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47.坑深147米:夫人喝醉了,被别的男人送回来了(5000字)

打雷,闪电。

最近的天气是不是就下个雷阵雨。

如那晚一般,深蓝色的闪电在漆黑的夜幕中轰然炸开,听得人心里猛然一跳。

薄锦墨忽然放下了手里的刀叉,垂眸淡淡的道,“我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他看向顾南城和晚安,语调很正常的道,“你们待会儿帮我把笙儿送回家可以吗?”

晚安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徒然停住了,她看着已经起身了的男人,“你不是已经提前约好了我和南城,怎么会突然有急事?而且外面的雷雨很大,上次南城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出车祸的。”

晚安直视他的眼睛龊。

薄锦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错开了视线,面上没有露出任何的波澜,“临时有事。”

陆笙儿拉住他的手臂,“你有什么事非要在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去处理?而且现在这么大的雷雨,南城才刚刚出院,你难道也想出事吗?”

“我会小心,你陪他们吃,吃完早点回去。”

陆笙儿拉着他手臂的手没有松开,仍是紧紧的拽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我陪你一起去。”

“不必。”他的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闻声道,“让南城和晚安送你回家,我会早点回去的。”

顾南城温和儒雅的脸上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只是始终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

眸色流转深沉逐渐变得莫测,透着股看不透的意蕴。

薄锦墨离开了。

陆笙儿的目光始终追着他的背影,涂着淡淡唇蜜的红唇几乎要被自己的牙齿咬破。

直到她透过玻璃的墙看到他开着的车在雨幕中离开。

她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眸忽然转了方向,看向握着刀叉却没有动作的晚安,“你不喜欢我,也不喜欢锦墨,没有必要不会跟我们说话,所以你能告诉我——你刚才不仅说了那么长一段话,还不计前嫌的关心他,是为了什么?”

盯着她看的不只有陆笙儿一个人。

还有她身边的男人,晚安不用看也知道顾南城也在看着她。

她手上的力道松了松,随即就把东西放下了,淡淡的道,“没有为什么,毕竟南城刚刚出院,今天的天气跟那晚差不多,我不喜欢你们跟盼着你们出车祸是两码事。”

陆笙儿盯着她,冷笑了一声,“有些事情我们心知肚明,你是不屑回答我,还是想维护什么?”

“既然心知肚明,那也没必要来问我什么了。”

椅子的脚擦过地面的声音在高雅的西餐厅显得很尖锐,陆笙儿一个字都没说就起身要离开。

顾南城冷着声音开腔,“你干什么去?”

陆笙儿顿住脚步,但是没有回头,“抱歉,本来请你们吃饭,我们都走了。”

男人厉声叫住她,“下这么大的雨你想干什么?”

陆笙儿没回答她,抬脚就准备离开,没走几步就被后面跟上来的男人拽住了手臂,她想也不想的挣脱,“放开我,他已经走了我很快就追不上了。“

顾南城被她动作的弧度扯到了伤口,皱了下眉,但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异常淡漠的道,“他不想让你追上,你能追上吗?”

陆笙儿明显的有些失控,手还在不断地挣脱着,“那又怎么样?追不上难道就不追了吗?谁有资格这么说?你吗?”

晚安没有出声,只是坐在原处静静的看着他们。

西餐厅的环境很别致,没有开明亮的大灯,反倒是每张餐桌都配了造型独特光线柔和的壁灯,既保持着安静和隐—私,光线也充足了。

在这样的坏境里,他们声响不大的争吵也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顾南城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冷厉下来,他眯起眼眸看着她,漠漠的道,“他叫我送你回去,而不是第二天在报纸头版上看到你车祸身亡的新闻。”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要拦着我?”陆笙儿只恨自己抵抗不了男人的力道,语气也愈发的显得激动了,“他叫你送我回去你就送我回去,你是他的手下还是我是你的手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男人只是平静的看着她,眉目未曾动一下,“你太激动了,容易出事。”

“顾南城你已经结婚了,你能管的女人不是我,”陆笙儿的声音不大,但是字字句句都很清晰,“快点放手!”

“南城,”晚安温凉的嗓音在一旁响起,“陆小姐想追过去,你陪她去吧,别忘了你之前答应过我的事情。”

顾南城手扣着女人的手腕,听到晚安的声音抬眸看了过去,却见她正托着腮,朝他叮嘱,“开车的时候专心点,别再出车祸了——我不会再照顾你第二次。”

看着她素净温淡的脸,顾南城一个失神,手上的力道一松,被陆笙儿挣扎开抬脚跑了出去。

他没有马上去追,黑眸深深的看着她,看不出喜怒。

颀长的身形立在那里,他的唇畔悠然的

勾出几分弧度,似笑非笑,“你想让我陪她去?”

“我挺希望你们能找到绾绾的,”晚安没有看他的眼睛,视线落在了他身上衬衫的第二颗扣子处,“而且这种天气实在是容易出车祸,我怕陆小姐一个不小心挂掉了,你得惦记一辈子。”

透过透明的玻璃,她看着下面男人将穿着高跟鞋踉踉跄跄的陆笙儿拽上了车,然后用力的关上了车门。

她笑了笑,陆小姐挂了他估计得惦记一辈子。

其实不挂也差不了多少。

顾公子明知道薄先生即便是真的也不会让他们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却还是只能耐着性子陪陆小姐找。

而她……虽然希望不大,但还是希望他们能找到。

让西爵带着绾绾离开这片土地。

摸出包里的手机,想了一会儿,还是给西爵发了一条短信。

端起手边今晚没怎么碰过的红酒,低头慢慢的抿着,等着陈叔过来接她回南沉别墅。

雨下得太大,陈叔花了半个小时才到,等他打电话让晚安下去的时候,她已经差不多把桌上的一瓶红酒都喝完了。

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干巴巴的坐着很无聊,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做,她就一个人自斟自饮。

等她挂了电话站起来想起身的时候,一阵眩晕袭来她几乎站都站不稳才后知后觉的发觉这瓶红酒的度数好像比她想象的高,结果她还喝了差不多以整瓶。

高跟鞋不算高,但她走了两步还是差点摔倒了。

手扶着桌子,另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脑袋——没事点什么酒。

正想抬手叫个服务生来扶她上车,手已经被扶住了,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她实在是站不稳,左晔不得不扶着她,低头看着她迷蒙的双眼和染着嫣红醉意的双颊,心头涌出阵阵的复杂,低声问道,“能站得稳吗?”

晚安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迟钝的抬头看去,“左……晔?”她笑了笑,被酒精控制露出细白而整齐的牙,“你也在这里……好巧。”

她要不是醉了,大抵可以看见他肩膀上被雨水打湿的痕迹,裤脚也有些湿。

其实不是巧。

分了手的恋人,已经断裂的缘分,即便在一座城市,没有特定的交集,很难再遇到了。

不过是他有朋友也在这里吃饭,远远看见了刚发生的一幕,给他打电话神秘兮兮的,说她被顾南城抛下,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旁人只知道他们在交往,不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又因着了解他的心思,便特意通知了他。

他听着,原本不应该多管,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脚来了。

“你喝醉了。”左晔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她的脸,“要不要我给你打电话给你老公,让他过来接你?”

晚安的反应很慢,摆了摆手,“不用啊……我们家的司机在下面等我呢……”她站得左歪右歪的,“嗯……能麻烦你扶我下去吗?”

他吐出一个字,“好。”

她又朝他笑了下,“谢谢。”

开始她还能自己勉强的走几步,等出了电梯朝门口走去的那段,她几乎整个人都被半搂着。

陈叔拿着两把雨伞等在门口,结果看到自家的太太被另一个男人半抱着出来,一下就懵了。

刚才……是顾总通知他过来接太太的啊。

他第一时间想给顾总打个电话说下眼前的情况,却又不好当着太太的面儿打小报告,他可不想给太太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自从顾先生结婚,他载太太的次数比载先生的次数多。

一个激灵,连忙迎了上去,“太太,”隔得远看不清,隔得近他一下就看见了晚安的模样像是喝醉了,“您怎么喝了这么多久,顾先生特意吩咐我来接您……”

他的话还没说完,手里的一把伞就被左晔拿走了。

“晚安醉了,我送她回家,”左晔已经腾出一只手把伞撑开,“麻烦你开车。”

陈叔自然是想拒绝的,可是左晔到底是京城贵少,论气势就高出陈叔不少,完全不带商量的余地就已经搂着晚安往前面去了。

撑开伞,雨下得很大,一个人都很难挡住,好在陈叔带来的伞够大,左晔几乎将雨伞所有的部分都拿来遮在晚安的头顶了。

陈叔在后边看着那高大而沉默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家夫人,自己大半的身子都被雨水打湿了,心底暗道不好。

赶紧举着雨伞冲进雨里走在左晔的前面替他领路,并且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左晔原本是想送她上车就够了,却看见她刚坐在座位上整个人都往一边栽去,脑袋砰的一下就撞到了车门上。

他想也不想的跟着上了车,把她的身体扶正。

陈叔坐在前面刚想说话,就已经被他淡声打断了,“我送她回家,她今

晚喝了太多的酒,你要开车照顾不了她。”

陈叔没办法,几次天人交战要不要给顾先生打电话。

他其实是认识左晔的——第一眼没看出来,这会儿认出了,这是夫人的前男友。

从后视镜里看着那男人让夫人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心上起了一层的战栗,在发车之前果断的发了条简单的短信过去。

晚安昏昏沉沉的,意识模模糊糊,但又还没有完全的睡死过去。

左晔好不容易替她绑好了安全带,然后再让她很容易被撞到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手扶着她的腰。

他没有在意陈叔是不是从后视镜里看过来的目光,低头问道,“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顿了顿,“他欺负你了吗?”

他朋友隔得远,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的是顾南城跟着陆笙儿离开了,让她一个人留在了餐厅。

她似乎是很不舒服,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断断续续的道,“等人……无聊……”

算不得说谎,她的确是因为在等陈叔来显得无聊,若不是刚好桌上摆了一瓶酒,她也不会想到去喝。

左晔凝视她,沉默了会儿才低声道,“你看上去不大开心。”

晚安吃吃的笑了,仰头看他,醉眼朦胧,“喝点酒……就是不开心了吗?”

“你开不开心,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左晔眸色定定的,始终都定在她的脸上,又问道,“跟他在一起,你不开心吗?”

晚安的脑袋挪开他的肩膀,靠在后座上,闭着眼睛沙哑的道,“没什么开心的,也没什么值得不开心的。”

白皙的手指爬上车玻璃,像个顽皮的孩子滑来滑去,“左晔……你跟宋泉……没有再和好了吗?”

她转过脸,困惑的看着他,“你不是很喜欢她吗?”

若她不是慕晚安,若她此时不是醉了,左晔会认为她在讽刺他。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淡淡的道,“也许喜欢吧,但是不合适,没办法在一起。”

她迷茫的喃喃道,“喜欢……却不合适……”

什么叫喜欢却不合适?

所以是顾南城比较聪明,选了合适又还一般般喜欢的她在一起。

等车开到南沉别墅的时候,晚安已经睡着了。

左晔看着她锁眉睡得踏实的睡颜,直接选择了抱她下车。

陈叔看着简直没办法。

想着让顾先生知道太太被另一个男人抱回来了,他就觉得不寒而栗。

林妈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被陌生男人抱回来的太太,与跟在后面的陈叔面面相觑。

左晔礼貌的朝林妈道,“麻烦带我去一下晚安的卧室,然后顺便煮一碗醒酒茶。”

林妈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说好。

让陈叔带路,然后自己去厨房火速的泡了茶,顺便给顾先生打了个电话,只说太太喝醉了有别的男人送她回家。

电话那端顾南城只说了一句我马上回来。

林妈刚想提醒他开车小心别再出事,电话就被彻底的挂断了。

左晔接过林妈手里的醒酒茶,吹了吹,俯身拍了拍晚安的脸蛋还是把她弄醒了,温柔的哄着她喝。

林妈在一边看着几度想插手,可是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

末了,他又道,“麻烦你帮晚安换身舒服的衣服让她睡觉,穿成这样她会睡不好。”

林妈连忙道这是她分内的工作,从柜子里找了身衣服,又朝左晔特意道,“我刚才打电话给我们家先生,他听说夫人喝醉了马上就回来了。”

左晔对此没有表示,只是说了句,“你换衣服吧,我出去等。”

站在卧室外的走廊上,左晔掏出烟和打火机点燃,寂静的点燃了一根烟。

出来反手带上门的时候,他无意中看了眼卧室的布局,偌大的双人床,两个枕头,床头摆着某些属于男人的零件儿。

吸进去第一口烟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她和别的男人一起睡的卧室。

——第二更,5000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