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45】和亲(完整版)

“秦婉,你跟我来。”荣亲王妃正了色道。

“母妃!”宁逸飞抓住秦婉,“有什么和我说便可。”

“和你说不着!”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就连全家的性命和荣誉都不顾了!

荣亲王妃莫名的有些怒气,冷冷的看着秦婉,“走啊!”

秦婉忙挣脱宁逸飞的手,柔声道,“没事。”

“难不成我吃了她!”荣亲王妃拂袖出去。

秦婉忙跟上,回头冲着宁逸飞笑笑,摆了摆手。

正堂上,刚下朝的荣亲王褪去朝服,换了便装,抬眼看着立在一边的秦婉,上下打量一眼。他自然知道儿子为了她抛家私自接了皇帝的命令,本是该生气的,奈何他及疼这个小儿子,人能安然无恙的回来,心里的怒气也难凝聚。但是,若是婚姻大事,他不得不慎重。

秦婉他一直没有见过,妻子入宫见了回来赞不绝口,若是宁逸飞回不来,而秦婉愿意和灵位共处一生的话,他也想过把她纳入王府。但如今,逸飞回来了,还立下大功,却眼看要得罪褚贵妃一脉,他不得不重新思量。

“秦婉。”

秦婉见亲王唤,快步上行了礼。

“你和你妹妹倒是不像,她古灵精怪,思路深邃,聪慧灵动,而你便温婉许多。”

秦婉听见说沉欢,便笑了,“回王爷,舍妹的确聪明绝顶。”

“聪明绝顶,便喜欢将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荣亲王爷忽然话锋一转,冷了面,“想必,我儿被逼出塞,你得以入宫,都是她的杰作吧。”

秦婉一怔,“不,王爷容禀,这件事我妹妹一点也不知道,甚至我也不知道。只是在逸飞离开前去了余杭,但没有露面。”

荣亲王心里暗叹,果然如此。

荣亲王妃在荣亲王身边坐下,“秦婉,虽然作为母亲应该为儿子的幸福着想,可刚才你也看到了,八公主是皇上的掌上明珠,何况,逸飞昨日入宫面圣时,也重提了三年前的赐婚。我看你大方得体,应该是个懂事的姑娘。”

秦婉呆住,她是什么意思。

荣亲王低头端起茶盏,掩去情绪。

荣亲王妃轻叹口气,“本来,我荣亲王府是没有纳妾这一规矩的,不过,我也知道你们感情深厚,我会在逸飞娶了八公主后,再想办法说服公主准许你入府为妾。”

秦婉脑子嗡的一下,忽然跪在地上。

“王爷,王妃,你们身为人母人夫,是真的爱儿子还是利用儿子?”

荣亲王啪的放下茶盏,“你说什么!”

“不是吗?王爷、王妃口口声声为王府着想,有谁替逸飞着想?王爷和王妃情深似海,早就在民间传为佳话,可二位长辈怎就不能体谅逸飞的情呢?且不论请,就当逸飞当初不辞而别,不是为了他自私,而是因为要保护王府,他绝对不会只因为自己的幸福而冒如此大的险。王爷被封为亲王,王府嫡女封为惠妃,这一切不都是逸飞用命来换取的吗?如果王爷和王妃对此视若无睹,那逸飞的牺牲又值得吗?”

荣亲王和王妃两人皆一震。

“父王,母妃。”宁逸飞忽然手撑拐杖出现在他们面前。

“逸飞!”荣亲王妃噌的站起来。

宁逸飞缓缓的移步到秦婉身边,丢掉拐杖,和秦婉跪在一起,“父王,母妃,求你们成全我们。我和婉儿之间容不下任何人。”

荣亲王爷阴沉着脸,好半响没说话。

王妃见王爷不拿主意,她也没法说话。

秦婉心疼地看着宁逸飞,“脚疼吗?”

一句关切的话瞬间击中了王妃爱子之心,咬唇下了决心,“王爷,逸飞为了大沥险些失去性命,皇上就该信守承诺。逸飞也并没与完全答应和八公主的赐婚,皇上也默许了秦婉和逸飞的事情,否则,他也不会将秦婉宣入宫中。就算退一万步来说,楮氏一家我们本就不屑相交,若是八公主下嫁,也难说是福是祸。”

荣亲王沉思片刻,抬头看两人殷切的目光,叹了口气,“罢了,明日我便入宫,正式请求皇上赐婚。”

宁逸飞大喜,用力磕了一个头,“多谢父王。”秦婉也忙跟着磕头。

王妃赶紧上前,和秦婉一起扶起宁逸飞,心痛不已,“逸飞啊,你的腿……”

“母妃,你放心,只是时间问题。”宁逸飞一手紧紧地握着秦婉的手,一手握住了王妃的手。

王妃含泪点头,看着秦婉,“你父母不在了,哥哥和妹妹也该接到盛京,商谈下婚事。”

秦婉脸微红,“全凭王妃做主。”

**

沉欢的新宅里,沉欢正在看着程智递过来的漕船的账目,眉头皱起,“怎么每条船都额外多了一百两一趟,这样费用太高了。”

程智点头,“可不是,我正想和姑娘商量下,需要寻个机会和漕运分舵的舵主好好商谈下。”

“对。”沉欢合上账本,“正宇哥说如今江南的粮食在盛京很受众人喜欢,他准备多开两家店,这样一来,船运的趟数就得增加接近一倍。但是,越是送的粮食多,越是赚得少,这样下午不值得。”

“盛京的粮食生意已经有了规模,无论如何都要扩大的,这个问题得彻底解决。”

沉欢点头,“那就安排吧,不知道如今豫州分舵主是谁。”

“明天我就去打听下。”

“姑娘……”烟翠风一样的跑进来,差点被门绊了一跤。

沉欢摇头,“这门槛你一天都要踏十遍,还能扳倒。”

烟翠顾不上接她的话,喘着气道:“荣亲王府来人了。”

“荣亲王府?”沉欢跳了起来,“是宁逸飞有消息了吗?”

烟翠惊讶的瞪大眼睛,“姑娘怎么知道的?”

沉欢一跺脚,“人在哪里?赶紧带我去!”

“哦哦哦,好,他们去秦府了,正好紫菱在,她就赶紧带来这里了。他们正在正堂候着呢。”烟翠激动地往在前面带路。

沉欢冲到正堂,荣亲王府派来的人正是王府的大管家,见到沉欢便行了大礼。

“不必多礼。”沉欢坦然受了,忙道:“二公子可是回朝了?”

大管家点头,笑着说,“正是,不过在下带来的是另外一个喜人的消息。”

沉欢和烟翠乐得拉着手跳起来。

“总算好了,大姑娘不用伤心了。”烟翠喜滋滋的忙说:“我去告诉姐妹们去。”

沉欢知道她们都担心秦婉,便由她去了。

“大管家……想必你千里迢迢来定会还有其他事吧?”

大管家看着眼前少女,心里多了分佩服,“回姑娘,的确有件大事,需要姑娘入京商议。”

沉欢正了色,“大管家但说无妨。”

“事关秦大姑娘和我们二公子的婚事。”

沉欢瞪大眼睛,“婚事?真的?”

大管家笑着点头,“是,皇上已经下旨。王爷和王妃差小的接姑娘入京,王府另外查了人去请秦公子,待二位都到了,便商议婚事的细节。”

沉欢闻言欣喜,“好,我马上收拾便跟大管家启程。”

云裳和闻言赶来的新月跟着烟翠也赶来,便听见沉欢着急的叫着,“赶紧收拾行李,我们去盛京。”

她们三个极少见沉欢这样着急,三人也被她的情绪感染,忙撒开去准备了。

秦钰首先到了盛京,可秦婉和宁逸飞的事情整个来龙去脉他并不是很清楚,在诰阳书院正读着书就听到说荣庆王府的人来请他入京商谈秦婉和宁逸飞的婚事,人也懵了懵,不过,秦婉对宁逸飞互相有好感,他是知道的,一开始,他还期望两人真的好下去,只是觉得身份悬殊,秦婉弄不好就是个妾,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后来秦婉被封,他也猜到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这三年来他一直提心吊胆,只盼快点考试,一旦高中,起码有力量护着妹妹们一些。

他被王府的人恭敬的请进去,有些忐忑,见到宁逸飞没有带面具的脸大吃一惊,“你的脸……”

宁逸飞不介意他的吃惊,他和秦婉商量好了,一定要鼓起勇气以真面目示人,便笑着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一转轮椅,“这样不好吗?省得你见到我自觉惭愧。来,三年未见,我们是不是该喝一杯?”

秦钰见他轻松自如的说笑,才放心一些,却惊异的看着他的轮椅,“你……你怎么了?”

宁逸飞笑着看他,“没事,就是受了点伤。有个人你一定很想念了。你看后面。”

秦钰转身,一个粉裙玉人娇立在那里,含笑看着他,惊喜地叫着,“婉儿!”

秦婉三年没有见到哥哥,眼圈一红,哭着扑进他的怀里,“哥哥。”

秦钰心痛地抚着她的背,“看你,当着宁公子的面也不注意仪容。”

秦婉不好意思的抹了眼泪,“妹妹真的想哥哥和沉欢,如今我真的知道什么叫一入宫门深似海。每月也就只能看到浅玉才能得到你们的消息,可也是不能慰藉我思念你们的心的。”

秦钰也伤感起来,“可不是,是哥哥没用,没法入宫探望你。”

秦婉摇着头,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哥哥,姐姐!”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两人立刻转身,便见沉欢飞奔过来,三人兴奋的紧紧的拉着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三兄妹三年没有一起相聚了。

看着哥哥姐姐安然无恙,沉欢发自内心的欢喜,为了他们,她必须加快步伐。

秦松涛肯定也将他们兄妹三人列入敌对之列了。

沉欢扭头看宁逸飞,被他那张脸吓了一跳,再看他的轮椅,心底一沉。来得路上王府的人没有说宁逸飞的情况,她便胡思乱想了一路,没想到他居然伤得那么严重。不过人看上去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少了花花公子的风流倜傥,多了分成熟男子的风韵,让她多了份好感。

只要姐姐是幸福的,嫁给谁其实都一样。

沉欢再次见到荣亲王时,两人对视一眼,各自都能感受到对方眼神里的了然。

沉欢已经明白,荣亲王在决定支持秦婉嫁给宁逸飞,便已经选择站在自己这边了,她的阵营中正式多了个强有力的支持。

荣亲王对沉欢这三年的发展自然是了如指掌的,阻止秦婉只是为了考验她,沉欢的能力,他虽然不敢说有十分把握,但他经历了朝堂两代君主,沙场奋战了整整四十年,看人总是有几分准的,一个懂得将所有的力量集聚在身边的人,没有野心是不可能的。何况褚贵妃当年不就是一个一个新人抬举起来成为新贵的,他也要效仿他们,将新的力量扶持起来。

起码,沉欢对秦松涛的恨,是不可能消除的,也正因为如此,她便会用尽全力,保全荣亲王府。

婚期是皇上的旨意,沉欢他们三个都是未婚之人,沉欢便将大舅请来和荣亲王商谈婚嫁细节。如此一来,周志就有机会和荣亲王接触了。

凌麟在褚贵妃的宫里哭了整整三天,褚贵妃就算贵及后宫之首,可对皇帝这番心思,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她心痛的抱着凌麟,心里却敢冰寒,皇帝宠爱自己,却全是虚的。她当上贵妃已经整整二十多年,从来没有这种岌岌可危的感觉。

凌麟如今要想嫁个好驸马,恐怕有难度了。毕竟三年前赐过婚,又被宁逸飞的不辞而别伤了声誉,好不容易恢复了平静,宁逸飞一回来又打破了这个平衡,加上透露出宁逸飞有意再续赐婚,不到两天,皇上重新赐婚秦婉和宁逸飞,荣亲王府还高调议婚。

凌麟的颜面已经全无,就算她身份高贵,望族大门都不会再想将儿子送给她当这个窝囊的驸马了。

褚贵妃满心愤怒,可又无可奈何。

皇上第二次密诏宁逸飞入宫的那天,天色已晚。

宁逸飞坐着皇帝钦赐的马车直到皇帝御书房停下,再换了四人步撵直接抬进御书房。

泓帝笑着看他,“爱卿如今可满意了?”

宁逸飞将腰弯下行礼,“微臣叩谢皇上大恩。”

“那文书可以交给朕了吧?”

宁逸飞笑着点头,取下腰间挂着的青铜雕刻的信筒,取出盖了玉玺的文书,双手捧过头顶,“请皇上御览,其中有回纥国的和亲请求书。”

泓帝笑容微顿,“和亲?”首领太监接过文书,一一展开,其中一张便是回纥英武可汗的求婚书。

------题外话------

今天凌晨订阅的要回去看下,后面都是新内容。

migai0911送了5分评价票,13918165075送了3张月票,达达妈、13464093259送了一张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