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91 傀儡术

元晞之所以说第二天再来,就是为了晚上回去,再画一张辟邪符,以辟邪符的功效来说,完全可以将刘浩德身上的那些煞气清理得一干二净。

只是,这辟邪符,元晞不敢说是完全掌握了,之前用在黄鼠身上那张,就算是侥幸成功,一晚上下来,能不能够画出一张,都还是个未知数。

所幸,忙活了一晚上,元晞拿着手上两张辟邪符,松了口气。

这辟邪符虽然是在黄纸上画成,可画成了之后,看起来光华内敛,符纸的材质也不像是纸制的,反倒像是薄薄的玉,抚摸上去,细腻光滑,有一种温润的触感。只是本质上还是纸,所以是柔软的,元晞便将它折起,贴身放好。

这两张符是她昨晚上状态好,一口气成了两张,才算是一整夜没有白忙活。

眼看着天色都亮了,一夜未睡的元晞,也懒得去补觉了,强撑着精神,收拾好了青龙大刀,顺手揣上了五雷斩鬼印,以及外公的赶山鞭,就放在自己随身背着的一个小包儿里。

不过这一次,青龙大刀没有用匣子装着,元晞这一次出去,就是为了与人斗法的,封着匣子,反而无益。

更何况,在上次青龙大刀吸收了断龙钉的精华之后,它便有了悄悄的变化,可以对蕴藏的煞气控制自如,在不催动的时候,它就像是一柄普通的保存完好的古兵器,很难让人想象,这会是在战场上以一当百的,煞气兵器。

而且,元晞如今能够感受到它与自己的气机相连,这种感觉虽然还很微弱,可已经是了一个好的开始。虽然如今元晞只能使用它,不能让它彻底臣服于自己,不过要不了多长时间,它便会彻底被自己炼化,一旦成为了自己的兵器,外人再碰不得。

出门之前,元晞给刘云峰打了电话。

原本打算是元晞要去刘家老宅的,可现在元晞让刘云峰直接将老爷子带到刘家祖坟去。

在哪里开始的,就在哪里结束。

……

江州一五星级大酒店内。

“哼,果然上钩了!”老者神情阴冷,眼底的黑暗似乎要淹没世间所有的光明。

这老者,赫然便是之前在飞机上吐血,也是布置下断龙钉,一心想要夺取龙脉之精华的恶毒风水师,天星子。

他看着面前这盏油灯,见它突然开始忽明忽暗,就知道,这一定是对方出手了,在破解他布置的煞气杀局。

只要对方开始,那他有能够将对方的位置找出来。

“天儿,拿地图来!”天星子头也不回的喝道。

站在角落里面的天星子徒弟,陈天,木木地抬起脸,眼中没有任何的身材,就像是一塘死水,阴沉沉地看不到底。

不仅是神情不对劲,他的动作也很不对劲,一举一动都极为僵硬,仿佛牵线木偶,看起来别扭极了。

天星子转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念了一句:“到底还是残次品。”

也是,若不是这次情况逼不得已,他也不会将这个残次品带出来,真是浪费了一个好傀儡!

“有了!”天星子眼睛一亮,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那个对手,然后跟他好好讨讨这笔账了!

陈天跟木桩子似的杵在那里,手上拿着展开的地图,地图上有一个红点,正是他们所在的酒店位置。

天星子看着面前油灯里的火,虚弱到就快要熄灭的时候,猛地伸出手,满是老茧与沧桑痕迹的手,就这样被火苗烤着烫着,天星子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仿佛感觉不到痛楚似的。

他只是眯着眼睛,最终神神叨叨念着:“西方……偏北……一百公里……找到了!”

他倏地探出手,被火苗都烤黑了的手,蘸着黑灰,在地图上点出一个精准的点儿来!

“哈哈!果然是胆色过人,居然跑到刘家祖坟去了!”天星子哈哈大笑起来,眉飞色舞,如同偶逢对手的那种兴奋,他已经遇到太多的渣滓和俗人,这还是第一个这般对他胃口的……敌人。

呵呵,不好意思,不管是谁,你都要死在我手上了。

“从哪里开始的,就在哪里结束好了!”

……

元晞站在平坦开阔的草地上,也是刘家祖坟的明堂之处,这里是一处大明堂,迎来微风,又锁住灵气,正所谓藏风聚气,便是宝地的象征。

刘浩德在刚刚已经醒过来了,不过与缠绕周身的煞气的一番纠缠,让他十分疲惫,只能坐在来时的轮椅上,身上还披着毛毯,这个深冬的季节,江州可谓是寒风刺骨,他一个刚刚大病初愈的老人家,哪里承受得住。

除了刘浩德以外,还有他的儿子刘云峰,以及他的孙子刘舟,这小子大概是被他父亲叫来的,开始还不情愿,但慢慢意识到情况的不同寻常,已经有了一点兴奋的情绪冒出头来了。

尤其是他刚才看着那符纸燃烧,爷爷周身都是火焰却毫发无损的时候,他便眼睛明亮,兴奋得要死。

虽然一些江湖骗子也有这种手段,可明眼人也能看出来,那些江湖骗子,与元晞这正儿八经的辟邪符,乃是两码事。

刘家人以外,自然就是一些保镖了,这些保镖身手不凡,也都是刘家可以真心信任的,所以见到这些事情,也无所谓了。

“果然要来了。”元晞眯起眼睛,看着天际那蔚蓝到有些平静的天空,“我等你很久了。”

她低声喃语,声音却没有传到身后。

刘云峰突然觉得周围的风有点大,一时之间眼睛都睁不开了,只得扯着嗓子问元晞:“元师傅!接下来是要做什么啊!”

元晞警惕地环视四周,口中也随之开口:“你们立马退后,二十米以外!”

她声音没有多大,却被风传达飘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退开?”刘舟实在是好奇,明明知道这一切很显然有蹊跷,好奇心让他不想离开。

刘云峰和老爷子却不可能不听元师傅的,在元晞话落之后,老爷子立马挥着手,让他们赶紧退开。

一群保镖护着几人,井然有序地退离。

此时,天边已经起了变故,原本阳光明媚,纯净优美的天空,那遥远到看不到便的天际线,突然出现了一团团黑雾般的东西,小团小团地随着漂浮聚集在一起,凑成一大片黑云,然后快速地朝着这边蔓延过来,颇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

元晞一言不发,从随身背包中,取出赶山鞭。

那黑云已经搅得周围的大地生气都开始紊乱起来,地上草木皆兵,各路小动物疯狂逃窜,这一瞬间,元晞周围二十米的地方,几乎成为了一个禁区!

“再退二十米。”元晞朝身后众人丢下一句。

虽然隔得远远的,可他们还是听见了。

那黑云的架势如同择人而噬的猛兽,咆哮扑来,携带着万钧之势,他们不是元晞,不动如山,心里自然有害怕,自然依言再次退了二十米,这一次,找了个小山包,前面还有几棵树,就这样躲在后面,有了屏障,才算是稍稍安心。

元晞展开双臂,衣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黑发漫天飞舞,迷乱了她的视线,却没有挡住她的出手!

她挥动手臂,四周明明没有任何动静,却平生传来一声仰天长啸的龙吟!

她每一次挥动赶山鞭,都会有一声龙吟,而地下龙脉也随之附和,地面竟然开始摇晃震动起来,以元晞所在为中心!

就好像是地震,可和地震又有差别,因为震动能量是越来越弱的,到了刘云峰等人的那个位置,只能感受到轻微的晃动了。

正所谓龙脉有灵,这次元气大伤,也知道是谁害了自己,眼见着正主来了,便想要报复,自然就助了元晞一臂之力。

随着地面的震动,也随之升腾起白腾腾的雾气,这是浓郁的生气,是龙脉多年的积攒。

生气一出,地面上被寒冬肆虐过的草木,便瞬间鲜活了起来,而元晞手下,在那压顶黑云的浩大声威面前显得有些薄弱的天地元气,也被大地生气一弥补充盈,变得能够与之抗衡。

元晞一直很镇定,神色淡然,饶是刚才处于下风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慌乱,而赶山鞭被她握着,如同已经与她成为一体,是她手臂的一部分,她指到哪儿,生气便随之到哪儿,旋转呼啸,裹挟而上,俨然成了一条巨型龙卷风。

白色龙卷风与黑色乌云相撞,天地都为之震动了一下,两相抗衡,似乎不相上下。

身后那些刘家人早就看得目瞪口呆,只以为这是在拍电影,殊不知,这是两个风水师斗法时的试探罢了,这些招数看起来声势浩大,很厉害,可却远远没有任何的杀气。

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

地气上升,汹涌得厉害,便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托着元晞的脚,让她整个人都浮了起来,简直是驭风而行,神仙行径!

可实际上,元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她几乎是迫不得已才被地气这股力量给托起来的,身子并没有掌握这种平衡,摇摇晃晃一阵,还差点儿摔倒,险些让她分心。

不过,在这个位置,她却清晰地看到了对面那个苍老得跟块腐朽木头似的老者。

天星子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他以为的高人敌手,竟然是……一个小女娃子!

震惊之后,便是一股浓浓的屈辱感,充斥着他的脑袋。

天星子本来就是一个极为高傲的人,谁知道竟然栽在了元晞的身上!原本还以为是某个不世出的高人,想着大战一番,就此扬名天下,谁知!

怎能是个小女娃子?

怎能是个小女娃子!

怒火疯狂地吞噬了他的理智,天星子整个人都有些癫狂了,疯了似的操纵着天上的黑云,朝着元晞攻击而去。

元晞的实力,显然不是与年龄成正比了。

天星子就算此时很生气,可面对元晞这样一个年轻到过分,完全可以当他孙女儿的小姑娘,实在是轻蔑得紧,自然也就不会全力出手。

可这,就给了元晞机会。

在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已经能够踏风而行,不过,这也是借着地下龙脉的能力才能达到的,若真的是平地御风了,那便已经是陆地神仙了!

元晞现在算是半个陆地神仙,有龙脉相助,轻而易举的冲破僵局而出,亲自上前,将天星子操纵的黑云搅了个天翻地覆!

天星子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会这样的发展,傻愣了一会儿,又随之怒不可遏起来。

他觉得自己简直是被冒犯了!

“今天就让长辈教教你,什么叫做尊敬老人!”天星子大喝了道。

对此,元晞听得清楚,却只是侧过头,给了他一个眼神儿余光,轻呵了一声。

轻蔑之意,溢于言表。

天星子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原本打算放在后面的手段,这会儿已经打算拿出来了。

他拿出一个盒子,竟然是由人的白骨打磨而成,还有一双骨头爪子附着在上面,就像是一双手捧着这个盒子似的,阴气森森,有如来自地狱,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绝对的阴险歹毒之物。

天星子默不作声地打开盒子,双指并拢,对着天上的黑云比划了几下,似乎是在空中画下了一枚符咒。

不知道是什么作用的符咒,可在他动作了之后,天上元气大伤的黑云煞气,便慢慢褪去,消散在无形空气之中。

元晞知道,这些黑云煞气都是来自于天星子,而那个白骨盒子,就是存储的器皿。

她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所以小心翼翼地落在地面上,谨慎地看着天星子。

天星子冷笑一声,然后,从身后拿出来了一个铃铛?

看外形,像是道家的三清铃,也是用黄铜所制,只是上面刻的,不是符咒神像经文,而是一个个狰狞的恶鬼,小且精致,就像是将墙壁上的壁画拓下来的,详细地讲述了这件神秘的东西。

元晞一眼看到,又怎么会认不出来这是什么!

“傀儡钟?”元晞神色一凝,没有想到,天星子手上竟然会有这失传已久的东西!

傀儡钟,顾名思义,便是控制傀儡的鸣钟。

所谓傀儡,在古代的时候,被称为僵尸,旧有湘西赶尸秘术,实则便是来源于上古傀儡术,还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分支,算不得真正傀儡术的,却已经强大不已。而关于傀儡术有很多传说,据说这傀儡术炼到极致,可操控天下人心,而且被操纵的人还不会察觉,只是悄无声息地对人操纵者的傀儡。

可惜,这傀儡术在战国时期便已经失传,战国时还有史书记载,有将军可控制兵佣,不老不死,不生不灭,因此在战场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可是到了秦朝之际,傀儡术莫名断掉传承,就连秦始皇都派出人仔细查找过,都未曾发现过傀儡术的蛛丝马迹。

上千年多人未能够寻得的东西,竟然落在了天星子的手里?

元晞叹了口气——傀儡术是一门奇术,可操纵活人,也可操纵死尸,神奇不已。却偏偏落在了心怀不轨的恶人手中,真是天道难料,世事无常!

傀儡师唯一控制傀儡的东西,便是傀儡钟。傀儡钟,大如巨鼎,小如铃铛,都被称作是钟,傀儡钟越大,控制的傀儡也就越多。

在那古代战国史书上记载的,将军带领兵佣日行千里,奔赴战场,兵佣们还不知疲惫,靠的,应该就是一口大的傀儡钟,操纵了整个军队的傀儡。

不过,这是上古时期的傀儡术,现在傀儡术早已不复当年风光,且这般艰难之道,天星子辛辛苦苦练了几十年,也不过能够操纵一个傀儡罢了,这个傀儡还是残次品!

当天星子摇动傀儡钟,他的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一道黑影,然后缓缓走了出来。

那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活人,只是闭着眼睛走路,面色和嘴唇也苍白到可怕,看起来非常不对劲,不像是活着的,而像是死人。

元晞知道,这是最低级的傀儡,没有任何神智,虽然没有死去,但就算解去傀儡术,而已再也不会回复过来,就像是永远都不会醒过来的植物人。

天星子狰狞地笑着:“哈哈,小丫头片子,就试试我的铁甲傀儡吧!”

他口中的傀儡,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徒弟,陈天!

陈天原本是个小乞丐,天星子见这小家伙是个炼傀儡的料,就将他捡回去,从小到大喂他各种东西,泡药澡,为未来铁甲傀儡的身体打下基础。

陈天尚且不知道在他眼中跟父亲似的伟大的师父,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好,仅仅是想要他成为自己的傀儡而已。

现在,时机到了。

天星子为了对付元晞,提前动用了陈天这个隐藏的傀儡,以最后的手段抹去了他的意识,让他成为了彻底无心无情的行尸走肉,成了傀儡。

元晞看出来了面前是个活人,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可落成这样的下场,她也有几分同情。

可,同情归同情。

元晞往身后一抓,比她更高的青龙大刀劈煞而出,气势汹汹!

傀儡陈天双目涣散,只是张开嘴巴,咆哮了一声,完全不是属于人类的声音!

------题外话------

尽管想多码点,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只能慢慢来了,万更会有的,等两天,不要着急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