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二章 一克拉的冰霜

那场无法挽回被鲜血染红的惨败,那场另人窒息冰冷的黑色葬礼,记忆有如子弹般穿透胸膛,似一克拉的冰霜,瞬间把人冻僵。

寒冷朝她涌来,贴躯体的湿衣服紧勒着她,疼得钻心,冷得入骨。

杨光不知道怎么离开的机动室,在撕心裂肺的疼痛后,她感到无边无际的麻木,耳鸣得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只看到韩冬他们在着急的说什么。

这场战争已经停止,舰长和水手在抢修军舰,通迅员在与母舰取得联系,所有人都在忙碌,顾不得悲伤,只有乔和韩冬他们守在杨光身边。

厉剑和刘猛虎回到舰内,看到脸色苍白如纸的杨光大喊:“快点把被子拿来!”

现在舰内的温度在一点点下降,能源都用在排水系统上面,因此湿透的人都冷得打哆嗦,但都没有杨光这么恐怖。

厉剑他们把装备里的防寒被拿出来,把杨光裹得严严实实。

刘猛虎则把被子分给韩冬他们。

“长官在哪里?”搓着杨光的手和背,厉剑找了圈,最后问韩冬。

长官……

听到这个词,杨光干睁着的眼眶滑下颗豆大的泪珠,终于有了一点反应。

韩冬咬着牙,没有回答,他怕一开口会变得和她一样。

披着防寒被的乔,失魂般的往上走,站在甲板上被海风吹袭着,木然的望着茫茫水域。

他认识靳成锐十年,在军事学校时,他的到来让自己的好绩从第一名变成第二名,他是自己的对手,不管是学校还是军队里,他总在想着要怎么超过他,他是自己的敌人,却是一个可以把生命放心交付的敌人,他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即使是在阿富汗时,他都认为谁都可能牺牲,被恐怖分子的地雷炸死,被武装分子的子弹击毙,甚至想过倘若有天自己牺牲了,至少还有个人能把自己的尸体带回去。

但是怎么会是这样?他们多少次死里逃生,穿梭往返各个国家,最后他们不是战死沙场,而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

乔无法接受,却又不得不面对。

“总统阁下,我们已经派了最好的水手下去寻找,必定会把靳准将找回来。”舰长在知道事情后迅速展开搜索行动,但是基本没太大用处。

他们不是在河里,不是在江里,而是在太平洋上,等搜救队下水时人恐怕已经沉到见不到阳光的水底,不仅搜救困难,即使找到也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乔瞋目看向被押上来的俘虏,走过去不顾两栖队员的阻止,重重一脚把他踹飞出去。“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

在乔大发雷霆时,一个站在甲板上的水手大叫。“舰长舰长!”

正在和美方总统讲话的舰长凶狠的看他。叫嚷个屁,除非军舰要解体了,不然不管什么事都给我往后报。但是现在国外贵客就在这里,舰长没有吼回去,而是粗声问他怎么回事。

水手惊喜的讲:“陆少校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你喊个蛋!”

“舰长!……”

不等水手说完,陆飞就从垂放的软梯回到军舰上。

紧随他上来的还有一个人,全身湿透,面容紧崩,却无比平静的高级军官。

看到一步步朝他走来的男人,乔瞪大了眼,确认自己没有眼花,就大步走上去,给了他一个非常用力的拥抱。

靳成锐没有说话,手同样用力的打在他背上。他并不知道这上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没有沉入太平洋,平安逃脱出来,确实是件值得庆贺的事。

“靳,你快下去看看你的小鸟们吧。”乔放开他,语气没有以往的轻松和幽默。

靳成锐有不好的预感,迅速转身从狭窄的楼梯上下去,便看到瘫坐走道上的队员。

而还维持先前动作的韩冬他们,看到朝他们走来的人,震惊、不敢置信的呆望着他。

时间仿佛被静止,谁也没有动作和说话。

看到靠在厉剑怀里微微耸动肩膀的女孩,靳成锐突然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疼,比尖刀划破血肉,比子弹穿过身体更疼,另人窒息和惶恐。他不知道接下该做什么,一向清晰明确的思维在这一刻变得混乱。

在持续的沉默中,在无边黑暗中的杨光渐渐察觉到什么,缓缓抬头望过去,瞳孔猛烈一缩。

“你们还需要……”从房间里出来的史蒂夫手上还拿着被子,想问他们还需不需它,但在看到前面的靳成锐时,他知道,他们已经不需要了。

韩冬他们被他惊醒,迅速的站起让出路来。

靳成锐朝女孩走过去,半跪在她面前。

怔怔看着他的杨光没有反应,看了他会儿便沉默的垂下头。

“长官……”

靳成锐阻止韩冬的话,让他们去外面帮忙。

军舰受到几次攻击,要做的事太多了。

韩冬看了看他们,带着厉剑他们上去。

粗手粗脚的史蒂夫也感觉到什么,带着杰森他们也出去帮忙了。

现在走廊上只有杨光和靳成锐,一个低头看着地面,一个看着被裹得严实的人。

两个僵持了会儿,靳成锐便直接抱起不说话的女孩回房间。

任他抱着的杨光目光扔旧低垂,她不敢去看他,害怕这只是一个错觉,一个并不存在的梦。

再一次,她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的眼前牺牲,这种连心跳都停止般的疼,让她恨不得死去,她再不想承受这种痛苦了。

“杨光,杨光……”靳成锐把她放到桌上,把被子拉开脱她衣服时,不停的叫她的名字。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杨光动了动眼珠,望着把水滴到自己脸上的人。

靳成锐在她终于有反应时,捧着她脸亲了亲她眼睛、鼻子、嘴巴。

被他亲的杨光感到脸上灼热的温度,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靳成锐紧张的抱住她,拿床上干燥的被褥重新包住她。“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杨光紧紧的用力的搂住他脖子,哭得气都叉了。

靳成锐由她宣泄的哭了会儿,在她还不见停止时,合上她大张的嘴,吻上去。

这招果然有用,惊天动地的哭声终于消失了。

哽咽收声的杨光动了动舌头,想把他赶出去,却不想被吻得更深。

经历过深水作业和大悲大喜的杨光,在哭过后便浑身脱力,哪经得起他如狂风暴雨般的扫荡,如果不是被他抱着,她肯定得掉桌底下。

无法反抗与反击的杨光,连仅有的力气都被他吸走,被迫承受他甜蜜的掠夺。

吻够了的靳成锐慢慢放开她,看她恢复光彩如雨后阳光般的眼睛,再次亲了亲她眼角。“很害怕?”

杨光吸了吸鼻子,哽咽的讲:“如果你死了,我就嫁给赵传奇。”

“我不会让他有这个机会。”这辈子,她只能嫁给一个,那就是他。

“报告!”

“谁。”

“后勤员刘珂。”

靳成锐打开门,看到抱着白色毛巾和衣服的水手。

刘珂把东西恭敬递过去。“这衣服是水手们的,舰长让我给你们送来。”

“替我向舰长道谢。”

“是。”刘珂站得更直,指着一个方向讲:“准将先生,你们可以去洗浴室使用淡水洗清身体,不过水量会有限制,你们需要快一点。”

“谢谢。”

“那不打扰准将先生,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在靳成锐的示意下,刘珂敬礼走了。

靳成锐看向不知什么爬到床上睡着的女孩,把衣服放到上铺。

给她盖好被子,靳成锐看着她疲惫安静的睡容,许久后亲了下她额头便出去。

外面甲板已经迅速的清理干净,失灵的推进器修好,现在就剩下机动室几个零件的更换。

靳成锐走到甲板上面,看到坐在护栏边上的乔和他的队友,巡视一下四处。

乔向他招手。“韩冬他们跟着水手们去机动室帮忙了。”

机动室现在的匣门无法打开,他们要把积水和废物清理出去,还要维修,十分缺人手。

靳成锐走过去,靠在他身后的护栏上。

两人都沉默的没说话,似乎只要对方还活着就够了。

最终还是乔先沉不住,开口抱怨的讲:“我先被你吓了跳,然后又被她吓了跳。”

“换天了,总是多灾多难的。”靳成锐刚毅的脸上一片平静,眺望远处的黑眸愈加深邃。

“我宁愿这些灾难等我回去后再来。”乔重吁了口气。“这次你总不会再等了吧?”

“结婚时会通知你。”靳成锐想了想,补充一句。“人就不用来了,贺礼直接打卡上。”

乔气得话都说不出。

这时舰长朝他们走来,向美方总统报告情况。“总统阁下,舰体受损处多,能源供应不足,你看是否和靳准将先生转移到067巡洋护航舰去?”

“不用了。还有多久能起航?”

“三十分钟后。”舰长又补充道:“不过我方航母收到我们遭袭消息,已经迅速赶往这里,应该不用多久就能到。”

本来他们就快要到达航母的位置,而以航母每小时三十节的速度,他们应该差不多要到了。

在乔点表示明白。

这时一个水手从指挥室匆匆跑来,大声的讲:“报告舰长,第三号航母战斗群将在十分钟后到达此处海域。”

“做好迎接准备。”

“是!”

别看现在广阔貌似能看到天涯海角的水面上什么没有,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看到一座庞然大物。

舰长向乔说了声,便去忙了。

乔和靳成锐看着一望无际的水面,问他匣门后的事。

“如你所见,我被陆少校救了。”靳成锐说的稀松平常。

他一言撇之,乔可不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但他也不再追问。

其实外面并没有他们想的严峻,因为军舰是停止航行状态,没有巨大的排水和转动的推进器,就是泡火轰击的浪潮有点大,但也不至于一下把他卷进水底。

而那时陆飞清理敌方军舰完毕,被刘猛虎那一枪救了他们大家后,想到之前他们的队员说抢修匣门的事,并让战友带着俘虏回舰上,他一个人开着冲锋艇绕到了舰尾,刚好救了靳成锐。

“走吧,我们应该去收拾一下。”乔叫靳成锐和队友。那个大家伙可精贵着呢,还是不要让整个航母战斗群等他们的好。

就在他们几个准备下去当,突然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开始还以后是海鸥,后一想什么鸟能飞到这里来。

“长官。”杨光看到和乔一起的靳成锐,紧皱的眉毛稍稍松开了些。

她刚才一觉醒来没有看到人,还以那真的只是个梦,匆匆忙忙起来看到上铺放着的两套大小不一样的衣服,才稍稍安下心,去简单的清洗了下,穿好衣服就迅速上来了。

看她极度不安的样子,靳成锐没有走过去,而是等着她过来。

杨光现在穿的是白色的水手服,是水手们完成海上任务回到陆面时才会穿的常服,所以才会有多余的给他们换。

虽然不是裙子,不过她穿起来非常好看,并且看起来非常的显年青?呃……是显小。

旁边的乔吹了声口哨,向靳成锐偏头低声讲:“靳,你这是老牛吃嫩草啊。”

靳成锐斜了他眼,继续看着她。“也不是很老。”

乔心想:八岁,抗战都结束了。

在杨光被抱进温暖的怀里,一颗紧张忐忑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她放松的将额头靠在他胸膛上,听着海风在耳边优雅刮过,想时间就静止这一刻。这一刻没有危险的任务,没有痛不欲生的生死离别,就现在,很好。

但时间不可能只停在这一刻。

听到传来的气笛声,杨光偏头,看到远远朝他们使来的舰?

不是普通的舰,是水上机场航母。

望着越来越近的巨物,杨光他们几乎以为看到了陆面。

三号航母持续驶近,激起的水花和气流涌向068巡洋舰上的人,像个所向披靡的神将,而它也确实是。

在两舰搭桥时,杨光他们回到房间拿装备,在舰长的护送下走上似柏油路的地面。

“舰长先生,多谢一路来的照顾……”

当乔向舰长表达谢意时,杨光回头看站在068巡洋舰上的陆少校,及他的队友。

这一次他们航行过太平洋,认识了两栖部队的杰出人才,甚至还登上一个时代科技文明的航母舰,这是一次前所未的体验,却也是杨光再不想回忆的事。

在三号航母及航母战斗群的护航下,乔以及他的队员安全与美方的海军接桥,完成了这次的护航任务。

而此时,太平洋上方和国内的气候好转,靳成锐他们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由航母上的飞行员,用武装直升机将他们送回中方。

三号航母还要完全为期三个月的水上作业,飞行员需要尽快赶回去执行相关任务,所以只把他们送到了中方的海岸上。

在武装直升机上联系战狼部队的靳成锐他们,到达熟悉的陆面没多久,就等来了他们的指导员朗睿。

这次朗睿是开的车,车上全是泥水,想是从哪个泥坑里八百里加急赶来的。

看到他们,朗睿愉快的跟他们打招乎。“嗨姑娘们,欢迎回来。”

以前韩冬他们还会回他一句朗妈子,这次他们一个个沉默的上车。

朗睿被冷落习惯了,坐到驾驶上就讲:“你们需要休息吗?要是不需要的话,带你们去个好地方,保证你们能乐起来。”

韩冬看他信誓旦旦的样,又看面无表情的长官,对他讲:“我们需要。”现在大家伙一有空就想着机动室那事,得给他们找点事做。

“那你们坐稳了,把安全带系上。”

坐这种车还要系安全带?他们已经很久没干过这事了。不过以他们对指导员的了解,还是上系的好。

杨光坐在副驾驶上,刚把安全带拉出来便整个身子往前栽倒,额头撞到前面的储物箱上。

她副驾驶位都这样了,后边的韩冬他们则差点飞出窗户。他们赶忙抓住扶手破口大骂。

“指导员,你这是要谋杀我们吗!”

“指导员,你能不能好好开车!”

“指导员……”

朗睿虽然挨了一通骂,不过他却不生气,笑骂的讲:“叽歪个屁,抓牢了,就算不是飞机,指导员也能带你们装逼带你们飞。

结果想当然,在他们到了传说中的好地方时,在水上呆了几天几夜的杨光他们,很光荣的全吐了,脸色煞白幽怨的看着他们的指导员。

朗睿脸皮厚得跟墙似的,装没看见,拔下车钥匙就带他们往混泥土建的三屋楼房里走。

在杨光他们看到里面的设备及电脑里放着的面画时,心里原有的愤怒没那么强烈了。

因为这真的是个好地方!

------题外话------

昨天有妹子说看不懂专业名词,大家觉得呢?香瓜曾经想写关于船长的(知道的妹子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昴),大家真的看不懂吗?都来说说关于这次海上航行的感想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