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26 绝地击杀!

几乎就在赤虎惨叫声响起的那一瞬间,顾七整个人飞掠而起,全身散发出来的骇人杀气如同地狱来的修罗,她眼睛看不见,面容却冷冽森寒,紧抿着的唇此时绽开了一抹森寒嗜血的笑意,一把泛着锋利寒光的匕首在她的手中转动着,下一刻,以着掩耳不及之势刺向了那老者。

“咻!”

凌厉刀罡袭来,骇人杀气铺天盖地的笼罩而下,惊得那老者心头一颤,心神猛然一震,在那一瞬间,他竟被身后的那股杀气与强大的威压所震摄住,动作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缓慢,也正是这一瞬间的缓慢,让他纵使避开了致命的地方,但胸口上方仍被顾七的匕首刺中。

“嗯!”

老者闷哼一声,只是一刀便痛得冷汗直流,痛得脸色发白,因为那一刀刺入他的胸口上方后不是直接拔出,而是在他的肉里转了一圈再拔出,那锋利的刀锋泛着森寒的气息,只感觉被那刀锋刺中的皮肉冰寒得刺骨,有如椎心!

“你们是在找死!”

冰冷而泛着森寒杀意的声音突然间从空气中传来,声音中蕴含着的威压震得空气中的气息隐隐颤抖着,那声音不是从顾七的口中发出,而是她以灵力气息从神识中发出,修士自然是可以不用动口便以神识说出声音,但这前提必须是在灵力的辅助之下,先前她因灵力不能调动也就只能以神识与契约兽交流,但如今,不同。

一个瞬息间,白色的身影一闪已经来到赤虎的身边,她的眼睛看不见,只能蹲下轻轻的抚上了赤虎趴在地上的身体,手掌轻轻的从它的身体抚过,碰到了温热的鲜血,碰到了微焦的皮肉,碰到了狰狞的伤口……

手掌的每一下轻抚都让她周身的气息越发的冰寒下来,当手掌从它的背部抚过,当感觉到它背上虎皮之下断掉的骨头,心一揪,浑身的杀意更甚,周围的强大威压顿涨而开,强大的气流汇聚成旋涡转的旋转着,丝丝刺骨,如同寒冰。

“主、主人……”

赤虎的身体动不了,它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唤着她,那双因受伤而渐渐沉重欲合上的眼睛含着担忧的看着她,它不放心她,因为她现在身边除了它就没别人了,而她的眼睛又看不见,身上又中了那诡异的剧毒,它现在伤成这样,她要怎么办?

“别怕。”她的声音轻轻的,如同春风的轻风,温暖而轻柔的安抚着赤虎不安的心:“会没事的,好好睡一会。”她的手轻轻的抚着它的头,柔声说着,只见,一道灵力气息从她的手心弥漫而出,一枚丹药被她塞进赤虎的口中,强撑着的赤虎终是再撑不住的合上了眼睛,化成一道光芒进入了她的空间。

而此时的葛天和楚南两人则睁着眼睛看着前面的顾七,不敢相信眼前浑身散发着骇人杀气的女子就是先前那浑身一点灵力气息也没有的她。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的身体不是不能运用灵力气息吗?难道是她刚才对她自己所扎的那些银针?

原先虽震惊于她就是那名震大陆的顾七,但毕竟以往不曾见过她动手的模样,而此时,亲眼看见她这一身强大而凌厉的威压,这一身摄人而令人心惊的气势,终于明白为何她能以着女子之身名震大陆!

这样的一名女子,浑身散发着强者的气息,王者的气势,那种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气势哪怕是一些大家族的家主也无法相提并论,哪怕此时她的眼睛看不见,可,那释放开来的杀气却是那样的铺天盖地!

“曾家的人?很好。”

清冷而冰寒的声音,再听不到先前她对赤虎说时的温柔与轻缓,此时的声音依旧以灵力气息在空气中传开,却是透着冰寒刺骨的杀意,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

很好?很好什么相信这一刻的几人都心知肚明,今夜这事她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看着她从蹲着的地面缓站起来,看着她身上的白色衣裙因灵力的涌动气流的旋转而飞扬,看着她身边弥漫着的骇人杀气,这一刻,饶是面对过无数战斗见过无数场面的曾家老头此时也不由提起了心,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惧意。

“顾七!今夜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既然已经无法收手,那就战吧!”曾家老头阴沉着声音喝着,一直没动用兵器的他此时也取出了长剑紧握在手中,显然,眼前的顾七让他有些忌惮。

而那中年男子曾成锐此时也在不得去对付那重伤摔向地面的葛天和楚南,他清楚的知道顾七的难缠,以及她的手段和战斗力,虽不知她到底是怎么弄的让她一身灵力气息恢复过来,但他知道,今夜在这里若是无法取她性命,只怕,他们的家族势必灭亡!

“父亲,我们联手对付她!我就不信,凭她一个眼睛看不见的女人还能掀起什么风……”浪字还没说出来,就见眼前白色的身影一闪,那原本站着没动的顾七身形如同鬼魅般掠出,手中的匕首夹带着强劲的灵力气息袭向那曾成锐。

“咻!”

“撕!”

“嗯啊!”

凌厉的刀罡之气划过,只听衣料被划破的声音撕的一声响起,紧接着便是那曾成锐的一声闷哼痛呼。他脸色微变,眼中明显浮现惧意,步伐在本能中退了开去,一手此时还紧紧的捂着受了伤的手臂,心中一阵后怕。

好快的速度!

若不是他刚才避得快,这一刀下去,只怕他这条手就废了!

“别小看她,这个女人不简单!”曾老头阴沉着脸,也没料到顾七的速度会那么快,而且出手得那样突然,以至于他刚才也没能反应过来。

“别急,我会让你们尝到死亡的恐惧的。”顾七的声音再度从空气中传来,那声音中的狠厉以及嗜血皆让那曾家两人心头一颤抖。

一个眼神过去,两人瞬间向她发起猛烈的攻击。

而葛天和楚南此时退至一旁看着那三人的战斗,以顾七一人之力对战那父子两人竟丝毫不见落败,反而有种越战越勇越战越狠的劲道在里面,她的招式诡异而凌厉,以狠、快、准为主,招式古怪却招招直奔对方身上致命点,她的眼睛看不见,但在战斗中却似能清楚的看清对方的攻击和身上致命点一样,这一点,让他们觉得很是诡异。

他们不知道的是她的神识本就比一般修士要强大,她的实力在契约了小龙之后进阶为化神,以化神强者的实力对战这两人自然是不落下风,而且,实力虽为化神可神识却不止化神,因此只要对方身形变动或者是呼吸以及身上气息的涌动她都可以感觉得到,从而做出攻击。

“咻!咻咻!”

空气中剑罡之气与刀罡之气乱飞着,击落周围时有的树木被削断,有的在地面留下一道道痕迹,空气中那来自于顾七身上的强大威压形成了一股气流,压得那曾家父子两人的攻击动作想快而无法再快。

顾七手中的武器虽为匕首,但攻击的力道和速度却是那长剑无法相比的。匕首短小却削铁如泥,配合着她的近身攻击比长剑更为适合眼下这场战斗。

只见,她脚下步伐一移,身影瞬间如同鬼魅般闪过,避开了前面曾家老头的攻击来到了那曾成锐的身后,没人看到,在那一瞬间她唇边勾起的一抹嗜血弧度。

她没有直接杀了他,而是反手握着的匕首狠狠的往他的右手一削,那带着灵力气息的匕首锋利无比,这么一削,竟是如同切豆腐一般的将曾成锐的整条手臂从上面齐肩处砍下。

“嘶!啊……”

刹那间,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天际,那声音中的颤意在周围几人的耳边回荡着,除了看不见的顾七,其他人三人都看见曾成锐的那条手臂嗖的一声被齐肩砍了下来,许是刀太快,又或者是那匕首太过锋利,齐肩砍下的那一瞬间没有溅出鲜血,只看到那条手臂因匕首上的灵力气息飞出时在半空中转了几圈,鲜血这边从那齐切处涌出。

“砰!”

那条手臂在半空中抛过后落于地面重重的发出一声声响,滚了一圈后静静的躺在那地面。

“成锐!”曾老头亲眼目睹自己儿子的一条手臂被齐肩砍断,那脸色顿时一阵惨白,本能的惊呼出声,却见,他攻击向顾七的长剑因被顾七避开,而避至他儿子身后还砍下他儿子一条手臂的顾七竟是就势一推,将他儿子推到他的剑尖面前。

“不!”

“嗖!”

曾老头的一声惊颤的叫声刚落下,那已经无法控制收回的长剑依旧刺上前,而那因被砍了一条手臂而惨叫着没能回过神来的曾成锐在这一瞬间只感觉利刃刺入心头之处。

“父、父亲……”他低头一看,僵硬着的身体在这一刻竟是动弹不得,只有那右臂伤口处的血还在往外涌着,以及,胸口致命之处被刺了一剑,那剑的另一端握着的人正是他的父亲。

“成、成锐!成锐!”

曾老头脸色刷的一声血色尽退,他双目暴睁着,脸上尽是无法置信,他的身体在颤抖,握着剑的手也在颤抖,此时,他竟不敢拔出剑,就怕这剑一拔出来他的儿子也命丧当场!

可,就在这时,就在他心神失守悲痛欲绝的这时,喉咙处突然一凉,一双纤细却足够致命的手扣住了他的喉咙正慢慢的收紧着,而一把匕首也从身后刺进了他的身体,让他浑身一僵。

“老头,我有没说过,你们会死得很惨?”

顾七冰寒的声音传出,在这夜色中就如同地狱修罗般令人心颤,她的手此时一手紧扣着他的喉咙,一手握着匕首刺进了曾老头的身体给了他致命的一击,却又不急于一时将他杀死。

“不仅仅是你们两个,就连你们的家族也将因你们的贪婪而灭绝!”

听到这话,无论是那仅剩一口气没倒下的曾成锐还是那被顾七刺了一刀,喉咙命脉还被她扣住的曾老头此时都浑身一颤,惊恐,后悔,一一涌上心头。

他们的家族……他们的子孙……他们的后代……难道、难道就此灭绝么?

“咔嚓!”

一声骨头断裂的咔嚓声了结了曾老头的性命,他睁大着眼睛倒向后方,因他的倒下,那刺在曾成锐胸口的剑也被抽了出来,同一时间,鲜血如同血柱从曾成锐的胸口喷出,他张了张口,目光死死的盯着顾七,却是在下一刻引爆了自己的内丹。

“砰!”

待顾七察觉过来时想阻止已经晚了,只能飞身扑向后面避开爆体而出的那股强大气流,却仍因那股气流的猛烈而被气流击伤,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

“嗯!”

而不远处的葛天和楚南两人却是因闪避不及被那股爆破的气流震伤,两人口中喷出鲜血后失去了意识的昏死过去。

曾家两人同一时间的断气,让他们在家族中的命灯就此熄灭,守灯的老人见了,惊得说不出话来,却又在顿了一下后回过神,惊呼着往外跑去……

而此时的林中,杀意渐渐消散,空气中的气息与威压也随着淡去,只有周围那被摧毁得差不多的树木以及地面上的痕迹可看出战斗的激烈。

葛天和楚南两人昏死过去,顾七则捂着胸口想要坐起,可这一动,口中却是再度喷出血来,而这次喷出的血不是鲜血,而是黑色带毒的血液。

以银针封住穴道将毒逼至一处,可这样一番战斗之后又被气流所伤,体内的毒已经冲破穴道无法控制……

意识在渐渐的消散着,眼皮越发的沉,想要睁开,却仿佛有千斤重一般,撑坐起来的身体再度跌了回去,眼皮合上意识消散之际,她只感觉那条小龙跳到了她的身上叫唤着,而此时的她已经无力再回应,眼前一黑,便陷入昏迷。

就在她昏迷后不久,一抹白色的身影缓步而来,裙摆在夜风中荡开着一朵朵美丽的裙花,黑暗中,似乎看不清她的容颜……

------题外话------

正好写到这里卡了,那就卡在这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