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这是承认我好看了?

暗影身体微微一颤,沉声道:“属下不知。”

他也在奇怪,王爷怎么气冲冲回来,而出去的暗卫到现在还不见踪影。

不知!

夙琉展的怒熊熊燃烧起来,怒火滔滔指着面前暗影,“还不快让他们回来,邵家都被灭了,留在那还有什么意义!”

邵家被灭,北宫家如今的强大已经超越了十年前,连父皇都忌惮,北宫离夜在父皇面前杀了邵延,父皇也没说什么,父皇都动不了的北宫家族,他那区区五百人有能做些什么?

邵家被灭了?暗影愣愣抬头,看着夙琉展,仿佛听到这世上最不可置信的话。

“还不快去!”夙琉展一声怒吼。

“是。”暗影急忙站起来,匆匆离开,心里满满的只有震撼。

邵家被灭了,谁有那么大的本事,除非是北宫家!

北宫家,那……皇上什么都没说吗?

暗影急急忙忙跑出去,王爷如此怒火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可见邵家被灭,王爷有多生气。

邵家灭!迅速在帝都传开,每个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北宫离夜做的,十年之约当天,北宫离夜曾经说过,他定会灭了邵家,这句话那般的震人心神,绝对不是说说。

然而在真正知道邵家是被北宫离夜灭的时候,众人还是忍不住阵阵寒颤,拼命回想着自己有没有对北宫离夜做过什么事情。

要知道啊,邵家都被灭了,还是皇权扶持的家族,北宫离夜都能灭,更何况是他们!

北宫子弟知道这个消息,自然是雀跃不已,但是想到被罚的三十圈,众人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想着跑完再去找离夜。

离夜回到北宫家,几乎没有惊动任何人,纳兰清羽这次也没跟着她来北宫家。

毕竟现在北宫家正在锋尖上,纳兰清羽在那么光明正大出入北宫家,夙皇知道这件事,以他的性子,又要疑神疑鬼,以为北宫家要做什么。

北宫家还在帝都,处在皇权的边缘,同一天总不能让夙皇动两次肝火,不然夙皇气起来,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了。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遥望着看不到边际的北宫家,眸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北宫弑走到阁楼之上,就看到这样的离夜,他笑呵呵走过去,满脸的慈爱。

“夜儿,在想什么?”邵家已经被灭了,她又在想什么事情,可别又吓到他老人家。

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离夜收回目光,嘴角扬起笑容,转身走到北宫弑身边,双手环住他的手臂。

“爷爷,昨天我用了诛神剑式的诛焚,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离夜白了北宫弑一眼,他说的那些,除了万剑朝宗,好像也没什么。

北宫弑身体微微一震,呆滞看着离夜,顿时石化当场,站在风中阵阵凌乱。

她已经用了!?用了!?

“丫头,你不是刚刚才学会吗?”怎么就用了,还说他夸张,等等,夸张!?

北宫弑脸红耳赤回神,瞪着离夜,明显就是被气的不轻,“老子哪里说的夸张,北宫家那么多子弟都没学会!”

哪里夸张了?要不是难学,北宫家那些子弟会学不会!

离夜翻了翻白眼,嘿嘿一笑,伸手顺了顺北宫弑的背,微笑道:“嗯,不夸张不夸张,爷爷怎么会夸张呢,你刚刚不是问我在想什么,我现在告诉你。”

北宫弑瞪着离夜的目光,瞬间来了兴趣,什么恼羞,什么成怒,瞬间不见了踪影。

“赶紧说。”他老人家还想听听。

“北宫家不是过几天有比试吗?你看看他们现在那样,也比试不了,不然让他们先按照我设定方法,训练一个月,然后再比试,爷爷你看怎么样?”北宫家子弟现在想训练的方法,进步也太不明显了,这样下去,有丹药怕也是不行。

北宫弑低头沉思,一脸为难,“这件事,北宫家子弟都知道了,突然改变,怕是不行。”

朝令夕改,这可不行,他这个家族还是要当的。

“你就灭了邵家庆祝不就行了。”离夜撇了撇嘴,这么大的事,庆祝一下,北宫家子弟肯定会很里乐意。

北宫弑双眼闪烁出光芒,一把抓住离夜,“就这么办!”

他老人家一个月看那些兔崽子比试一场,也是很累的,这个月能休息当然是好。

还是他家夜儿心疼爷爷,能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几天。

“爷爷,那个抓到的武蝉呢?”她回来以后就没见过了。

“有暗卫招呼他,你放心。”北宫弑拍了拍胸口,暗卫不会让他的跑掉,进了他北宫家,还想出去,做梦!

离夜点点头,有暗卫在,武蝉的确是跑不掉,她也不怕他跑。

夙琉展在脑中一闪而过,离夜扯了扯北宫弑,若有所思问道,“爷爷,你觉得夙琉展是个什么样的人?”

要是连爷爷都没看出来夙琉展的野心,他隐藏的就真的很深,毕竟连夙皇都被他瞒过去了。

“谦和君子,温文如玉,优雅闲士,不过我觉得他太完美,不正常。”北宫弑摇摇头,脑中浮现出纳兰清羽的模样,说到完美这两个字,纳兰清羽,天龙国现在的国师,才是真正的完美。

形象如仙,气势磅礴,连他这个老头子一下子都看不出他实力如何,偏偏夜儿还跟他走那么近,要不是看在他对夜儿没什么,好像一心还站在夜儿这边,断然不会让夜儿和他来往。

纳兰清羽可以说突然出现在风启大陆的天才,当年在天龙国蜻蜓点水停留了一段时间,好几年都没出现过,他有什么背景,没有人在知道。

“爷爷,你在想什么?”看到北宫弑皱眉的表情,离夜翻了翻白眼,他们现在在说夙琉展,他老人家在想什么?

“在想纳兰清羽比他更完美。”北宫弑直接说道,然后拉着离夜走到椅子旁坐下。

离夜轻咳一声,的确,纳兰清羽是比夙琉展还要完美,当然,只是表面。

“然后呢?”离夜淡淡问道,端起茶壶给北宫弑倒了杯茶水。

北宫弑摆摆手,端起茶杯,“这个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更没有完美无瑕的人,夙琉展没有,纳兰清羽也没有。”

他这一生阅人无数,这些还是知道的,人无完人。

“你不想问问我纳兰清羽的事吗?”离夜轻咳一声,邵家临走时爷爷探究的目光,她还是记得的。

本以为他会立刻问,结果到现在还没问,她都准备好告诉他了。

“只要他不会对你不利,有什么好问的。”北宫弑呵呵笑道,纳兰清羽在风启大陆名气还不小,可以说就是个传奇,性子古怪,从没听说他愿意和谁多加接触。

他要的只是夜儿没事,至于她要做什么,他已经老了,哪里能管那么多。

离夜心里划过一道暖流,看着眼前两鬓斑白的老人,眼中眸光变得柔和温暖。

“爷爷,纳兰清羽的事,我会告诉你的。”离夜郑重道,纳兰清羽说他的事情等到了合适的机会,再告诉她,她总要知道了才能告诉爷爷,不然爷爷想问起来,她什么都不知道,某位老人一定会怒火冲天!

“嗯。”北宫弑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夜儿会告诉他,满意喝了口茶水,顿了顿,北宫弑放下杯子,“你说夙琉展?”

离夜呼出一口浊气,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缓缓道:“爷爷,邵家那几个人怎么可能敢动北宫家,夙琉展他想做的事,比夙皇想做的还要多。”

夙皇只想把北宫家拿捏在手上,由他控制,夙琉展想的是灭掉整个北宫家。

“倒是小看了这个雅王。”北宫弑轻哼一声,何止是小看,都快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雅王一向低调,原来是私底下做了不少事,表面平静罢了。

“何止是小看,说不定他还和日月殿有牵扯。”离夜不以为然道,他们家不就是有个日月殿的人,还曾经是夙琉展的“护卫”。

“那……”北宫弑皱眉沉思,他现在不管皇权,夙琉展和谁有牵扯和他没关系,但是夙琉展却想要对北宫家出手。

“爷爷,这些事情,让我来做。”离夜目光坚定的看着放北宫弑,她已经灭掉了一个邵家,不介意再多杀一个皇子。

北宫弑想了想点点头,站起身,“夜儿,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有任何顾虑,北宫家永远是你的后盾!”

离夜眼中含着笑容,注视着北宫弑,“嗯!”

她知道,北宫家永远是她的后盾!最坚硬也是最温暖的后盾!

“我现在就去宣布,以后我会好好注意夙琉展,他娘的小子,差点让他蒙骗过去了。”北宫弑咒骂道,今天要不是夜儿提醒,他都没想到夙琉展。

“嗯,我会立刻指定方案,让他们开始练习。”北宫家族要不断强大,更强大!

北宫弑乐呵呵转身离开,才走两步,又停下了步伐,转身道:“三国皇子和少主今天早上已经回去了,至于东方红袖,她让人带来一句话,她对北宫家已经心服口服。”

话刚落,北宫弑的表情立刻龙飞凤舞,得意自豪笑容出现在脸上。

“是吗?我知道了。”眸光微转,溢出淡淡笑意,心服口服,看来邵家被灭,吓到不少人。

北宫弑这才满意转身离开,脸上的笑容始终不能散去。

离夜回到刚才站着的地方,双手负在身后,目光不再沉思,嘴角勾起淡淡笑痕。

一道红色光束飞来,浮在离夜眼前,红莲中心的火焰才熊熊燃烧着。

白色物体飞速奔来,前面双爪伸直,眼中露出渴望,盯着离夜平摊的胸前,直奔而去。

看到飞来的白色物体,离夜嘴角一抽,扬起手狠狠拍下去。

小白刚飞到离夜面前,爪子都还没碰到离夜的衣领,整个身体重重坠落在地上,四肢趴在地上,萌呆大眼珠子“含情脉脉”注视着离夜,看上去很是可怜。

“靠!这家伙又卖萌!”红莲忍不住爆粗口,它还没找离夜说事,这好色的白狗又来了!

“离夜,这白狗明明刚才才把北宫家所有婢女,都蹭了一遍,现在居然又到你这来了!”太可耻,太可耻,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好色的玄兽!

北宫家的婢女,可以说是帝都最好看的,它居然一个都没放过!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小白,它还敢装可怜?

“呜呜……”小白低声呜咽,动了动毛茸茸的身体,白色的毛发蓬松柔顺,只露出一双黑晶呆萌的双眼,此时要是有其他人看到,一定会被萌的一脸血泪。

然而在离夜这里,换来的不过是一个白眼,要是被这一脸呆萌骗了,吃亏的就是自己,可得小心胸!

“你怎么来了?”离夜睨视了一眼红莲,淡淡问道。

“离夜,我知道了,每次那个男人一出现在你身边,我就会莫名其妙睡着,肯定是他把我震晕的!”红莲激动道,这是它想了一天得出的结果!

离夜顿时一阵狂汗,它现在才反应过来,是不是有点太迟了,这都被震晕过多少次,不过好歹,它发现了。

“不算迟。”离夜淡淡回答。

红莲听到离夜的回答,顿时炸起来了,“离夜,你知道,你居然知道,你还纵容他!”

这是纵容!

“这不是纵容,是我也阻止不了他震晕你。”离夜双手摊开,无害笑道。

阻止不了?红莲狐疑看着离夜,它怎么觉得那么不可信,离夜还有阻止不了的事情?

“你看看,他实力是不是在我之上?”离夜此时的神情,就像是拐骗小白兔的大灰狼,要是头上加两只牛角,那就是活脱脱的恶魔。

红莲点动了身体,它一直对知道那个男人的实力在离夜之上,所以才总是让离夜远离那个危险的男人,不过每次它还是很期待那个男人能找到离夜,尽管它也不知道为什么。

“实力在我之上,那我还能阻止他做什么吗?”离夜再次问道。

红莲摇晃了一下身体,好像是不能阻止,可它怎么看觉得有点不对?

“既然我不能阻止什么,那是不是就不能阻止他把你震晕?”离夜趁热打铁继续询问,这种问题,还是让红莲自己想比较好。

无害轻笑离夜,脸不红气不喘,无耻的把红莲带进误区。

“好像是这么回事。”红莲若有所思道,那它为什么还会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

趴在地上的小白,停止蠕动前进的身体,用全面双爪捂住双眼,不忍直视。

“就是这么回事!”离夜一锤定音直接敲定!

红莲想了想,最后直接放弃,它就算觉得不对劲,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对劲,所以还是放弃。

离夜看着红莲逐渐消散的火焰,嘴角稍稍上扬,不动声色看向远处。

北宫家子弟,气喘吁吁跑完三十圈,无力趴在地上,他们从来没觉得校场这么宽过,跑到最后一圈,他们都想直接在地上趴着走。

少主的命令不可不听,让他们跑三十圈,他们必当听令,哪怕是用再多的时间,也要完成少主交代的任务!

可是,这真的要老命啊!

北宫奇站在校场旁边,看着北宫家在弟子跑了整整一个晚上,才跑完三十圈,无声轻叹。

“让他们都站起来!”北宫弑走到校场,就看到所有子弟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横眉一瞪,所有的好心情顿时消散。

“是。”北宫奇低声应道,走到众人面前,“都起来!”

强者之声传入耳中,所有子弟再不想起身,也只能站起来,全身疲惫到了极点。

“明天还比试呢,你们这一个个。”北宫弑神手指着一个个快恹掉的人,眉头紧皱,表情一阵痛心,心里却是开怀大笑,这么累了也好,明天比试取消也就有了理由。

众人纷纷低下头,他们也知道这样不应该,但实在是太累了,受不了。

“既然大家都这么累,明天比试就取消吧。”北宫弑摆了摆手。

众人眼前纷纷一亮,诧异的看着北宫弑,取消!?

北宫奇也是一脸疑惑,取消?从小少爷出去历练到现在半年的时间,留在主家在子弟,几乎一个月都要比试一次,怎么这次就取消了?

“散了吧。”北宫弑挥了挥衣袖,有什么好奇怪的,比试就是取消了!

“是!”铿锵有力的声音齐声回答,众人迈开艰难的步伐,相互扶持,离开校场。

北宫弑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夜儿说的没错,他们这样不行。

“家主?”北宫奇疑惑叫道。

“什么都别问,老头子我也能清静一次。”北宫弑笑眯了眼,夜儿半年前说一个月比试一次,他就没停过。

现在好不容易停一次,真好!

北宫奇满头黑线看着北宫弑,不说他也知道了,除了小少爷,谁能让的家主改变主意。

只是,他怎么觉得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呢?

北宫家子弟,都在疲惫中度过,哪里还能先到邵家被灭的喜悦,他们根本就没这个时间去想邵家的事情,只想好好休息。

北宫家格外的平静,比以往更加寂静,溜进北宫家的是三人,刚走进去,就立刻感觉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兰御风看了看四周,今天北宫家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管他怎么回事,先去找离夜。”夙南轩迫不及待道,他可是听老爹说了,邵家已经被北宫家灭了,正确的说是被离夜灭的。

就那么十七个人,加上离夜也就十八个人,十八个人就把邵家给灭了,想想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对啊,老大灭少加,带上罗刹,不带上我们!”洛九城粗犷的声音响起,脸上的伤疤格外扭曲,乍看之下还是吓到人。

兰御风点点头,对对对,这才是今天来北宫家最主要的事情!

“找他去。”兰御风立刻往前走,然而没走两步,蓝衣少年迈步走来,嘴角含着盈盈笑意,宛若从画中走出一般。

三人立刻停下脚步,看到走来的离夜,一阵恍惚。

“你们三个这是来找小爷算账吗?”离夜走近他们调侃问道。

三人顿时回神,一把拉过离夜。

“你也太不够朋友了,我就说家里那几个人,明明一天就好了,为什么你说要待上十天半个月!”兰御风那叫一个忿忿不平,敢情他就是被离夜给忽悠了。

什么半个月,明摆就是不想连累他们,他们要知道离夜去灭邵家,一定都会跟去!

夙南轩和洛九城噗嗤一笑,看向兰御风,那不能怪离夜,只能说他太笨。

“兰御风,你爹白给了你一副好皮囊。”夙南轩感慨道,兰御风和离夜比稍微差点,也可以说是美男子一个。

好皮囊!?

兰御风顿时来劲了,一把抓过夙南轩,急忙问道:“你这是承认我好看了?”

夙南轩:“……”

他刚刚有说什么吗?怎么不记得了?

“离夜,他是不是说了?”兰御风立刻扭头看向离夜。

离夜无语望天,她刚才什么都没听到,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兰御风一阵挫败,看了一眼洛九城,“我知道你不会回答。”

问了也是白问,不用问了。

“没有啊,我觉得你挺好看的。”洛九城粗犷的声音响起,兰御风挫败的表情,立刻容光焕发。

“真的!?”终于有一个识货的。

“比我好看。”洛九城诚恳地点点头。

兰御风顿时一脸血泪,他这个回答,还不如不回答!

“哈哈……”夙南轩忍不住大笑,洛九城这最后的打击,才是最重的。

离夜嘴角不停抽动,也忍不住发笑,洛九城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坑兰御风的时候,永远都这么醒目。

兰御风一阵抓狂,他们这算什么,说他一句好看,就这么难吗?其实他长的还是算不错的!

“等等,不是来说离夜为什么不叫我们一起的吗?”兰御风猛然回神,狐疑看向离夜,差点就被离夜带偏了!

夙南轩和洛九城顿时醒悟,是啊,他们是来找离夜的,怎么说到洛九城了!

离夜摸了摸鼻子,无力一声轻叹,就知道他们会找上门来。

“离夜,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事,灭邵家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不带上我!”夙南轩急忙道,皇上那边他才不管,离夜才是他的兄弟,从小玩到大的,有架一起打!这次居然没带上他。

“对啊,我们也能帮忙,邵家嘛,灭了就灭了,大爷我早就看他们家不惯了!”兰御风立刻应和,这么重要的事,离夜居然什么都没有告诉他们,然后就灭了邵家!

“老大,你说过做什么都带上我的!”洛九城急忙道,就怕落下了他。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争先恐后的三个人,他们这么激动做什么,灭邵家,又不是去玩,怎么一个都像打鸡血似的?

“下次下次。”离夜讪讪笑道,下次带上他们,虽然她不知道有没有下次。

下次!?

三人顿时来劲了,凑到离夜面前,“还有下次?”

“不知道。”离夜耸耸肩,她哪里知道有没有下次,这次才刚过,就想着下次,家族哪里能说灭就灭。

“离夜,下次你可别冒险了。”夙南轩语重心长道,尽管夙皇那边没传出什么,但是老爹告诉他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都是担忧,担心着北宫家。

“嗯。”离夜点点头。

“下次叫上我们。”兰御风嘿嘿笑道,可不能再撇下他们。

“我可以做老大的先锋!”洛九城孔武有力握了握拳头。

“好!”离夜坚定应道。

三人齐声大笑,离夜一诺千金,答应了就不会反悔!而离夜有事,他们怎么能不参加!

“不过我听说国师大人也去了,他去干嘛?”大笑过后,夙南轩疑惑看着离夜,国师好像一直对离夜挺特别的,从离夜跟邵连昭那一场比试就看出来了。

兰御风和洛九城一下子就来劲了,根本没意识到他们站在门后院子,伸长脖子看着离夜,阵阵期待。

离夜轻咳一声,红唇轻启,不急不缓吐出两个字,“围观。”

他是这么说的,围观。

三人顿时石化,阵阵凌乱,围观……

国师就是国师啊,想的和他们的都不一样,居然就这么去围观一个家族被灭。

北宫奇站在不远处看的聊的不亦乐乎的几个人,迈步走过去,“小少爷,几位公子,北宫府大门没关呢。”

他们这笑声,传出去很远很远,不少人都能听到。

“奇叔!”三人齐声叫道。

“三位公子这么着急赶来,不如进去说吧。”北宫奇微微颔首,侧步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进去吗?”离夜挑眉问道。

夙南轩嘿嘿一笑,走到离夜身边,“离夜,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凤栖楼庆祝!”

“同意!”兰御风应和道。

离夜无语看着三人,其实他们就是想去凤栖楼,没别的意思。

“那就去吧。”离夜无奈一声轻叹,去凤栖楼能让他们三个忽略这次没带他们去邵家的事情,也是好的。

三人迫不及待拉着离夜往外走去,好像走慢一点,离夜就会反悔了似的。

北宫奇双手放在腹前,含笑看着四人的背影,小少爷没让他们三个去,是为了他们好,当时他们三个要是跟去,夙皇恼羞成怒,总想着要杀一个人才能泄愤,必定找他们三个中的一个。

他们三个早早的闭关修,对于这件事情什么都不知道,是事发后听说,夙皇就是有怒火,也发泄不到他们身上。

四人齐聚凤栖楼,酒楼小二看到来人,立刻踉跄后退两步,然后赶紧点头哈腰,笑着迎接,额角阵阵冷汗,就怕出点什么差错。

无语耸耸肩,她有那么可怕吗?

小二带着他们走到楼上雅间,房门重重关上,这才松了口气,急忙逃走。

仿佛像艺术品一样的珍馐摆在面前,离夜看的是嘴角抽搐,感情这不是吃他们的,他们不会心痛。

“可惜,上次我和离夜一起的那个房间,被人包了。”夙南轩惋惜道,下次一定提前预定!

“你够了。”兰御风白了夙南轩一眼,能到这上好的雅间,已经挺好了。

“好……”夙南轩的话才说过一个字,楼下的吵杂响起。

“客官,你真的不能进去。”小二站在门口,欲哭无泪道,里面的可是北宫离夜啊,那小祖宗的房间,你也敢争,是不是不想活了。

“他娘的,老子昨天来你们说没有,今天来还说没有!”粗暴的声音响起在门外。

四人相视一看,他们今天刚来,没有预定啊。

夙南轩三人目光不约而同看向离夜,看来酒楼让他们上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离夜!

离夜额角滑下一滴汗珠,“呃……我也不知道这个要预定。”

当时她只是随口问了一句,有没有房间,然后立刻就上来了,他们不是也没说什么?

“现在呢?”兰御风问道。

离夜看了看门口,冷淡的声音传出,“让他进来。”

小二听到离夜的声音,立刻让开,如同是得到了最大的特赦!

房门打开,门外的汉子二话不说冲进来,“老子预定好几天了,你们插什么……”

话才说到一半,当汉子看清楚坐在房间里面的人,脸上的气愤刷的一下全部消失,紧接着一阵惨白,然后拔腿就跑。

“我不吃了!”

四人坐在房间里阵阵凌乱,他们有那么可怕吗?又不是不讲理,要真是他一开始预定的,让给他就好了,干嘛不吃呢?真是。

小二汗颜擦了擦冷汗,他就说吧,不能进去,不能进去,现在知道错了吧。

“关门关门,然后你走吧。”兰御风摆了摆手。

小二立刻把门关上,立刻转身就走,不敢再多呆半刻!

三人再次一阵汗颜,无语看向离夜,现在离夜已经是“恶名远扬”,听到是北宫离夜四个字,怕都会有这种反应。

“我什么都没做。”离夜无辜耸耸肩,好好的吃顿饭,她哪里知道会有这样的一段插曲。

三人无声注视着离夜,他做的已经够多了!

“你们不吃,那我就先吃了。”离夜拿起筷子,说着就开动。

三人微微一怔,相互看了一眼,二话不说立刻往满桌的珍馐进攻!

这顿饭三人是吃的相当痛快,离夜却是一阵无语,三人的扫荡,比那天夙南轩一个人的还要夸张。

吃饱喝足已经是下午,四人满足各回各家,离夜看着他们的背影,轻轻一笑,心情无比舒畅,她转身走回北宫家。

回到北宫家,走进自己院中,罗刹站在门口静静等待,宛若一尊守护神,屹立不动。

“罗刹,站在这做什么?”离夜皱了皱眉头。

“主子,罗刹想成为暗卫中的一个,学习暗卫的那些本事。”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的保护主子。

“好啊。”离夜应道,然后继续道:“想学暗卫的那些本领,不一定要成为暗卫,你去找暗一,他们会教你的。”

“谢谢主子!”罗刹刚硬的轮廓露出笑容,疾步往外走去。

离夜一阵汗颜,罗刹在外面站着这么长时间,只是为了这个?他想学本事,她又不会阻止。

离夜没有回到房间,而是去了书房,点亮书房的灯火,坐在书案前,离夜的神情变得认真,脸上的笑意也逐渐变淡。

时间点点流失,夕阳西下,黑夜无声降临,离夜还是埋头苦干,丝毫没察觉到时间流逝。

白色身影悄然而入,看到书案后的离夜,皱起的眉头这才稍稍松开,走到书案后,一把将她搂进怀中,自己坐在椅子上,让离夜坐在他的腿上。

“夜儿,为夫找了你好久。”不在房间里,在这书房。

“是吗?”离夜头也不抬问道,他会找很久,才不会,不管她在哪,纳兰清羽总能轻易找到,特别是蓬城回来以后,更是这样,他哪里用找很久。

“不错。”纳兰清羽端详着离夜手上的东西,满意点点头,不留痕迹转移着话题。

“初步已经完成了,你看看。”离夜把蓝图递给过去。

纳兰清羽拿过蓝图,若有所思道:“北宫家按照这种方法训练,可以赶得上一直灵师军团了。”

这样她的也能安心不少,北宫家成为如此,的确是不错。

“灵师军团,可以这么说。”离夜点点头,她是这么想的,那么多北宫子弟,闲着也是闲着,成为灵师军团,也不错。

纳兰清羽笑看了离夜,拿起想书案上的笔,在蓝图上面添加,速度极快,仿佛不用半点思考。

离夜一开始皱眉,然而在看到纳兰清羽添加的东西,眼中光芒越来越明亮。

书房一下子安静下来,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蓝图之上,这是建造更强大的北宫家!

雅王府内,暗影跪在地上,欲言又止看着夙琉展。

“人呢?”夙琉展阴沉问道,让他去找人,找了一天现在才回来,也不见他把人带回来!

暗影心里一阵紧张,急忙道:“属下把北宫家领地四周找了个遍,也没找到他们。”

五百个人,凭空消失,真是见鬼了!

“五百个人,你跟本王说没找到!”夙琉展阴冷问道,今天他把证据交上去给父皇,父皇已经很生气,立刻下令把下邵家夷为平地!

父皇要是知道,对北宫家出手,还有先他的一份,他这个雅王还能做多长时间!

“是,属下不敢说谎。”就是没找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无处可找!

“继续找!”夙琉展眼中闪过一丝急躁。

暗影跪在地上,抬头看着夙琉展,顿了顿,小声道:“王爷,你说会不会是被北宫离夜发现,然后把他们全杀了。”

除了这个理由,他实在是想不出其它的理由了,在北宫家附近,只有北宫离夜才能做到如此。

“北宫离夜不可能知道!”夙琉展立刻否决。

北宫离夜要是知道,早就闹到父皇那去了,北宫弑也不会这么平静,肯定是他们不知道,应该是!

暗影暗暗一阵头疼,王爷怎么就知道北宫离夜不可能知道,他能灭了邵家,杀了五百个对付北宫家的人,眉头肯定都不皱一下。

“找,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就不信,找不到他们,五百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就算是被北宫家发现,他们也不可能没有丁点的动静。

“是!”暗影起身往外走去。

夙琉展想靠在椅背上,目光深邃阴沉,“本王一定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计划,北宫家已经是计划之外,接下来的计划决不能被破坏!”

北宫离夜,你一定不知道,本王了解你,你要若知道什么,一定会纠缠不放,不会这么轻易罢手!

------题外话------

吼吼!某甜大吼一声,票票啊!亲们快点撒下来,某甜在这里接住!么么哒

夙琉展想多了,让猜透心思的,那还是离夜吗?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