。

等终于将晕厥过去的明敏拖入到弄堂最里面后,两名乞丐立即开始争抢起谁先上。

“我先来……是我先看到,我推醒你的,所以你排队……”

“可是,是我打晕她的,我们才能这么顺利地拖她进来。”

“不行,我先看到,就我先来。”

“平日里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都还记得吧。尤其是最近那次,你被其他乞丐围起来打,是谁救了你?又是谁将讨回来的饭菜给你的吃的?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我先,你就当是报答我好了,必须我先……”

“不行……那,那要不一起……”

“一起?好,一起就一起,这样也好,谁也不分先后……快,老子已经快忍不住了……”吵了一阵后,两名乞丐吵出一个两人都还算满意的结果,就一起迫不及待地撕扯起明敏身上的衣服。

刚晕厥过去不久的明敏,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落在她身上的手,感觉到衣服被撕裂,在意识渐渐回笼过来后,面色猛然一变的倏然睁开眼来。

两名乞丐已经有所准备,一见明敏醒来就二话不说地直接用从明敏自己身上撕下来的那些碎步堵住明敏的嘴,并将明敏的双手都牢牢地反绑到她身后,一脸猥亵的笑。

明敏终彻底奔溃,眼泪在从未有过的恐惧、绝望与挣扎中狂涌而出……

距离弄堂不是很远,也就隔了几条街,不到一炷香路程的客栈房间中,回去将弄堂中的情况禀告给乌云听的人,在禀告完了后,借着房间内的柔和光线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偷偷看了一眼乌云脸上的神情,只见乌云脸上始终没有任何波动,就好像一张没有任何感情温度的面具镶在上面一样,“祭司大人,那属下先行退下。”

乌云没有说话。

回来禀告的人立即轻手轻脚地推出去,带上房门。

乌云在房门合上的轻微声音响起后,伸手自己再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条斯理地品茗。

客栈外面的夜空,在这时不知不觉飘起了毛毛细雨。

整个夜,还很长。

大约凌晨时分,一个身穿黑色披风斗篷的人悄悄前来客栈。

客栈内的掌柜与店小二也都已经去睡。在房间及四周时刻监视客栈周围情况与动静的人,一眼看到来人后,其中一人倏然现身,就带着到来之人直接上三楼的房间,小声地敲门道:“祭司大人,人到了。”

“进来。”房间内传出乌云的声音。

带到来之人上楼的敲门之人立马轻轻推开房门,对到来之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到来之人进去后合上房门,守在房门外面。

房间中,身穿黑色披风斗篷的到来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突然脱颖而出夺得了武林盟主的——葛家二爷,葛钦。

葛钦进入房间并站定脚步后,不徐不疾地褪下头上的斗篷,露出一张脸来,笑着看向坐着的乌云,余光则忍不住瞥了一眼床榻上面的小奶娃。对于小奶娃的身世,他也浑然不知。之前等有多次为乌云收集各种珍贵的药材,给乌云送去,但从不知道乌云将这些药材都用在了哪,也没有过问。这次围攻魔宫之时,与容觐一较高下,决定权被容觐给夺了去,他则去了到后面包抄的那只队伍中,在魔宫僵持了那么久后,幸好后来有人前来营救,这才和那些残留的武林中人一道撤退了出来,捡回了一条命。

两日前,撤退出来的他正在薛家庄内与那些一起撤退出来的武林中人商量后面怎么做,表面上先选择安抚那些武林中人,说了不少“韬光养晦”与“从长计议”之类的话,后来突然收到乌云的密信,让他亲自准备一样东西送过来。

这不,他刚一准备好东西,就给亲自送来了,这两日可基本上没怎么休息。

“东西带来了?”乌云开口,直接问道。

“当然。我做事,你放心。”葛钦说着,从腰间拿出乌云要他送来的东西,上前两步放到桌面上。

乌云放下手中的茶盏,伸手拿起来用指腹摸了摸后,收入自己的衣袖中,“好了,你可以走了。”

葛钦没有动,有几句话很想问一下,“你确定要离开?魔宫你不要了?我这来的路上可是已经碰到了好几拨魔宫的人。看来,魔宫宫主这是准备踏平整个武林,统治整个武林了。”

“与我何干。”乌云冷漠之色。

“那魔宫呢?还是说,你准备等她统治整个武林后,再回来夺魔宫?”葛钦再问。

乌云没有回答。

葛钦等了一会儿,“那好,我先告辞。”

乌云还是没有说话,听着刚刚才开启关上的房门又一次开启与合上。

清晨时分,脏乱不堪的弄堂深处,昨夜风流快活了一整夜的两名乞丐,其中一人留在弄堂中看守又一次晕过去的面色苍白如纸奄奄一息的明敏,另一人拿着从明敏头上取下来的发簪去城中最大的那间当铺给当了,然后用当掉玉簪得到的钱买了三套最便宜的粗布麻衣,就快速回到弄堂中。

之后,两名乞丐先自己分别换上,等换好了后用剩下的那套衣服将奄奄一息浑身上下不着一缕的明敏给包裹起来。

最后,其中一人再出去,买了辆简陋便宜的马车后回来,就带着昏厥的明敏偷偷摸摸出城,准备将明敏卖到临近的城镇中的青楼去,好再捞一笔钱。相信以她的容貌,就算已经是残花败柳了,也绝对还可以卖个好价钱。

此时明敏,已形同一个破碎的没有魂魄的稻草人,即便是昏厥中,眼角也不断留着泪,充满了武直尽的绝望。唐钰,他现在到底在哪呢?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到底在哪?他把她赶出了唐门!

中午左右,两名乞丐便带着明敏进入了下一个城中。

在城中绕了一大圈,前前后后找了好几家青楼,但最后都因价钱太低而没有谈拢后,两名乞丐带着昏迷的明敏直接奔向下一个城,准备到大一点的城中再试试。

暗中一直跟着与监视着这一切的人,在两名乞丐带着明敏又赶往下一个城后,收到乌云传来的命令,就没有再跟下去,返回原先的城中。

原先的城内,客栈中的唐门中人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全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有何异样,浑然不知自己昨夜中了迷香,只当下午赶了那么久的路,路上颠簸,身体疲惫,所以睡得比较沉。

在发现明敏不在房间中,找了整整一个上午也找不到明敏的踪影后,一干不免焦急担忧的唐门中人只能先立即飞鸽传书回去,向唐门中的唐钰禀告。

身在唐门之中,收到消息的唐钰,只当是明敏自己走了。而她既然知道唐莫是去斯城,消息如此灵通,断定了她暗中确实有人,那对于她的安危就不需要太担心了,于是便直接命让那些护送的唐门中人回来,不必再找了。

客栈中的乌云,已经等到了葛钦送来的东西,也是最后一样东西。可以说,一切都已准备妥当。

在中午过后,乌云便离开了客栈,启程前往最近的海边,一路上一如之前让身边的人都乔装打扮,不露一丝痕迹。而对于沿途看到的一切,那些横冲直撞,打砸武林各门各派,抓捕武林中人的魔宫中人,尽量选择避开点。

傍晚时分,一行队伍终于到达了海边。

而此时的海边,早已经有艘船在等着。

单从外表看,这艘等着的船与其他船比起来没什么特别,大小也与一般的船相差不多。

“祭司大人,到了。”驾车的车夫率先跃身下车,回过身来对车厢内的人恭敬地开口。

车厢中一直闭着眼,在闭目养神的乌云,平静无波地缓缓睁开眼,摸了摸膝盖上的小奶娃的小脸蛋后,带着小奶娃走下马车,步上船只,一边走一边对身后跟上来的一行人吩咐,“马上开船。”

紧跟在后面的一行人领命。

没多久,停靠在岸边等候的船只就驶离了岸口,在茫茫无际的海面上航行起来,在夕阳西下中离去。

入夜,在海面上航行了将近两个时辰后,只见一望无际海面上突然出现一艘大船乘风破浪迎面而来。

待两艘船靠近,乌云带着小奶娃上了乘风破浪而来的大船,船上的其他人也是一样。而原先从海岸边坐出来的船就直接命人凿破,让其就这么沉入海底。

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后,海面上只剩下一艘大船,再没有其他。

大船航行起来的速度显然比之前那艘与普通船只没什么不同的船来得快,在夜幕下一路披荆斩棘而去。

与此同时的斯城城外,海岸边停靠的那些船只中的最大、最豪华那艘大船上,明亮的船舱中,一同从魔宫出来,在等着各路人马消息的夭华,消息还未等到,倒是先等到了容觐。

对于容觐的到来,夭华并不意外。

船舱内——

当到来的容觐进入的时候,只见夭华正慵懒地斜靠在软榻上面,慢条斯理地品着茶,船舱内的空气中依稀飘荡着一丝淡淡的茶香,沁人心脾。

“宫主。”容觐拱了拱手。

“你怎么来了?”夭华心知肚明,故作意外。

“我想亲自问问宫主,眼下这一切都是真的?你真的想统治武林?”

夭华抬眸缓缓审视了一眼容觐,好像有些奇怪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片刻后淡淡摆了摆手,让船舱内伺候的婢女都先下去,“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也是从魔宫出去的吧?怎么,现在本宫要对付武林,拿下整个武林,你有些不乐见?还是你准备阻拦,怎么急忙赶来?”话语不咸不淡,声音也不重,但船舱内的空气却明显有些低沉了下来。

容觐并非这个意思,看着软榻上面的夭华不动,“为何如此突然?”

“突然吗?难道你不认为眼下正是最好的时机?错过了,可就不会再有了。”夭华说着,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捻着茶杯的杯盖,动作轻缓地摩挲了一下杯沿,浑身上下还是那慵懒之态,红色衣摆的一角垂落在软榻的榻沿,在烛光下妖冶如血,一如她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

容觐当然知道眼下是难得的机会,可是,“老宫主在世时,都从未有这样的意图。宫主,我并非反对你这么做,只是,我不想宫主你有朝一日到走火入魔的地步,我不想宫主你受伤。”说到这里,容觐不觉上前了一步,希望夭华能够听进去,她眼下的这句举动真的让他很担心。

“呵呵……”夭华笑了笑,不予评论。

“宫主,如果可以,还请你务必三思。”容觐再劝道。

这时,有婢女快速前来禀告,“宫主,唐大公子来了,现在就在外面。”

“你们倒是约好了似的。”夭华再度一笑,看了一眼容觐,对进来的婢女回道:“让他进来吧。”

“是。”婢女点头,就快速转身出去请到来的唐莫,很快将唐莫请上了船。

唐莫进入舱内的时候,看到的情况与容觐差不多。

她好像很喜欢这么慵懒地靠着与躺着似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的散漫之气,但散漫之下又让人不得不谨慎。而从她的面色与说话的中气中可以肯定,她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在她微抬手喝茶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到她的左手手腕上包扎着白色的纱布。

“来人,奉茶。”夭华抬眸对上唐莫的双眼,才分别这么短短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唐大公子,请坐吧。不知唐大公子突然大驾光临,所为何事?本宫可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

“这么说来,宫主似乎不太欢迎我?”

夭华笑,不语。

转身出去的婢女很快端进来两杯茶,放在夭华对面的椅子旁边的案几上,后又快速退下。

唐莫先行走过去坐,在经过容觐面前的时候,脚步微微停了一下,“容公子,我有话想单独与她说,还请你先暂时回避一下,如何?”话落,不等容觐回答,唐莫接着往前,就在座椅上坐了下来,端起案几上面离自己比较近的那杯茶喝了一口,举手投足间同样慢条斯理,一袭白衣在烛光下似镀着一层淡淡的流金。

夭华看过去,只见对面坐下之人白衣如雪,倾世容颜,贵气无双,简直完美得难以挑剔,无人能比。

但看着看着,夭华倒真希望对面坐下之人换成是乌云这厮就好了,同样的白衣,同样的一尘不染,但却截然不同的脸孔与额气质,也不知道这朵乌云到底藏哪去了,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害得她好找。又是用明郁算计她去那迷失森林,又是囚禁她取血,一项项回想起来,真是又爱又恨的很。

容觐沉默了下,看向夭华,见夭华并不说什么,便先拱手退下,“宫主,那我先出去。”微微一顿,“我刚才说的话,还请宫主真的能考虑考虑。”

“去吧,在外面候着,有事本宫会叫你。”直接忽视容觐后面的那句话,夭华淡淡地收回视线,不再看对面的唐莫,也没有再看容觐,指尖捻着杯盖再抿了口茶。乌云啊乌云,等找到他与抓到他后,看她怎么对他。

容觐颔首,转身走出去。

下一刻,整个明亮的船舱内便只剩下了夭华与唐莫两个人。

“唐大公子,请说吧。”

“你可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声音低沉,但唐莫脸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没有直接表现出来。

“本宫当然知道。如此说来,唐大公子可是为了唐门来的?想求本宫放过唐门?”说着,夭华又是品了口茶,看着袅袅白色的微小蕴气从茶盏中散发出来,后面再接上的话,声音已然近乎一百八十度的回转,“可是,凭什么?”

“动不动得了唐门,现在说还为时尚早。你可知道,你如今是在玩火?”

“那又如何?本宫玩得起!”夭华狂妄一笑。没错,她确实是在玩火,可这火与任何人理解的都不同。而这,是她回去的先决条件。没有这团火,她无法回去。

“是吗?”听到这里的唐莫,语气有些阴晴难辨起来,放下手中的茶盏起身,开始走向软榻上的夭华,一步一步走近。

夭华斜眸看着,没有动,身上的毒都已经解了,除了左手手腕上的这些伤痕外,身体也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唐莫直到走到软榻前,距离软榻仅有半步的时候停下,低头居高临下地看向软榻上的夭华。

“怎么,几日不见,唐大公子不认识本宫了?需要靠这么近看?”

“是突然更不了解了。”伴随着话,唐莫突地一下子在床沿坐了下来,平视夭华。

夭华还是没有动。当然,这样的平静只是表面上的,似笑非笑一声,“唐大公子又何尝真的了解过?”

唐莫没有再说话,突然有些沉默下来,就这么看着夭华,有些一眨不眨的。葛燕与唐昈的反对,都不算什么,也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她。能时时刻刻如此牵动他心与影响他行动,并让他如此急切赶来的,这世上也就只有她,“有的时候,我真的想直接折了你的翅膀,断了你的双手双脚,将你捆绑在我身边,让你从此只能依靠我。”

“呵……这就要看唐大公子你的能耐了,说不定哪天是本宫毁了你的一切,断了你的手足,将你捆绑在本宫身边呢?”微微一顿,夭华笑得似乎有些开心,“恩,不知唐大公子要不要试试呢?”

“若真有这一天,我倒很乐意。”

“这么说来,那就当约好了。等真有那个机会,而本宫又有那个心情,唐大公子绝对是本宫的首选,本宫……呜……”

毫无征兆地,就在夭华说话之际,唐莫突地一把扣向夭华的手腕,头一低便吻上了夭华的唇,无视颈脖上刹那间扣上来的那只手与那手上的力道。有时候,他还想挖出她的心,好好地看看。

夭华眯眼,电光火石间扣上唐莫颈脖的手徒然透出一丝杀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