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章 震撼新世界

“脱。”靳成锐没有动,面无表情的吐出这个字。

杨光:囧。

碍于命令,杨光涨红脸,迅速的把作战背心和作战服脱下来。

“裤子。”

杨光认命的继续脱,最后只穿着件标配的短袖T恤和四角短裤。

靳成锐把她的湿衣服装进盆子里,开始脱自己的。

这下杨光可以好好的看回来了,盯着他拉伸的手臂肌肉,差点把口水流出来。

靳成锐把衣服都放进盆子里,本想开门出去,往后扫了眼见她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向她勾了勾手。

杨光就像看到肉的狗,摇着尾巴就过去了。

把她湿掉的帽子摘下来扔进盆里,靳成锐的手插进她头发里,把她捞近些。

被吻住的杨光压着胸口那颗乱跳的心脏,无比积极的回应他。

现在还是春天,气温比较低,加上刚才上舰的风吹雨淋的,嘴唇都有点凉。

杨光没什么感觉,可能是长官给她的感觉一直是冷酷的,靳成锐却想把它捂热些,所以本来只想浅吻一下的他变成了深吻。

等两人都渐渐热起来时,外面有人还算“温柔”的敲门。

“谁。”靳成锐松开她,看向门。

“报告靳准将,我是后勤员刘珂,请问需要把你们的湿衣服拿去吹干吗?”

靳成锐松开她,打开门出去。“你先等等。”

“是的准将先生。”

靳成锐把韩冬他们都叫出来,把自己的盆子给他。“跟着这位小刘去把衣服弄干。”

“是!”

韩冬拿着自己室友陈航的衣服,和长官及军医的衣服,走在前面,后边刘猛虎主动抢过盆,拿着厉剑的衣服跟上。

史蒂夫他们听到动静,也一个房间派了个代表。

刘珂看他们T恤都湿透紧贴身上,一个个秀出完美的八块肌,指着转角处的示意图讲:“这里可以吹到海风,因为是在机动室的旁边,所以温度不是太低。”

“谢谢,我们等下再过去。”靳成锐在他走后,盯着那个示意图看。

这个时候乔走过来,搭着他肩膀。“看这东西做什么?我们又不在这上面工作。”

靳成锐说出句让杨光他们跌破眼镜的话。“反正没事,看看有没有捷径去到那里。”

杨光:长官,你的高冷呢?

韩冬他们去的并不久,很快就拿着干燥的衣服回来。

等人到齐,靳成锐带他们去吹海风。

“哇哦,这里真是太酷了!”下到机动室,史蒂夫他们夸张的大叫。

陈航也是,盯着动作的机械眼冒绿光。

杨光把他拽走。“你的工作领域不在这块,看也白看。”

陈航一步三回头的。“这实在是……太震撼了!光光,你让我再看一下。”

“看一下又能怎么样?到时你感冒了可是我的事,给我走。”杨光强势的把他拖走。这里可是整个巡洋舰的核心,看陪他们下来的水手多紧张,就怕他们动了这里的东西。

那位带他们下来水手是专门负责这里的,见他们一个个都充满好奇,就不时跟他们介绍这里的东西,哪块负则哪块的运转。

“旁边这里就是核反应堆,是整艘军舰运作的核心,所有能量都要靠它供给。”

几人贴着防化玻璃门往里面看。

玻璃门后边还有个圆形类似密室的匣门,旁边有指纹输入器,想应该还不止这一项开启指令。

杨光他们像参观新世界似的,不时发出阵阵惊叹,直到到达那个通风口,差点被风卷出去才惊魂未定的清醒过来。

这里军舰的尾部,推进器出发巨大的声音,惊人的排水量把军舰航驶过的地方都变成翻滚的白浪。

他们站在有护拦的通风口,不时被激起的海水打在脸上身上,放眼望去除了如巨龙的浪花,便是茫茫一片的灰色海域,真是如在观一出壮丽、惊心、震撼的特效电影,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们身在其中。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杨光眺望浩瀚的水域,用京腔似说非唱的发表感叹。

她这话靳成锐和徐骅听了不觉得有什么,韩冬天和刘猛虎、陈航、厉剑他们就不同了,听着这怪腔努力憋笑,但都没有去调侃她,因为他们也被这惊心动魄的场面深深吸引了。

“真是太神奇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刘猛虎读书少,对现代先进科技有着无数的疑问和好奇。“这里可是太平洋,虽然我不知道它有多大,但我们已经出发很久了。”

“这只是开始,连五十分之一都没有。”韩冬给他解释。“知道上次两会召开的主题是什么吗?”

“海权论?”

“对!海权论。在灾难前水域面积是陆地面积的两倍,而现在的水域面积则占了百分之八十,猛虎你算算世界上有多少个国家,再想想所有国家的四倍有多大。”

刘猛虎露出惊恐的表情。

乔也一脸肃穆的讲:“所以在以前就有:谁控制海洋谁就控制世界的说法。”

“而第一艘军舰就是出自英国。”所以英国曾统治了大半个地球。厉剑想起以前在课本上看到的另人心驰神往的图片,没想到他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并且登陆上它。

“汽轮机+加速燃气轮机,吃水8。9米,核反应堆2座、蒸气涡轮机2台、电动机10台,总功率18万千瓦,最大航速35节,排水量24万吨……”陈航痴迷的讲:“绝对是水上世界的霸主!”

“不对,它只是霸主的跟班,真正的霸主我们用不了多久就会看到它的。”杨光还没有消耗这里看到的一切,但她已经想像站在航母上是什么的感觉了。围着它跑一圈会不会累呢?可以让飞行员带他们从水上机场起飞不?杨光大脑一刻没停止对航母的幻想,脸上露出的淫笑让韩冬他们莫名打了个寒颤。

没有多久,单薄的衣服被吹干,跟着水手离开那层,往回走时还都沉浸在刚才的事里,久久无法回神。

在快要走到宿舍那排时,杨光搓了搓竖起寒毛的手臂上,对美方总统讲:“乔,你看,我们都带你们参观了我们中方的军舰,做为回礼,我们把你送到美军手上时,是不是也应该带我们参观参观一下你们的军舰呢?”

乔也是第一次瞧这些东西,做为两栖特战队员,他们要负责的是人员的安全,而不是维修军舰,所以此时他脸上还带着一种敬畏。他听到杨光这么说,大方的点头。“如果你们想,当然可以。”

“那我们可说定了。”杨光笑得像偷腥的猫。

他们下去吹风,都是经过舰长批准的,所以就是说,这对美方来说不是机密,而他们去参观科技先进的美军战舰,那可真是赚到了。

本来陈航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现在一听到可以参观美军的,顿时激动的讲:“长官,能带上我吗?”

不等靳成锐回答,乔抱住他肩膀保证的说:“一定会带上你。”乔说完对靳成锐讲:“靳,陈这么有天赋,有没有想过送他来我们美方学习?”

陈航听了惊喜的瞪大眼。

靳成锐平静的点头。“如果你给这个机会,我不介意把他借你们一段时间。”

他这么说,当然是想过的,只是碍于陈航没有学历便一直搁浅,如果有乔的帮助,让他进入美国进行专业系统的培训,算是帮了战狼一个大忙。

杨光看着乔戏谑的讲:“乔,你就不怕陈航像长官一样,学完之后就跑回国?”

乔表现的很大度。“这有什么,我们不怕别人学习,只有共同进步,才能创造前所未有的奇迹。”

而华盛顿·乔总统,一直奉行这句话,在未来的二十年后,美方因陈航的参与科研,成功完成对浩瀚海洋的管理系统,把它变得像陆地一样有制度有法律的国度。

当然,这是后话。

晚上的时候,大家因为那位舰长再三委婉的提醒,吃完饭便各自回房,不到处乱走,不到处乱看以免防碍他们工作。

杨光回到房就爬到上铺,看着长官关门,然后坐到唯一的一张凳子上,把航海图摊到窄小堆满东西的桌上。

现在这时候还早,一点不困的杨光就这样看着他,直到渐渐有了睡意,才打着哈欠问:“长官,不是有护航舰和核潜艇吗?”所以安全方面用不着他们操心了吧?说不好听一点,他们就是陪着乔来这里消遣的。

“在海洋里我们能掌控的东西很少,多知道一点总是好的。”靳成锐没有抬头。“你要困了就先睡。”

“是,长官。”杨光滚进只有六十厘米宽的床,闭上眼睛脑袋里就出现先前在通风口看到的一幕。

临睡前还在想:在这里的水手们真是太了不起了,一出海就是几个月,途中看不到陆地,偶尔能路过一两个小岛都算不错的了。

靳成锐其实看这些并没什么用,因为海上作战跟陆面作战完全是两回事,他看这些东西,是在想他们还要多久才能完成任务。

杨光隐约感到床动了下,迷迷糊糊的讲:“长官,晚安。”

躺在下面的靳成锐听到她这句模糊不清的话,不易察觉的笑了下。“晚安,杨光。”

**

在看似无声平静的海面上行驶的巡洋舰,实际站在甲板上是有巨大声音的。

第二天一大早,第一次坐这么久船的战狼小队和海豹六队,都有点晕乎乎的,在得到舰长的同意后,他们吃过早餐终于再次登上甲板。

看着除了水还是水的世界,说真的,杨光有点脚软。

这可比他们泅渡看不到目标更坑爹!

感觉像是在前进,却又像在原地没动,除了倒退的水,没有其他东西可以证实这点,当然,高科技除外。

杨光看到他们几个都走向甲板边上,手撑着护栏眺望远处,衣服被强烈的海风吹得哗哗响。

不甘落后的杨光也状着胆往边上走。

其实,这甲板根本感觉不到它在动,就跟陆地一样,杨光害怕纯属心里因素。

她强迫自己走到甲板边上,双手紧紧抓住栏杆,看到在甲板中心不能看到的景色,刚松口气适应过来就感到头上一轻。

在韩冬大喊她的帽子掉了,杨光才知道帽子被风吹走了。

看到在甲板上迅速打圈飞走的帽子,杨光犹豫了零点一秒,松开手紧追上去。

帽子一直飞呀飞呀,滚啊滚啊,哪是杨光追得到的。

眼见它就快被吹下军舰,杨光一个飞扑,还是没抓住。

噢,又要被扣津贴了。

这是杨光摔在甲板上的第一想法。

“小阳光,阳光,杨光,你没事吧?”后边的陈航、刘猛虎和韩冬跑上来,把她扶起来。

杨光拍拍衣服,感到面前站着一个人,后知后觉的缓缓抬头,看到穿着黑色作战靴、蓝灰数字迷彩服、武装带、少校军衔,再往上是一张给人十分锐利的脸,和让人不太敢直视的凌厉双眸。

他手里抓着刚才差点被风吹走的帽子,杨光往战友的身上靠了靠,对他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半天才口齿不清的讲:“那个少校先生,谢谢你救了我的帽子。”所以快点给我吧,我都道谢了。

少校看了眼远处甲板上的人,把手里的帽子给她,便走上楼梯,到了观察台。

军舰都有雷达探测器,但高科技往往能给一些人找到空子,所以都设有观察台,一发现情况便马上通知舰长室。

杨光接过帽子,抬头看他上去,直到消失才疑惑的问韩冬。“这个是什么人?”

韩冬摇头,和她一起走回去。“应该是两栖部队的,他身上带着枪。”

水手的武器都在武器室,而且通常他们都不需要近身搏斗,所以不会随身携带武器。

“航速还在不断加快,都进去吧。”靳成锐看到越来越湍急的白浪,把队员带回。

乔自然是跟着带回。

走进里面,引擎声和海浪声瞬间消失,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不少,说话也不用那么费力。

在后边的乔,好奇的问前面的靳成锐。“靳,刚才那个人是谁?感觉有杀气!”

靳成锐漠不在意的讲:“陆家的三少,海狮两栖特战队的头。”

“哇,是他们在负责我们的安全吗?突然感觉放心多了!”乔夸张的大叫。

史蒂夫他们一脸不爽。长官,他们也是两栖好不好,他们也很厉害,为什么都是别人家的好?这不公平!

“我对他了解的也不多,不过如果这次护航是四星,加上他就是五星级别。”靳成锐没有保留对他的评价,在进宿舍时看向后边的乔。“所以你可安心的睡觉了。”

“有靳你这句话,我决定现在就回去补眠。”

乔昨夜没睡好,脸上挂着两只熊猫眼。不过他睡不着不是怕有危险,以前在阿富汗执行任务时,比这危险百倍的事都经历过,他睡不着的原因是美方那边的事务。

本来他只是想来感谢战狼的,顺便看看他们这里的事情是不是解决了,而且他这个美方总统亲自来关问,也给战狼涨脸是不?谁想还没飞过太平洋就遇到大雨,紧接着就是大雾,现在更是比预期的晚上许多天,他做为一个国家的老大,可没这么多时间来玩的。虽然他一点没有表露出来。

在乔真的回去补眠时,068巡洋舰和067护航舰已经驶过朝鲜日本,进入太平洋,正以航速35节全速前进。

杨光他们闲得无聊,因为宿舍太小也挤不下所人,都各自回房,自己找点事做。

杨光会的东西不多,全身上下除了武器就是手术刀。

她找了半天,看到桌上固定带上插着的小剪刀,就伸手把它勾出来。“长官,你要剪指甲吗?”

正在看水手们的航海日记的靳成锐听到这话,扫了眼自己的手指。“不用。”

杨光在他看的时候早就把他的手指扫瞄了一遍,结果是已经修得很工整,不用再剪了。

杨光自己的也没什么好剪的,只是她没事干,又不想像长官那样偷看别人日记。

她把左手仔细的剪好,换到剪右手时有点困难。以前她指甲都是剪掉就行了,现在她一只手修得这么好,另只手被狗啃似的,这对有强迫对称症的人来说,有点无法接受。

杨光看了看两只手,把注意转到下铺的人身上。

“长官。”

“嗯。”

“帮个忙。”

“说。”

杨光唰的探下半个身子,吊在床上讨好的跟他说。“帮我剪指甲。”

靳成锐抬起眼帘看她,把她从上面拉下来,将她放到凳子上。“剪刀,手。”

杨光递上剪刀,又伸出爪子。

床的高度太矮,没法坐的靳成锐蹲在她面前,帮她把指甲和倒刺剪掉。

看到耐心帮自己剪指甲,还把它们磨圆滑的男人,杨光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左手暗地里掐了下手心,疼得呲牙咧嘴才确定这是真的。

“长官,这是不是你第一次帮别人剪指甲?”杨光屏息,小心翼翼的问他。

靳成锐没有看她,继续手上的事。“不是。”

杨光:……

她要生气了!

“帮我妈剪过几次。”

嗷呜~长官好孝顺。杨光立即一百八十度转变,笑得如花似玉,倾下脑袋就亲了下他脑门。男人亲女人额头,代表智慧,女人亲男人就不知道是什么鬼了,但是她刚才就是想亲他,哪里都无所谓。

这下靳成锐抬头,看她笑得眉毛都弯了,正想说什么,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向她倾斜。

他迅速移开剪刀,撑住桌角稳住。

同样后倾的杨光紧抓住他衣服,两人一上一下有点像要接吻似的。

等桌上的杯子滑到中间,靳成锐把剪刀插回固定带上便迅速往外走。“我们受到攻击了!”

------题外话------

关于更新慢,这是香瓜的错,香瓜不该工作,不该时速一千,应该像其他作者一样日更一万,或是像其他作者一样时速五千,两个小时搞定一万,但是现实告诉香瓜,不工作香瓜将养不活自己,时速渣,是保证质量的重要因素,香瓜想让妹子们看五千字的时候也跟看两千的一样精彩,而不是通篇水,香瓜不是为你们写文而写文,是为自己写文而写文,希望大家能够体谅。

PS1:香瓜会利用放假时间多更,但不保证更多少,香瓜自嘲这是给大家的惊喜,实际这个惊喜对你们来说微不足道,与其他努力的作者比,实在少得的可怜。

PS2:谢谢大家的陪伴,香瓜很开心你们愿意等待,等待香瓜这个不负责的作者的小说,这是香瓜最大的收获。

PS3:全体么么哒=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