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51.坑深152米:那个载顾太太的司机好像是个變態

白色衬衫配黑色的长西裤,冷贵的气势压在人的心头,嗓音是没有起伏的冷漠,“没有找到人,你回来做什么?”

席秘书咬咬牙,“顾总,您能不能多给点线索……夫人她早晨离开是拿着证件和行李偷偷离开的,还是什么都没拿一时生气跑出去的呢?这样我们好分清楚查的方向。”

男人眼底掠过凛冽寒芒闪闪的冷光,“她手机都没有带走,身上也没什么钱,不可能离开安城。件”

“那有没有可能是夫人心情不好,所以只是想找个地方静静……顾总您不必这么着急。”

顾南城抿着唇,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外面的天色,下过暴雨的天空干干净净的,湛蓝无云,“我叫你们找人,不是叫你跟我说这么多废话的。”

“我让人继续在找了,”席秘书抹了抹额头,“另外,顾总,夫人具体有哪些关系好的朋友亲人您知道吗……一般女人吵架了就会躲去朋友家。”

男人眼眸微动,淡漠的道,“你继续找,她的朋友那里我会亲自问。”

“是,顾总。”

手指圈起扔在茶几上的钥匙,林妈小心翼翼的道,“顾先生,您一早上没吃东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我想太太她可能是心情不好,所以才会想一个人待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龊”

“不用了,”他摁了摁眉心,淡淡的道,“她回来了给我打电话。”

手指上挂着钥匙就径直的出门了。

林妈站在后面看着,幽幽的叹气。

这才结婚多久呢,三天两头的折腾一次。

…………

晚安不见了。

平常有人失踪需要48小时才能立案,顾南城下午就直接托关系动用了警方的力量,依然直到晚上都没找到。

原本都以为寻常夫妻吵架女方一气之下摔门而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说不定正躲在哪条河边儿吹风散心呢,顾总大概是爱妻心切小题大做了。

可是以他如今的势力整整十二个小时找不到人……那就意味着她刻意的躲起来了或者……出了什么意外。

顾南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谁跟他说话都觉得像是在地狱里走一遭似的。

他那副模样,也没人敢问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吵吵得多大让女人天刚亮就跑出去了,还是冒着电闪雷鸣的暴雨。

客厅的光线很明亮,顾南城前面淡淡的看着茶几上摆着的两支手机,一支是他自己的,一支是晚安的。

她的手机是淡色的玫瑰金,包裹着小女人喜欢的手机壳,素雅又俏皮。

屏幕始终是黑的,没有任何一个电话进来。

他微微的垂首,始终没有什么表情,双腿交叠而坐。

《璎珞》已经在拍摄中,她今天没有到场,甚至没有给唐初打电话请假,她素来敬业,在工作的事情一不摆谱儿更不会随意的缺席。

除了……他车祸住院的那一个多月,她全心全意的照顾他,连电影的开机仪式都没有参加。

她跑出去的时候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完全是赤着脚出去的。

手用力的摁着眉心,他是脑子抽风了,才会以为她只是不想看到他躲到书房去了……

“顾……顾总,”席秘书旁边站着的是警察局特意派下来的搜索队的队长,“顾夫人还有没有什么您不知道……不是,您忘记了的朋友?”

这种夫妻吵架连24小时都不足的案子……也就顾公子这样的身份,几小时不见就要风风火火的找人……偏偏他还觉得事情真挺严重的。

因为动用了这么多人力物力……都没见着半个影儿。

盛西爵,左树,易小溪,唐初,跟她有点关系的他都亲自上门了。

只有慕家别墅……慕老爷子一大把年纪了受不得刺激,所以他没有直接上门问,

但是让人盯着整个宅子的所有动向。

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不会回家让自己爷爷担心的。

起身从他们身边走过,淡淡漠漠的扔下一句话,“继续找,找不到不用睡觉。”

半个钟头后,原盛家别墅。

陆笙儿坐在沙发上背剧本的台词,前面的茶几上摆着一杯热牛奶。

听到声音抬起头,看见一身冷沉出现的男人笔直的走了过来,看了她一眼,然后扫过客厅,开腔很直接,“锦墨呢?”

那晚上他陪她开车去追锦墨,但是结果却跟着他到了盛世的公司。

陆笙儿看他的脸色少见的阴郁,愣了愣,“锦墨在书房处理公事。”

然后他便没有再看她直接上了楼,陆笙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认识这么多年也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不由的问道,“南城,出什么事了吗?”

“我找他问点事情。”

陆笙儿刚想问是不是查到盛绾绾的西消息了,但想起他刚才看她的眼神,如果跟盛绾绾有关他不会

只扫她一眼,遂作了罢,也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

门都没有敲就被直接的推开了。

薄锦墨在跟人打电话商议公事,听到声音抬眸,见他面色不善一看就心情很差的模样,很几句话结束了对话挂了手机,问道,“你大晚上这副脸色来找我……出什么事了?”

顾南城皱了皱眉头,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很了解她?包括她的朋友?”

薄锦墨挑眉,“你说谁?”

“晚安?”

“以你对我的了解估测我对认识一个人超过十年的了解。”

顾南城一只手落进了西装裤,脸上无波澜,眉目戾气埋深,“她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不—良少年少女的朋友?除了江树和易小溪。”

“好像有,但是关系特别好的只有他们两个,你家女人不是广交天下友的类型,但是认识的关系深深浅浅的还是不少。”

薄锦墨上下的打量了他一眼,眯起眸,淡淡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把他们的地址告诉我。”

“我只知道名字,地址你自己去查。”薄锦墨把面前的电脑合上,“你找她的朋友需要通过我,”

眉头动了动,“难不成慕晚安离家出走了。”

然后他清晰的看见站在灯光下的男人脸色暗沉了好几度。

薄锦墨,“……”

“我不需要听废话,你既然认识她那么久就替我找,她出门的时候没穿多少衣服没有带手机和钱包,连鞋子都没有穿。”

这一番话,字字句句都像是从喉间溢出来的,低沉沙哑得厉害。

薄锦墨问他,“你是不是对她动手打她了?”

他虽然这么问,但是基本都是开玩笑的成分,自己兄弟会不会动手打女人他还是清楚的,只不过以他认识慕晚安这么多年的了解——那也不是个会玩离家出走的主。

除非被欺负惨了。

顾南城抿唇,别开脸看着窗外,压抑而烦躁的道,“算吧。”

薄锦墨,“……你他妈的疯了?!”

一个他认为不会打女人的男人承认自己动手了,一个他以为不会理解出走的女人出走了——这两个人他都认识十多年了,双双刷新了他的认知。

顾南城没说话,俊脸冷漠又挫败。

“我跟下面说,让道上的人注意下,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早上六点不到。”

“那时候在下雨?”

“嗯。”

薄锦墨看了他半响,才不温不火的开口,“你不是打了她那么简单才对,以她的脾气你真对她动手她应该会跟你离婚,而不是离家出走躲起来。”

“你让道上的人马上查,”顾南城顿了顿,“我担心她出事。”

男人一贯温和矜贵的眉目透出浓浓的疲倦,认识这么久,除了他父母飞机失事后很少见他这番模样。

薄锦墨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利落的吩咐下去。

再抬头的时候见男人已经准备离开了,皱眉出声,“你是不是没吃东西?我让人准备点吃的,待会儿我跟你一块去找。”

“不用了。”

薄锦墨还是起了身拾起手机跟上了他,“先吃东西,你的手下跟我的手下都在查,她瞧不见你失魂落魄的样,不吃东西没空干活儿,这不是你老早就知道的么。”

薄锦墨吩咐手下的人炒了几个他爱吃的菜,他和陆笙儿在一边儿陪着他。

才知道一般手边的手机就响了,薄锦墨开了免提,“薄先生……您不是吩咐我们查顾太太的线索吗?刚才有个刚出狱的小弟跟我们说,那个载顾太太的司机是个變態。”

──今日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