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22章 赵景予,你对她心软了,你舍不得了是吗?

他知道她一直都很瘦,却没想到这一次竟会轻成这样子,仿佛她只是一片羽毛,少顷就会被风吹的无影无踪。

赵景予抱着她向外走,他的大衣裹住她,她的身子贴在他的胸口。

他的温度是滚烫的,却烫的人那么舒服件。

岑安渐渐失去了意识,却不愿意远离那一片热源,她的脸贴在那滚烫上,眼眶里的泪终是滚滚落了下来。

赵景予感觉到她冰凉的泪浸湿了他的衬衣,感觉到她止不住的颤抖,感觉到她的身体忽而冰冷忽而又是滚烫,他没有低头看她,也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的手臂,又用力了一些龊。

他想起在宛城时接到孙姨电话的那一刻。

‘景予,你再不回来,岑安就要死了!’

他不知怎么了,忽然就觉得心口那里重重跳了一下,然后,却是几乎持续了一分钟的摇摆不定。

死了,死了也好,他不在京城,没有他的嫌疑,他有无数的办法可以置身事外……

可是如果她死了,他想这辈子也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人能像她这样又傻又笨又可笑——

她不能死,对,就算是死,也得他开了口才行。

他早已说过,岑安的人,岑安的命,都由他说了算。

他这一辈子,第一最恨别人下他脸面,第二就是,有人逾距插手来管他的事。

风雪渐渐的大了,赵成跟在赵景予的身边,只觉得那雪花冰凉的扑在脸上,几乎快要遮住他的视线。

他走的步伐踉跄,可少爷却仍是走的那样快,赵成只得加快脚步赶上去。

进了别墅,赵太太已经闻讯,正匆匆下楼来,那穿着精致绣花旗袍的女人,脚上踩着的一双拖鞋都镶嵌着珍珠,此刻却面目狰狞的站在楼梯上,望着一身风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儿子。

还有他怀中,那个让她最是厌恶的女人。

“景予,你这是公然打你母亲的脸么?”

秦方瑜握紧了栏杆的扶手,素白的脸容上,盛怒褪去,余下的却是一派平静神色。

她一边说,一边步履优雅的下楼来,站在赵景予的面前,望着她自己的儿子。

“那也是母亲你先下我的脸面在先。”

赵景予亦是眸色平静的望着面前的赵太太,他临走时接到的那一通电话,此刻想起来就像是哄小孩子的玩笑一样。

在赵太太的眼中,他如今哪怕已经二十八岁,却还要被她当成拿捏在掌心里的小娃娃。

但他赵景予,偏生自小就是最有主见的人。

两个强势不示弱的人撞在一起,没有矛盾才怪。

赵景予这一次气的也不过是赵太太的自作主张,明知道现在不是动岑安的时候,她却偏要一次又一次的对岑安动手。

他们结婚才刚刚三个月,如果岑安真的死了,他就算是因为身在宛城毫不知情可以逃脱嫌疑,却也终究落人话柄,尤其那个陆锦川,一直都盯他盯的死紧!

他更是不能被姓陆的抓住自己的痛脚!

“我这样做又是为了谁?”赵太太终于有些控制的动怒起来:“你知不知道宋家太太和我说了什么?你爸爸在这个位子上一待十五年,眼看就要到了退休的年纪,你想他一辈子被人嘲笑抬不起头?”

父亲现在的位子确实尴尬,名头听起来唬人,实则并没太多的实权,也是因为赵家毕竟资历不够的缘故。

赵太太又最重脸面,平日出去应酬,想必听了几句的难听话,宋太太这一出,正好像是瞌睡给人递了枕头,她怎能不动心?

“还有你,做生意到底低人一等,咱们赵家这一辈儿你是最出息的一个,大家也都瞧着你指望着你呢,宋太太说了,不独独你父亲能更进一步,就连你……”

赵太太瞧着他面上微微似有浮动的神色,不由得心中得意。

和宋家攀亲,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更何况,虽然外人瞧着是他们赵家高攀,但实则大家心里清楚,还不是宋家小姐实在爱景予爱的不行,宋家人才会如此这般?

赵太太瞧出儿子有些心动,就也跟着松了口吻道:“到那时,你又何必在宛城和人斗的死去活来?凭你的手段,到京里也是如鱼得水,又有宋家在后面撑

着,你只会比你父亲站的更高……”

“景予,你想想妈的话,妈难道会害你吗?再者说,岑安的事,有我来撑着,算不到你的头上来,我纵然得了一个苛待媳妇的名声,却也换得你们父子前途似锦,我也心甘情愿了……”

“景予,月出这孩子相貌家世人品都是一等一,难得又对你这般痴情,哪里不比这个小贱人好?她心里没你,又和咱们赵家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她在你身边,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你狠狠一刀,不如早做了断……”

赵景予站着没有动,他不否认,母亲的话他都听了进去,如果放在从前,他或许也就娶了,但是如今,他却有自己的考量。

他这人向来不肯服输,与陆锦川对上,彼此都憋着一口气,必定要斗个你死我活不成。

更何况,他并不认为赵太太所说的‘做生意的就低人一等’,他不傻,如今赵家众人对他供着敬着,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他是赵家的财神爷。

如果他丢了手里的生意,回北京做一个小小的官儿,以后不要说见人就矮三分,怕是在家里的地位也要渐渐不保。

他在国外,可是还有一个正在读名牌大学的亲弟弟的。

赵家的几个堂兄弟,又有谁是省油的灯?

父亲想往上爬他没有意见,但是如今的他,还是更想做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土皇帝!

“您是好心,我知道,可是,让我和宋家结亲,我做不到。”

他首先是个男人,这世上的男人,就没有一个不忌讳自己需要靠女人往上爬的。

他不娶宋月出,宋月出这一辈子都要想着他念着他,他给她一点甜头,她想必都会肝脑涂地,他若是娶了宋月出,那以后就免不了被人说他赵景予靠着老婆往上爬。

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而十日久了,宋月出定然也不会再像如今这样,在他面前卑躬屈膝。

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你!”

赵太太立时就怒了,指着他鼻子斥道:“你说,你是不是对这个小贱人心软了!”

赵景予沉默不语。

他没有否认,在看到岑安的惨状时,他确实怒不可抑,恨不得将那梅英千刀万剐的好。

可他不承认是因为他心软了,他怒的,更多的也是自己的权威被挑战。

岑安怎么说也是他的太太,而那几个狗东西算什么?也敢去攀扯她?

“好啊,我真是生的好儿子,竟然会做出这样幼稚可笑的事情来!”

赵太太怒极反笑,她真是想不到,景予竟然会这样的贱胚子生出怜爱之心!

“我一向做事,都有我自己的打算和分寸,这么多年,我何曾出过什么纰漏,母亲你心知肚明。”

赵景予漠漠看了盛怒的赵太太一眼:“岑安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全盘打算,她在赵家是什么位置,在我心里是什么地位,不用母亲一次一次提醒,该舍弃的时候,我自然不会心软,但如今,还不是时候。”

“还不是时候?怕是只是你的托词吧!”

“您如果非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

赵景予不再多说,抱了岑安就要上楼。

怀中的女人,身体僵硬的厉害,赵景予知道,她一直都是清醒的。

但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对于岑安,不管中途会有多少变故,但是结局,都只能有一个,绝不会改变。

“你如今翅膀硬了,你的事,我也管不了了,只是希望,你能记住你的话,别因为一个女人,毁了你的前途。”

“儿子活了快三十年,是什么心性,难道您不清楚?”

ps:小剧场已发布在微博了!大家可以去看,有点虐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