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一章 太平洋里洗澡

果然,还没等杨光走出房间,就听到舰长在呼叫水分各就各位,汇报损失情况。

“报告舰长,舰尾受到攻击,一个推进器失灵。”

“报告舰长,通风口进水,需要关闭匣门。”

“关闭安全匣门。”“现在指挥室由副舰长接手。”

“我是副舰长,全速前进,把敌人交给067护航舰……”

在乔他们都出来后,舰长从指挥室下来,对他们讲:“只是几个小海盗,总统阁下不必惊慌,我们能很快把他们解决掉。”

乔点头。“辛苦你们了。”

“总统阁下以及靳准将,请你们回自已的房间,呆在里面不要出来,这里将会很乱。”

“好的舰长先生。”

被他盯着的靳成锐和乔相识一眼,带着队员各自回房。

在他们关上门的时候,听到广播器里水手焦急的声音。“副舰长,安全匣门被卡,无法关闭。”

舰长接起附近的电话。“水手长,多派两个人去关闭安全匣门。”

“是舰长!”

杨光探出头,看到舰长回了指挥室,又缩回脑袋。“长官,舰长走了。”

听她语气,好像是班主任走了似的。

靳成锐把装备扔给她。“戴上耳机。”

“是。”杨光没有问为什么,把耳机调整好就听到乔的声音,想这又是陈航的功劳。

“靳,你相信舰长的鬼话吗?反正我是不信。”“能袭击巡洋舰的绝对不是普通的海盗。”

对比靳成锐的冷静,乔则显得要正常点。

靳成锐沉稳的讲:“乔,不管袭击我们的是谁,现在舰长已经在全力解决他们,我们要做的是看能不能帮上他们什么忙。”

在他们对话时,杨光主动去负责站岗,看那个舰长会不会突然跑下来。

“舰长舰长,安全匣门还是无法关上,水已经进来了,马上就会冲破玻璃门!”

安全匣门?杨光听到这个皱眉回想。她好像听那个水手说过,安全匣门是巡洋舰最重要的一扇门,他们每次出海前都会将它检查一遍,确保它在紧急时刻能够顺利关上。

“长官,安全匣门似乎被卡住,他们一时解决不了。”

“是哪一扇匣门?”陈航突然紧接的问。

“有玻璃的那扇。”杨光回忆的讲:“应该是我们吹风的那扇。”

那是最外围的,意思就是现在水还没进来。

陈航诧乎的拔高声音,紧张讲:“长官,那扇匣门要是无法关上,水冲破玻璃会进入机动室,而核反应堆就在机动室的旁边,如果水把空间灌满,防化玻璃也会被水冲破!”

如果没了防化玻璃,会直接危机到里面的核反应中心。

核是一种好东西,却也是最致命的一种东西,要是造成核泄漏,后果真是无法想像。

“集合!”

“是!”

靳成锐没有犹豫,带着战狼小分队跑向通风口。

听到他们刚才对话的乔也带着人跟上,碰到阻拦的水手直接把人提到一边。

跑在最前面的杨光冲到底层,看到涌出阶梯的水慢慢往后退,撞到长官身上后才反应过来,惊吼。“水已经涌上来了!这里过不去,我们得另外找路!”

下了楼梯还有扇玻璃门,通常都是关着的,现在看守那里的水手肯定在下面抢修匣门,没有钥匙的他们根本无法在水下撞破那扇门。

可是他们怎么知道还有哪条路能通到下面?

靳成锐看到越来越深的水位,把杨光推到身后。“水涨上来了,快离开这里!”

后边的史蒂夫听到这话拼命往前跑,想要跑到甲板上去。

跟着撤离的靳成锐,跑到楼梯时看到全舰示意图猛然停下来。“我还知道一条路,韩冬、陈航你们两个跟我走。”

“长官,我们也要去!”

靳成锐叫乔看着他们就争分夺秒的穿过他们的宿舍,把一扇紧闭的铁门踹开。

看长官及战友们消失楼道里,杨光和刘猛虎、徐骅、厉剑唰的转头看着乔。

被他们似你不让我们去我们就一直瞪着你的战狼队员,乔用力的转过头望着那条通道,咬牙讲:“我们下去帮他们!”

这条走道很窄,刘猛虎走下去刚好把整条路堵得严严实实,而走道的架构全是用铁管焊接而成,军靴踩在上面“铛铛铛”的响。

已经跑到下面的靳成锐听到后面的声音,保持前进速度时一边对乔吼:“乔,给我上去!”

“靳,现在我可不归你管,凭什么你能下来我就不能。”

“厉剑,带着他们上去,这里不需要这么多人!”

厉剑停下来,堵住了后面的史蒂夫及科拉。

杨光和刘猛虎一脸焦急的看着厉剑。

乔挥手。“GOGOGO,我们就快到了。”

厉剑犹豫着,还是听丛命令的让出路,让史蒂夫他们过去就往上走。

刘猛虎看看杨光,又看看厉剑,抓着拦杆跟上去。

杨光眉头紧皱,最后她坚定的转身,跟着史蒂夫他们下去。

下面靳成锐他们已经到达军舰底层,一连开了几道门,在快到机动室时,看到紧闭的铁门低下渗进了水。

陈航抬头看门顶,分析的讲:“水还没有淹过门,长官,开不开?”

靳成锐盯着门,沉声下令。“韩冬,关闭后面的门。陈航,准备打开。”

“是!”

两人应下,一前一后走到门后。

韩冬在把铁门拉起来时,看到迅速跑来的乔。“长官,海豹六队的人来了。”

靳成锐反头望着狂奔的乔他们,冷沉的讲:“关门。”

看到缓缓关上的门,乔一个冲刺,把腿伸进门里,便一手扒着门喘息。“靳,现在可不是个人英雄的时候,我们一起把难题过了。”

“长官,可以打开了。”陈航解开锁后,看着他们。

“开开开。”乔推开韩冬,让人都进来,便“碰”的关上门。

看到后面跟着来的女孩,靳成锐眉头又皱紧了分,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们必须抓紧时间,争分夺秒的关闭匣门。

他没有犹豫的讲:“开。”

陈航得到靳成锐的命令,握住门把费力的往下掰动。

当铁闩脱离铁扣时,外面的水便凶猛冲开门,狂涌进来。

陈航等人紧紧抓住固定物,避免撞伤。

他们这里比机动室要高两米,冲进来的水位只到腰部。

靳成锐他们等浪潮变小时,艰难又快速往前走。

外面的水已经淹到倒数第五个楼梯,水中抢修的水手们需要钻到水里面去,只有实在憋不住了才会浮上来换气。

韩冬看到沉进水里的匣门,迅速游过去,钻进水里抓出一个水手问他情况。

喷了口水的水手看到他们,求救的大喊:“升降带、升降带卡住了!”

陈航听到这话扎进水里,到底部时拍了下一个水手的手臂,要他把手电筒给他。

水手不愿,觉得他们是在捣乱,把他推开了。

陈航急得直接去抢他的电筒,然后又双脚蹬开他。

被他打的水手长迅速游上水面,急促呼吸两口气就对他们咆哮。“你们这些人来这里做什么!快给我上去!”

“噗……”这时陈航浮上来,喷出口水,对靳成锐讲:“升降带被几颗滚珠卡住了,我们要把它弄出来。”

靳成锐无视水手长的愤怒,问陈航:“需要多长时间?”

“不好说,可能几分钟,可能十几分钟。”陈航计数机动室里的水位,分析当下情势。“只有半米高的匣门没关上,这里最多还能坚持十五分钟。”

水手长赤红着眼,咬牙切齿的讲:“我们可以打开排水系统,所以至少还能坚持二十五分钟。”

那么现在时间还够,问题就是要取出滚珠。

靳成锐看了下后面的人头,对陈航讲:“你和韩冬第一组,能憋多憋多久。”

“是。”陈航、韩冬大声应着,“哗”的声扎进水里。

靳成锐看着时间,问海豹六队的长官。“乔,你们要参与吗?参与得听我的指挥。”

“只要你的方法能解决问题,听你的也无所谓。”乔没有端着架子,自以为是的胡来。

靳成锐没有给他答复,在一分半钟过去后沉稳的讲:“杨光、乔,准备。”

杨光和乔游到匣门前,拔出随身携带的军刀。

“换人。”

他话一出口,杨光和乔就钻进水里。

等沉入的深一点时,杨光完全听不到声音,在浑浊的水里看到光源,便朝那里游去。

陈航和韩冬两人一上一下抓住匣门的卧槽,单手将匣门里的铁珠弄出来,但是经过他们刚才的努力,没有一点进展。

乔接过陈航手里手电筒,和杨光两人接替他们的工作。

在陈航和韩冬出来后,靳成锐又让史蒂夫和杰森做好准备。

水手长看他有条不紊的分配任务,终于接受他们的帮助,带着水手去打开排水系统。

而往上走的厉剑和刘猛虎,刚爬上通往甲板的楼梯,就被打出去的炮弹声音给震得差点耳聋。

厉剑紧抓着两边的栏杆,顶着强风艰难的上到甲板上,躲到炮管后面。

跟着他的刘猛虎背靠他,看到动荡的太平洋里,另一艘激烈开火的巡洋舰,震骇的拉厉剑衣服。“厉剑,好霸气!比电视里的有冲击的多了!”

“电视里都是特效。走,我们去看看攻击我们的是些什么人。”厉剑拍了拍他手臂,潜伏的往另边转移。

袭击他们的是日方一艘驱逐舰,攻击原因不详,请求与他们的指挥官通话也没人理,在持续受到攻击又无法确定身份的068巡洋舰舰长,将炮口瞄向了他们,同时在067巡洋护航舰和核潜艇的配合下,很快把那艘驱逐舰给轰成渣。

瘫痪的驱逐舰一时半会沉不了,这个时候则由两栖特种队登上去清理敌人,同时确认向他们发起攻击的谁,如果真是日方海军,那这事情就大了。

正在指挥队员登上冲锋艇的陆飞,看到鬼鬼祟祟的两人,把他们揪了起来。

看到他,厉剑和刘猛虎立即肃穆的敬礼。“陆少校。”

“谁让你们上来的?”

呃……

少校脾气好冲。

厉剑挺直背脊的看着他,如实的回答。“舰尾进了水,机动室被淹了,长官他们正带着人进去抢修,我们来找舰长的。”

陆飞没有怀疑,看向舰头。“指挥室在那边,从后方绕过去。”

“是!”

厉剑和刘猛虎转身往后走,围着舰体绕了圈,又绕回到那个地方。

而忙碌的指挥室,两名操作人员呆看着他们从前面跑过去,过了会儿才想起报告舰长。

厉剑和刘猛虎两人躲到一个大铁桶后边,把它推到护栏边上,探头往下看,正好看到那位少校下到其中一艘冲锋艇上,然后飞驰的冲向不远处的驱逐舰。

“猛虎,我们去拿枪。”厉剑拍了拍他背,弯腰走在前面,刚准备下楼就看到舰长一脸凶神恶煞的望着他们。

“你们到处乱跑什么!老实呆在你们应该呆的位置!”

“是!舰长!我们马上就下去!”

在舰长的瞪视下,两人走的无比快,回到宿舍里就老实的关上门。

舰长看他们跑得比兔子还快,没有下去,转身走回指挥室。年青人么,对这样的交战当然忍不住好奇,他也是能理解的,而且现在是在战斗,总不能把他们锁在房间里。

宿舍里边的两人,趴在门上听了会儿,没听到什么动静,便拿起各自的枪,又偷偷跑到刚才的位置。

厉剑架好枪,偏头看桅杆上剧烈飘扬的红旗,进行了反复的校准后,透过瞄准镜观察驱逐舰上是否还有活着的敌军。

这海上风太大,刘猛虎怕打不准,给厉剑做起观察手来。

对面舰体已是满目疮痍,几处地方还着了火。

厉剑看到两栖特种队员登上驱逐舰,正在迅速的展开清理,从他们的移动方式和姿势来判断,似乎里面还有敌军,但是敌军都躲在障碍物后面,无法进行有校的瞄准。

很快,陆飞就带着队员冲进里面。

现在舰体上已经没有一个活物,厉剑他们耐心的等着,连眼都没眨下。

陆飞他们没有进去多久,便抓着一个活的出来。

有活口,这下好办多了。

刘猛虎看着准备回到冲锋艇的两栖特种队员,暗想他们太神速了。

“猛虎。”一直给他们掩护的厉剑,看到燃油罐后缓慢移动的黑色东西,伸手拍了拍旁边的战友。“把枪拿起来。”

刘猛虎听到这话紧张的拿起枪,立即搜索对面军舰。“厉剑,风太大,我怕打偏。”

“向主控室的墙壁开枪。”

“啊?”

“敲山震虎!”

上面的情势逐渐控制,机动室的也进展不错。

他们不间断的努力下,终于把滚珠全部弄出来,而此时水位离顶部只有一米不到的高度。

持续的水下作业让他们休力消耗的很快,他们踩着水浮到水面上,由闭气好最的水手去手动关闭匣门。

可是水手下去后好一阵都没上来。

杨光担心的问水手长。“这时间太长了,要不要叫人下去看看?”

水手长摇头,自信的讲:“他闭水的记录是八分钟,现在才过去两分钟。”

原来才两分钟吗?看来是他们太心急了。杨光仰着头,听到机动室里不断来回撞击拍打的水声,渐渐平息忐忑的心。

这无疑是他们经历过最没底的一件事。

乔笑着讲:“嗨,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在太平洋里洗澡,说出去多牛啊!”

“乔,难道你觉得牛逼的事,就是在太平洋里洗澡?”杨光永远都无法理解他们的幽默,不过却实放松了不少。

“这还不够吗?世界上没有比它还大的游泳池了。”

在他们愉快的聊天时,靳成锐频繁看时间,最后凝沉的讲。“已经三分钟了,水位还在上涨。”

他这话一出,原本欢声笑语的几人,看到离顶部只有半米高的水位,个个收起笑容。

靳成锐不等他们发问,吸口气便扎进水里。

乔和杨光他们也跟着下去。

等他们游到匣门底下,看到那个水手的衣服被卡住了,正在奋力的挣扎。

靳成锐双手拖住他双臂往后退,连续几次后还是没将衣服拉出来,便用刀将他的衣服割破。

救出水手,靳成锐把他往上送,示意他上去。

陈航看到被衣服卡住的匣门,用军刀使劲把它挖出来,可衣服卡的太多太紧,水又把他的力量分解,成效不大,而他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像之前那样来操作了。

没有找到方法的几人往上冲,露出水面大口喘气。

刚才也跟着下去的水手长对他们讲:“你们先上去,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你们怎么办?这艘军舰怎么办?”杨光这两个问题,让所有人皱起了眉。

可是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可想了。

在短暂的沉默后,靳成锐看到露在水外的匣门顶部,游过去。

“水手长,一条升降带能承受住匣门的重量吗?”

“能的,这是为了安全起见,所以加了一条,防止发生意外的断裂。”

“韩冬、史蒂夫、杰森、科拉。”

“到。”韩冬和史蒂夫他们游到他身边。

靳成锐敲着长条的铁壳。“把螺丝拧出来,把降升带切断,要快!”

“是!”

水位越来越高,他们现在是与死神搏斗。

他们四个一人负责一个螺丝,用刀尖把它们拧出来。

而靳成锐则又进了水下。

杨光和乔他们紧张的看着韩冬他们,在升降带的保护壳拆下后,在无数条电线里找到那条黑色的升降带。

史蒂夫握着军刀用力从升降带上划过,只划出一条浅浅的白痕。

这只是其中一条,另外还有一条。

史蒂夫不断的划着升降带,在几十下后终于把它割断了。

“水手长,还有一条升降带呢?”杨光他们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另一条。

水手长听到她的话,脸色大变。“还有一条是在外面!”

杨光猛然瞪大眼,然后用力扎进水里。

“长官!”

“杨光!”

“杨!”

韩冬和乔他们大叫的紧追她后面。

杨光不断的划水,迅速往下沉,在水越来越压迫她的身体时,她同时也觉得胸口越来越疼。她死死的盯着不断涌进水浪的匣门,抓住卧槽往下沉。

紧跟在她后面的韩冬和乔抓住她腿,把她拖离匣门。

杨光用力踢腿,等挣脱出他们要钻出去时,匣门唰的往下闭合。

无声,却震动了整个舰尾。

三人呆怔的看着匣门,不敢置信。

韩冬和乔抓住疯狂击打门的杨光,两人一左一右强行拉着她往上游,仰面碰着机动室的顶部,在五厘米不到的空间里剧烈喘息。

水手长看到他们出来,重新打开排水系统。

水位在一点点下降,所有人却都高兴不起来,怔怔的盯着如巨人一般的匣门。

长官……长官……

杨光双目赤红,不断的重复这两个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