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七十六章 深夜,客栈,乌云

一时间,唐莫有些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黑眸中闪过丝轻微的诧异。

唐夫人继续快步走近,很快就到了转过身来看向她后停在原地的唐莫跟前,直截了当地问道:“莫儿,你才刚回来,这是又要去哪?”

“有事再出去一趟而已。”唐莫简单回道。

“去哪?”对于唐莫的这个回答,唐夫人显然很不满意,着重重复刚才那句问话中的最后两个字,语气中明显透出一股紧逼的味道。

唐莫顿时重新审视起面前之人脸上的面色,以往面前之人从不会过问他这么多,他也从没有向任何人汇报行踪的惯例。从她现在的面色与逼人的语气中,还有匆匆忙忙赶来叫住他,这一项项加在一起很明显已经超出了一般好奇地界限。不过,唐莫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刚才的语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娘就只是问你现在到底准备去哪,你一再模棱两可,故左右而言他,难道真的这么难以回答?莫儿,你可别忘了我是你娘,你今日若不说清楚,娘断不许你踏出唐门半步。”

“我只是去办我自己的事。”

“什么事?”

“娘,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还请你别过问这么多。”

“我是你娘,我是关心你,我为何不能多问?”

“娘……”唐莫的脸在这时终有些微沉了下来。

旁边的下人,不知不觉早已退开。

无形中,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气氛开始有些明显的变化,俨然有些像争执起来。

唐夫人葛燕还是分毫不让,心中只要一想到唐莫现在出去是为了那杀人如麻的魔宫妖女,就说什么也不能答应。

渐渐地,见唐莫竟然还有些微沉下脸来,葛燕心中就更不悦了,虽然唐莫平日里对谁都冷冰冰的,可也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沉过脸,同时心底也明白唐莫他是断不会说的了,没想到她都已经这样逼他了还是没有用,她可是他娘啊,“那娘现在只问你最后一句,你眼下出去,是不是与那魔宫宫主有关?”

“是不是谁对你说了什么?”唐莫立即想到了唐钰,这件事就只有唐钰知道,不过他已经嘱咐过他,让他别说。真到了要说的时候,他会自己说。

“没有谁对娘说什么,你都已经在众目睽睽下说出那样的话,做出那样的事了,你以为还瞒得住谁?”虽然自己也有些在气头上,但葛燕并不想唐莫将他的怒气转到其他人身上去,虽然目前并不喜欢那明敏,但她毕竟还是告诉了她这件事。再则二儿子唐钰还依旧那么喜欢那明敏,因此也不想多出些不必要的事出来。

“是唐钰?”从葛燕的话中,唐莫还是听出了一丝维护在里面,而能让葛燕维护的非唐钰莫属。一时间,唐莫不由越发肯定是唐钰在葛燕面前说漏了嘴,把他的话当耳边风了。而现在葛燕既然都已经知道了,唐莫也就不介意提早说,面不改色地直接承认,“没错,我现在出去确实与她有关。”

“莫儿,你怎么如此糊涂?她可是魔宫宫主,是魔教妖女,杀手不眨眼,刚刚还杀了那么多武林中人,是所有武林中人的死敌,你……”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件事,是我自己的事……”

恰好经过,一眼看到大门这边的情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的唐门当家——唐昈,疑惑地朝这边走过来,正好听到唐莫说的这几句话。而唐莫平日里虽然冷漠,但也还从未用这样的语气跟葛燕说过话,唐昈不免皱眉,直接打断唐莫,“莫儿,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不是才刚回吗,怎么又要出去?”

“我还有事要办,所有事等我回来再……”说……

“不行,今天说什么你也不能出去。”葛燕也直接打断唐莫的话,接着侧头看向到来的唐昈就道:“老爷,你可知道他现在出去是为了谁?他……他竟然当众说喜欢那魔宫宫主。为了救那魔宫宫主,还不惜以身犯险……”说到这里,葛燕已是又气又担心。天下女人那么多,唐莫就是喜欢谁,要娶谁都没有关系,但就是这魔宫妖女不行。

唐昈闻言,没有立即说话,只是看着唐莫,想听唐莫怎么说。

唐莫没有否认,任由葛燕对唐昈说。

唐昈的面色开始一点点往下沉,看来葛燕说的都是真的了。虽然这么多年来唐门与魔宫并没有太大的恩怨,这次围攻魔宫一事唐门也没有半点参与,可那个人毕竟是魔宫的宫主,唐莫怎会喜欢上她?再说,关于那魔宫宫主的各种传言至今还在,说她实际上是男的,为了那明郁自宫,还有外面有什么私生子,魔宫祭司又抱回来一个像极了她的小婴儿等等等等。

一时间,唐昈的眉宇止不住越皱越深,最后低沉着脸道:“你先随我到书房去。”

“所有事,都等我回来再说。”唐莫还是这句话,说完后一个转身就准备直接走。

“不行,我已经说了,今天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出去。”葛燕再度阻拦,语气变得更加的强硬。

这时,知道这边好像出了事的唐钰赶过来,但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何事,“爹,娘,怎么了?”

唐莫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到来的唐钰,随即直接出大门,头也不回地离去。

“莫儿……”葛燕急喊,抬步就要追上去。

唐昈伸手拦了一下,目光始终看着唐莫离去的背影,对那背影终是叹了口气道:“算了,先让他去吧。”

“什么叫先让他去吧?你怎么当父亲的?我刚才都已经那么清楚的告诉你了,他现在出去是为了那魔宫妖女,你……”被拦的葛燕,眼见离去的唐莫越走越远,心头的所有恼怒顿时忍不住直冲唐昈而去。

唐昈再度叹了口气,不是他不想拦,而是他已经清楚根本拦不住,“你应该知道,他一旦决定的事,谁也没办法改,包括你我。就算我们一起追上去,就拦得住了?”

“可是……”葛燕还是恼怒,真的不能让唐莫去,绝对不能!

听到这里的唐钰,大概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顿时轻手轻脚地往后退了一步,就要离开。

不过,就算唐钰的声音再轻,还是逃不过唐昈的耳朵。唐昈侧头看去,从唐钰这一想逃的举动中立马百分百的断定唐钰在此之前定然是知道这件事的,不轻不重地出声道:“钰儿,你准备去哪?”

“我……我想回去看看敏儿。”唐钰快速找借口。

葛燕这才留意到到来的唐钰,刚才一心对着唐莫,几乎都没有看到唐钰到来与听到唐钰问的话。而从明敏的口中知道,唐钰一早就是知道这件事的,但却一直瞒着他们,他可真是越来越大胆了,“钰儿,今日你若不一五一十的给我们说一遍,就算你爹不罚你去后山面壁,娘也要罚你,还加倍的罚。”

“娘……”唐钰脸上不由露出为难之色。关于唐莫对夭华这件事,他原本是要告诉葛燕和唐昈的,可是唐莫却嘱咐他,让他别说,因为他自己到时候会亲自说的,所以他就保守了这件事下来,但没想到现在葛燕与唐昈还是知道了。对了,唐莫离开前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他该不会是以为他没守承诺,是他私下里偷偷对葛燕和唐昈两个人说的吧?

“走,跟我去书房,到书房去说。”唐昈随即转身,一边对唐钰命令,一边大步前往书房的方向。

唐钰听着看着,忍不住越发想逃,但对上葛燕的目光,最后还是只得跟上唐昈。

葛燕走在最后面,一直盯着唐钰,不让他有机会逃开。

进入书房后,房门立即关上。

既然都已经曝光了,再死扛与装糊涂了一阵的唐钰,实在没有办法下,最终只能硬着头皮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五一十地全部说了一遍,最后就差发誓了,葛燕与唐昈才勉强相信他。

不过,葛燕还是忍不住再问:“你真的不知道你大哥是怎么和那个妖女认识的?”

“娘,你真的要我指天发誓吗?那好,我发誓,关于这点我真的不知道,大哥也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再说,你还不了解大哥吗,他怎么可能会对我说这些。”唐钰边说边抬起手来,真的做发誓状,接着补充道:“若非魔宫那日我在场,后来意外知道大哥也前往了迷失森林,大哥也不可能嘱咐我这件事。”微微一顿,唐钰始终看着葛燕与唐昈两个人脸上的神色,最后有些忍不住趁机问道:“对了,爹娘,你们是怎么突然知道这件事的?”

葛燕没有答,对唐钰狠狠警告道:“以后若再有事故意瞒着我们,看我怎么处罚你。”

唐钰一副“真的已经知道错了”的表情,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唐昈一直低沉着脸,许久没有开口。

葛燕接着重新看向唐昈,平日里有什么大事都是他做的主,希望这次他也能尽快想出方法来解决这件事,“老爷,那你说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还是马上派人去追吧,先把他追回来再再说……”

敲门声在这时突然响起,透着很明显的急切。

唐昈皱眉,“进来。”

外面敲门的人立即推门而入,动作太快与太急间险些被门槛绊倒,“老……老爷,不好了……”

“到底什么事?”唐昈的眉顿时皱得更深,“如此冒冒失失的像什么话。”

“老爷,小的该死,可是真的不好了……”

“说。”

“魔宫突……突然大举进攻武林,现在大批人马都已经登岸了,这是多个门派刚刚传来的求救信,老爷你看。”进来的人说着,快速将手中的那几封信函呈给唐昈。

唐昈接过,打开第一封看完后紧接着开第二封,越开越快,脸色越来越难看。

葛燕简直难以置信,但从唐昈看信的神色中又不得不信,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天呐,她到底想干什么?她难不成还想灭了这个武林?”

唐钰同样有些难以置信,但也同样不得不信。那妖女,该不会是疯了吧?

待看完了最后一封信,唐昈脸上的面色已是难看到极点,同时多多少少已能猜出唐莫刚才急着出去是去哪里了,只希望他这一去的目的是去阻拦的才好,不然真不敢想象下去。

葛燕的目光随即狠瞪向唐钰。

唐钰有些吓了一跳,“娘,这件事又不关我的事,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刚才是谁说都已经一五一十地说了?真没有一点隐瞒的了?你明知道你大哥这趟出去是去那斯城,自然也一定知道他去斯城的原因,他定是早一步知道这件事了,你竟然还故意瞒着我们不说,你……你……”葛燕忍不住越说越气。

唐钰冤枉,“我真的不知道大哥刚才出去是去斯城,也根本不知道魔宫围攻武林一事。”

葛燕一个字也不信,只当唐钰到现在还说谎,被说穿了后还死不承认的狡辩,满脸怒容地彻底揭穿唐钰道:“敏儿亲口说的,说是听你说,你大哥又准备马上赶去斯城,你还说你不知道?”

“敏儿?这么说,你们都是从她口中知道的?”唐钰确信自己绝对没有对明敏说过唐莫又准备去斯城这样的话。而他经不住她的一再追问,对她说起“唐莫要他不要对葛燕唐昈说起他和夭华一事”的时候,有再三地嘱咐过她,要她绝对不能对葛燕和唐昈说,可没想到她还是说了,难道刚才在房间中支开他,就是为了对葛燕说这件事?她到底想干什么?她难道不知道这样一来会弄得唐门鸡犬不宁吗?

唐昈听葛燕这么说,也相信唐钰还是有故意瞒着他们,“你……”

“爹娘,我先告退了。”唐钰直接拱手打断唐昈,立即头也不回地出了书房,不听身后传来的叫唤。

房间中,还在床上养着伤的明敏,一直很想知道外面的情况,想知道刚才匆忙出去的葛燕与唐莫之间怎么样了,唐昈又知道了没有,有没有吵起来?但这些,她又不方便直接问婢女,心中实在想不通那样一个该死的妖女到底有什么好喜欢的,先是她哥哥明郁,现在又是唐莫。总之,只要她明敏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杀了那妖女不可,绝对不会让妖女好过。而任何喜欢那妖女的人,还助妖女的人,她也不会让他好过。

出了书房后一路往这边而来的唐钰,猛地推门而入,看向床上的明敏。

坐在床上正咬牙切齿想杀夭华,并发誓要让喜欢夭华的人也不好过的明敏,一时间有些吓了一跳,反射性地侧头朝声音传来的房门看去,“唐钰……”

唐钰面无表情,就站在门口进来处没有再走近,“是你对我娘说的?”

“说什么?”明敏故作不解之色,“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唐钰,发生什么事了?”说着,明敏作势想坐起身来,又故意摆出一副还很虚弱无力的样子,在好不容易快坐起来的时候又跌回去,想让唐钰心疼,从而快速走近扶她。

唐钰还是没有动,若是平时,绝对已经走过去扶了,然后什么都不重要了,可是她这次算计的是他的家人。他可以允许她伤他,也可以原谅她伤他,但决不允许她算计与伤他家人,“还跟我装糊涂,好,很好。我待会儿就吩咐下去,下午就送你回名剑山庄。”

明敏霎时浑身一僵,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你说什么?”

“我说,我会马上吩咐下去,下午就送你回名剑山庄。你既然有办法知道大哥是急着去斯城,定然对外面的情况都了如指掌,比我还清楚,想来你手中应该有人一直给你传信,我也就不用担心了。”说完,唐钰最后看了一眼明敏,转身离去,没有回头。

明敏看着唐钰离去的背影快速咬牙坐起身来,她会对葛燕说唐莫去斯城,其实只是随口编的而已,因为听唐钰说上次唐莫从魔宫出来后,有在斯城呆过几日。而之所以会这么说的最终目的,是想让葛燕马上就去找唐莫。要知道,去的越急,冷静思考与想整件事的时间就越少,到时候就越有可能争吵与将事情闹大起来。

可是明敏没有想到的是,唐钰这次竟然会这么生气,要知道上次在魔宫她那么伤他,他都可以原谅她,还不惜冒险前往迷失森林想救她,尽管最后救她出来的人是唐莫。

“唐钰,你别走……”

“唐钰,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

“唐钰,你回来,你听我解释。”

“唐钰……”

一时间,任明敏怎么喊,离去的唐钰就是没有回头,门口外面转眼间已完全没有唐钰的身影。

中午过后没多久,果然有两个人前来房间,扶起床上的明敏就要送她走。

明敏坚决不肯,怎么也要再见唐钰一面不可。

唐钰没有出现。

下午时分,明敏终是被强行送出了唐门,送上了唐门外面早已经等着的那辆马车中。

葛燕与唐昈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虽觉得唐钰突然这么做有些不妥,毕竟明敏身上的伤还没好,身体也还没有恢复,但最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了护送明敏回去的人几句,让护送的人沿途务必注意安全,保护好明敏,别出什么状况。

很快行驶起来的马车中,明敏真的没有想到唐钰这次竟做得这么无情,咬紧牙强行将眼泪都逼回去,暗暗发誓今日被驱逐出唐门的羞辱她绝不会忘,总有一天要唐门上下,尤其是唐钰加倍的还回来,休想她再原谅他。

唐门内最高的那座楼楼上,唐钰独自一个人站着,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亲眼看着唐门外面的马车渐渐驶远。

入夜时分,马车进入一城中,在城内最大的那家客栈门口停下。

一路寸步不离护送的人,在驾车的车夫跃身下车后,其中一人对马车内的明敏开口到:“明二小姐,请下车,先在这里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再接着赶路。”

明敏冷沉着一张脸掀开车帘往外看了看后,从马车内出来,撑着还未好的身体进入客栈中。

客栈内的店小二立即点头哈腰地迎上前,“小姐,快请进。”

明敏不屑看店小二一眼。

客栈三楼的其中一间房间中,一个穿着普通,透过窗户的缝隙时刻留意与观察外面动静的人,将楼下门口停下的马车与从马车内下来的人都收入眼底,然后示意另外一人过来顶替自己的位置留意外面,自己则快速前去另一个房间汇报情况,在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的,轻轻地推门而入,反手合上房门,“祭司,名剑山庄二小姐住进来了。”

房间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消失不见,并且这段时间来任夭华洒下天罗地网也找不到一丝踪迹的乌云。当然,用夭华那贬低的话来说,他这时提早“卷铺盖”开溜。

房间内的光线不是很亮,处处偷着一丝柔和,静静地映衬着床榻上那张睡得正香的小脸。

乌云没有说话,依旧淡淡地喝着茶,丝毫不受影响。那日,他其实完全可以派人在半路上伏击到来的唐莫和容觐,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只因为他已经决定回南耀国去。这么多年了,有些账是时候该清算清算了,而那些人他更是一个都不会放过。至于孩子的身世,唯一知道的那两个人更是必须得死,而且他还要他们死得很难看,没有人可以拿这个来威胁他,即便是血流成河,灭他们九族也在所不惜。

至于这里,一转眼这么多年了,乌云闭了闭眼,饮尽杯中茶。

而之所以还在这里耽搁,没有立即离去,只因为还有一点事需要办完。等事情一完,马上就走。

前来禀告的人久等不到乌云的声音,想了想后,先躬身退下。

深夜,住入客栈中的明敏避开护送她的唐门中人,一个人悄悄出客栈,离去。这一幕全都被客栈其他房间中的普通打扮入住的乌云的人收入眼底。

深夜街道上,寒风阵阵,几乎看不到一个人。

明敏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不想这么被送回名剑山庄去,让更多的人知道她被赶出了唐门,这样的奇耻大辱她受不起,宁愿自己一个人咬牙回去。

两名衣衫褴褛的乞丐卷缩在街道上的弄堂口,互相靠在一起昏昏欲睡。

忽然,其中一人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准备再睡一会儿的时候,不经意间一眼看到街道上摇摇晃晃独自一个人走着的明敏,眼前不由一亮,忍不住伸手推了推自己旁边的人,将旁边的人也提醒。

被推醒的人有些恼怒,睁开眼气呼呼地道:“你干什么,打扰老子……”

“兄弟,你快看……”打喷嚏醒来的乞丐直接往前方指了指,让旁边醒过来的人一起看去。

被推醒的乞丐一眼看过去,眼前止不住同样一亮,在这样漆黑的深夜,在这样无人的街道上,就那么一个虚弱地摇摇晃晃走着的女人,忍不住色从心起,口水不知不觉溢上来。

客栈内,对于明敏的偷偷离开,乌云的人早已经立即向乌云禀告,乌云也已经知道了。

不多久,突地,又有人前来,进入房间后小声对乌云禀告,尽量不吵醒床榻上正吸允着自己小手指睡觉的小奶娃,也不能吵醒,“祭司,有两名乞丐在后面跟了上前去,看样子是……”后面的话,不用说出来也已经很清楚。

乌云仍旧没有说话,指腹慢条斯理地慢慢摩挲起手中的茶杯杯沿。

片刻后,就在前来禀告的人以为乌云不会有什么吩咐,就要躬身先退出去的时候,只听乌云缓缓吐出几个字,声音要有多冷就有多冷,“去,弄晕了客栈中的那些唐门中人,今天晚上我不想他们任何一个醒着。”

前来的禀告的人先是一怔,后猛然明白过来,心下不由一颤,面前之人他这是不要任何人去救那明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