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47】

沉欢无奈的看着凌麟,傲古甩着尾巴,瞪着懒懒的眼睛,张着嘴哈气。

“不知公主这是为何?”

凌麟双眼冒火,手里握着马鞭指着沉欢,“秦沉欢,当初你怎么答应我的?”

沉欢平静地看着她:“人各有命,谁也无法也无权干涉他人的命运。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不是强加给人的。”

旁人听不明白她们的对话,可凌麟是明白的,冷笑两声,“无权干涉?还是你不守承诺?枉我对你真心相待!”

“于是呢?”沉欢正对着她,背手相望,“公主就可以大动干戈,私自调动北衙羽林军包围我商铺?”

凌麟冷笑,抬高了音量,故意让围观的人听到:“你的商铺?若不是本公主,你能有本事在这高官云集之地开得如此大的店铺?”

沉欢微低头,沉思片刻,抬眸露出一汪清透如镜的剪眸,“浅玉,取账本来。”

立在一边的浅玉怀里抱着一本黄绢为面的账本,闻言递了过去。

沉欢拿账本一步一步走下台阶,递到凌麟面前:“公主殿下,这本便是每月店中盈利的账本,上面还有每月由浅玉奉送到八公主宫中的盈余中八成银两,每次都有公主座下首领宫女的签字。公主和民女一起开的这个店,图的是利字。民女将八成利给了公主,公主难道不满意?”

围观人闻言低声议论起来。

凌麟见她故意将主题拉偏,气得俏脸铁青,抓起鞭子就要摔过去,护在沉欢一左一右的春莺和甘珠唰的同时上前,甘珠冷着脸徒手抓鞭,春莺护在沉欢面前。

傲古嗷呜一声,扑了过去,沉欢立刻喝住,“傲古,站住!”

傲古焦躁的原地打转,不耐烦的刨地。

凌麟见她们居然敢反抗,用力扯鞭子,可鞭子在甘珠手里斯文不动,更是大怒,“秦沉欢!你以为你姐姐嫁给宁逸飞就麻雀飞上了枝头变凤凰吗?休想!”

沉欢皱眉,和她怎么闹她都可以看在凌麟的确帮她在盛京立足的份上让她三分,但是如果将姐姐牵扯进来,她定不会再让!

“八公主,你若是希望能下嫁个望族后裔,就休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及此事。这只能证明公主您不被人喜欢。”

摩延眸瞳一沉,对延婿低声道:“查清楚秦姑娘姐姐和宁逸飞的事情。”

延厘沉了脸,“可汗,宁逸飞可是和我们和谈的那个大沥使臣?”

摩延点头,“正是。延厘,你去宁府通报下,就说本汉到了,需要面见皇上亲自求亲。”

延厘忙应着去了。

摩延半眯眸瞳,看着被几个大人护在中间的少女,她是什么样的人?怎么能掌控那么大的局面?何况,她身边的藏獒,就连他想从吐鲁番弄一只都难,她居然有,究竟她的力量有多大?

凌麟被当众揭开伤疤,顿时羞怒,奋力一抽马鞭,甘珠本是紧握不可能让马鞭凑出,但是她毕竟是公主,当众违抗会惹祸,殃及姑娘就不好了,所以,甘珠故意让人觉得马鞭硬是从自己手掌中滑出,手心顿时流出鲜血。

凌麟忽然被松开马鞭,人一个踉跄就要向后面倒去,忽地身后出现一个人,将她拦腰扶住,她回头一愣。

一个高出他一个半头的英俊大汉勾唇浅笑正看着她。

沉欢看了脸一沉,这人怎么出现在这里?

摩延微微一笑,“秦姑娘,我们还是见面了。”

沉欢微蹙眉,他怎么知道自己姓秦?

既然他那么迅速知道了自己身份,想必身份不简单,在盛京不易得罪人。

微微点了点头,“这位公子,我并未见过你。”

凌麟本想感激他的,没想到他居然认识沉欢,顿时生气。

“放肆!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对本公主不敬!”

摩延低头看她,平静道:“在下回纥人。”

凌麟冷笑,“我道是哪里来的使臣,敢在本公主面前放肆,不过是回纥人,若是你还想在大沥经商,速速退下!否则,本公主让你有来无回!”

摩延眸瞳一沉,嘴角嵌着一抹似笑非笑。

摩延的随从豁然大怒,“什么狗屁公主!若不是我回纥退兵,有你在这威风的机会吗?”

凌麟气得哼哼两声,往后退了一步,“把这群对本公主不敬之人全部抓起来!”

摩延和随从脸同时一沉,湛蓝的眸瞳冷若冰霜的扫了一眼。

“八公主!”沉欢忙叫了声。

她更加笃定两个回纥人不是普通身份,否则不会敢在大沥皇朝脚下对公主如此放肆。她可不想因为凌麟的事情,多牵扯回纥人。

她迅速走上前,挡在凌麟和摩延中间,“八公主你可知道为何宁公子拒绝赐婚?”

凌麟见她再提这件事,顿时火冒三丈。

沉欢不等她说话,迅速接到:“这和我姐姐无关,就算没有我姐姐也会是其他女子,就是因为八公主脾气太烈,太幼稚,做事不思后果。”

凌麟脸色铁青,她居然当着回纥人面前如此说她!

“公主,我三叔任翰林侍讲,大舅任礼部员外郎,二舅任五品江西员外郎。我姐姐是御赐宝林,皇上赐婚的未来荣亲王府二少奶奶。八公主不论青红皂白,私自调兵围剿我店铺,公主就不怕冒犯天颜吗!”

沉欢这番话一来是说过回纥人听,如果他们真的身份很高,自然会高看她一眼,说不定将来有用,又或许帮宁逸飞一把。二来,也是威慑凌麟,虽然她刁蛮任性,可她也是知道朝中重臣的分量的,否则以她的出身,皇上怎么会舍得让她丢人现眼换取宁逸飞和宁府上位?

凌麟瞪大眼睛,气得浑身发抖,可她说的事实,皇帝就算疼爱她,可如果惹了朝官众怒,皇上也会冷血无情的。

摩延诧异的看着沉欢,就算她家族有人为官,可她不过一介民女,面对公主亲自带来的羽林军居然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凌麟气极反笑,“好好好,你,本公主不敢动,那店铺,本公主敢砸,看他们敢参本公主吗!”

“来人,给我砸了这个店铺!”

沉欢脸色一沉,她不心疼铺子,是担心铺子被砸会影响她的名声、影响六个米铺、也会拖累她全部计划。

她刚想说话,忽然一抹酒红身影从天而降,稳稳的落在沉欢面前,对着凌麟笑着道:“公主请慢。”

凌凤?

傲古低低的鸣着,兴奋的摇着尾巴。

沉欢惊愕的盯着面前高大挺拔的背影,三年没见,他居然高了那么多,莫名心中一跳。

凌麟一愣,呆呆的看着面前带着面具的俊逸霸气的男子。

凌凤抬眸看了一眼英武可汗,此人与他交过手。

凌麟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凌凤哥哥?”

凌凤朗朗一笑,“公主还能认出我来?”

凌麟眼圈一红,拉着他的衣袖,“凌凤哥哥……”

凌凤笑着拍拍她,“皇上设宴要款待西北凯旋而归的将士们,同时在迎接回纥可汗,命所有皇子公主都出席盛宴。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啊?回纥可汗来了?”凌麟往后面摩延看了一眼,“难怪回纥人那么放肆。”

摩延微微一笑,抬头就看到延厘在人群中,知道他将话带到了,宁逸飞动作够快的,那么快就禀报大沥皇帝了。

凌凤笑着说,“这次西北之战能那么快结束,免了我更多将士流血,也多得回纥可汗的英明决定。”说着他转身冲着摩延抱拳道,“公子看上去应是回纥人,在下凌凤。”

摩延微微一笑,“天下最英武的镇国大将军凌凤,失敬。在下摩延。”

凌凤剑眉一挑,他的暗卫来报说是英武可汗大摇大摆的进了盛京,还跟踪沉欢。赤冰放出信号,通知沉欢这边可能会出事,他飞快的赶来,没想到三方都在场,索性将刚收到宫里的邀请当做挡箭牌,先将凌麟弄走。

既然摩延没有公开表露自己可汗的身份,他自然不会说破。

笑着抱拳回礼。

摩延看了一眼沉欢,她眼神复杂,一直盯着凌凤,不由微蹙眉,看了一眼凌凤道:“不知为何大将军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凌凤眼神一冷,“因为长得丑。”

摩延挑眉,战场上虽然和凌凤没有面对面打过,可他俊逸非凡的容貌军中早就传开了,为此,他还有些妒忌,有时候一心想和他一对一的斗一斗呢。

凌凤感受到站在身侧看着他的那道目光,他多想低头看她一眼,看她用什么眼光看自己,三年未见,她眼中是否有……思念?或者和她说句话。

可他若是对她表现出情感,凌麟定会更加愤怒,若是沉欢哪日再被纠缠,而自己无法及时赶到,定会受委屈。

强忍着心里翻滚的激动,拉着凌麟,平静地说,“走吧。”

等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沉欢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身边还残留着凌凤身上带着男子汉味道的沉香,心里说不清的情绪,他居然一眼都没看自己,这让她有些愤然。

“天啊,刚才是睿亲王世子吗?”浅玉惊叫着,“他长高了好多啊。要是摘了面具,我们恐怕谁也认不出他来。”

“哼,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沉欢有些恨恨的道。

浅玉奇怪的看她,“姑娘怎么生气了?难道是怪世子没有和您打招呼?”

“谁稀罕他打招呼?一大堆帐没和他算呢!”沉欢咬牙,“走!”

傲古冲着凌凤消失的方向呜呜的低鸣,沉欢转身瞪它,“你要找你旧主人就去!我不要你了!”

傲古嗷呜一声,跑过来,咬着她的腰带,呜呜呜的低鸣。

沉欢扶额,这只狗也长得太大了,都到她腰高了,而且讨厌的是总是一咬就咬她的腰带。

无奈,瞪它,“松口,我的腰带要断了!”

傲古低鸣着,垂着脑袋乖乖的跟在沉欢身后。

清灵悄悄的拉住浅玉,低声问,“姑娘和世子是怎么回事?”

浅玉偷偷的笑着说,“世子对姑娘可好了,这不,来解围的。”

清灵用力点头,“恩,看出来了。可姑娘好像不高兴了,是不是刚才世子没和姑娘说话,姑娘生气了?”

“恩,我猜就是。”浅玉笑着点头,一抬头就看见沉欢扭过头瞪她,吐了吐舌头,赶紧闭嘴。

------题外话------

我绝对不会承认我是标题党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