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49.坑深149米:一句话,你要不要跟他划清界限

顾南城瞳眸重重一缩,又是心疼又是恼怒,几秒钟越到她的身边,地板上铺着地毯,也并没有摔疼她,一把将她提起来扔到床上,沉沉的眼神仿佛要吃了她,声音拔高了不少,“慕晚安。”

晚安抱着膝盖,忍不住尖叫,“你这么大声做什么?”

她身上的酒味太重了,加上之前林妈想给她换衣服,让她看上去乱七八糟的像一只醉鬼,顾南城努力的将心头那股越烧越旺的火压抑下去,冷漠的道,“去洗澡,你给我安分点。”

说完这句话,他才俯身去抱她。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拍在他的手背上,在卧室显得格外的安静。

顾南城毫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被她拍下来的手,脑子里念了一句他是男人不要跟喝醉酒了的女人计较,

然而他抬起头再去看晚安时,却见她冷着一张脸朝他道,“我说了我累我不想做不要做!顾南城,左晔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再怎么想也从来不会逼我,你能不能让我静静?”

她咬了下唇,不知道是酒精影响还是情绪激动,显得很语无伦次,“你想找别的女人还是关心别的女人我也从来没有打扰过你,你能公平点吗?”

她想静静?

呵。

从他出车祸到现在她好像一直都处在静静的状态,不冷不热的游离着。

怒极反笑,他抬手就攥住了她的下巴,眯着一双幽冷得没有丝毫温度的眸,挑起唇角开腔,“你问我要公平的意思……”

他的眼睛里似乎夹着着碎冰,“是不是说我可以去找别的女人关心别的女人,然后也不要挡着你找别的男人关心别的男人?比如前边儿替你挡刀后边儿大半夜的护送你回家的前男友,嗯?是不是?龊”

顾南城笑了笑,眸底没有笑意,全都是凛冽的讽刺,“慕晚安,你是不是傻的?你真以为他现在后悔了想回头是因为他多喜欢你多爱你吗?他但凡有一点喜欢你都不会看着你为了区区五十万去求别的男人。”

越是说,他手上的力道就愈发的重,“你给我听清楚了,再让我知道你跟他牵扯不清纠缠不断,我让所有姓左的滚出这座城市。”

晚安冷静的回了一句,“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不在当初薄锦墨没有当掌权的时候把他彻底的踩死,那样他的女人就是你的,绾绾得偿所愿,我也能找个我喜欢的也喜欢我的结婚过一辈子。”

卧室里有几秒钟的死寂。

顾南城一张脸像是凌晨时分即将爆发的风平浪静,“一句话,你要不要跟他划清界限。”

落下的长发遮住她的脸,“我的界限一直都很清楚,”她抬眸看着他,嗓音仍然浸透着沙哑,眼神看不出是清醒还是迷醉,“我不会婚内出墙,但是你既然不爱我也不需要我的爱,就不要在意我怎么想你怎么想我的前男友,很没意思不是吗?”

天旋地转,她整个人已经被男人深深的压在床褥中,那英俊的脸近在咫尺,泠泠的笑着,“你可以这么想,我的确不如你的前男友。”

他冷静的将衬衫的扣子撕扯开,眼神盯着她,“不过很可惜,他从来不逼你最后为了另一个女人甩了你,这辈子没得到过你也没机会再得到,偏偏我这个会逼你的男人,拿钱轻而易举得到了你。”

手扣着她的下巴重重的吻下去,只要碰到她稍微的反抗和挣扎就直接一口咬上去,毫不怜惜,眉目冷厉薄唇染血。

大手撕她的衣服,同样粗蛮暴力,透着一股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暴戾的气息。

晚安睁大了眼睛,“顾南城……”

“你给我乖乖的,”那阴郁的俊脸勾着星星点点的冷笑,“我向来觉得对女人不能太粗暴,但是晚安,你既然知道我忍了一个多月,就别逼我。”

说罢用力的封上她的唇瓣,吻得极重极粗蛮,完全不似他平常激烈却也缱绻的作风。

“我不要。”她想也不想的吐出这三个字,在他的身下闹腾的厉害,脸蛋往一边躲去就是不给他亲不给他吻。

顾安城低头瞧着她一副被强女干的模样,唇角勾勒出更冷的弧度,直接利落的扒去她身上最后一层衣物,将她两只手摁在头顶,扯出被他扔床上的领带绑住。

在她睁大的不可置信的眼眸中的毫无预兆的直接奔入主题。

没有任何的准备,不知道是他的脸过于冷漠,还是那疼真的让她无法承受,她的脑子一白,然后眼泪就全都涌了出来。

顾南城看着她的眼泪,皱了下眉,然而也不过一闪而过,他低头去亲吻她的眼泪,但是身下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止甚至缓和的趋势。

“疼……”毫无快—感,只有阵阵的疼。

这种事情,女人不愿意,再加上男人不怜惜甚至是抱着刻意折磨的念头,平常算天堂这显然算是地狱。

晚安素来娇生惯养,出去初次疼得绝望,再没有经历过这样痛。

她受不了,完全不能承受。

顾南城平常

待她虽然不及爱,但也总归算是温柔体贴的,她从来没想过他会有这么对她的一天。

她甚至没想过跟她相处这么久的男人会有这么冷漠不近人情一面。

他在折磨她,为了让她痛而折磨。

她一直以为他在床事上没有什么不堪的爱好,也没有什么让她接受不了的习惯。

就为了折磨她,所有的没有都可以变成有。

一整晚,除去中间的休战,晚安最后昏过去之前摸到手机看时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

中间她几度边哭边喊疼求他放过她,也丝毫没有得到他的缓解和怜惜。

到最后她死了心呜咽着承受那始终的痛楚断断续续的提醒他做安全措施,除了开始的那两次,他后面都是做了措施的。

虽然几率不大,但她还不想冒哪怕万分之一的险。

孩子有了她就会生,但是现在她不想要。

就这么一句话,不知道扯动了他哪根神经,就听他在她耳畔冷笑了一声,而后回应她的是卷土重来的新一轮粗暴对待。

昏过去前她看了一眼没有拉上窗帘的落地窗外闪电照亮的倾盆大雨,迷迷糊糊的想,这大概就是花天价买来的女人,跟按照正常的爱情程序走的女人之间的差距。

原本就是应该有差别的。

凌晨五点,从噩梦中惊醒。

她惊惧的看着被晨色照得隐隐绰绰的天花板,抬手就摸到一片冰凉的冷汗。

从身体传来的痛四分五裂,还有回荡在她的脑海和意识里久久不肯散去的噩梦片段。

晚安坐了起来,咬住唇忍住喉间差点溢出的声音。

男人依然躺在她的身边。

闪电时不时的亮起,照到地上白色的长毛地摊上,呆滞的看了好久。

赤脚下床,悄无声息的走到浴室打开淋浴洗干净身体,浴室里有一面巨大的镜子,透过氤氲模糊的雾气她可以看清楚自己身上那些惨不忍睹的伤痕。

不像欢爱过,她关了花洒,看了看,兀自自嘲的笑,简直像是被人轮女干了一个晚上。

不想再睡,她在柜子里随手找了件毛衣和长裤出来换上。

窝在地板上坐了会儿,晚安忽然想起了什么不顾疼痛的爬了起来,跪坐在床边拉开床头几个屉子,果然在最后一层找到了她要的东西。

起身,清晨的光线还很暗很暗,但也勉强她看清屋子里的摆设。

倒了一杯水,正准备将掌心的药丸吞下。

屋子里的灯一下亮了,光线刺目得让晚安很不适应。

低沉冷漠的嗓音在身后响起,“你在干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晚安觉得自己仿佛全身都在疼,神经更是火烧一般的紧绷。

她攥住手心的药丸,冷静的回答,“吃药。”

男人没有出声,直接下了床,晚安的手臂被扣住,拽了起来,杯子里的水洒了一地。

手里的药丸连带着被子都被夺去,顾南城面无表情的转身一言不发的扔进了垃圾桶,吐出两个简单的字眼,“睡觉。”

晚安呆了呆,“你干什么?”

“不吃药,怀了就生下来,”他重复着之前的两个字,“睡觉。”

晚安想也不想的道,“我不会怀孕不会生的。”

顾南城转了身,几步朝她走去。

——6000字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