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一八章 一笑一尘缘118

“有你在身边的晚上我怎能睡得着呢。”

一句十足的调侃话语让宁静花园里的夜晚里多了一抹轻快。帝和坐到男人的身边,将手里的酒壶放到他的手中,笑了下。

“烈酒,小心喝。龊”

河古轻声笑出来,“在你眼中我的酒量差吗?件”

“不是差。是很差。”

千离星华就不说,千杯不醉。他认识的神仙不少,男神里面酒量比他差的不可说没有,但是大神里面,他的酒量实在不出众。而且,他可认识不少酒量极好的姑娘,一个姑娘拿下他,绰绰有余。

听到帝和这样说,河古就着壶嘴喝了一大口烈酒。他本是想拽上一回让帝和瞧瞧,他虽然生比女子还要美,可酒量却比女子要好上许多,别太小瞧了他。可没想到,帝和拿来的酒确实是数得上号儿的烈酒,敞口喝下后,河古还没开声得意,被呛得直咳,一张赛桃花的玉面咳得透红。

“哈哈。”

帝和在旁边仰头大笑。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河古顺缓气息后,看了眼帝和,噗的一声,自己也笑起来了。是啊,他们都知道他的酒量算不得好,自己有必要在他们面前装么。能不能喝酒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喝酒的时候是跟谁一起喝,酒不醉人人自醉,和知己喝酒,喝一口也胜过和不懂自己的人喝一整日。

“做不了事,不要硬逼着自己去做,笑话了别人,为难了自己。”

河古笑,“在异度世界里待了万年,长进不少呀。看来,诀衣是个不错的媳妇儿嘛。”

“莫要瞎说。姑娘家的清白重要,她可不是我媳妇儿。”

河古愣了愣,眉梢高高的挑起,仔细想了想帝和说的话。姑娘家的清白当然重要,诀衣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姑娘?如今不是他的媳妇儿不假,但以后就未必了,若他有娶妻的心,想法子不再回异度世界即可。只不过,此事他和千离星华聊过,尚无办法能让他一直留在天界,三月后,万事不知如何。听说,他让千离与星华一起尽力将诀衣留在天界,从今日他所见来看,姑娘的性子可不是软柿子,想让她乖乖留在佛陀天不是易事,若是幻姬那般的温柔性子,尚且可能。

“就我在,你与我说句实话,你喜欢她么?”河古问。

“喜欢。”

河古扭头看着帝和,答得如此干脆,不太像男女之间的喜欢。

“你喜欢幻姬吗?”

“喜欢。”

“飘萝呢?”

“也喜欢。”

河古摇头,“我就知道你没说实话。你说的喜欢,和我想问的喜欢,并非同一个。”

“你问的,我没有答案。”

“那就是不喜欢。”难怪他不肯承认诀衣是他的媳妇儿,他的心里对她还不是非要不可。这样的感情,莫说诀衣不会嫁给他,就算是他,也会认为他们还不到大婚的地步,感情岂能如此模糊,真正的喜欢是除了她,看不到任何女子,他的眼中美人儿依旧让他欢喜,又怎能长久的只和诀衣在一起呢。虽说他们娶个次妃三妃没什么,但诀衣这姑娘的脾气怕是不能与人一起分享他吧。

帝和拿过河古手里的酒壶,不嫌弃被他喝过的壶嘴,喝了一口烈酒,看着花园深处,想到了诀衣的脸。

“也不能说不喜欢。”帝和想了想,再道,“她无助受伤害的时候,心疼。”他明白不是对女子的那种心善心疼,而是因为是她,从心里生出来的怜惜,让他想保护她安然无忧。对她的感情,微妙而复杂,好像是为了弥补她一个姑娘家在异度吃的苦,受的罪,又似乎还有当年对夬言的亏欠,在知道是她后,想修正当年将九霄天姬认错的尴尬和愚笨。也许更多的,是他想为不知道在哪儿的珑婉积攒福德,将对另外一个姑娘的内疚都倾在她的身上。也许,在他自己不愿承认的地方,还有仅仅只是因为她是诀衣所以他才呵护她吧。想不透的感情,不想也罢,顺着自己的心意对她好,直到有一天自己无能为力了,他们也就顺其自然吧,分分合合,不强求。

河古笑道,“有那么点意思。”

“你呢?”

“我?呵,我对你的猫猫可没想法。”

帝和将酒壶抛给河古,万年不见,装模作样上瘾了。

接到酒壶的河

古仍旧没心没肺的笑了,他当然晓得他问的是什么事,只是,他的事剪不断理还乱,不说也罢。若是无烦忧,又怎会是一人来此看他呢。多年不见,回头他去了异度世界,又不晓得要多久才能见到他了,那姑娘可是还没见过千离星华和他呢,弄得他似乎很无能一般,竟然连一个姑娘都带不出来。

“她还不肯原谅你?”

“如果你是我的,会不会觉得她也太小气了些?”

帝和道:“不会。”

“那如果你是她,你会原谅我吗?”

“不会。”

河古忽然转头看着帝和,他说什么来着?

“莫非我要被她无穷无尽的恨到羽化?”

帝和道,“你明天羽化不就是了。”

“让你留下诀衣一人在佛陀天,你回异度回的安心吗?”

“有何不放心的?”猫猫并不喜欢跟他在一起,他带着她出门她心里非常不愿意,他走了,她便无人管束,对她来说,不晓得多喜欢。两人不曾相遇的时候,彼此生活的很好,如今再分开难道就过不下去了么。

河古在心里叹了叹气,不晓得是帝和对诀衣的感情还不深厚或是他在他面前装得不在乎,独留一人在另外的世界,如何能安心?心中挂念一人,怎可肆意离去?

“你说,我过去对她是不是太狠了?”

“非常。”

“真的不能得到她的原谅吗?”

“呵。”帝和颇有兴趣的问,“非她不可了?”

“她非我不可。”

“……”帝和劝酒,“喝吧喝吧,喝完了勾歌就会原谅你的。即便不原谅,你今晚也能睡出一个美梦。”还人家姑娘非他不可,以前可能勾歌对他的感觉是不错,但是他把人家欺负成那般惨样儿,更是一点儿不心软的封印了她多年,这会儿想求得人家原谅,哪那么容易就让他抱得美人归,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若是像他对女人的温柔与善良,说不准儿勾歌这会子给他下崽了。

寻常时,河古不至喝醉,他心知自己的酒量不大好,比不得那些个千杯不醉,会斟酌着喝。可万籁寂静的时候,身边有一个舌尖能开出莲花的家伙,一壶烈酒不知不觉中被他喝完了,身体渐渐飘飘然。

“我去拿酒。”

帝和见一壶酒喝完,起身去拿,身子刚转过去,听到身后传来河古的声音。

“别拿了,我不喝了,再喝就该醉了。”

帝和勾起嘴角,再喝才醉?他现在恐怕就醉得不轻了吧,说话的声音开始含含糊糊的,要是勾歌见了,不晓得是越发讨厌他,还是觉得这小子其实不是个坏人呢。

“有件事我在想要不要告诉你。”

帝和走开几步之后,听到河古在说话,他以为他是在说酒话,没想到他又说了一句。

“关于诀衣和魔神圣烨的。”

帝和的脚步停了下来,魔神圣烨?

无声的,帝和转身看着河古,只见他摆摆手,自顾自的说道,“罢了罢了,还是不说吧,事情过去很久了,说出来徒增你的烦恼,我不能让你夜不安寝。”

一步步的,帝和走回到河古的身边,坐下。

“什么事,你说。”

在幻姬的天书上,紫红蟾蜍生活在北荒三玄地层,那儿离极西天甚远,也从未听说过九霄天姬与魔神圣烨有过什么纠葛。帝和怀疑诀衣和圣烨曾大战过,可从天书上并未找到他们打过架的记载,甚至在写着九霄天姬的书卷里,从头看到尾,没有听到圣烨这个人,没有见过面的两人为何会有故事?连幻姬的天书上都没有记载,河古说的又怎会是真?

帝和信幻姬的天书,也信河古酒后吐真言。

“不说不说,说出来你可是要打我的。”

“保证,不打。”

河古慢慢的转头看着帝和,说话时气息里满是酒气,醉得不浅。

“不能说。”

“不说得不到勾歌的原谅。”

河古倏然抬起手一把抓住帝和的衣裳,“勾歌,勾歌,你原谅我吧,我以后不

会再那样对你了,我……”看清是帝和的脸后,河古又道,“你个骗子,变成勾歌来骗我,不跟玩了。”

看到河古这样,帝和越发觉得他心里关于诀衣的事肯定不是小事,不然不会到这个地步还不肯告诉他。

“你我相识多年,莫非还不信我的脾性?不管你说出来事是什么,放心,我心宽的很,不会计较。”

河古眯着眼看了帝和一会儿,“真要说呀?”

“嗯。”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而且吧,白天幻姬打开天书的时候,我以为她的天书上会有那件事,我还纳闷你看到那件事怎么会那么平静,凑过去看了几眼,没想到没有。”

帝和不疾不徐的,“慢慢说,我听着。”

“连天书都没有的事,我也不确定真假了。”

“不管真假,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就行。”

河古到底是醉了,帝和的话说得很清楚,可他却需要好一会儿才回神过来,在他的再三催促之下才慢悠悠的说话,

“很久很久以前,很久很久以前,很久很久……”

帝和打断河古的话,“别很久很久了,说正事儿。”

“我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大概还是在我……哎呀,想不起来了。”

帝和道,“在你年轻的时候。”

“啊,是,在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去海天圣地,在那儿听谁说的来着?”河古绞尽脑汁想了想,没想到,帝和催促他不要在乎是谁说的,主要是别人说了什么,可河古醉酒后异常固执,定要想到是谁说的才肯继续朝下说。

终于,在半炷香之后,想他到了。

“我想起了。是听海天定域年蛰神龟说的。”

帝和微微诧异道,“你见过年蜇神龟?”

定域年蜇神龟并不是神力太了得的神兽,它之所以在天界众人皆知,是因为它的年纪。即便是帝和与诀衣的年岁加起来亦未必有这只神龟的年岁长,活得太久了,无极时光里的故事听到了太多太多。

帝和看着河古,有点儿后悔让他喝了太多的酒,再少喝一点,此时清明些,说话便利索很多。但河古说,故事从定域年蜇神龟那儿听来,他信了七分。即便是他此时去北古天的海天圣地,恐怕也找不见年蜇神龟了。听闻,它已经沉睡万万年了。

“见过,我还和他聊了。”

“你们怎么会聊到圣烨与诀衣的身上去?”

“我初到海天圣地并不晓得年蜇神龟在那儿,累了落在海面上的一个小岛礁上休息,睡着之后发觉小岛下沉,醒来看到自己睡在了一只神龟的背上,就这么认识了。”

帝和问,“然后呢?”

“然后……”

然后了好一会儿河古没然后出一个字,帝和第一次感觉喝酒真误事,这货就不敢喝酒。

河古快睡着的,忽然睁开眼睛,“我想起了。”

“说。”

“然后我问年蜇神龟为什么会到海天圣地来,它不是一直在皇母西山,是西极皇母的灵宠么。”

帝和点点头,也不管河古是不是看得清他的点头。若以他如此回忆,今晚他就只能在这儿陪着他了。可河古的脑子也是争气的很,在想到定域年蜇神龟是西极皇母的灵宠之后,对当年听到的故事不再迷糊了,因为他听的故事,实在让他对魔神圣烨十分不耻。

万万年前,圣烨还不是魔神,生活在北荒三玄地层的他是紫红蟾蜍里最为强霸的一只,没多久成为了紫红蟾蜍的首领。当初有些神仙为了修行事半功倍,会到北荒三玄地层里面寻找紫红蟾蜍,这本是平常的事。可是有一天晚上,圣烨亲眼看到自己的好兄弟被人抓住,而他除了自保逃离,无能为力。脱险后的他,经过一夜的考虑之后,决定修仙,想要变成神来保护他的同类。

修仙之道甚苦,个中艰辛无可一一言说,圣烨极为聪明,凭其灵气领悟,仅仅过去几万年便能化出人形。为了让自己的修为大加长进,决定拜一个强大的师父,他的诚心感动了天界的大仙,可惜的是,他的真身是一只紫红色的蟾蜍,丑陋不堪,在同门的师兄弟里并不得大家的喜欢,常常受到挤兑。如此过去了几十万年,他拜的师父十几个之多,倒不是他不好学,或者心太贪,

想多学技艺,而是每回被人排挤陷害,让师父大怒,从而被逐出师门,或者是他自己一气之下出走。

最后一次被同门的小师弟欺负后,圣烨一怒之下去了魔界,他不要再寻神仙拜师。他看到了同族被抓的无奈,秉持保护弱小的心想修仙,修仙之时,深明何为神仙,一直告诫自己莫要杀生,与人为善,与天地为善,偏偏天地众人不与他善,因其真身貌丑而对他一次次伤害。天界的人,每回被魔界的人攻打皆会紧张万分,既然他们害怕魔界的人,那他便要成为魔界的强者,让所有的人害怕自己,不敢再欺负他与同族。

入魔之后,圣烨苦心修行,卓绝的智慧让他的修为增进得非常快,直至他的修为超越了那时魔尊。魔尊想收他为己用,圣烨温和婉拒,他虽然不满天界的神仙,却不改初心,他并非想为魔尊做助纣为虐的欺善之事,只是想修达大位,成为能保护北荒三玄地层紫红蟾蜍的人。

魔尊三次请圣烨,圣烨皆不赴宴。魔尊震怒,命人暗中在取了圣烨的性命。

不料,被追杀的圣烨被激怒,凭一人之力灭了魔尊五十万魔兵,更是将他灭了,取而代之,成为魔界的一代枭雄。

然,圣烨本性不坏,即使成为了魔尊,也并没有对天界作出十恶不赦的事。

一日偶然,他去北荒三玄地层看紫红蟾蜍们,遇到了在北荒取灵石的西极皇母。

西极皇母念在圣烨性本善,问他可愿与她回皇母西山修行,断魔根,成为天界的一位大神。圣烨本是不肯,天界拜师给他留下的过往不美好。西极皇母见他犹豫,并不着急,许他一月之期。若是一个月后,他想拜师断魔根归神,直管去皇母西山找她便是。

一月之期到了,最后一日,西极皇母在大门外见到了圣烨。

拜师前,圣烨将真身在她面前变出来,很丑的真身,可却没有吓到西极皇母,也没有让其他的同门师兄姐们诧异,大家很平静的看着他。圣烨变回人形,风度翩翩的一个美男子,他问西极皇母,为何不嫌弃他的真身。

西极皇母笑了笑,“心善之人,时光只会给他最俊美的容颜。”

完全接纳他的皇母西山让圣烨感觉很舒服,他的心,终究是本善至根的。

为了断掉自己的魔根,圣烨每日刻苦修行,西极皇母对这个弟子很是满意。五十万年后,圣烨在皇母西山终于修得仙身,断了他的魔根。圣烨成仙后,格外高兴,对西极皇母尊敬有加,在离山回到北荒之后,每日亦不曾懈怠过修炼。

百万年后,圣烨渡仙成神,且因平北荒大乱,天降浩劫于其破,大成。破升尊位,成魔神。

当年的故事若是到了这儿,圣烨定然是北荒最完美的大神,他的人形很是温润俊美,心性善良,待人谦和。如果,没有那一日的见到她。

诀衣!

圣烨感激西极皇母对其的教导,在成为魔神之后,每隔十年会去皇母西山拜见师父,有一年,他如旧的去了皇母西山。意外的,遇到了那一年在外练战回皇母西山的诀衣。

一眼之见,再难相忘,钟情不改。

圣烨爱上了从他眼前飘然而过目不斜视的诀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