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05.205你们若敢伤她一分一毫便是与我南宫世家作对

“可以了吗?”

一杯酒下肚,周璇原本白皙的小脸红了,散发着瑰丽的颜色,原本清明的双眸顿时变得混浊。

“这药效怎么这么厉害?”

周璇蹙眉,身子摇摇晃晃,失去了重心,出来的声音软得不成样,她漂亮的眼睛中带着不敢置信,显然是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你以为呢?我知道三姐姐你意志力强大,一般的药你还能撑住!只可惜这不是一般的药……”周夏音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这可我特地从药王殿求来的,药性比一般的强几百倍呢!你就好好享受吧!哈哈哈哈哈哈哈……龊”

“你……”

周璇惊讶地看向周夏音,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和惊讶件。

“怎么?怪我啊?”

周夏音笑得得意,她好像听了一个巨大的笑话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怪我呢?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过自负,太傻喽……”

周璇的眉心蹙得更紧了,好似视线也变得模糊了,

不仅是视线变得模糊,连她的意识也跟着模糊了,她强撑着抓住最后一丝清明。

这药王殿的药果然非同一般。

“把喜宝放了。”

周璇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这哪里是她的声音,跟猫叫似的撒娇和呢喃。

“放了她。”周夏音对着手下使了个眼色。

喜宝一恢复自幼,立马朝着周璇跑过去,抓住周璇的手。

“璇姐姐,你怎么了?”她看出了周璇的异样,小小的眉心皱得紧紧的,转头看向周夏音,道,“解药。”

“喜宝,你觉得可能吗?”

周夏音嗤笑一声,看白痴一般看着喜宝。

“你……”

周璇没让喜宝再说下去,拽着她往前走。

不管怎么样,必须赶紧离开这里才行。

“三姐姐,路上小心,若出了什么意外可别怪妹妹我没提醒你!”周夏音冲着周璇憔悴的背影吐舌头,笑得得意。

周璇再走五百米,那群乞丐就会冲上去……

哈哈!

好期待!

正想马上过去看看呢!

不过,还是晚点吧……免得别人怀疑是自己做的……

唔——

怎么这么热?

怎么回事?

周夏音突然觉得不对劲,这种感觉怎么跟中了媚--药一样?

刚才她明明看着周璇把酒喝下去,而自己并没有喝过酒,也没吃过东西呀!

怎么会这样?

周夏音想要进一步去思量,然而大脑实在热得可怕,全完不听控制。

“唔——好难受……”

她下意识地朝着自己身后的几个侍卫走过去,整个人往他们身上靠。

“小姐你……”侍卫皱起眉头。

“我要你们……”

周夏音还没说就已经把衣服给脱了,对着那几个侍卫勾勾手,道:

“来……你们几个一起上……”

******

天空中,骄阳火辣辣的,周璇热得起了一身冷汗,不知道是因为秋老虎,还是因为体内的药效。

一路上,周璇拉着喜宝狂奔,她不想让喜宝看到不适合她看的东西。

大约确定已经是安全距离了,周璇松了一口气,弯下腰,不停地喘气,香汗淋漓。

“璇姐姐,你没事吧?”

喜宝担心无比地看着周璇,为什么璇姐姐的脸色这么红的?

“没事……”

周璇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百草玉蜂丹服下,一股子清冽一点一点地在体内流淌,驱走原来的燥热。

今天过来,她料定周夏音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过来前便做了充分的准备,带了不少防身的药。

这么多年来,周夏音总是不断地找她麻烦,不过周璇倒是没想到周夏音会对自己下媚--药……

在这个时代,女子的清白甚至比性命还要重要!

周夏音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恶毒!

周璇叹了一口气,可转念一想,倒觉得也没什么,周夏音也不是第一次对自己下手了……

既然如此,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你对我下媚--药我便催眠你……

催眠术的成功率因人而异,遇上像宇文辙、北羽源这种意志力强大的人很难成功,可是对付周夏音这种小喽喽却非常简单,甚至连催眠曲都不用吹……

“喜宝,我们走。”

周璇的声音恢复的声音终于变得正常了。

媚--药通常都是没有解药的,不过慕容莫问制作的百草玉蜂丹极其神奇好用,一般的毒不在话下,即便是媚--药也能解去七八分。

喜宝见周璇的脸色恢复如常,松了一口气,拉紧了周璇的手,朝外面走去。

可没想两人没走几步,却突然有一群人将她们牢牢围住!

“不是说只有一个娘儿们吗?居然还有个小的……

那群人衣衫褴褛,脏兮兮的,浑身上下散发着恶臭。

“越多越好呀……正好够我们兄弟几个爽快!”

“恩!”

那群乞丐摩拳擦掌、一脸邪恶地朝着周璇和喜宝围过来。

“你们……别过来!”

喜宝下意识地跑到周璇前面,伸出手,将周璇牢牢护住。

璇姐姐刚才喝了周夏音的毒药,中毒了,喜宝得保护璇姐姐才行!

“嘿嘿……小女孩还挺有趣的嘛!”

其中一个膝盖落到喜宝漂亮的小脸蛋上,垂涎欲滴。

“不是说那娘们会被下药的吗?怎么还这么清醒?”

“不会是搞错了吧?”

有人疑虑道。

“搞错就搞错呗!咱们人多!若那娘们来了,照样都办了!怕什么……”

其中一个人一边说,一边搓着手,色-眯-眯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你们别乱来!否则……”

“否则怎么样?”其中一人打断喜宝,“找我们来的可是丞相千金!有她撑腰,老子就算被抓进去了也不怕!”

通过这乞丐的话,周璇已经明白了,这些人是周夏音找来侮辱自己的。

周夏音真够恨的!先是给自己下药,然后竟找来这么多乞丐和流浪汉来……

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够好的!

好!

很好!

既然如此,她也不客气了!

周夏音既然想彻底毁了自己,那么她岂有不将计就计之理?

俗话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

对敌人的过分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这一刻,周璇什么也没说,也不想说了。

她抓牢了笛子。

那是无痕大哥送她的笛子,通体莹润,洁白如雪,即便是骄阳似火,它依然透着沁人心脾的丝丝清凉。

笛子送到嘴边,迷离的音乐流淌而出,仿佛一张网,网住了那些肮脏的男人。

那些原本邪恶地朝周璇和喜宝走来的乞丐充满欲---望的眼睛先是变得迷茫和疑惑、随后呆滞失焦,最后欲---念再次袭上他们的眼睛,那是一波很强的欲--念,让他们的污秽的脸都爬上了红光,呼吸变得凝重,然后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发了疯似的朝着丛林里面跑去。

喜宝瞪大了双眼,然后用力地揉了揉眼睛,像是没法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似的。

“天呐!璇姐姐,好神奇!”

她清明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周璇,带着满满的崇拜。

周璇却被惊到了,虽然她刚刚的催眠是针对那些男人的,可是喜宝在场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影响的,可没想到这丫头的眼神竟然如此澄澈,清明得跟一望到底的清水一般……

没想到她年纪轻轻,意志力却如此强大!

这丫头,不简单!

周璇放下笛子,刚想说话,却突然觉得一股子热--流从体内流过,然后愈发猛烈,像是冲破了桎梏一般,席卷而来。

这种感觉……分明是媚---药发作……

怎么会这样?

她刚才明明已经服了百草玉蜂丹了呀!

照理说能压住的呀!

可为什么她现在却觉得这种感觉比刚才更加激烈了?

唔……

好难受!

“璇姐姐……璇姐姐……你怎么了?”喜宝察觉了周璇的异样,焦急地摇着她的手臂。

“好烫!”

“璇姐姐,你身子好烫!发烧了?啊——我们得赶紧从这里走出去才行!”

喜宝拉着周璇想走,可周璇大脑混沌,身子根本不停使唤。

隐约看到有人走过来,好像一把抓走了喜宝。

“你……放开我!”

喜宝挥舞着手臂,挣扎不断。

周璇撑开眼睛,看到又是几个男人朝着自己围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周夏音还安排了一波人?

不应该呀……

不像她的作风呀!

周璇用力地咬唇,疼痛让她的意识终于清明了一些,视线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抓着喜宝的那人竟是林诗意……

“放……放开喜宝……”

“那个贱人还真是生了个重情重义的好女儿呀!”

林诗意冷笑道,

她一直都知道周傲华心里有人,那个人正是周璇的生母,不过她便不清楚她生母到底是何人,只是以前在偶然中听到周玉华与周傲华谈起过,好像叫做望舒……具体是谁,她并不清楚!

只知道十多年前,是王氏将周璇带过来的,说是周傲华的女儿,不过周傲华曾亲口说过周璇不是他女儿,但是林诗意不明白既然周璇只是个野种,为何周傲华还要留着她。

多年来,她思来想去都想不通!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周傲华对周璇的生母用情太深,以至于心甘情愿帮别人养女儿……

这个认知让林诗意妒火中烧,所幸这么多年来周傲华对周璇算不上有多用心,这让她能安慰一下自己,或许他只是不忍心动手杀掉一个无辜的性命而已,并非有多在乎那个望舒贱人。

可是当她看到周傲华将周家的免死金牌拿出来救周璇的那一刻,她再也没办法骗自己了!

周傲华那哪里是心慈手软,他根本就是爱屋及乌!

“周璇,告诉我你生母在哪里!”

她倒要看看那个望舒到底是何方圣上,竟能让周傲华那个冷情的男人如此痴心……

“不知道……”

周璇是真的不知道。

关于她的身世,周傲华没跟她提过,她也不好主动去问,毕竟这可能牵扯到老一辈的爱恨情仇……

她一个小辈,不好问。

“不知道?哼——”林诗意对着周璇露出一个讽刺的笑,“那么就来说个你知道的吧!免死金牌在哪里?”

“文贤大哥不是已经没事了吗?你要免死金牌干什么?”

周璇的声音软绵绵的,好不容易变得清明的意识再次变得模糊。

怎么办?

催眠术的使用对精神力的要求很高,以她现在这种情况连集中注意力都难,更别说使用催眠术了……

哎——

怎么办?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再慢慢想办法了。

“免死金牌乃我周家传家宝!怎么可以放在你一个外人那里?”林诗意道。

“母亲也说免死金牌乃周家传家宝了!父亲南迁的时候早已将免死金牌也一同带走了。”

周璇说道,她紧紧地握着双手,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刺激着她的疼痛神经,方才找回一丝清醒。

“母亲,我劝你现在还是赶紧去看看周夏音吧!她现在的情况可不好!你若去晚了,麻烦就大了……”

周璇提醒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所有的母亲心都是软的,但凡涉及到自己的再冷静的人也会乱了方寸。

周璇以为提到周夏音,林诗意会焦急无比,她和喜宝便可趁机逃走,可没想到林诗意竟是一脸冷漠。

“现在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她冷笑,“一个断了手的废物也没什么用了!若为救她让你跑了,不值。”

周璇一楞,都说舐犊情深,没想到林诗意对自己的女儿竟如此冷漠。

“把免死金牌交出来吧!否则你比音儿还惨!”林诗意看着周璇,冷笑,“音儿有我保护,虽然惨了点,至少有我的人会守着不会有人发现!你就不一样了,到时候只怕齐王妃没床衣服的样子整个东都都知道……哈哈哈……”

林诗意那张扭曲的连和周夏音重合。

真不愧为母女!

周璇皱起眉头,思量着要不要把免死金牌交出去。

周傲华把免死金牌留给她,本就是为了给她傍身救命用,如今若交出免死金牌能救她和喜宝两条命,倒也是值了!

可问题是,她交出去之后,林诗意真的会放过她们吗?

林诗意见周璇没说话,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狠毒。

“怎么?骨头还挺硬的嘛!来人呀,给她点眼色瞧瞧!我想你们都像看看齐王妃到底长什么样吧!去,先把她的衣服撕了!”

“母亲,您既然知道我是齐王妃,如此便是以下犯上,若被我家王爷知道了不好吧?”

“你家王爷?齐王殿下吗?”林诗意嘲讽一笑,“我好怕怕呀……那个病秧子会不会咬人呀……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好怕!好怕!”

其余的人也跟着大笑。

几个壮汉气势汹汹地朝着周璇走去,朝她伸出手。

周璇蹙眉,她知道林诗意是占着这里荒郊野外没人才如此恣意妄为的!

怎么办?

虽然知道自己的武功肯定不是林诗意的对手,可如今也只有放手一博了。

这时候,突然一阵清风拂过,一道清冽的声音响起:

“你们谁敢伤我璇丫头一分一毫,便是与我洛川南宫世家作对!我南宫无痕绝不手下留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