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46】回纥可汗

宁逸飞点头,“虽然我大沥的厚待可以吸引那些小国,可突厥的霸道也是能威慑他们的,此次多亏回纥率先退兵,才影响了其他小国。微臣认为,和亲是一条可长时间保持两国友好的方法。若我朝公主嫁入回纥成为可汗大妃,对回纥也会有所牵制,起码突厥若是再想联营,各国也得考虑自己的王妃身份,若是要和我们敌对,便也是撕破脸才可以了,这些国家是不太可能胆敢伤害我朝公主再掀战争的,这样便可避免了此次突厥联合各部的事情。”

泓帝微微点头,“回纥本是臣属于突厥,但我朝与吐鲁番之战中,回纥私下派兵助我,与回纥和亲早在父皇在时就提及过,那时是回纥英武父汗怀仁可汗的时候,只是,当时吐鲁番激战,回纥态度摇摆不定,你祖父下不了决心。”

他对首领太监道:“立刻传曹大人觐见。”

曹大人名曹勤,是礼部尚书。

宁逸飞想了想道:“皇上,我朝公主中到了适婚年纪的并不多,除了……五公主、六公主、八公主便是孀居的寿宁长公主。”

泓帝沉思片刻,“寿宁长公主自然不能和亲,先皇后临终前将她托福给朕,朕保证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回纥乃蛮族,寿宁她性情温和,身体柔弱,不适合的。老五和老六倒是可以考虑,但是,她们的母妃未必同意,等曹大人来再议。”

宁逸飞看着他,凌麟自然不会了和亲的,凌麟是皇上的掌中宝,宫中八位公主中,最受皇帝宠爱。

“不过,回纥英武可汗说过,他要真正的公主和亲。”

泓帝脸色一沉,“他算什么!凭什么要朕的亲生女儿下嫁!我下令在宗亲中选一个品貌俱全的女子便是。”

宁逸飞微蹙眉,没说话。

沉欢坐在马车上,往雍锦坊去,穿过盛京最繁华的南大街。

马车外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沉欢微微蹙眉,大沥崇尚优雅,讲究礼节,就算在闹事,凡是骑马驾车的都是缓慢通过,听马蹄声非常有力,应该不是普通的马,谁那么大胆,在闹事这样放肆。

驾车的是小黑,他皱眉看着后面疾奔而来的马,马上的人穿着是大沥的服装,可头带一顶奇特的帽子,长发编成无数辫子,体格强壮,一看就知道不是大沥人,应该是西域外族。

他正在想让还是不让,为首的人操着不正的大沥语叫道,“赶快让道!”

小黑火了,外帮蛮族在盛京地头也敢这样放肆!

索性充耳不闻,继续慢悠悠的驾车。

骑马的五人见车不让,也火了,几声驾声,马匹提速,为首的首先越过沉欢的马车,一声嘶鸣,勒马打横停在了沉欢他们的马车面前。

小黑大惊,忙拉马停车,怒瞪对方,“干什么!”

那黑黝黝的汉子哼了一声,“我家爷要过去,你们就得停下!”

小黑咬牙,可姑娘常说在盛京一定要注意,这里随便遇到一个可能都是大官。面前的几个男人虽然是外族人,但是气势逼人,应该身份不低。车里坐着沉欢,他也怕节外生枝,出了什么意外,只好忍着。

沉欢在车内皱眉,微微挑起一点窗帘看出去,一个皮肤深啡色,轮廓俊美却傲慢的男子正好在她车窗边。

男子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迅速扭头,却只看见落下的窗帘下有一只玉手迅速消失在视线中,一阵好闻的清香随之散在空中,就像他想象中的大沥大家闺秀一般,不由勾唇微笑。

大沥的女子传闻温婉柔媚,恐怕见了他们该像小白兔见到苍狼一样吓得浑身发抖吧。

便笑着说,“延厘,在大沥不得如此无礼。大沥重礼仪。”

为首的黑汉子嘿嘿一笑,冲着小黑随意拱了拱手,扭头对说话男子道:“主人,请。”

说话的男子双腿夹马,正欲通过,忽闻马车内传来一声清脆甜美的声音。

“莫说大沥皇朝重礼仪,任凭哪里的小孩子也懂得先来后到的礼让之礼。何况你们这等七尺男儿呢?”

男子一怔,扭头看车,忽咧嘴一笑,露出一行洁白的牙齿,“姑娘好口才,在下有兴趣结交,不如前面茶楼喝茶。”

只听车内一声嗤笑,女孩的声音再飘出来,“本姑娘没兴趣认识粗鲁没有家教的人。”

延厘豁然大怒,“你敢说我家可……”

“延厘!”男子打断他,对着车窗好脾气的道:“在下回纥商人,不明大沥礼仪,正好请姑娘赐教。”

“回纥?我没听说过。既然你那么谦虚,那我就教你一条,大沥女子不随便见男子,尤其是不知礼,不守礼,蛮狠无理之人,更是不屑。”

男子脸色微沉,盯着车窗,咬了咬牙槽,“延厘,让路!”

“主子!”延厘皱着眉,见男子阴着脸,便不敢再多话,将马一扯,让开道路。

姑娘三言两语打败了这几个野蛮人,小黑顿时扬起高傲的头,扬鞭驾了一声,马车继续前行。

沉欢坐在马车里,歪着脑袋,“回纥?凌凤刚打完战,回纥人就那么大胆的堂而皇之入皇城了?奇怪。”

烟翠、甘珠和春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反正对刚才的男子没好感,那么粗鲁。

“春莺,你下车去,想办法跟着他们,弄清楚他们的身份。”

春莺听见,忙笑着哎了一声,掀开车帘,小黑已经听到,将马车停在一个铺面门口,春莺跳了下去,转进铺子里,等着沉欢马车一走,便跑出去。看见三个骑马人立在远处一直看着沉欢的马车,咬牙嘟囔,“再看我家姑娘,挖了你们的眼睛!”

她装着玩耍,很快的跑到不远的广场,那边有个卖马的,塞了一吊钱,租了匹马,静等他们走,好跟上。

男子凝视着沉欢的马车,勾唇浅笑,“延婿,你跟去看下她是哪家的姑娘。”

其中一个随从应着,驱马向前,跟上沉欢的马车。

延厘皱眉:“可汗,这个臭丫头那么傲慢,得给她一个教训。”

男子正是回纥英武可汗,叫摩延。

摩延笑着摇头,“你们不是叫着要本汗娶个大沥公主回去做王妃吗?如果连大沥女孩都制服不了,你们还敢拜这样的王妃吗?”

延厘搔了搔脑袋,“公主应该不会这样牙尖嘴利吧?是不该高贵端庄大方吗?”

摩延一鞭子抽在他屁股上,打得他座下的马都跳了跳。

“本汗的王妃太端庄了,就会被你们这帮狼崽子欺负!”

延厘嘿嘿一笑,“哪里敢。就是希望公主多带着陪嫁,到时候可汗给兄弟们都分个细皮嫩肉的大沥小美人就好了。”

摩延笑着瞪他,“你还是让刚才那个丫头先教训下才好,万一大沥姑娘个个都能说会道,就有你受了。”说着,脚下用力,宝马立刻扬起马蹄,慢跑开来。

延厘扬鞭叫着,“我们回纥男人教训女人用马鞭,打几次就不敢牙尖嘴利了。”

三人大笑起来。

一行三人妆容特殊,为首的摩延英俊魁梧,倒是引了一大群媳妇姑娘们悄悄围观,听见说教训女人用马鞭,胆小的赶紧走了,胆大的反而盯着三个壮汉,一脸崇拜。

沉欢下了马车,浅玉和清灵已经在门口等着,见她下来都跑过来一左一右的扶住她。

“姑娘,你终于来了。”浅玉欣喜的叫着。

沉欢被她们架起,笑了起来,“松开我吧,好像我是老太太似的。”

浅玉和清灵笑着松开她。

“我们是高兴坏了。你可好,将铺子就这样一丢,当甩手掌柜了。”清灵含笑埋怨。

沉欢拉着她手,“我不在你就可以放手做掌柜啊。如今云衣坊都是你管了,姐姐可以大展宏图了。”

清灵伸手戳她脑门,“我都累死了,你赶紧给我弄个掌柜来,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能力,对付衣服可以,对付那些客人我真不行。”

沉欢哈哈大笑,环顾一圈,果真做得不错。当初她走的时候没有时间细细收拾,现在看上去精致典雅,选择挂展的布料和成衣款式都相当新颖。

因为这里都是接待达官贵人,夫人小姐们都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店里除了大堂展示外,主要有三个雅间,用于单独接待客人。现在有两间正有两家客人在量衣服,清灵就将她带进最后一间雅室。

浅玉亲自泡了茶,被沉欢拉着坐下。

“浅玉姐姐越来越漂亮了。”沉欢笑着说,“你知道新月姐姐怀孕了吗?”

浅玉脸微红,点头,“她写信给我了。我给她准备了好几套孩子的衣裤,正好姑娘回去帮我捎回去。”

“浅玉姐姐有没有心上人?若有告诉我,我帮你办。”

浅玉脸更红了,“姑娘打趣奴婢。奴婢一心和清灵姐姐学艺,不嫁人。”

清灵笑了,“赖我啊?”

“没有啊,我说真的。”浅玉急了。

“嫁不嫁人看缘分,新月姐姐生完娃娃半年后就回我身边做管事娘子了。呵呵,我在想如果我们叫她新月娘子,她会是什么表情。”沉欢想着她的摸样就乐了。

浅玉眼睛一亮,只要嫁人后还能跟着姑娘做生意,便是最好的。

摩延住进了客栈,跟踪沉欢马车的人回来了。

“回禀主子,那姑娘姓秦,不是本地人,听说是余杭来盛京开店的。不过她很厉害,在盛京除了有两家绸缎成衣铺,还有六家米铺。”

摩延瞪大眼睛,“她厉害还是她父母厉害?”

“属下打听她没有父母,其他的还没打听到。”

摩延撑着下巴,满是趣味,“真是个厉害的女子。她多大?”

“今年13岁。”

“13?”摩延挑眉,才13岁刚才对着他们四个大汉都如此淡定的教训,勇气不是一般的大。

“有趣。她现在在哪里?”

“雍锦坊。属下还打听到这个雍锦坊是八公主和这个秦姑娘一起开的。”

“八公主?”摩延看他。

延厘忙道:“八公主凌麟,今年16岁,是褚贵妃的女儿。”

摩延所有所思。片刻,站起来,整了整衣袍,“去雍锦坊瞧瞧。”

浅玉捧出三本账本,“这是三年的总账。姑娘赶紧看下。”

沉欢将账本推开,“你们不是每月都会给汇总帐给我吗?这个细账我就不看了。”

“秦沉欢,你给本公主滚出来!”店外,凌麟带着一大群北衙羽林军将外面包围着。

沉欢叹口气,那么快就来了。

摩延四人将马停在巷子口外,穿过一群看热闹的人看过去。

雍锦坊门口高台上,缓缓走出来一个纤细的身影,一袭月白衣裙,被风佛起,淡定自若,仿若天地间无人可惧。

摩延饶有趣味的看她,这样的少女居然能说出那么霸道的话?

------题外话------

migai0911送了5分评价票,13918165075送了3张月票,达达妈、13464093259送了一张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