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六章:天命又何妨

空间发出一阵嗡鸣之声,一道苍老的人影破空踏出,随着他的出现,轩辕天音身上升腾的凶悍气势也是随之一滞。

轩辕天音双眸微眯,看着这突然破空出现的青衣老者,顿时在心中暗暗抽了一口凉气……

好强的实力,这老头儿在龙族是什么身份?

不过立刻,轩辕天音就是知道了这青衣老者的身份。

只见龙青等人在瞧见青衣老者出现后,皆是神色恭敬地弯腰一礼,“见过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

还是龙族的太上长老!

靠……这才是真正的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

“青小子,你这次可给咱们龙族带回了一个贵客啊。”太上长老笑眯眯地撇了一眼龙青。

被称为‘青小子’的龙青顿时神色微微一抽,却也咬牙忍了这个跟自己实际年龄严重不符的称呼。

“轩辕家的丫头可是一代比一代的性子爆啊。”称呼完了龙青之后,又将目光看向了轩辕天音,在扫过东方祁时,一双老眼却是微微一凝,却又不动声色的隐了下去。

轩辕天音看着这笑眯眯的太上长老,顿时嘴角一扯,淡声道:“轩辕一族的女人从来都是一个性子,只是到了我这里,更特别了些而已,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话音顿了顿,轩辕天音勾唇一笑,“不知这位太上长老如何称呼?”

“老夫龙战天,丫头若是愿意,老夫就拖个大,称老夫一声天爷爷可好啊?”

天爷爷?

轩辕天音顿时嘴角一抽,却是如何都开不了这个口叫声‘天爷爷’的。

见轩辕天音嘴巴张了张,龙战天突然一笑,似也知道轩辕天音肯定是因为性格使然,怎么也叫不出这声来的,顿时摇头失笑道:“你们轩辕家的丫头这性子可真是一个样儿,都不带重复的。”目光扫过一旁已经彻底安静下来的龙飞几人,对着轩辕天音笑问,“如今丫头你气也出了,不如就随老夫去看看我族族长如何?”

轩辕天音闻言却是双手抱胸,动都没动一下,挑眉笑道:“龙老爷子说笑了,我区区一个人类有什么能耐可以帮你们龙族的,我看不如老爷子还是另请高明吧。”

轩辕天音如今这话,却如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地扇了龙飞几人的脸上,刚刚他们还瞧不起人家,现在可好,连太上长老都对这个人类女人如此客气,结果人家却是不给面子了。

一时之间,龙飞几人真的恨不得钻进地洞里去。

区区一个人类,她这话也好意思说?

刚刚是谁那么凶悍的一手甩飞一个龙族的族人,又一脚踹飞了自己的?

龙飞在心里默默吐槽,不过如今却也不敢再说什么,太上长老刚刚对这人类女人的称呼,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轩辕神族的人,而轩辕神族的人可是有龙族的最高存在五爪金龙所守护,据说那条五爪金龙可是洪荒龙神啊。

龙战天见轩辕天音一副我就是不管不帮的神色站在原地,顿时低叹一声,道:“丫头,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吧。”

闻言,轩辕天音双眸一闪,笑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而且这老头儿也挺痛快的,居然一语直接道破了自己的意图。

“我说什么就满足我什么?”轩辕天音笑问。

看着轩辕天音脸上的笑容,龙战天的眼角跳了跳,他有预感,这次他们龙族要大出血一次了啊。

“但说无妨。”

“好。”轩辕天音神色一敛,目光直视龙战天,一字一句地道:“我要进入龙墓寻找一副龙骨,还要一颗龙珠。”

话音一落,这里所有龙族的族人,除了龙战天外,皆是一脸震惊,连龙青四人都没想到轩辕天音居然是这个条件,而龙飞等人在一惊之后,顿时神色一变,震怒道:“无耻的人类,我族龙墓也是你等可以进入的,更不要妄想什么龙骨。”

轩辕天音眉眼一冷,目光冷厉地看着龙飞,如一柄利剑,带着冰冷的煞气,“刚刚的教训似乎还不够,在我面前,收起你那套老子龙族天下第一的嘴脸,否则刚刚那一指,就不再是做做样子那么简单了。”

“你……”龙飞顿时一怒。

“住口!”

龙战天目光严厉的看了一眼龙飞,“老夫还未说话,你个小龙崽子说什么说,给我退一边去。”

原本还怒火冲天的龙飞顿时被龙战天这一吼,给直接吼成了孙子,不吭声了,只是拿着一双眼睛,依旧恨恨地瞪着轩辕天音。

对于这种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眼神,轩辕天音见得太多,直接无视,当作看不见,只是将一双目光看着龙战天,等着他的答复。

因为她知道,龙战天在龙族的身份,只要他答应了,只怕整个龙族都无人可以改变,哪怕是龙族如今的族长。

“丫头,若是老夫说这个条件不行呢?”龙战天目光深深地看着轩辕天音,突然问道:“你可还会答应帮我族族长驱除体内的魔气?”

轩辕天音闻言挑了挑眉,半晌,才缓缓道:“会。”

“哦?”龙战天眼中划过一抹诧异,似乎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音在听见不答应她的条件的情况下,居然还会答应帮助他们,不确定地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会,即使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依然会帮你们族长驱除体内魔气。”轩辕天音道。

“为什么?”

“降妖除魔为己任,这是我驱魔龙族的祖训。”轩辕天音淡淡道。

“你不想要进入龙墓要龙骨了?”龙战天脸上带着莫名的情绪,却也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当然想。”轩辕天音斜睨了他一眼,见老头儿似乎越发好奇的神色,还不待他问出,就淡淡补充道:“治好你们族长后,我再打进龙墓就是,不给,就抢!”

众人:“……”

好直白的回答,好直接的做法!

不给,就抢……

这话太真是太他妈嚣张了。

“哈哈哈哈哈哈……”

龙战天一张老脸上有一瞬间的呆滞,不过呆滞过后,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从笑声中就看见察觉到,这老头儿的心情似乎非常愉悦。

“好好好…不给就抢,果然是驱魔龙族传人的性子,这性子跟老夫我年轻的时候也真是像啊。”

龙战天看着轩辕天音的眼神中有着毫不掩饰的赞赏之色,朝着轩辕天音摆摆手,笑道:“走吧丫头,随老夫先去龙殿看看族长的伤势,放心…你不用打进龙墓,也不用抢,老夫作保,你一定能进入龙墓,拿到龙骨。”

龙战天的一句话,瞬间决定了所有事,连让人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当然…只怕如今也没人敢反驳。

龙殿——如一条盘横欲腾空的飞龙般,矗立在最高山峰之上,明明看着已经很接近,可是当随着龙战天朝着龙殿而去后,轩辕天音才发现,原来龙殿其实离他们刚刚的入龙谷的位置还有很远,只是龙殿异常庞大,是以才给了之前他们觉得很近的感觉。

而当轩辕天音真的站在龙殿之下时,才知道什么是大。

它就如那巍巍高山,不可翻越,一眼望不到顶,而站在它的面前,自己就如同世间的一粒尘沙,渺小。

看着停在山脚下不前的轩辕天音,龙战天摸了一把自己的山羊胡,神情自豪般地道:“丫头,怎么样?我们这龙殿不错吧?”

轩辕天音闻言收回打量龙殿的目光,看了一眼身边嘚瑟的老头儿,淡声道:“是不错。”结果在龙战天更为嘚瑟的笑容还没展开时,又补充道:“可是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哦?”龙战天笑容一僵,差点手抖的拽掉了自己的几根胡子,“什么感觉?为什么不喜欢?”

“敬畏,仰望。”轩辕天音面无表情地道,“我不需要敬畏和仰望谁,更不喜欢自己面前有一座不可翻越的高山。”

“凡是有这种不可翻越的高山般的存在出现在我眼前,我都会将它翻过去,甚至把它踩到脚下,比它站得更高,哪怕需要我花费几十年,甚至上百上千年。”

这一刻,说出这番话的轩辕天音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自信。东方祁眼带笑意,静静地看着她,他有预感,她一定会做到她说的那般,站得比任何人都高。

龙战天老眼中有一瞬间怔神,随即目光深深地看着轩辕天音,嘴上却道:“小丫头,不要好高骛远。”

“错了,这不叫好高骛远,这叫心比天高。”轩辕天音挑眉,沉声道:“若是连想都不敢去想,那就永远跨不出第一步,亦永远做不到。”转头再次看向眼前这座巨无霸般的龙殿,神色悠远,似在看着龙殿,又似透过龙殿看着其他的什么般,语气幽幽地道:“没试过,谁又会知道到底行不行呢。”

龙战天笑着点点头,老眼中有着赞赏,这一代的轩辕家的小丫头可真是不错啊,若是族中的那些龙崽子有她这份心性,龙族再强盛千万年都不成问题了。

“走吧丫头,苍小子还等着你去就醒呢。”

……

“太上长老。”

进入龙殿,一路跟着龙战天来到最高层的一处殿门前,这里已经守了不少人了,当看到龙战天带着轩辕天音二人进来时,所有人的眼神都划过一抹诧异,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恭恭敬敬地对着龙战天行礼。

龙战天朝众人摆了摆手,然后转身对着轩辕天音笑道:“丫头,就是这里了,随老夫进去吧。”

轩辕天音淡淡点头,而旁边那些龙族中人却不淡定了,目光惊异的看着轩辕天音,这太上长老在龙族中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什么时候见过他对人这么和颜悦色的了,而且这丫头一看就是个人类,太上长老将两个人类带来是干什么?

虽然众人心中疑惑,却没人敢出声询问,见到龙战天带着二人进了族长的内殿,众人对视一眼后,便陆续跟了进去。

不愧是龙族族长的休息内殿,果然够大够气派。

轩辕天音环顾一周,看着满殿的金碧辉煌,在心里忍不住吐槽道:这龙族还真是喜欢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啊,一个睡觉的内殿都弄得如此闪瞎人的眼,也不怕这么闪而晚上睡不着吗?这满屋子亮晶晶的,若是耀光看见了,还不得高兴疯了?

嗯?

就在轩辕天音在心里默默吐槽时,却突然察觉到殿内飘荡着一股若因若无的魔气,神色一敛,快步越过龙战天,朝着最里面走去。

当她瞧见那张黄金大床之上的龙族族长后,眉心狠狠一皱。

嘶…果然被魔气侵蚀的很严重。

目光看向龙族族长身体上方悬浮的一颗硕大龙珠时,轩辕天音眸光亮了亮,好强大的烈阳之气,若不是有这颗龙珠在,只怕龙族族长早就被体内的魔气给完全侵蚀而死了。

“丫头,如何?”

“天音,这魔气太重了。”

走到轩辕天音身边的龙战天跟东方祁二人同时道。

轩辕天音先是看向了东方祁,朝他点点头,道:“魔气的确很重,不过我应该可以。”

龙战天闻言老眼一亮,而相比之东方祁,他的神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天音,若是你一个没把握好,连你都会被魔气侵蚀的。”

“没关系。”见东方祁眉心紧皱,轩辕天音朝他笑了笑,安抚道:“我有神龙的龙气护体,就算被魔气进入了身体也不会有事的。”

不待东方祁再说什么,轩辕天音看向龙战天,道:“龙老爷子,我现在为族长驱除魔气,驱除的过程中就劳烦你护法了。”整个内殿中或者是龙族里,只有龙战天的实力最高,连自己都摸不清这老头儿的实力,护法这种事情,自然是交给他了。

龙战天闻言点头,“丫头放心,你尽管放手做就好。”

黄金大床之上,轩辕天音盘膝而坐,对面正是被魔气侵蚀的龙族族长。双手结印,金光闪烁间,轩辕天音朝龙战天低喝道:“撤开龙珠。”

龙战天神色一敛,立刻挥手收回悬浮在龙族族长头顶之上的龙珠。而就在龙珠刚刚撤走之后,龙族族长体内的被镇压的魔气瞬间爆发,一股诡异的黑气立刻如藤蔓般将龙族族长整个儿的包裹成茧。

看到这一幕,殿内其他龙族之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目光紧张的看着大床之上的二人。

将龙族族长包裹成茧之后,那诡异的黑气蠕动般的朝着轩辕天音爬去。

而一旁的东方祁在瞧见那黑气爬向轩辕天音时,神色一紧,不由自主地靠近了几分,看模样随时都是准备出手救人。

“天道无极——大若无量,大威天龙,般若波罗密,偈!”

手中印决变化,随着轩辕天音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她的周身突然金光绽放,那刚刚还朝她蠕动而去的诡异黑气瞬间如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般,立刻如潮水般退去。

一手结印,一手拈花,轩辕天音眸中金光快速流转,若是仔细看,便可瞧见那眸中的金光竟是一条极小的金龙,在瞳仁里游转。

拈花指指尖轻触龙族族长的眉心,凡是指尖所过之处,那诡异的黑气皆是惊慌退走。

‘轰——’

凶猛的气息冲天而起,震得整个龙殿都是微微一晃,而轩辕天音此时却神色凝重,她正在跟龙族族长体内的魔气在纠缠,就看此番是谁镇压过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殿内无人敢出声打扰,可看着龙族族长身体渐渐被净化的魔气,所有人都忍不住双眼一亮。

魔气在减少,那就说明这个人类女人是真的可以帮族长驱除掉体内的所有魔气,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嗤——’

一声细微嗤响,轩辕天音身子猛地一颤,随即脸色刷白,额头上也渗出一层细密的薄汗。

随着时间缓缓过去,轩辕天音体内的气穴狠狠一颤,再次涌出灵力,连带气穴旁的那颗混沌之珠也旋转着散发出一股柔和的灰光,让得原本有些力竭的轩辕天音顿时精神一震。

手印再次变化,轻点在龙族族长的天灵穴上,轩辕天音闭上双眼,再次咬牙输出体内灵气,带着金光的灵力被轩辕天音缓缓送进龙族族长的体内,那些盘横在他体内的魔气顿时在体内疯狂退走,然后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魔气紧紧缩在一起,凝结成一颗漆黑的魔珠。

轩辕天音知道,只要将那个魔珠彻底净化,龙族族长便是能醒过来了。

一咬舌尖,轩辕天音发狠般的将体内灵气吹动到极致。

‘嗡——’

气穴发出一声嗡鸣,滂湃的灵力瞬间疯狂自轩辕天音体内,通过双臂涌进了龙族族长的身体里。

那颗黑色的魔珠在察觉到轩辕天音的意图后,既然如有意识般,狠狠一颤之后,竟是打着鱼死网破的打算,开始了疯狂的反扑。

透过内视,在瞧见那魔气居然开始不管不顾的反扑之后,轩辕天音顿时在心里低咒了一声。

‘轰——’

魔气跟灵力的碰触,让得轩辕天音和龙族族长二人的身体同时一颤。

‘噗呲——’

两人居然同时一口鲜血喷出。

“退了,魔气退了。”

看着龙族族长渐渐恢复正常的脸色,一旁的龙族众人顿时激动欣喜起来,然后在他们还没欣喜多久时,一旁的龙战天顿时老脸一变,道:“糟了,魔气进入丫头的体内了。”

随着龙战天这低吼声,轩辕天音冷艳的小脸上顿时不满了诡异的黑气,如蜘蛛网,爬满了整张小脸,看着异常可怖。不仅如此,那如蜘蛛网的黑气还在朝着她脖子往下,正在往全身蔓延。

东方祁神色一沉,立刻一步跨前,揽过轩辕天音朝仰去的身子,清洌的双眸紧紧看着她的情况,在发现那黑气已经快蔓延至全身后,转头朝着一旁惊呼的众人,厉声道:“给我闭嘴!”

眸中红芒大绽,眼神冷厉的如杀神般,哪里还有之前那种冰冷淡漠如高岭之花的模样。

尤其是当看到他眸中的血色红芒时,连龙战天都是忍不住老眼瞬间瞪大。

这是……

而让得他们更震惊的却是东方祁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东方祁厉声一喝之后,也不管旁边还有没有其他人,只见附身埋头,薄唇快速贴上轩辕天音的红唇。

额……

龙战天眼角抽搐,看着这不管不顾的两个年轻人,顿时老脸一红。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性子急,这里还有这么多外人呢,就亲起来了!

若是轩辕天音此时还有知觉,知道了龙战天心里的想法后,估摸会立刻跳起来大骂,你才性子急,你全家都性子急!

然后龙战天心中的想法刚刚闪过,就见那埋头的东方祁却微微撤开了几分,此时他跟轩辕天音的嘴唇只隔毫厘,可是龙战天他们却是也能惊骇地瞧见轩辕天音为张的小口里,那股诡异的黑气居然被东方祁缓缓的吸进了自己的体内。

待得将进入轩辕天音体内的魔气完全吸入自己体内之后,东方祁才神色微松的将昏过去的她一把抱起,转头看向已经呆滞住的龙战天众人,淡声问道:“可有房间让我二人先休息?”

淡漠的声音,带着冷冽寒冰的气息,让得众人顿时一个激灵回神。

“有,老夫带你过去。”龙战天诧异地打量了一圈东方祁,见他神色无常,忍不住问道:“你…没事?”

东方祁抱着轩辕天音,低头看着话中的人,眸光柔软,头也不抬的答道:“没事。”

龙战天嘶了一声,老眼中的眸色更是深了深,这年轻人不简单啊,刚刚那眼中的血色红芒是什么,他活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会不清楚一些,而且能直接将魔气给吞入体内,还能跟没事儿人似的,这就更不可能是常人能办到的了。

龙战天探究的目光,东方祁如何没察觉到,将怀中的人抱得再紧了紧,抬头淡漠地对上龙战天打量探究的目光,薄唇勾出一抹凉薄的幅度,意有所指地道:“龙老前辈这是怎么了?刚刚可是有发生什么事吗?”清洌深邃的眸中再次有血色光芒一闪,看得龙战天顿时一个激灵。

神色大变的看着他,“你……”可是却你了个半天,龙战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对上那双深邃的双眸,老头儿活了这么多年,怎能听不出这年轻人刚刚口中的威胁之意。

缓缓吐出一口气,龙战天目光复杂地看着他,又看了看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的轩辕天音,胡子抖了抖,道:“不用威胁老夫,老夫什么都不会说。”见东方祁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老头儿顿时气得胡子再次一抖,甩了甩袖子,转身就朝殿外走去,“走吧,不是要房间休息吗。”

“你们其他人守在这里,等着苍小子醒了后,让他赶紧滚来见我。”似乎被东方祁给威胁后,老头儿顿时心里不痛快了,不过他却将气给撒在了其他的龙族人身上。

而殿内的其他人只能苦笑着应下,目光无奈地看着龙战天带着那东方祁离开了内殿。

一路上,龙战天老眼一直拿眼偷偷瞟着身边的东方祁,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拉不下老脸,估摸是刚刚在内殿被东方祁给威胁后,这老头儿心中还有些不爽。

“龙老前辈若是有什么话,就说吧。”一直被人偷偷的打量,东方祁神色不变,不过此时的态度可比之前在内殿里的时候要好了不少,至少那张清俊至极的脸庞上,若有若无地噙了抹浅笑。

龙战天胡子抖了抖,看偷被人抓包,依然面色不变,老眼再次看了看昏睡中的轩辕天音,轻咳一声,问道:“小子,虽然老夫不知道你的身份是什么,不过…嘿嘿…可也知道你来自哪里。”见东方祁神色不为所动,龙战天撇了撇嘴,“你可也真敢啊,居然将这丫头也拿下了,就这份儿勇气来说,老夫还真是佩服你。”

东方祁斜睨了一眼此时明显有点为老不尊的龙战天,虽然他的话说得隐晦,还带着点试探的意味,不过却还是听懂了那话中的意思,勾唇一笑,道:“有什么不敢的。”

见东方祁居然承认了,龙战天神色一正,严肃道:“天命不可违,小子,你可想过后果?”

东方祁垂眸看着怀中的人,沉声一笑,“天命?我从不惧怕天命,只要是我认定的人,哪怕天命不可违,逆天有何妨。”

侧头看向神色复杂的龙战天,东方祁淡淡道:“当认定她的那一刻起,后果就不再我的考虑中,即便是有什么后果,只要我在,那后果亦落不到她的身上。”

“我会替她挡住一切后果,不惜一切……”

------题外话------

妹纸们喂…手中有票还没投的妹纸喂,赶紧去给咱驱魔师投上一票啊喂,快垫底了有木有,你们也忍心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