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28章 她是他的小福星(第三更,一万字加更完毕)

岑安有些诧异的转头看他,他却只是专注的抽着烟,待到一支烟抽完,他方才掐灭烟蒂,回身看她一眼,讥诮一笑:“岑安,我可没那么厉害,上完宋月出还能回来睡你。”

瞧着她傻了一样怔怔看着她的眼神,赵景予只觉得,她怪不得那么喜欢阿呆,这眼神,也和那条笨笨的呆狗,没什么区别。

“可是你刚才说你和宋月出在一起……”

“在一起也不是非要做那种事。”

赵景予的神色渐渐敛的凝重下来:“岑安,我记得我早说过,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我没想管你的事,我只是觉得,你如果真的喜欢宋月出的话,就不该这样……”

“不该怎样?不该碰你?龊”

赵景予只觉得自己偃旗息鼓的怒火忽然又有重燃的迹象,他忍不住掐紧掌心,努力的克制着想要一巴掌把她拍醒的冲动:“岑安,你是不是每天都要我来提醒你,我现在的妻子,是你?”

“我知道,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对宋月出她不公平吗?她那么的喜欢你……”

赵景予忽然沉默下来,就那样静静望着面前的岑安。

她说这些话,好像丝毫都没有作秀的意思,好像,完全都是出自她的真心和本意。

她想让他对宋月出好,她想让他珍惜宋月出的感情,她想让他去睡宋月出……

这都是她的真心话,真的不能再真了!

嗬,他是不是要感谢他的太太这样的心胸宽广这样的贤惠?

赵景予看着她那一张脸,忽然间失去了全部的兴致,甚至连对她的身体有些食髓知味欲罢不能的兴趣,都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直接起身,胡乱的套上衣服向外走。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脚步顿住,回头看她。

她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却好似放轻松了一些的样子,两个肩膀也微微的松垮了下来。

她是盼着他赶紧走,赶紧去找别的女人的。

赵景予讥诮的想,那好,他就如她所愿。

“岑安,我如你所愿。”

赵景予深深看她一眼,转身出了卧室。

房间里骤然就静了下来,岑安只觉得整个人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了一样,她缓缓的躺回床上,整个人却抱着膝盖蜷缩着。

他关门的声音很大,那一下,像是重重的砸在她的心口上。

如她所愿。

她什么愿?愿他和宋月出好好儿的在一起?

对啊,她确实是这么想的,可不知道怎么了,脑子里总是会想他最后看她那一眼,总是忍不住的去想。

他那一眼,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她却根本看不懂。

赵景予从那一晚摔门离开之后,岑安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出了这样的事,孙姨和赵家上下的佣人都是担心的,看着她的目光也多带着怜惜,赵太太却是格外的高兴。

常常叫了岑安陪她喝茶,故意的提起赵景予刺她的心。

可她若是知道了岑安心里真正的想法,估计要吐血的吧。

赵景予这一次在京城逗留的时间有点久,只是一直没回家,他不回来,岑安也乐得自在,干脆依旧按部就班的去做自己的事。

接了新的兼职,在一场有关残疾儿童的慈善会上,岑安要扮成米奇玩偶的样子和那些小朋友们做游戏互动。

那时候,已经是春末,爱美的女孩子们都穿起来长裙和单鞋,岑安套在那几乎密不透风的充气衣里,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

几场互动下来,岑安已经是气喘吁吁,想要取下头套休息一会儿,却又被几个孩子围了起来。

岑安看着孩子们期待的眼神,不忍心让他们失望,只得强撑着继续陪他们追逐玩耍。

台子上那些贵宾们正在一个一个的上台讲话,因着是露天的活动,围观的群众也格外的多。

岑安正跑的满头大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把熟悉的声音传来。

她吃了一惊,脑子嗡地一声响,脚下一顿,然后整个人就狼狈的扑在了地上。

因着穿着厚厚的充气衣,她趴在地上根本就不能起来。

孩子们都嚷嚷起来,台下因着她的小小失误引发了不小的躁动,围观群众看着那‘眯起’笨拙的不停扑腾四肢的样子,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赵景予停了讲话,抬手示意台子边的工作人员过去看一看怎么回事。

岑安自己已经先摘了头套,实在气闷的难受,整个人脸色通红,头发全都湿透了贴在脸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偏生一个小男孩特别好奇的样子蹲在她的面前仔细打量她,忽然对着他的妈妈大叫起来:“妈妈,里面有一个姐姐啊!”

岑安一下子就笑了出来,还故意逗那孩子似的蹬了蹬腿,像一直被人翻过来不能翻回去的乌龟一般,逗的那孩子咯咯直笑。

“少爷……好像是少夫人……”

赵成在赵景予的耳边低低说了一句,赵景予的目光立刻就望了过去。

还真是她。

瞧她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瞧她趴在那里那个蠢样子,这世上真的再找不回第二个这样的女人了!

待到有记者将镜头对准了玩偶和孩子,岑安的脸和孩子的脸贴在一起被人拍照的时候——

“荒唐!”

赵景予腾时就怒了,赵成明白他的意思,赶紧几步走下台子,到了岑安的身边。

赵成巧妙的挡住记者的镜头,又引着岑安走到后台休息区,他也有些忍俊不禁,几乎闹不明白这个少夫人的脑回路。

少爷从来不是吝啬的人,素来的出手大方,怎么会苛责她的吃穿用度,要她出来做这样的工作,挣这样的私房钱?

“少夫人,您怎么会在这里……”

赵成给她找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岑安就笑嘻嘻的道谢,自顾自的擦起湿漉漉的头发来,她刚才真的热的快要爆炸了好吗!

“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岑安休息了一会儿,想到了什么,赶紧询问赵成,赵成刚要回答,休息室的门已经被推开了,赵景予寒着一张脸进来:“赵成出去。”

赵成立刻乖乖出去,并顺手带上了门。

岑安抓着毛巾,忐忑不安的望着面前盛怒的男人能:“我,我不知道你也会来这里……”

“岑安,赵家少你吃还是少你喝了?我记得没错的话,结婚之前,赵家给你的聘礼不少吧!”

岑安垂下长长的睫毛不敢说话,她这会儿清醒过来,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记者向来爱乱写,要是被人知道了她是赵景予的妻子,还不知道要编纂出什么可怕的八卦来……

毕竟,赵家的少奶奶,怎么会落魄到出来做这样的工作……

“对不起……”

“对不起?”赵景予看着她的样子,实在是气的火冒三丈,抬手狠狠戳在她眉心上,连着戳了三四下:“你存了心的要丢我的人下我的脸面是不是?”

岑安眉头都红了,疼的直抽气,却是慌忙摇头:“我真没有,我真不知道你也会来……”

“就算我不来,你也不该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做这样的工作!你看看你刚才那个蠢样子,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起不来,要是被人发现你是我的太太……”

赵景予真是恨的磨牙,刚才,岑安已经被人给拍到了,这要是被人认出来,他赵景予今后也甭想在北京城混了!

“对不起嘛……”

岑安低着头,委屈的不行,她哪里知道这样的场合也会撞上他嘛,谁让他那么的喜欢沽名钓誉!

“赶紧给我收拾一下回家。”

赵景予简直一分钟都不想多看到她,看到她,就会想到她趴在地上起不来的样子,看到她,就觉得自己这张脸简直要发烧了!

“哦。”岑安知道自己理亏,就乖乖的去洗手间洗了洗脸,又把自己的头发扎了起来。

赵景予看她看起来像个人了,这才冷着脸伸手把她拽过来:“出去吧。”

免不了的,外面已经围满了记者,毕竟,有人拍到了岑安,更有人看到赵成带着岑安离开,就已经浮想联翩了……

赵景予脸色立刻难看无比,他今日来只带了赵成一个,因着是做慈善,前呼后拥的毕竟不像样子。

可这会儿,人少的劣势就展现出来了。

赵成就算再有能耐,一个人也应付不了外面十来个记者。

“赵公子,请问这真的是您的太太吗?”

“贵太太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请问前些日子有传言你们夫妻不和,是真的吗?”

“赵公子,赵公子……”

长枪短炮,几乎要戳到赵景予那一张脸上去,这男人阴沉着一张脸,似乎下一秒就会一脚揣在面前的记者身上去。

这麻烦是岑安惹来的,她心里也有些不安,万一赵景予生气了,回去受罪的还是她不是?

不行,她总得找个办法把这一关先给过去了。

岑安总是有些急智的,就像是念书时总有几个学生,平日里功课一般,可到了考试的时候往往运气不错。

岑安好像就属于这一类,而在很久之后,赵景予是这样给赵成说的。

我这一辈子,遇到很多人,有因为我有钱有势想要巴结我的,也有落井下石想要暗害我的,有过心的哥们儿,也有酒肉朋友,可是,我所有的好运,都是用来遇到她的。

她是他的小福星,他一直以来,都笃定的认为,她总是给他带来好运。

譬如这一次。

岑安忽然挣开了他的手臂,上前一步,面对众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是这样的……”

“景予他热衷慈善,我想着,我也没有什么能帮到他的地方,这一次,又是为了这些可怜可爱的孩子……”

“我也是灵机一动,看到了街头上这些由人扮演的玩偶特别让小朋友喜欢,才想到这个主意的,只是我知道景予一定不肯答应,所以我就瞒着他偷偷来了……”

“只是,我没想到,我会这么笨,竟然摔倒了……”

岑安一副很不好意思很羞愧自己没有做好事反而添了麻烦的样子,记者们却都交口称赞起来:“赵太太真是慈爱,赵公子娶了这样的贤妻真是让人羡慕……”

“是啊是啊,咱们赵公子出了名的慈善家,赵太太也这样夫唱妇随,真是人间佳话啊……”

一场危机,竟然就这样变成了赵景予的锦上添花,第二日的报纸出来的时候,赵成都忍不住对赵景予道:“少夫人,还真是,还真是……”

“还真是什么?”赵景予心情也格外好,他就是爱名声,从来不掩饰。

ps:咱们的赵公子,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被聪明灵慧的岑安给征服啦!他会对岑安越来越好的,所以,票票交出来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