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一六章 一笑一尘缘116

珀洛不惧帝和发怒,他是否对自己出手,他不在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让他愣住的,是帝和眼中的怒意。人的性子,显在脸上。他的脾性很好,在天界不是秘密,众所周知他是一个很好相交的神尊,这样的怒火确实罕见。珀洛的目光投向一旁的诀衣,帝和是因为她受到了惊吓才如此震怒,也许对道场里的诸神来说,她是唯一的救命人,别人的话帝和不听,诀衣的肯定会听吧。

珀洛眼神向诀衣求助的时候,一道金光乍现他的身前,惊得他连忙飞身而起,原本站立处的地面被金光破得飞沙走石。帝和连第二句话都不愿再跟珀洛讲,他严肃起来说的话,说一绝非二件。

帝和剥诸神神籍尚没让诀衣太震惊,倒是他二话不说对珀洛出手,让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于所有人眼中他一贯是和颜悦色的人,对天地间的生灵从不会狠心的仁慈大神,是,他很仁慈,仁慈到每一个神女仙娥都觉得可以亲近他,但凡是美人,不论仙人妖魔,他来者不拒。偏偏此时,不容任何人求情赦免这些诸神,这样的帝和她从未见过。

道场里的叫声越来越凄厉,诀衣见有几个小神已渐受不住,连忙走上前,“帝和。”

“帝和,饶了他们吧。龊”

帝和慢慢转头看着身边的诀衣,神情冷冰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容,“猫猫你再等会儿,我带你回佛陀天。”

等会儿?

诀衣看到有人倒在道场里,想着等会儿这些人便都要被打回原形了,这么多年的修为在今晚全部消失。常年在战场里出生入死的她,并不是一个轻易对人善心泛滥的人,可眼前的诸神却罪不至散尽修为变回原形。

“帝和,凡间说,冤有头,债有主。有些人是无辜的,不要这样。”伤害她的人,她肯定想揪出来,到底是谁?为何要用蟾蜍吓她,目的何在。而那个人又为何晓得她怕蟾蜍,这件事帝和晓得,可他告诉别人了吗?如果说了,大可直接将那人拎出来,为何要用这样的方式?

“无辜?”

看着道场里的众人,在帝和眼中没有人是无辜的,他们没有哪一个开始不是抱着侥幸的心,以为他不过是假模假样的生气,万万年来对他待人太仁慈太亲和,才让他们忘记了,他除了是好脾气的麒麟神尊,更是万神之宗的帝和,是入主佛陀天南古天的圣尊帝和,他的威严不容任何人挑衅。猫猫与他的关系虽然不像飘萝之于星华,幻姬之于千离,可这些人哪一个是没眼力见的?看不出来他对她格外偏心疼爱些么。即便他待她与一般人无异,可今次来霏灵山他邀她随行,他主她客,作法的人眼瞎也罢,难不成心都瞎了?那一阵妖风有几人没感觉到异常,难道没有一人发现蛛丝马迹?所有的沉默,是对暗中捣鬼之人的纵容,认为惩不责众么,他今日就教教他们,惩会责众,人人难逃。

“帝和,住手。”

诀衣着急了,道场里的人坚持不了太久了,可帝和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打算。

“帝和!”

诀衣急得伸手想去拽帝和的手,被他眼疾手快的用另只手一把扣进了怀中,“一会儿就好。”

诀衣看着帝和摇头,“不要这样。”

帝和只是朝着诀衣浅浅的笑了笑,“以后咱们再不来霏灵山了,嗯?”

“那怎么行。”

擢神大会可是他必要处理的大事,他不来,多少人得怪责到她的身上,认为是她带来的灾祸。凡间尚且有对红颜祸水的讨伐,不少君王太宠溺一个妃子,往往会激起众怒,她可不想成为人人不喜的魅惑坏女。他今夜如此大怒,未必是因为她吧。

诀衣不敢深思帝和的怒气,她不爱亏欠谁,尽管心里也许有了答案,不敢承认。

“帝和,为了我,放过他们这一次,行吗?”

无声的帝和继续抱着诀衣,道场里的叫声慢慢的开始变小了,诀衣背对着道场看不到,心想着,她的求情总算是打动了他,他虽是万神之宗,可擢神当日将诸神全部打回原形,这事若传开了,天界不晓得会如何八卦。

帝和放下手,看着怀中的诀衣,“好了,猫猫,我们回宫。”

诀衣点头,“嗯。”

珀洛从天空里飞下来,看着帝和,“帝和,你!”真是太残忍,太过分了。

诀衣从珀洛的话音里感觉到异常,转身一看,当即愣住。道场哪里是一个个被赦免的诸神,而是各种回了原形的灵物,其中

有三个是普普通通的凡人,其中就有碧落天里的青嫣,变回人的,尚算是落了个好结局的,而有些动物,恐怕再无位列仙班的可能。渡劫成仙并非是一件易事,天雷劈下七七四十九日,要何等的运气才能存活下来,飞升成仙。

“帝和……”诀衣无力的轻轻叫了一声帝和,他怎么会如此的……坚决。

“猫猫,走了。”

珀洛气得不知要说什么才好,“帝和,你真是……真是……”心善的珀洛一时找不到词来指责帝和的所作所为,他也心疼诀衣被人伤害,可解决伤害她的人还有别的办法,为何要用如此决绝的方式,他这样是惩罚伤害她的人,可同样也让别人一道受到了牵累,难道心里不感觉到愧疚吗?

帝和见道场中间的青嫣欲哭无泪,看着珀洛,“好生带回碧落天照顾吧。”

“帝和你……”珀洛无奈的摇头,他无话可说,真是无话可说了。他飞书给他,是想帮助诸仙能擢神入神界,却没想到,自己对他们的好意反而落得一个如此的下场,让他心生懊悔,实在是不该休书给他,不该啊,不该。

帝和破开自己布下的结界,带着诀衣腾云驾雾连夜飞回了佛陀天帝亓宫。

*

三天后。

帝和从诀衣住的宫殿里走了出来,可算是让这只猫儿午休成了。自打他们从霏灵山回来,她只安生了一天,闹了两天要回极西天九霄天姬宫。经历霏灵山灵秀阁的事,他哪里会放心呢,除非他不在天界了,她爱去哪儿他在异度想管都管不了。

“出来吧。”帝和站在殿前,轻声道。

悠悠然的,旁边的雕龙大柱上款款飞下一个粉红色的身影,河古故意装出娇羞的样子捂嘴笑了几声,走到帝和的身边,翘着兰花指戳了一下他的胸口,捏着嗓子道,“讨厌,死鬼。”

帝和斜眼瞟着河古,“你家勾歌怎么没把你这只妖孽打死呀。”

“哦呵呵。”河古笑道,“我的小可爱那么那么深爱我,怎么舍得把我打死。”

帝和又道,“别藏了,出来。”

星华抱着他家的小三儿星渃[ruò](注:此字为多音字,还有rè,luò两个音。)从旁边显形,“星渃,叫帝和伯伯。”

小家伙很听话的连忙喊道,“帝和伯伯。”

帝和笑着伸手把星渃抱了过来,“乖,叫帝和哥哥。”

“帝和哥哥。”

帝和笑着对星华道:“你家小三儿将来肯定有出息。”他大哥小毛球当初可没这么听话,那小子忒鸡贼了。

星华笑了笑。

“我说,屋顶上的那只你还不出来吗?”

飘萝哈哈一笑,从屋顶上飞了下来,“太不可爱了,难得来帝亓宫偷窥,让我看一下‘不该看的’怎么了,小气鬼。”躲在屋顶上等着看他哄诀衣睡觉然后两人***缠绵火热,没想哄睡觉就仅仅只是哄睡觉,太无趣了吧,头顶的太阳那么晒,她都快热得脱衣裳了,他们还只是相敬如宾。

“这种事你还要偷窥才能满足?”帝和转头看着星华,“看来你晚上不够努力嘛。”说着,看着星华的腰肢,“还是要送点补品给你?”

星华把星渃从帝和的怀中抱出来,“你别教坏我儿子。”

“他能听得懂?”

飘萝得意道:“你以为是你生的啊,我儿子,非一般睿智,你跟他没法比。”

帝和不甘示弱的道,“本尊不生也就罢了,若是生出来,必然了不得。”

“哎哟哟,哎哟哟。”飘萝的表情充满的趣味,一脸‘我就晓得有鬼’的样子,“不得了啊,我们的帝和神尊,现在说到生崽子好像很有底气呢,我们好害怕啊,万一生出来一个女娃娃,岂不是让我们嫉妒死。”

“星华,你的宫规教出来的人,似乎不大行呀。”

星华笑了,“阿萝行不行不要紧,我行就好了。”

帝和捏着星渃白白的脸蛋儿,“小三三,你家父尊好坏好坏呀,他在带坏我们,是不是?”

说完,帝和咳嗽了一声,“我说你们俩口子还不出来,是几个意思啊?”

千离抱着千心,带着一袭白衣飘飘的幻姬从宫殿

的里面走了出来,比起飘萝躲在屋顶上,千离可是舍不得让自己媳妇儿和女儿晒太阳,大喇喇的带着幻姬千心进了诀衣住的宫殿,坐在偏厢里面大大方方的偷听。这般不要脸的事,也就他干得出来。帝和从他们进宫殿就知道,只是在心里暗道,千心天天跟着如此不要脸的毒舌父尊,她若是学了千离的诸多去,长大了可怎么了得呀。

“小心心,想不想帝和哥哥?”

千心粉嘟嘟的脸上笑容特别可爱,不停的点头。

“说出来让帝和哥哥听听。”

“想。”

千离道,“有意思么,逼这么小的娃娃昧着良心说话,不要脸。”

河古哈哈一笑,“我们的帝和哥哥要什么脸啊,我可是听说了一个很大很有趣的八卦噢,不晓得你们听说了没有,啊,哈哈……”

帝和随手变出一朵油菜花塞到河古笑着的嘴巴里,“猫猫在睡觉,你这个声音太淫当了。”

这些家伙还装什么装。他可不信他们闲得一起来帝亓宫潜伏看他哄猫猫午休,虽然他在帝亓宫里三天没有出去,可外面的八卦是什么,他算得准准的,这群家伙肯定是听到了,特地跑来调侃他,一群没节操的家伙,年纪越来越大,却越来越没尊神的样子。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一片高树花香下的凉亭里,神侍们送来了美酒和各色仙果,连幻姬看着帝和的表情都带着探究又有趣的笑意,这事儿她听到的时候委实不信,可传得实在是有模有样,不容她不信,几天过去不见他到他们的宫里玩,她和所有人一样,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也跟着八卦的很了。

“咳,咳咳,咳咳咳。”

帝和慢慢斟酒,那只嗓子里仿佛卡了一只蛤蟆的河古在他旁边又走又咳嗽,这小子妖娆得他为什么这么想揍他呢?

“有人想要自觉的坦白点什么吗?”河古一边说话一边蹲下身子飞快的拍了一把帝和的屁股,站起来跳开许远,更是机敏的接住了帝和飞过来的五只酒杯,两手各抓两只,嘴里还叼了一只。

把手里的酒杯放到桌上后,河古拿下嘴里的酒杯在手里把玩,在凉亭里边晃边道:“有人好像恼羞成怒了呢。怎么办,我们可能会被他赶出帝亓宫啊。”

星华轻轻的笑了出声。

飘萝交叠着双腿,手里在剥着脆果,笑嘻嘻的看着帝和,这小子现在话这么少,肯定有鬼了啦,他们来都来了,他就别沉默了吧,不听到他们想听的八卦,怎么可能放过他。

“呵。”河古扫了一眼亭中的人,问帝和,“哎,真是你啊?”

“什么?”

“听说,在霏灵山有个大神尊冲冠一怒为红颜。”河古嘴角含笑,问,“是你吧。”

帝和反问,“你说呢?”

“我们就是不晓得啊,所以特地来问问你,你前几日不是刚好在霏灵山么,晓得吗?”

要真是别人为红颜怒发,他们这几个货有这等心拖家带口的跑来打听别人的事?也是太阳从西方出来了。

帝和沉默,只是笑了笑。

星华千离几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河古脸上的笑容仍旧在,只是没有那么深了,微微的,淡淡的,看着帝和。

“你不会是真想娶她当圣后娘娘吧?”

这才是他们几个来关心的问题,且不说他自己还陷在异度世界里不晓得以后要如何,诀衣在遇到他之前同样在异度,两个人在异度,他们确定要一起面对未来的艰险吗?尤其,帝和的心是他们几个人当中可算得是最稳最深的,星华和千离都是接触姑娘不多的人,尤其是千离,就认识了一个幻姬,栽她手里再没逃出来。他可万花丛中过的人,万种风情皆赏历过,他的心,超脱在十丈红尘之外太远太远,单单一个诀衣,他们无法相信这么轻易就让他坠进了情界当中。他如何想的,又是如何打算的,他们担忧。

“你会娶勾歌吗?”

河古愣了,“别扯我身上来,现在是审你。”

“呵。”帝和只是笑了下,对于猫猫,他想过,没想透,不知要拿她怎么办,作为责任,他肯定得娶她,给她的清白一个交代。可他的心里猫猫到底是无奈不得不娶,还是心甘情愿想娶,他问过自己,并无确切的答案。

“她哪儿让你觉得要娶她?”

帝和想了想,“哪儿都没有。”

亭中的人面面相觑,飘萝问,“既然如此,霏灵山你为了她将所有擢神成功的大小神全部打回原形,又是怎么回事?”

他是万神之宗,剥众神神籍并不是不可之事,只是一下将这么多神仙的仙根毁掉,震惊天界,近乎所有的人不信他能做出这等残忍的事。

“该我承担的,我会承担的。”

帝和看了看千离,又看了看星华,最后目光落到了河古的身上,“明日劳烦你帮我照顾下猫猫。”

“啊?”河古啊了一声。

星华看着帝和,“劈完了到我宫里吃饭吧。”

河古蹙眉,“我说你是何必呢。”霏灵山的事他们都听说了,不过是有人想伤害诀衣罢了,抓出那个伤害她的人惩罚完事,他非得把所有人都毁了仙根和修为,这下可好,虽罪不至要他的命,却得去天台上被天火天雷劈八十一回,命是丢不了,但那儿也不是什么享受的地儿,下来不死也要重伤。他的脾气是他们几个人中最好的,甚至比星华可能都好,怎么这次干得这般狠绝,当真让他们做梦都没想到。

帝和想到诀衣当时的无助样子,还有她哭得嘶哑的声音,他已是忍了自己的怒火,若让他放肆而为,那些人连原形都留不住。

“我觉得……”幻姬的声音很温柔,如她给人的感觉,柔柔的,不急不躁,“若能在一起,很好。”

帝和看着幻姬笑了。她心地太善良,虽然女娲娘娘说跟她绝断后人血脉,那不过是让她在佛陀天能安然过她的生活,她一日是女娲后人,便生生世世都是女娲后人。

“要是真在一起,我在想,是不是现在找诀衣,认她为我的妹妹。”

飘萝问,“做什么?”

“这小子不就是我的妹夫么。见面的时候,得叫我一声哥哥。”

千离道,“语儿,我给你认一个孙女吧。”

帝和:“……”

星华:“……”

河古:“……”

幻姬:“……”

飘萝:“……”

这世间,真的有一种人,他不开口的时候,人模人样,怎么看怎么迷人魂魄,可他一开口,死人都想跳起来砍他。

星华笑了,“认妹妹的,认孙女的,正好,我和阿萝一直想要个女儿,不如我就来认女儿吧。”

帝和:“……”

如今这不要脸都传染了么。

“果然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几天没有见我们的帝和哥哥,他在霏灵山就找到了媳妇儿,若是晓得你会发火,说什么我都跟你去霏灵山。”河古笑嘻嘻的凑到帝和的身边,“说说,当时你发火的感觉是如何?小子,我们认识你多少年,从未见你怒火冲冠过,这等美事儿,不能光给诀衣看到吧。”

帝和未答河古的揶揄,只是看着幻姬,“幻姬,你的天书是否可以知晓天地间所有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