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七十六章

也不能怪张掌柜对刘言东畏之如虎,他家少爷那手段也是厉害着,也别说自己在刘府上那么多年是看着少爷长大的这种话,人是主他是奴,只有主人发作他的份,当初在府上的时候少爷也已算是留了情了,现在自己又闹出了这等事情来,他知道自己决计是讨不了啥好的。

刘言东连看一眼都懒得,这些老东西惯会的也就是这种而已,旁的本事没有,找事儿的本事倒是一堆。

原本刘言东也不是能这么快来的,虽说平安镇上给送的菜不错,但那价钱也高,主要是冬天的时候新鲜的菜原本就是个缺稀的,所以这贵一点刘言东也觉得不是那么不能接受,原本那王掌柜也是个本事的,大冬天的也能够找到这么新鲜的菜,免得他们整天吃着地窖里头放着的那些个菜,时间一长没点新鲜的谁都受不住不是?看在王掌柜惯会来事儿的情况下,他也乐意给人一个机会让人往上爬一些。

那菜吧,刘言东一尝也知道是个好的,他更看重的还是这些菜出现的时间,但等到吃过了之后,刘言东就觉得以前吃的那些个菜和现在吃的比起来那完全就是个草,像是他那如今茹素的祖母,以前的时候家里面的厨子也是没少花了心思给做素菜的,可那食量最后也就只有那么定点而已,但打从平安镇上来的菜之后,他那祖母的胃口是一日比一日的好,而在没了那些个菜的时候那食量又回到了以前那么点大小,吃着那些个菜的时候还叨念着这些菜没味儿这样的话,而同样的一句话在他那馆子里头也没少说,同他交好的那些个混帐们也拐弯抹角地说着那些个菜好吃那些个菜不好吃的。搞的他那酒楼里头有从平安镇上送来的菜的时候生意总是要好上那么几成。

这么下去可是不成。刘言东觉得这么下去自己那一个酒楼都是捏在别人的手上了,所以也就打算寻了个时间来瞅瞅,毕竟平安镇上这产量没有到天天供应的地步,总不能说酒楼里头没有那些个菜的时候自己就不做生意了吧?

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决断来呢,结果又来了新的麻烦事了,那平安镇上已经有大半个月都没给送菜来了。一般地说虽然不能一天一送,但四五天一送基本还是有保障的,现在大半个月都没送了,别说酒楼里头那些个嘴巴精明的了,就是自家的祖母也没在自己的耳朵根子旁念叨,所以他从昨天就来了,先是到了省城里头看了一下那酒楼如何,这才到了平安镇上,来了之后就听说了一件让他很不能抽死人的事情。

“说吧,这一次你能够为自己说出点啥事话来,本少爷听着呢!”刘言东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张掌柜,他倒是想要听听看能够从这个老东西的嘴巴里面听来点啥。

“少爷,老奴是错了,可老奴真不是故意的,老奴想着人家那菜卖的这般的贵,老奴就觉得寻常街头都能够瞧见的那些个农户弄出来卖的菜色而已,压根就不值当这些个钱!”

刘言东不等张管家说完,冷笑了一声道:“这么说来,你还是一片的赤胆忠肝了不成?”

张掌柜当然是不敢应了“赤胆忠肝”这四个字的,他急急忙忙地朝着人磕了一个头道:“老奴真心就是为了酒楼里头着想,就想着,就想着……”

刘言东冷冷地一眼瞥了过去:“就想着什么?酒楼里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当家做主了?这酒楼是你开的还是我刘家开的?这价钱合算还是不合算那也由不得你说了算了的,就算是要断了买卖那也应当要知会本少爷一声,可你倒好,二话不说就给断了?!怎么当初你那小舅子在铺子里头占尽了我们刘家的油水,你还嫌这事儿没干够所以要加上一笔不成?”

张管家一脑门子的汗水,觉得自己的脖子生疼的很,就像是被架了一把钢刀一样指不定下一刻就会落下来,说起自己小舅子的事情他也是悔的厉害,自己原本就想着把人安排进去好歹一个月也是能够挣一些个钱的,可哪里想到这混小子背着自己竟是干出那等事情来了,他这也是冤枉得很呢,否则现在的他还在刘府上面当着风风光光的刘丞相家的二管家。

“少爷,老奴是真的没想到啊,等后来我想明白了之后这也是上了门去商量事儿去了,可人家现在自己也开了铺子了,说是不卖菜了。”

张管家这话说起来的时候也是十分的就轻避重,既是把自己放在了知错就能改的位子上,也瞬间把自己的责任撇开了一部分,至少听起来的时候也没有那么的严重了不是?

刘言东哪里是这么好糊弄的人,他听到张管家这么一句话的时候也不过就是嘴角微微一勾,声音也越发的平和起来:“你今天上门的时候怕也是没少受了刁难吧?”

张管家听到自家少爷这么一问,瞬间就整个人抖了起来,少爷他怎么就会知道这些事情了?

“我想也是,当初你把人赶出门的时候半点颜面都没有给人家留着,就现在你想上门,别说是人家了,就连我肯定也是要给你几分颜面看看的,我说你这老奴可真是够行的啊,怎么着,觉得天高皇帝远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刘言东问道。

刘言东那语气是越发的平和起来,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小子也是个混不吝的,平常的时候也没个正行,看着是个温润的,但真要狠起来的时候那也不是不能够路心狠手辣的,而且人越发气性大的时候那是越发的平和,像是刚刚那样和人拉家常的一样的话却已经是表明了人现在已经是火大到了极致。

张掌柜当初也是在府里面呆了好些年,也算得上是看着这个少爷长大的,对于少爷的习性哪里还有啥不了解的,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整个人更是害怕的厉害了,却也挤不出一个字来为自己辩解,只能是跪在那儿哆哆嗦嗦的。

“当初我没发作,好歹也是看在你在我们刘家这么些年的份上,把你支来这个地方也就想着你这年岁也不小了,再过几年也该是放下来了。这个小镇也算是清净,颐养天年也算是够了,但现在看来,你这气性也是不小啊。这是打算闹个新官上任三把火吧,觉得之前王掌柜留下来的人那都不是你自己的人用着不顺手,所以拿了人开了刀好让人瞧瞧你的手段,往后也不敢对你说的话阳奉阴违是不是?在府上的时候你就是惯会来这一手的,没想到现在到了这里还打算闹这一手呢?”

刘言东说话的语调慢慢的,那姿态也是闲适的很。

“你这个样子,要是我再将你送到别的庄子上,只怕到时候还要起点幺蛾子出来,罢了,既然你觉得这小小的一个平安镇上的酒楼衬不起你的身份,那就离了刘家自己闯出一份家业来吧!”

张掌柜一听这话,就知道少爷这已是容不下他了,要将他们一家子都从刘家赶了出去了,虽说自己是在这平安镇上的小酒楼,可自己的婆娘和儿子也还是在京城里头的府上当差呢,说出去那也是个体面的活计,而且他们是刘府上的家奴,一旦从刘家出去是之后,要么就自己弄些小买卖来做,否则也根本不能上了别家去寻了活计。

“少爷您再给老奴一次机会吧,老奴往后再也不敢了,老奴往后真的再也不敢了!”张掌柜急急忙忙地叫嚷着,只要是没有犯下大错,在刘家的家生子多半还是能够得到一个十分不错的结局的,即便是老了在府上当不了什么差了,也会送到底下庄子里头颐养天年,说出去那也是个十分有面子的事情,可现在少爷这是要把他们一家子都给赶出来了。

“机会?我不是给过你么?”刘言东道,“可你不是还想着把自己那大舅子给安排到平安镇上来么?”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他也已经算是给了人机会了,可到底还是架不住自己要去送死的,那他为什么还要将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留在刘家呢,他也没什么可冤的。

张掌柜一听刘言东这话,再也哼唧不出个啥了,他前几天的确是透了一个信儿给自己那小舅子的,本想着在这个地方少爷定是不怎么关心的,再加上自己也早就已经告诫过了自己那小舅子,却不想这点小动作到底也还是没有逃过少爷的眼。

刘言东见人不再叽歪了,也没了心思再品什么茶水了,当下就甩了袖子离开,铺子里头的那些个人也不敢吭气,就怕惹了少爷一个不高兴被打发了,对于被少爷扫地出门的张掌柜可没有人露出同情的神色来,想他来了这酒楼的时间虽是不怎么长,但上上下下的可没少仗着自己是掌柜的身份给收拾了一顿,酒楼里头前至跑堂小二后至后头的厨子对于这人那也是从骨子里头厌恶的厉害呢,现在被少爷赶走了,那可算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情,这还有啥不好的。

张掌柜跪在地上,地板有些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上头跪了多久,等到他爬起来的时候这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冷的,甚至双腿也已经麻木的没有半点知觉了,他看了看还在酒楼里头的这些人,他们那脸上明明白白地写满了嘲讽,那种鄙夷的眼神让他更是有些无地自容。

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气力,慢慢地回了后头去了自己的房间里头将自己的东西一点一点地收拾妥当,心里面却是一片的迷茫,也不知道这往后自己一家子该如何是好。

刘家老家本就在平安镇上,老家里头还留了一些人伺候着,所以刘言东到了平安镇上倒也不用住在客栈里头,虽说这一次来一来是为了菜的事情,但刘言东倒也不怎么着急,他从京城一路而来那还真是有些舟车劳顿,再说那家人家也不会跑,刘言东决定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再去那家叫“知味观”的小吃食铺子吃一顿再商量事情。

崔乐蓉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就在铺子门口摆了一个小摊子卖她的肥皂,当初在切肥皂的时候她也特地弄了几块比较小的用作体验和赠送,像是洗衣服的肥皂最便宜,切的时候差不多就有三两重,而那些个手工皂则是每块二两左右,萧易有手感,每一块切出来的都是差不离的,像是洗衣服的肥皂那么一块至少也能够用上大半个月呢,定价就在三十五文一块,而那些个手工皂则是要卖的贵一点,一块在五十文钱左右,对比起那些个杂货铺子里头卖的所谓从京城来的胰子也是要便宜一些却也没有便宜到哪里去的,可架不住崔乐蓉做的花样多啊。

他们家的铺子在镇子上也开了有一段时间了,镇上的人也认了不少,附近更是有不少人都熟了,见到崔乐蓉摆上了一个小摊,说是小摊也不过就是一张小架子而已,那架子上摆着几个竹盒子,那上面摆着各色的肥皂乍一眼看过去的时候那也是好看的厉害。

“我说大妹子,你这卖的是个啥呢?咋地这么好看啊?”早起买菜的婆娘看的有趣,就忍不住围了上来。

“嫂子,我卖自己家做的胰子呢!”崔乐蓉微笑地对着人道,“你看啊,这淡一点黄色比较大块是专门用来洗衣服的,你再看看这粉色的,那是桃花的,里头还有桃花瓣呢,像是那绿色的,那就是绿茶的,还有那白色的是羊奶的,紫色的是紫丁的,浅绿色的薄荷的,还有那深黄色一点的是硫磺的。”

“哎哟喂,你这里头的胰子那花样可真多,之前我在咱们镇上那杂货铺子里头也买过胰子,那洗衣服的胰子灰不拉几的,还挺有味儿的,就算是那说起来是京城里头那些个有钱人家用来洗澡洗脸的一直都没你这么多花样的!”

“可不是,哪有这么多的花样啊,光是这么看着都觉得好看着哩。”

“是啊,大妹子你咋地会还会做这种东西呢?”

崔乐蓉听着这些个婆娘在哪儿说的话,她也是笑:“以前在大户人家里头做过活计,学了一点本事儿,别看咱们这些个花样多,那也是有用着哩,像是桃花和羊奶的就是用来美容润肤的,绿茶是用来控油的,薄荷清清凉凉的,用来夏天的时候洗澡那是最舒服不过了,还有硫磺吧,要是容易长痘的人来用最好了,紫丁的话也是很滋润的,往后还有蜂蜜的,刺玫花的,竹炭的呢。”

崔乐蓉说着拿出那几个小小的比豆腐干还要小一点的各色肥皂出来,“这里有点试用的,婶子们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用来试试看。”

站在一旁的崔乐菲也是个懂事儿,见姐姐拿出了那试用的来,她就进里头打了一盆井水出来,她早上看到这些个胰子的时候那也是高兴得呢,她二姐贼大方,一下子各种颜色的都给她塞了一块,还给了几块用来洗衣服的肥皂让拿回家去用。

那些个婆娘看着也觉得有趣的很,从崔乐蓉手上拿了那几块的分了一分,各自沾湿了手和胰子,这才稍微一打,就起了泡沫来,那泡沫也是丰富的很呢。

“快闻闻,这羊奶的胰子还有奶香呢!”

“这算个啥,薄荷的用上去就凉凉爽爽的,夏天的时候用来洗个澡啥的那可舒服了,洗完身子都凉爽哩!”

“可不,这桃花的仔细闻闻还有点桃花香味呢!”

“羊奶的,紫丁还有桃花的,家里头有姑娘的话倒是十分适合的。”崔乐蓉笑了一声道,“当然婶子你们用着也挺好的,要是脸上身上摸着油油的,绿茶的用着清爽,硫磺的话就是容易出痘的人适用一些,别看硫磺的味道是重了点,那也是消炎的,洗完味道也不重了。不过洗衣服的话那普通的就成了,也还能用好久呢!”

那些个婆娘自己试也试了,那也是知道好还是不好的,现在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心中也是有几分的激动,“大妹子啊,你这些个能用多久啊?”

“像是桃花啊一类的吧,一个人用来洗澡的话,那至少也是能够用上一个月左右的呢,那普通的用来洗衣服的也耐用,天天洗也至少能用上大半月一个月左右吧。”崔乐蓉道,“这么算下来的话,其实一天也就没花几个钱下来。”

这光是听着那胰子的价钱到底也还是觉得有些贵的,但用着时间一算之后这每天花的也不过就是几文钱而已,说起来也真是合算的很呢。

“大妹子你再便宜点呗。”

“嫂子,我这真心不贵了,”面对着想要讨价还价的人崔乐蓉也是一脸的笑容,那样子看着就是个脾性好的,“嫂子你们是不知道,这胰子做出来也是十分费了功夫的,你们可别小看了,做了到能用我至少得放在通风处半个月以上呢,要是不放久了,那对人也不好。像是这桃花的,也就现在这个时间段有了,等到桃花一谢,到时候就算是想买桃花胰子都买不了要等明年了!”不过等到桃花没了的话,到时候她肯定是会做别的花皂了,像是之前说的刺玫花的皂到时候就可以做了。

“哎哟,这玩意还这么麻烦的?”其他人原本还以为不过就是个胰子,做了就能用的,哪里还想到还得放上大半个月才能用,说起来那还真是够麻烦的。

“可不,婶子们你们也都是在镇子上呆的日子比我日头长了,说句良心话,这些胰子也就我这里有的卖的,就是从京城里头来的胰子也没我的花样多吧?而且我这价钱还没比人家贵呢!”崔乐蓉道,她也是买过胰子用过的,那些个货色是啥样的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崔乐蓉这话一说,原本还想吭气的人倒也的确是找不出理由来吭气了,那铺子里头的胰子想他们之中也是有不少人用过的,但这用了之后还真没现在手上用的好呢,这样一想之后,倒也不觉得崔乐蓉卖的贵了,反正这人看着也就是不愿意让人讲价的了,否则也不能说出刚刚那一堆话来了,这有心嫌弃贵的也就想着就买个试试看的想法,毕竟也是能够用挺久的呢。

那些个人挑挑拣拣的,倒也买了不少,买的最多的还是洗衣服的肥皂,像是手工皂倒也买了不少,最多的就是桃花,羊奶,紫丁的,绿茶,硫磺,薄荷的暂时就少了一些,崔乐蓉也不着急,反正摆在这儿呢,早晚也是能够卖出去的,崔乐蓉卖了肥皂,又给他们推荐了肥皂盒子,简简单单的一个小盒子底下有些镂空,就算是进了水也能够漏下去,一个就卖四文钱,能用的时间还挺长的,基本上买肥皂的人也都是要买两个回去的,一个用来放洗衣服的,一个用来放洗澡的,刚好。

崔乐蓉还给买的人送了一两块刚刚试用的就和豆腐干大小的手工皂,基本上都是和人买的品种错开的,虽说这东西的确不大,但有个添头总比没有添头来得叫人高兴点,上猪肉摊子上买点肉吧,人家最后还会给点添头呢,这给的就是一个心里面高兴。

所以拿了那点添头的,听着崔乐蓉客客气气地让人说是用得好就帮着说说好话这样客套的话也都是心里面高兴的很,一个一个也都应下了。

一早上崔乐蓉近乎是把自己带来的那一批肥皂卖了个七七八八,基本上都是住在附近的那些个婆娘,还有一些个年轻的姑娘听说了之后也来跟着买了,还说用的好的话下一次再来买啥的。崔乐蓉也是一一应下了,她今天也算是卖了不少的钱,事实上肥皂这玩意成本原本就不算高,除了猪油还有烧碱需要买了之外,其余要买的东西也就不多了,那这么算下来一块的成本压根就算不上多少了,基本上可以算是一本万利。

崔乐蓉也知道自己浙西东西要是拿到省城和京城去卖的话那价格绝对可以再往上涨点,但现在这也是没有办法达到,所以也不着急,就这么先在平安镇上卖着也成。

刘言东原本一大清早出门就想去镇上的那些个小摊子上吃个早点,平安镇虽说是个小地方,却也还有些东西做的不错,比如说在镇口上有一个馄饨摊子做的就十分的不错,他小的时候跟着祖母在平安镇上住过一些日子,像是现在偶尔回到平安镇上来的时候基本上也是要去那家摊子上吃上一碗的,等到吃完了这一碗馄饨,刘言东便是闲着没事儿干在镇子上溜达起来,左右这平安镇就这么点大小,溜达一圈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刘言东也是打算着溜达完了之后差不多点就去那知味观里头吃上一顿尝尝那滋味,说起来也许久没吃那送来的菜滋味了也怪想的。

等到刘言东溜达到了那知味观附近的时候,倒是瞧见那铺子门口围着不少的婆娘,那场面可算是叫一个热闹的,光是看着都觉得人多。

“嘿,这铺子不是做吃食的么,怎么铺子门口还摆着另外的铺子呢?卖早点么?”刘言东也是个爱看热闹的,瞧见这热闹就忍不住问起了旁边一家铺子的人,昨天他也打听了啊,说是这家铺子只做中午和晚上两顿,不做早饭的。怎么现在围了那么一堆的人,感情又开始做起了早饭来了不成?

“喏,那家铺子里头的一个人拿了自家做的胰子来卖,早上就有不少人买了回头那些个人一说,可不就是有人上门来瞅热闹了么,可别说,那胰子做的可好了!”那人也是个热情的,听到刘言东这么问的时候也不隐瞒,高高兴兴地把事给说了。

“真的假的?”刘言东在京城里头的时候可没少用那些个胰子啥的,瞅着也就那样,别是这些个人没怎么瞅见过胰子?

“骗你干啥,我刚刚也去瞅了两眼,花样还挺多,年轻点的姑娘就冲着那什么桃花胰子羊奶胰子去了,说那桃花胰子量不多,卖完了要是再想有,那就得等到明年去了!”那人嘿嘿了两声说道,“你要是有兴致,一会过去瞅瞅去?”

就算是不说这话刘言东也是打算过去瞅两眼的,尤其是那什么桃花胰子羊奶胰子啥的,他还正经没怎么见过,只是现在那上头姑娘忒多,他这个大老爷们也还真是不咋好意思现在就凑过去。

刘言东溜达了溜达,等到人少了之后这才过去了。

那摊子也是简陋的很,但那上头摆着的那些个胰子倒是十分吸引人的,刘言东光是看了这么一眼就觉得这些个胰子做的不错,可别说,就这样的哪怕是在京城里头那也是没的卖的,看来这小小的一个平安镇上那还真是人才济济的厉害呢!

摆摊子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却是梳着妇人的发髻,身上穿的衣衫是寻常的布衣却是打理的干干净净的,可见平常的时候就是一个十分在意细节的人,刘言东看了那人一眼,这人也算是生的清秀的很,颇有几分的姿色,但更叫刘言东在意的是对方有着一双明亮的至极的眼睛,这人年纪不大看着倒是理智的很的啊,怕就是王掌柜提到的那个有几分难缠且精明的崔家姑娘了吧?

在刘言东打量着人的时候,崔乐蓉也是打量了眼前这年轻的公子哥一眼,光是那一眼她就知道眼前这人绝对是富家出生的,那身上的衣料子看着是寻常,但就他们这个平安镇上的衣料铺子里头还没得卖的,也闲适的模样也不像是个行脚商人,只怕还是打从哪里来的公子哥儿比较多一点,崔乐蓉也不觉得这人像是从省城里头来的,倒是有几分从京里面来的感觉。

“这位少爷,你且随便看看。”崔乐蓉只打量了一眼就没再往着人看了,至于这人是从哪里来的对她来说压根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愿意掏钱买东西才是个硬道理。

“你这卖的都是胰子?”刘言东说着拿起了一个带着几分浅粉红的胰子,倒是比他寻常用的那些个胰子还要来得通透的很,还能够瞧见里头的那些个桃花花瓣。

“你手上拿的是桃花胰子,买的人比较多,但一般都是小姑娘和婶儿们用多一些。”崔乐蓉道,她伸手指了指绿茶皂和薄荷皂,“像是这两种,一种是绿茶的,还有一种是薄荷的,比较适合男子用多一点,要是你不避忌的话,还有那硫磺皂也还是可以的,味道没有那么浓郁。当然你要是喜欢也可以买回去送人。”

刘言东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桃花胰子,又去看了看崔乐蓉刚刚介绍的那三种胰子,那绿茶的胰子带了一点点的绿茶清香味,最好闻的还是那薄荷的,一凑近就能够闻到淡淡的薄荷的清凉气息。

刘言东瞅着这些个胰子那也是觉得十分的新奇的,竟然有人能够把胰子做的这么的好看,种类还这么多,要是能够把这些个胰子弄回到京城又或者是弄到别的是城镇上去卖,那应该是会赚上不少吧?

“这胰子怎么卖?”刘言东看着崔乐蓉忍不住就问道。

“普通的用来洗衣的胰子便宜点三十五文钱一块,像是别的就五十文一块。”崔乐蓉道。

便宜!

刘言东在心中忍不住就这样感慨了一声,这胰子卖着比京城里头的那些个还要便宜上一些呢,而且花样还那么多。

“那你手头上有多少块?我要是买的多,你给算便宜点不?”刘言东道,要是买的少了可不合算,就这些拿回去他家还有好几个姐妹呢,再加上亲戚那边,这一送的话可是不少。

崔乐蓉融到这一句话的时候这才又重新抬起了头仔细打量了刘言东一眼,她的脸上也是带着笑:“这位少爷,我们这也是个小本买卖,就算你做了二道贩子怕也是挣不来几个钱,您也不想是差这几个钱的人不是?”

刘言东一听这人这话那也跟着笑了起来,王掌柜那说的还真是没说错的,这人还是真是个厉害的角儿,这话就是在告诉他就算是她现在便宜卖给了他,就算是挣也不能挣来多少。

“那你觉得要怎么样才能够在这上面挣上钱呢?要是想挣这个钱也不是不行,就看你愿不愿意卖了这些个胰子制作的方子了不是?”刘言东笑眯眯地道。

“这位少爷是在说笑吧?我这胰子虽说这样零散着卖的确是有些麻烦了一些,可到底也还是自家的东西,要是把方子卖了出去,这不就成了鸡飞蛋打的活计么,那我这往后还怎么靠了这东西挣来钱?”崔乐蓉也是好脾气地说道,“这方子我是不会卖的,不仅不会卖,说不定往后还会越来越多的品种。”

刘言东一听这话那是更加有兴趣了,他现在这么看着都觉得品种已经算是不少了,至少京城里头的那些个东西都没有眼前这么多呢,她竟然还说往后的品种还会更多?哪个做生意的人听到这样的信息不觉得高兴的?指不定往后还能够专门开一个铺子,专门卖这种胰子。

“好吧,姑娘果然如同王掌柜说的那样是个精明的人,看来这方子是买不成了,只是摆在这里零散着卖到底也不是个法子,你要是有兴趣的话,不如坐下来谈谈这一笔买卖你看如何?”刘言东也知道眼前这人可不是为了那么一丁点的蝇头小利就能够把方子卖了的,要想和这种人合作那也就只能拿出诚意来了,否则绝对不可能会搭理了人。

崔乐蓉听到对方说了王掌柜的时候又朝着人多看了一眼,也算是明白了这人从何而来了,倒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碰上了正主,这也是让崔乐蓉觉得有些意外的很。

“原来是酒楼的少东家。”崔乐蓉对人的态度也不算是太热情,毕竟也是第一次看到人,太热情了还以为他们就等着人上门来好说事儿呢。

刘言东原本还想说点啥的,但在崔乐蓉这一句话说出口了之后,他一下子就哑火了,明明自己也没有站在理亏的角度上却偏生有一种理亏的感觉。

“我今天过来也是有些事情想要同你们商量的,不如找个地方慢慢谈?”刘言东到底还是不怎么习惯站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人说话,声音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还是十分的好声好气的。

介于人家也是十分好声好气的缘故,崔乐蓉原本就对那件事情看的不算太重,自然地也就没有多在意,更别说现在人家还算是好声好气地上了门来的。

“成啊,现在铺子里头也没人,酒楼的少东家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进去说。”崔乐蓉指了指里头道。

崔乐菲刚把之前那些个人试验胰子弄脏的水给倒了出来的时候就瞧见自家二姐同一个年轻的公子哥儿在说话,她朝着人多看了两眼,然后转开了头凑近了自家阿姐小声问道:“阿姐,人家也是来买胰子的?”

那样子生的可真是俊俏,崔乐菲觉得十里八村的都没瞧见过这么俊俏的人呢,当然她那二姐夫也是个俊俏的,可她那二姐夫俊俏归俊俏,见天地在地头上忙活晒的有些黑了,乍一眼看上去还是眼前这公子哥更加俊美上一些,不是有句话说了么,一白遮百丑。

“酒楼里头的少东家,有事儿来的。”崔乐蓉道了一句。

就这么一句话瞬间让崔乐菲原本还有几分含春少女的心思没了,看向人的眼神也是带了几分的鄙夷,原来是酒楼里头的少东家啊,那可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崔乐菲倒也没说个啥,只是拿眼角的余光狠狠地瞥了人一眼,还重重地从鼻孔里头哼了一声,那眼神里头那是要多鄙夷就有多鄙夷的,刘言东也是被这样的一个眼神看的有些傻眼,说实在话他长这么大还真没有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这也算是个稀罕事儿了。

“去把阿哥叫出来,一会你给我看会摊子。”崔乐蓉拍了拍崔乐菲的肩膀一下也是觉得好笑,自己这个妹子那还真是个小心眼儿的,这么做能干个啥?

“成!”崔乐菲点点头,转头就进后院去了,厨房里面弥漫着一股子肉香味,崔乐文已经把肉开始炖上了,那老卤的汤汁越发的香浓起来,站在厨房里头嗅着这味道的时候就有些忍不住让人想要流了口水。

“阿哥,二姐叫你到前头去,有事儿说呢!”崔乐菲道。

“啥事儿啊?”崔乐文用火钳拨了拨灶台里头的火苗,漫不经心地问道,“前头不是不少人买胰子么,都是婶儿姑娘家的,我去前头干啥呢!”

“那酒楼的少东家来了!”崔乐菲哼了一声的道,“也不知道是来干啥来了,我瞅着就是一肚子坏水不像是个好东西的!”

“你这说的是啥话呢,人家又没得罪了你,上了门来都是客可不许说这种话!”崔乐文虽也是不清楚少东家来为了啥事儿,但听到自己妹子那么说话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叮嘱了一声,“你再这么一个脾气我看你到时候咋找婆家,阿娘可是说了,你再不收收你的那点脾气,这镇上的活计也不用你管了,干脆回去在家里头忙活然后找个媒婆是给你折腾亲事去了。”

“我不,那些个媒婆可都没个啥好东西,就她们说的好听的有哪几个是好的呀,大哥你可别忘记了之前还给你介绍过那一家呢!”崔乐菲听到自己阿哥这话就有些着急了,她才不想找什么婆家呢,那些个媒婆说亲的时候都是乱说的,她还宁可在家里面当个老姑娘。

“成了,你要是乖乖的我就不让你回家去。”崔乐文说,他洗了一下手,把手往着身上的围裙上一擦出了厨房去前头了,也不知道这一次少东家来到底是为了啥事儿。

------题外话------

今天终于更新早了点也一万字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