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44.坑深144米:太太,你想要我的命吗?

她的手拿着毛巾,手拽得很紧,不大敢去看他的脸。

男人的嗓音低沉黯哑得厉害,一双眼眸深深的攥着她,偏偏脸上一派风轻云淡,“我怎么?”

晚安咬唇,瞧着他不说话。

深呼吸三秒换了一张严肃的脸蛋,“顾南城,我在给你洗澡,你不要耍流—氓。”

他看着她,笑了,“那平常给你洗澡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件”

晚安将毛巾往他腹部一扔,就干脆利落从床上爬了下来,“我累了,休息会儿。”

说罢人就往浴室走去,把袖子重新挽好一点洗了个手,又拧开水龙头放出冷水洗了一把脸,最后才重新走出去龊。

她作势看了会儿外面的天色,淡淡的道,“我出去散会儿步,回来给你擦下半身。”

“顾太太,”男人低哑无奈的嗓音有气无力的响起,明明是虚弱却显得性感,“你这么玩会坏掉的。”

晚安的脚步顿住屋子的中间。

她其实不想搭理的,可是他的声音听上去确实很难受。

这种情况也确实……嗯,蛮难受的。

她转过身,双手环胸站在那里,凉凉的道,“是你自作自受,坏掉了就坏掉了,坏了不是更好吗以后可是省不少的事。”

“嗯,坏掉了对我的影响不大,”他望着她的眼睛,嗓音覆着一层薄薄的笑意,“但是你下半辈子就要守活寡了,会很可怜的。”

晚安瞧他那得意无赖的样子,恶由心生,转身走了过去回到床边,半着俯身,眼睛眨了眨,杏眸笑弯了弧度,“好像是的哦,想想如果顾公子不举了我说不定哪天耐不住寂寞就爬出墙了。”

顾公子似笑非笑,“可那样顾太太你会很凄惨的。”

然后他就看她鼓了鼓腮帮,脑袋转了个弧度,做了一个让他很意外的动作,把手伸了过去,然后——

弹了弹。

男人的喉间抑制不住的滚出闷哼声,很低很压抑。

一双眸再看向分明是故意捣乱的女人,深眸逐渐染上红色,愈发的显得可怖。

晚安觉得看着再可怖也就是一根病秧子,吃饭都要她喂。

她笑眯眯的瞅着他,“好像还挺好的玩的,坏掉了确实可惜呢。”

那笑得,简直就是一脸小坏蛋的模样。

顾南城分分钟觉得血气上涌翻腾,头一次恨自己伤成了废人,竟然不能分分钟做到让她哭着求饶!

有过亲密关系的男女,晚安怎么会看不出来他此时的眼神代表什么,她哼了哼,眼睛在他身上扫了一圈,视线默默的落在了他的胸膛上,手无耻的爬了上去,指尖从胸肌一路留恋到腹肌,轻快的继续往下走。

顾南城的呼吸粗重得成为了病房的主旋律。

晚安朝他眨了眨眼睛,“是真料吗?摸着倒是比《璎珞》的男一号有料。”

他望着肆无忌惮在他身上点火捣蛋的女人,眯起一双眸嗓音粗哑的道,“你还摸过他?”

晚安托腮想了会儿,“摸过啊,剧组的姑娘们都说手感不错,我也摸了摸。”

说罢应景似的戳了戳他的腹肌,略略有些嫌弃的道,“太硬了,没什么手感。”

顾南城,“……”

他已经在脑海里把她圈圈叉叉一万次。

要命。

太硬了。

她一定是故意的!

“晚安,”低哑的嗓音接近模糊,他想说别闹了,可是话到嘴边还是低声唤着她的名字,“晚安。”

她挑着眉梢笑盈盈的看着他,“嗯?”

“你继续。”

晚安,“……”

她俯身低头,故意的靠近他,就不如他的意思,撇撇嘴,“不摸了,没什么好摸的,就这样。”

他低声沙哑的道,“我难受。”

晚安别开自己的视线,“动完手术肯定会难受的,谁叫你大晚上的开车不小心呢,幸好没伤没残的,就当买个教训好了。”

“太太,”那嗓音环绕着她的耳朵,“你想要我的命么?”

不给他解决还不亦乐乎在他跟前挑逗。

晚安抿唇没有说话。

然后她眼角的余光瞥到他竟然想抬手,小脸一变,立即重重的拍在他的手背上,凶神恶煞,“你干什么?!”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臂已经被拽住,朝着他的放下带去,唇被吻住了,重重的,携带着喘息声低声贴着她,“我宁愿废了这双手,也不能让顾太太以后守活寡,是不是?”

晚安被他吻着,连手都很快的被捉着了,一边强制性的带着她的手往下,一边半哄半求,“想想你的下半生,嗯?”

低哑的嗓音近乎呢喃,“晚安……”

似哀求,更似蛊惑,她的耳朵都被那吹拂过来的人气挠得战栗,然后这份战栗从耳垂蔓延

到心尖。

晚安涨红了一张脸,色字头上一把刀,他都伤得差不多逼近废人了,还有心思想着这些。

平常瞧着衣冠楚楚,也不见他有这么……

“你手松开,再把伤口弄裂开了你就在这儿自生自灭我不伺候你了。”晚安不想弄到他的伤所以也没有大力的挣扎,只是抿着唇异常嫌弃的看着他,“你怎么这么猥琐,你当我是傻帽吗这么容易坏掉,天下的男人不知道坏了多少了。“

顾公子看着她当真皱着眉头好似很嫌弃他,心口默默的中了一箭,但还是厚着脸皮吻着啄着她的下巴,带着怒意又带着委屈,“你说我猥琐?!”

猥琐这种长得就不漂亮的词那是用来形容他的吗?

在她下巴上咬了一口狠的,咬完又忍不住亲了亲,质问她,“是谁摸了它让它起来的?是谁在我腰上摸来摸去勾—引它的,嗯?你摸着你的良心想想,我哪次摸完你不给你做全套。”

晚安一直被吻着,想挣脱又有顾虑,思维逐渐的涣散开,有些七荤八素的,最后还是让他如了愿。

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结束后她低着脑袋匆匆忙忙的给他下半身,然后重新换上了一身干净舒服的睡衣,没跟他说话就回去了洗手间。

等再出来的说话晚安已经恢复了正常,她倒了一杯水给他,又温柔的给他掖了掖被子,抿唇道,“我出去吹吹风,待会儿回来,你看新闻还是看书?”

顾南城皱着眉,“天已经黑了。”

“没关系啊,到处都是灯不影响我。”头发全都绑起来了她没办法像平常那样伸手梳理,手抬到一半又重新落了下去,“我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想出去透透气。”

她第一次要出去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可男人一张俊脸却阴郁下来了,冷冷沉沉的盯着她,“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味道,需不需要让我让章秘书请个看护过来,这样你就不必整天待在这里陪着我了。”

晚安不懂他突然的脾气是怎么来的,看了他一会儿,才耐着性子道,“顾南城,你别没事找我吵架好吗?我半个小时内就会回来了。”

就算是专业的看护,也不至于要一天24个小时待在他的身边吧。

顾南城喉结滚了滚,薄唇抿成了一天直线,整个轮廓都彰显了他深刻而毫不掩饰的不悦。

病房的门被敲了敲,晚安走过去开门,薄锦墨和陆笙儿肩并肩的走了进来。

两人很快敏锐的发现病房的气氛不是很对,薄锦墨眉梢微微挑起,扫了一眼床上面色不善的男人,“你们在吵架么?”

顾南城阴着脸,没说话。

晚安去开门就没走回来了,手搭在门框上,朝他们笑了笑,“刚好你们来了,我刚好有点事要出去一会儿,你们陪他说会儿话吧,我很快回来。”

陆笙儿看了看顾南城,又看向晚安,没说多的,“好。”

晚安于是安静的带上门出去了。

薄锦墨捕捉到男人眼底掠过的厉色,抬脚就要往靠着墙的沙发床上坐,还没说话就被心情不好的男人抢了声音,“坐椅子上去,没看见那边摆着椅子吗?”

薄锦墨,“……”

他不动声色,也不跟伤得不能下床的男人计较,“你的沙发不让人坐摆在这里干什么?”

那沙发明显看着比较舒服。

顾南城淡淡漠漠的道,“那是她睡觉的地方,不是给你坐的。”

——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