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45.坑深145米:几天不见,怎么酸的跟怨妇似的

原本是有一张单人床的,但是晚安认床很难睡习惯,第一个晚上他就听到她翻来翻去的,所以让章秘书去选了一张舒服的沙发床。

薄锦墨瞟了他一眼,对此懒得做出什么评价。

他修长的双腿交叠起来,接过陆笙儿从茶几上拿起来递给他的香蕉,慢斯条理的剥着,看一眼床上男人一脸蠢蠢欲动的烦躁,淡淡开腔,“怎么,你老婆给你脸色瞧了。”

不等顾南城开口回答,他又不紧不慢的道,“按照她的性格,不大会和躺在床上的伤残人士吵架,你是不是干了什么让她看你不爽的事情。件”

顾南城不咸不淡的道,“她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也睡不惯医院的床,待久了心情不好很正常,”顿了顿,他轻描淡写的补充道,“你去给我请个看护来,明天早上就来报道。”

薄锦墨吃了一口香蕉,优雅的咀嚼完,抬眸望他一眼方道,“几天不见,你怎么酸得跟怨妇似的。”

你才是怨妇,你全家都是怨妇。

顾南城皱着眉头,面无表情,“我要提前出院。龊”

“跟你女人说。”

想起刚才带上门出去的女人竟然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顾公子心头那股隐隐的烦闷翻腾得更加的厉害,眉间的皱褶拢得更加的深了,“你没见她多不耐烦?”

薄先生回忆了一会儿刚才慕晚安出去时的神情,方回答他,“没有。”

陆笙儿安静的坐在一边听他们说话,并没有开口出声,直到此刻才蹙眉道,“慕家破产那会儿她爷爷病危住院,几次下了病危通知书,我估计她是不大喜欢医院的环境,跟对你耐不耐烦没关系。”

顾南城仍是面无表情,血液里带着隐隐的躁动不安,有越来越明显的趋势。

薄锦墨睨着他,凉凉的道,“她怎么着你了,没照顾好你?饿着你了还是冷着你了?没按时给你吃药提醒护士给你换药?本来就是个千金小姐出身,你指望她无微不至跟个月嫂似的?”

“还是躺在床上不能动让你无聊成了怨妇?”

顾公子黑沉着一张脸,“你废话那么多,最近哪里想不开想当长舌妇?”

将最后一口香蕉吃完,“看某人好像不大想跟你说话,这么多年的兄弟,我自然多跟你说两句。”

顾公子一张英俊的脸阴鸷得能滴下水了,“你有这闲工夫,不如多去了解了解盛西爵跟他身边的女人。”

“该了解的都了解了,”薄锦墨清清淡淡的道,“不过他最近应该忙着给他爹找医疗团队准备最后的送终,没工夫在我面前转悠。”

盛柏心脏衰竭基本到了晚期,已经没什么时间了。

顾南城很快的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安静坐在一侧也在出神的陆笙儿,眼底掠过暗色的思虑,却没有多说什么。

有几秒钟意味深长的沉默。

直到被陆笙儿的手机铃声打断,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方道,“是我的经纪人,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嗯,好。”

病房只剩下了两个男人,顾南城已不是方才的神色,温淡而深沉,“盛西爵把盛柏带回去了。”

后者淡淡的笑,“他等不及了,他抓笙儿开始就等着那天,单纯的交换会耽误太长的时间,把笙儿放在深山,然后特意等到那晚的天气让放松警惕让她逃出来,没有他给的信息我很难再最快的时间里找到笙儿……深山雨夜我担心笙儿出事,只能让他的人把盛柏带走。”

若是纯碎的交易,他赌盛西爵不能对笙儿做什么,拥有更多的主动权。

可是那晚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没能给他犹豫的余地。

顾南城思忖了一会儿,方淡淡的道,“你跟盛家的事情我不关注那么多了,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你再找我——米悦那女人跟他什么关系。”

“似乎是夫妻,又似乎是仇人,”薄锦墨说着说着就想抽根烟,想起这是病房皱了皱眉头忍住了,淡淡的陈述,“我让人去美国查了,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米氏老董事长过世的时候米悦人在瑞士,她是独生女,手里握着最多的股份,我没猜错的话米氏内部有人想把她结果在外头,呵,不知道为什么被盛西爵带回来了。”

那点事发生在瑞士,除了他们当事人没有别的人知道,他的人自然也查不到。

顾南城微微的挑眉,“那个时间,盛西爵不应该是在监狱么。”

“他在牢里立了功被提前释放了三个月,准确的出狱时间是米老董事长过世前的一个礼拜。”

眯了眯眸,闲淡的评价道,“时间也是巧。”

不温不火的谈了几句,薄锦墨又忽然道,“你跟慕晚安最近不正常么?”

顾公子听这话就皱起了眉头,说不出来的躁动,脸也沉了沉,“你懂什么,我接触过的女人比你多了一卡车。”

言下之意就是,我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你能懂个屁。

“那又

如何,她还不是对你不冷不热的。”

“你哪只眼睛看见她对我不冷不热的?”

“两只眼睛。”

顾南城眉头皱了又皱,想抽烟手不能抬且所有的烟都被女人撤走了,让她知道他在病房里抽烟——

不能抽烟更烦躁。

“你已经探病结束了,带笙儿回去吧,”他面色不善,“大晚上的小心被撞。”

薄锦墨略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真是不想跟伤残人士计较,遂站了起来,顺手把香蕉皮扔进垃圾篓,顺口问了一句,“虽然说那天的雷雨确实很大,但是那么大一辆卡车人家的车灯也没坏,你是怎么一头撞上去的?”

顾南城沉默了一会儿,淡淡的道,“拿手机看了下时间。”

薄锦墨一只手落进裤兜,不温不火的道,“难怪你说不出口,原来是犯蠢。”

顾南城,“……”

薄锦墨和晚安肩并肩离开的时候,在电梯里恰好遇到了上来的晚安。

她的神色很自然,淡然的微笑,“这么早回去吗?”

薄锦墨立在那里没说话,一双墨色的眼睛似深深的打量她。

陆笙儿看着她,笑了笑,“你不在,南城好像心情不好。”

“整天躺在床上心情不好很正常,”晚安从电梯里出来,也没有要多说什么的意思,“我回病房了,再见。”

说罢就直接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没有任何的停留,像是路上偶尔遇见点头之交,礼貌疏离。

说两句话足够便不再说第三句。

两人走进电梯,陆笙儿看着晚安的背影,“她好像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薄锦墨长臂一伸按下电梯的数字键一楼,淡淡道,“她素来这样,只不过在她眼里我们不大一样了。”

慕晚安如今这副态度,他也不是很陌生。

晚安推开门回到病房,就看到男人顶着一头微乱的发面无表情的望着她,她温声道,“我回来了,”她走到病床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顾南城只是看着她,没有开口说话。

“没有的话那就开电视吧,看你喜欢的财经新闻。”

顾公子温淡而不屑,“谁想看他们整天说些没用的废话。”

晚安顿了顿,“那你想看什么,我给你调。”

“你想看什么就看什么。”

“我不看电视,看书。”

他淡淡的道,侧颜英俊冷艳,“我看着像是看电视的人吗?”

晚安看了他一眼,抿唇静静道,“好吧,我陪你看。”

“那你躺我身边来。”他模样温温淡淡的很正经,甚至像是在公司跟手下的人说话,还不忘补充,“床很大,你再找两个枕头过来就够了。”

晚安蹙眉,“我躺沙发上就好了,沙发上比较软比较舒服。”

“那就不看了,你看你的书。”

晚安,“……”

她其实可以自己睡沙发上看自己的书图个安逸的,好像是他想让她陪他看吧?哪里这么多的龟毛要求。

晚安觉得她要是真的躺沙发上看书,他估计能无聊得瞪她半个晚上。

叹了口气,她还是温静的开了电视找了两只枕头小心翼翼的在他的身边躺下——高级病房的床不似寻常的小单人床,睡两个人也绰绰有余了,只是晚安担心自己会撞到他。

靠在枕头上握着遥控,侧过脸问他,“你看什么?”

——第二更更新毕,╭(╯3╰)╮明天万字更新,有票票的砸过来吧,客户端好像可以一变三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