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25章 过来,好好儿趴着

等到不需要她的时候,赵景予丢弃她比丢弃一双破鞋还要艰难。

更何况,她曾被赵景予强……这件事,孙姨又不知道,岑安心里过不去这个坎,让她生赵景予的孩子,无异于比吃苍蝇还要让她觉得恶心。

她的孩子,她不愿意他的身上流着赵景予那个变态的血……

“孙姨,有些事,您不知道……龊”

父母都不敢说出口的真相,岑安却忍不住的对孙姨说了出来。

憋在心中太久,压抑的太久,她也希望能让自己憋闷的情绪发散出来一些。

更何况,不说出来,孙姨怎么肯帮她?

岑安是觉得有些愧疚的,毕竟,要利用到孙姨的心善……

岑安将未能愈合的伤口又一次撕开之后,孙姨许久都没有说话。

这个心善又慈爱的老人,只是紧紧的抱着岑安,无声的哭了很久。

“可怜的孩子,真是可怜的孩子。”

岑安觉得她并不算是个脆弱的人,可不知道怎么了,孙姨抱着她的时候,抚着她的头发呢喃着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

从来都是默默的承担,甚至在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时候,也是一样。

甄艾已经和陆锦川离婚了,她们俩经常会通信,甄艾很担心她,岑安知道,所以她总是报喜不报忧。

之前发生的这些事,甄艾都不知道。

“孙姨,赵景予早晚都会和我离婚的,我要是生了孩子,离婚了,孩子怎么办呢?”

岑安垂着长长的睫羽,说的很慢很轻:“我吃再多苦都无所谓,可我不想孩子生下来受苦,我也不想,这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我的孩子……”

孙姨没有想到岑安和少爷之间有着这样的过往,她向来都认为,少爷虽然为人冷硬了一点,不苟言笑了一点,可本质却仍是好的。

却没想到,少爷竟然会对少夫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一个花骨朵儿一样的女孩子啊,没有因此自杀或是疯掉,已经算是幸运。

孙姨很怜惜岑安,可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少爷让她来贴身照顾少夫人,已经是极大的恩赐——被赵太太赶出去的人,又能回来,已经算是少爷的恩典。

她若是再做出对不起少爷的事……

可是少夫人这里……孙姨知道,一个女人如果失去了孩子会有多么的痛苦。

她这一辈子,已经是尝够了啊。

“孙姨,我知道你很为难,我也不求你怎样,只要你……”

岑安趴在孙姨的耳畔,低低的说了一句什么。

孙姨连连摇头:“这怎么行,你的身子会坏掉的,万一落下病根怎么办!”

岑安就小心翼翼哄道:“我只是不好好的吃补药,顶多身子恢复的慢一点,我还年轻呢孙姨,我以前连感冒发烧都没有得过……”

孙姨被她摇晃的头都要晕了,只得答应下来。

岑安就咧着嘴笑了,带着眼泪的小脸贴过去,小猫一样的讨人喜欢:“孙姨最好了,我最爱孙姨了!”

孙姨看着她可爱讨喜的样子,忍不住也摇头轻笑。

这样的少夫人,少爷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吗?

时间过的很慢很慢,因为他一直在家的缘故吧。

待到一个月后医生来复诊的时候,已经到了除夕前夕。

“怎么少夫人体内的湿寒之气还是这么严重?”

医生有些不解,岑安的身子底子在女孩子中算是不错的了,虽然一场大病伤了点元气,但只要照着他的办法调理,一个多月的时间该是恢复的不错了,可她……

这状态,和一个月前好像也没什么差别。

“有按照那方子吃着药吗?”

岑安立刻点头,孙姨也慌忙说道:“我每天都按照方子给少夫人熬补药和补汤的,一顿都没有落下……”

医生不解的蹙眉:“那我试着再换几道药吧。”

岑安偷偷看向孙姨,给她眨眨

眼,孙姨却是装作根本没看到她的样子,只是专注看着医生开药。

医生开好了药,复又对赵景予说道:“冬天湿冷,对少夫人身子调理不利,赵先生若有空闲,不如带少夫人去南方……”

赵景予点点头,管家送医生出去的时候,医生口中还在念叨着:“奇怪了,怎么会没有效呢……”

赵景予心里也微微有些疑惑,回过身,却正看到岑安对着孙姨挤眉弄眼的笑,他忽然福至心灵,顿时想到了什么。

岑安不想给他生孩子,孙姨,又那么的疼她,指不定……

“孙姨,跟我过来一下!”

赵景予忽然狠狠盯了岑安一眼,转身就往书房走去。

岑安脸都白了。

孙姨直到一个小时之后方才从书房出来,却是红着眼圈,显然哭过的样子。

岑安着急的不行,也不敢问,眼睁睁看着孙姨抹着眼泪出去了。

“少夫人,少爷请您去书房一趟。”

管家看着岑安有些害怕的样子,忍不住又提醒一句:“少夫人,您多顺着少爷一点……”

也免得,又吃苦头啊。

少爷发起脾气来,谁不害怕?就连老爷太太都要担待几分,更何况是瘦小单薄无依无靠的少夫人呢。

看着岑安一步一挪的过去书房,管家终究还是不忍的叹了一口气,但愿少爷能手下留情,可不要再对少夫人动手的好。

岑安站在书房门外,好大一会儿,方才一咬牙推门走了进去。

赵景予的书房特别的大,尤其那一张实木的书桌,更是大的离谱,岑安这还是头一次进来,不由得有点好奇。

可是还没打量一遍,赵景予忽然从书桌后站了起来,绕过桌子往她身边走来。

岑安的心立刻吊了起来,低了头,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的好。

“岑安,你倒是长能耐了啊。”

赵景予靠在书桌上,点了一支烟,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她。

岑安踩在棉拖鞋里的脚趾,忍不住的就蜷缩了起来。

他的目光,刺的她浑身都不舒服,脊背都出了一层冷汗。

他这书房又格外的暖和,暖气熏的她周身都发热,难受的几乎站立不住。

“行啊,你是赵家的少夫人,奶奶的心头肉,我那你没办法动不了你,孙姨却只是赵家的下人……”

“不关孙姨的事,都是我逼她的!”

岑安立刻害怕起来,她不能让孙姨受牵连,她这么大年纪了,无依无靠的,出去赵家,以后可怎么办啊?

“你逼她的?”赵景予夹着烟,吞云吐雾,高挺的鼻梁宛若是刀削而成,在他那一张人神共愤的脸上,格外的醒目突出。

“是,是我逼她的,我说,她要是不按我说的做,我就让你把她赶出去……”

“如此说来,我不该怪她了?”

岑安只顾着担心孙姨,哪里注意到这男人嘴角闪过的一丝笑?

“是,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不关孙姨的事……”

岑安说着,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直视着赵景予,一晃神之间,仿佛又回到最初时候倔强的样子。

赵景予捏着烟蒂,一下一下的在烟灰缸里捻着,过了足足有半分钟,他方才抬眸看向岑安,指了指他那一张巨大无比的书桌:“过来,趴在上面!”

岑安一双杏眼立时睁的老大:“什,什么?”

“别他吗让我再说第三遍!过来,趴着!”

赵景予直接把一排书推到地毯上,指着那一片空处,不耐烦的又说了一句。

岑安又羞又愤,他,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却还是不敢违拗,蜗牛一样挪了过去,趴在了他的书桌上。

“裤子脱了。”赵景予伸手,在她娇小的臀上重重拍了一巴掌,口吻不耐烦的说道。

ps:哎呦,好变态啊,我都不好意思了……还有票票吗?第十二名啦,让

我进前十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