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11 银魂鬼火!

“哼!小小年纪口出狂言,这银魂鬼火什么时候,竟是成了你的东西!当真是好大的口气!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司徒嘴上这么说,心却是真的提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凤长悦的身上有神火!

这段时间,也足够他去了解一下外面的一些关于苍离这些年的传言。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除了他这些年的令人惊叹的实力精进,便是他那个不得不让人说上几句的弟子——凤长悦!

大沼泽虽然在落日之森的最深处,这里的人也大多是只进来不出去,大多是亡命之徒。但是这却并不影响他们对外界的了解。

很多人都在提到苍离的时候,顺便提到了凤长悦。

他这段时间已然听的腻烦了,但是为了更多地了解一些,却还是不得不让自己一遍遍的听,而后想要从那些已经变形了的流言之中,提取出有用的信息。

为的,自然是可以多几分把握对付凤长悦,甚至——还有苍离。

一开始的时候,他对于那些事情并不相信。

在四大学院的招收现场被苍离亲自收为徒弟?

进入伽陵学院之后备受苍离疼宠,甚至在她几次三番的闹出事情的时候,还是一味的袒护?

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力挽狂澜,为伽陵学院赢得最高的荣誉?成为这么多年的第一个拿下了双冠的人?

甚至,她身上也有着一种神火!

这么多的几乎堪称传奇的传言,司徒刚刚听到的时候,自然是不愿相信的。

那个少女怎么可能真的这般出色?这样的战绩,别说是她,就算是那些人…。只怕也无法完全做到!

可是那凤长悦,不过是从一个小小地方走出来的小人物罢了,怎么可能真的做到这些?

然而后来,说的人多了,司徒终于逐渐相信了一些。

因为就连那些九死一生刚刚进入大沼泽的人,提起凤长悦,也几乎都能说上几句。

其中内容,也都实在是差不多。

虽然猛的一听令人咋舌难以相信,可是如果十个人,上百个人都这样说,那么就的确是要仔细斟酌一下了。

而且关于神火…。别人不知道,他身为炼药师,却是最敏感不过的。

于是,某一天,当他将所有的事情都理顺了之后,终于明白——远来之前那个胆大包天的凤墨,就是凤长悦!

那不过是她女扮男装罢了!

想到之前两人交谈的种种,司徒就无可抑制的产生满腔的愤怒——他居然在那个人的面前那样狼狈过!并且在两人对峙的时候,处在了下风!

这个世界上他可以输给任何人,唯独不可以输给那个少女!

因为他也是苍离真正的弟子!而今,苍离却是生生抹去了他曾经存在的所有痕迹!除了在大沼泽之中呆了许久的那些人,还知晓他的名号,其余最近几年进来的人,居然都不曾听闻过他的名号!

苍离做的那般绝,将所有的痕迹统统抹除了!

他心里如何不恨?

而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同样身为苍离弟子的凤长悦!

从最开始两人的见面,她在暗他在明,就已经先输了!

此时见到面前突然出现的少女,听到那般铿锵的语气,如何能猜不出这是谁?

新仇旧恨加起来,司徒觉得自己居然能够控制自己不上去先狠狠的教训她一顿,真是自己最大的宽容了!

他心里纵然翻涌不休,但是面上却是不怎么明显。

然而凤长悦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抬眼的一瞬间,看到司徒眼中尚未褪去的恨意,她就已经了悟——司徒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最起码,她的身份,他已经猜到了。

而且看样子,这个所谓的“苍离的弟子”,的确对她抱有十足的敌意…。

呵,真是巧,她正好也想彻彻底底的和他算一算帐!

她的目光并没有在司徒的脸上停留多少时间,几乎只是瞟了一眼,就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那被分割成两半的鲜明的风景之上,冷冷一笑。

“你在这里几年了,都没有将银魂鬼火收复,居然还有脸问我这种问题?”

司徒的脸色一下子青白交加,想不到凤长悦居然一下子猜中了他的这个秘密。

是的,他并不是这段时间才进来的,而是从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尝试了。

很早的时候,他来到大沼泽,其实就是冲着这银魂鬼火而来。

在经过了长时间的探查之后,终于确定那银魂鬼火就在这虚无山之中。

神火天下人都想要,可是天下人也都知道,想要得到神火,着实是危险极大,他自己也知道,纵然自己是天赋极高的炼药师,纵然他的实力已经很强,纵然他为此做了很多准备,但是终究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他的性命可是只有一次,因为太过谨慎,所以他选择了最为缓慢也最为安全的办法——他想尽办法进入了虚无山之中。

不过因为虚无山着实十分庞大,最关键的是,银魂鬼火在里面的位置并不能确定,似乎每一天都在变化,给他的行动造成了极大的不变,于是他就呆在这里面,想要花费一些时间来慢慢发觉,最终据为己有。

换句话说,其实就是温水煮青蛙。

他以为自己有足够的耐心,却不想几年的时间过去,终于进行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岔子。

那时候,他之所以和三大势力定下那个约定,其实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因为他实在是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在时间内将银魂鬼火据为己有,所以他规定了一个时间,如果那时候依然没有什么动静,他就会趁着炼丹大会的时机,挑选一些天赋和实力不错的炼药师,一同进入这虚无山之中,让他们消耗银魂鬼火的能量,而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却不想,最后竟是被凤长悦搅了个天翻地覆。

于是他只好再次进来,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只好自己再度尝试。

他已经在这里很久了。

却没想到,还没有成功的时候,凤长悦居然又来了!

看着凤长悦毫不在意的面容,他心里不可抑制的猛跳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这样的表情,他心里不断的涌出不安的感觉…。

他连忙制止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在心里暗骂自己——不过是一个丫头片子,能够有什么能耐!

她难道还真的能有办法得到银魂鬼火吗?

再说了,她身上是已经有了一种神火的了,怎么可能再收下其他的神火?

天降神火,位列十三,每一种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特性,分布在大陆的不同角落,就是因为每一种神火都是蕴含了极大的天地能量的,相互之间也有着极大的排斥,堪称是王不见王。

寻常人得到一种,已经是天大的机缘,凤长悦居然还这样贪心的想要得到第二种!

真是笑话!

司徒上下打量了一圈凤长悦,看到她纤细笔直的身躯,忍不住心中暗讽——这样贪心,也不怕两种神火相互冲突,直接将她化为灰烬!

“哼,不自量力!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

凤长悦闻言,却是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天下无敌不敢说,可是……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

牙尖嘴利!

司徒面色几变,最终却浮现几分诡异的笑容。

“有本事,今天出去了,你再说这话不迟!”

太明显的威胁了。

可惜,对凤长悦是毫无用处。

她此时的注意力,基本上已经都放在了眼前的奇景之上,对付司徒,还不用她过于操心。

其实见到眼前这场景的时候,她心里也是略微吃惊的。想不到真正的银魂鬼火,居然是这个样子。

左边是火焰,右边是冰川,一半极热,一半极冷。而在这两个极端的中间,却正有一道银色的匹练,将这情景完全分割开来,各不干扰。

她眸子微微眯起来,冷冽如刀的眼神从上面扫过。

即便是已经见识过三种神火,此时的她也不得不为这景色感叹。

居然有这样的情形出现。

左边燃烧着的白色火焰,右边流动着的白色河流,几乎要贴在一起,却是在即将融合的时候,被彻底分开来。

中间的那一道银色的痕迹,简直比得上这世上最好的结界。

她忽然想到,那时候桑煦凝身上,就是类似银魂鬼火的存在。

当时很多人以为那是真的,但是真正拥有神火的她却是再清楚不过,其实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替代品而已,银魂鬼火的真身,必定还没有人得到。

否则,是不可能让她这般自如自由的挥霍银魂鬼火的子火的。

因为是子火,所以徒具其形,没有其魂。

而此时,当真正看到银魂鬼火的真身的时候,凤长悦才知道,原来那时候,桑煦凝用的,或许连子火都算不上。

倒像是从这里随便取出了一点火焰或者是流水出去,随便充数的样子。

只是……却是不知,到底是谁,能够给桑煦凝提供这样的东西——按照司徒的性格,他是不会舍得这样做的。

她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白光,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是当她想要回想的时候,却又实在是想不起来。

她稍稍蹙眉,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反而是冲着身后一直静默无声的雪栖突然开口——

“想要治好你的病,就先把这个男人控制住,我可不想等会儿看见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直在眼前晃悠。”

一直安静的看着的雪栖,闻言一愣,而后似是有些不可置信凤长悦居然直接这样命令他做事,像是命令一个仆人一般。

这让他无论如何是有些难以接受,尾音扬起,带着质问:“你是在命令我给你做事?”

凤长悦头都没回。

“随你怎么想,反正如果遭受打扰,我也无法确定能否治好你了。”

“…。”

雪栖一阵无语。

怎么之前看她一人对战那么多人的时候,没觉得这个女人这么麻烦!?

那时候还以为是干脆利落满腔正义的冲动的人,现在怎么看怎么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伙。

雪栖顿了顿,忽然伸出了一只手。

那手骨节分明,虽然带着几分苍白,却还是带着几分隐隐的气势。

司徒在一旁早已经冷笑连连,这两个人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可是正当他想要开口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喉间像是被什么力量猛然抓住了一般,扼住了喉间,让他难以发出声音!

而下一刻,他就觉得整个人都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完全控制!几乎连骨头都要被挤压碎裂!

而后眼前一黑,身体猛的腾空!

竟是被人控制着抛了出去!

他这才惊骇莫名的看向雪栖,想要看清楚能够拥有这般实力的人到底是谁!

却是忽然眼前一黑,而后一阵剧痛传来!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空旷的山洞里面听得格外清晰,也格外渗人。

凤长悦挑眉,倒是没有被雪栖所展现出来的强大能力所惊住。

“安静点。”

话音刚落,那惨烈的叫声,就陡然消失。

这份安静来的突然,来的诡异,凤长悦却像是完全不在意一样,眼睛只是径直的看着那银色的匹练,似乎正在思考怎么动手。

她之前的确是没有想到,银魂鬼火居然会死这个样子。

诺大的山洞里面,完全被火焰和流水覆盖。

怪不得…。

怪不得那时候,她一脚踏上虚无山,就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流窜进身体。

因为这里,的确有着神火的存在!

她忽然道:“你们先出去。”

雪栖看了她格外挺直的背影,也不问,也没有任何犹豫,手指一勾,就要带着司徒离开。

“你想的美!”

司徒却是忽然一声怒吼,强行挣脱了雪栖的束缚!厉吼出声!

雪栖眉头一皱,立刻伸出手去,却是已经晚了!

司徒的身形迅速朝着凤长悦扑去!双眼猩红!面容狰狞!

他在这里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怎么可能就这样简单的让出去!?

今天就是拼死了,也决计不能将银魂鬼火拱手相让!

这神火,一定是他的!

轰!

一道灵力,骤然炸开在凤长悦的身前!

“蠢货!”

凤长悦暗骂一声,立刻闪身而过!一道灵力顿时形成了一道屏障,挡在了那力量之前!

嗡!

强大的能量撞击立刻让整个山洞都震了一震!

凤长悦简直想要立刻杀了司徒!他居然在这样的地方猛然出手!

神火降世,生长于自然之间,虽然本身蕴含强大的力量,但是最受不得激烈的冲击!

一旦被波及……神火陡然醒来,那么就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司徒这一下…。是彻底将后路断绝了!

那能量虽然没有直接落在那银色的匹练之上,却还是产生了极大的能量波动!

嗡!

又是一声沉闷的轰鸣!

凤长悦眸色顿变!而后不退反进,竟是直接朝着那银色的匹练而去!

雪栖听到那声音,心中一沉,随即就看到凤长悦竟是直接朝着里面飞去!

他犹豫片刻,立刻朝着身后退去!

他留在这里,只能是拖累!

而司徒看到这场景,却是一时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等看到凤长悦飞去,看到那正在逐渐震颤的地面,才恍然认识到——他方才那一下,惹下了大麻烦!

他脸色变了变,下意识要跑,可是看到凤长悦的那样子,竟像是十分有把握一般!

不能让她得逞!

司徒随即咬牙,也跟了上去!

凤长悦感觉到身后跟上来的气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等的就是这个!

自己来送死,别怪我不客气!

她一路朝着那银色匹练跟随而上,因为之前能量的冲击,整个山洞都好像在颤动,银魂鬼火似乎觉醒了一般,左边的火焰更加剧烈,右边的流水也更加激荡!

而中间的银色匹练,也终于缓缓浮动起来!

凤长悦凝目看去,纵然心中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却还是被惊住了——

那一段连绵不绝的银色匹练,赫然是一道凝固了的火焰!

而现在,它——赫然觉醒!

她停下动作,心念一动,身上陡然浮现了紫金色的火焰!

一身金色铠甲耀眼夺目!黑发飘扬,目光如刀,赫然如同战神降临!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正在缓缓浮动的火焰,突然波动起来!

强烈的召唤力,让凤长悦的血液都几乎沸腾起来!

司徒看着这一幕,已然惊呆——

“三、三种神火!?”

------题外话------

过两天多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