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25 命悬一线!伤!

顾七……他们虽未曾见过其人,却早闻其名!

据闻,此女天资出众,炼得一手好丹,原是华山沐泽仙君座下亲传弟子,后来被逐出华山,听闻,此女与镇守四天角之一的守护者青岚老祖交过手并不落于下风!此女不仅身有本命契约上古神鸟三足金乌为守护兽,自身实力更是令人不敢招惹,而且身后势力强大,哪怕是庞大的家族也不敢与她为敌……

若,此女真是顾七,那、那他们今夜此举势必会为他们的家族带来灭族之祸!

想到这个可能,他们生生的的打了个寒颤,心下却在迅速盘算着。

观她眼下境况,身中剧毒无力运用灵力气息,战斗力低至一成,此时想要取她性命并不难,而那头圣兽合他们之力也定能绞杀!只要将他们几人全灭了,那么,就可以保证今夜这里的事情不会传出,否则,他们不敢保证等顾七实力恢复过来他们还能保住他们的家族!

心念一动,杀意再起!

在赤虎说出她身份的那一刻,顾七便知道此劫难逃。赤虎虽有智力,却不懂人心,在知道她的身份后一翻衡量之下这两人势必不会放过他们,而且,只怕原先有收服赤虎的念头也在知道她的身份后不敢将之收为契约兽,毕竟,若是真将她杀了而收了赤虎,难保不会让人知道他们今夜所为。

而葛天和楚南此时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向顾七,不敢相信她竟然就是那名扬大陆的顾七!为何连他们两人都能知道她的名字?实在是因为她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是带来极大震撼的大事件!

只要是涉世的修仙者,相信无一人会不识顾七此名!而他们竟有这样的一天竟能与她同道而行,可,眼下这样的情况杀机四起却又让他们心头沉重。

知道她是顾七,只怕,那两人更不会放过他们了!

果不其然,周围再起的杀意,以及那两人决然的狠厉神情都叫他们心头一跳,见此,葛天低声道:“姑娘,我拖住他们,你快逃吧!”

顾七沉默着,微拧着眉心,以心念唤着赤虎,想将它收回空间,只是,赤虎却不肯回来。

“主人!现在这样我哪里能回去?我要保护主人!我不能进空间里去!”赤虎以强烈的意念忍住她的召唤,不肯回到空间去,因为它很明白主人现在没有战斗力,若是连它也回到空间只怕主人凶多吉少!它是打定了主意,哪怕是拼了它的命不要也要护住主人,保主人安全!

赤虎不肯回空间,虽说顾七可以强行将它唤回,但那势必会让她身体灵力涌动而毒素加快流动,而赤虎也会因强制性的召回而受伤,因此,唤不回它,顾七也只好作罢。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拼一拼,是死是活就听天由命了!”她以神识说着,眼下的情况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在这样偏僻的地方信号发了也不一定有人能看到,就算有人能看到也不一定能赶到。

至于逃?怎么可能逃得掉?真当那两人是摆设不成?

“主人,你想怎么做?”赤虎问着,不明白她想干什么?

“你告诉他们,尽力给我拖延一柱香的时间,让他们把丹药吃了,可以让他们实力爆涨!”顾七以神念说着,同时将两枚丹药丢给那葛天两人,身形迅速后退,直到背后抵住一棵树时这才盘膝坐了下来,从空间中取出银针。

“动手!杀了他们!”老者见顾七举止古怪,此时不逃竟盘膝坐下,更拿出银针,当下厉喝一声,挥掌便朝顾七袭去。

“把丹药吃了!给主人拖一柱香的时间!”赤虎吼叫着,猛的扑上前护在顾七的身前,见那老者掠上前来,当即怒吼着:“老不死的!本王今天就撕了你!”圣兽巅峰的威压一出,锋利的爪子更是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那老者。

葛天和楚南怔愕的看着手中的丹药,在听到赤虎的吼叫声后迅速回神,见那中年男子曾成锐想要前抢夺丹药,当即没有犹豫的将手中的丹药服下,身形同时迅速后退避开了他的攻击。

也在这时,他们感觉到随着丹药的服下丹田处迅速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股强大的气流从丹田之处直涌而起,充斥在他们的筋脉之中扩散开来,那股感觉迅速的将他们体内的伤治愈,因战斗而消耗掉的灵力气息也在迅速的恢复着,而且,随着灵力气息的恢复,他们的实力甚至也在迅速提升着。

“这……”葛天第一次碰见这样神奇的丹药,一时间心下震惊不已,却又迅速稳下心神来,握住手中的利剑:“哪怕我不是你的对手,今天,我也拼了!”低喝一声,葛天提气挥劈而上。

而一旁的楚南身体也在迅速恢复着,实力的提升以及体内灵力的恢复让他越发的清楚顾七的炼丹实力,他本就出身大家族,而且还是顶级的一流世家,自然知道他们服下的这丹药的珍贵之处。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他们体内的伤恢复同时提升实力,这样的炼丹本领这片大陆上只怕也只有这样一个顾七!而他也很清楚,这枚丹药能有这样的神效,只怕也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的,而且时间一到,他们一时半会想要恢复体力也是有难度的,因为,这样的丹药就是将他们潜在的能力爆发引导出来,药效一过,到时浑身的力量也一定会如同抽空了一般,这也是这种迅速提升实力的丹药服后的症状。

“合我们之力对付他!”楚南沉声说着,身形与葛天一前一后的夹攻着那中年男子。对方的实力已经步入金丹,绝非是他们可以对付的,但,只怕着合两人之力以及那丹药的药效可以出现一丝奇迹!

“铿锵!”

两人袭出的攻击与那中年男子手中的剑相碰撞着,发出铿锵的撞击声,丝丝火花迸射而出,强劲的剑罡之气也随着他们体内灵力气息的涌动而在周围弥漫而开。

此时的葛天和楚南两人浑身杀气四溢,战意凛冽!他们很清楚只有拼尽一切毫不保留的奋力一战方有活命的机会,因此,每一招的出击都带着十成的功力,每一击的袭出都想着置对方于死地!

这边的三人在战斗着,刀光剑影飞袭而开,剑气劈落划飞击中不远处的树木,又或者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剑痕,三人战得不可开交,因葛天和楚南拼死的一战毫不保留,这也让那中年男子占不了上风。

“吼!”

那边,赤虎对战那老者就有些麻烦了,它虽为圣兽级别,可那老者的实力也不容忽视,更何况,一翻战斗下来,它身上也被对方的攻击所伤,皮毛受损,伤口流血。

而此时的那老者盯着死不让步打趴了又站起来的赤虎眯了眯眼睛,目光掠过前头守着的赤虎看向那用银针在自己身上扎着的顾七一眼,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拧,眼中杀意更浓。

“出来吧!去将那女人杀了!老夫就不信这头圣兽还能撑得了那么久!”伴随着老者阴狠的声音一落,只见他手一扬,一条巨蛇随着从他的空间窜出,凶残嗜血的蛇眼紧紧的盯着前方的顾七,微张着的蛇嘴吞吐着黑色的蛇信子,发出咝咝咝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

“阴险的老头!”赤虎见了心一提,想退回去挡在它主人的面前,却又被老者缠得无法分身,因心中担忧着它主人要分神去看她,一个不察又被老头一掌击中。

“砰!”

身体重重落地,身上的皮毛在地面上磨擦过时被地面上的石子划伤,侧腹的伤口加深,鲜血顺着皮毛而滴落地面,没入泥土之中。

而也在这时,那条巨蛇得了命令以着掩耳不及之势窜向顾七,张开的蛇嘴咬向了那雪白的脖子。

顾七此时正扎着针将体内的毒液逼得一处,此时虽看不到那蛇扑来但却感觉到危险,手中正欲扎向自己穴道的银针一转袭向那蛇的方向,只是,令她想不到的是,那根射出的银针因少了灵力气息的注入而无法射入那已经是圣兽级别的巨蛇身体,反而是银针在碰到那蛇蛇时发出锵的细微声音,银针落地。

“主人!”赤虎惊呼着,想扑过去,就见这时突然窜出一抹影子,竟是直直的奔向了那巨蛇的口中,看得它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嘶!”那巨蛇虽说实力不如它,可也是圣兽级别,那抹影子到底是什么?竟这样不怕死的往那蛇口里钻?

“咝咝!”

那巨蛇突然被某种东西钻到口中也是吓了一跳,原本咬向顾七脖子的动作一顿往侧一翻,张着嘴想要合上,咬死口中的的那东西,可谁知那钻进它口中的东西却是顺着喉咙滑入腹中,惊得它大叫着:“是什么鬼东西!快出来!”

老者虽也看到有东西钻进了他契约兽的口中,却没当一回事,直到看到他的契约兽惊恐的神色以及在地上打滚的样子才一惊,只是,就连他也不知那钻进蛇口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只知道那一瞬间窜出的东西速度极快,根本看不清。

只有顾七此时微愣了一下,她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却是知道的,因为那窜出去的东西是那被她契约了又一直没出现躲在空间里的小龙。

她看不见那小龙此时到底做了什么,也没心思去管,只知道危险解除,便再迅速将剩下的几个穴道封住,将体内的毒逼至一处。

而这时的巨蛇在地上打滚惨叫着,蛇尾重重的击落在地面上,震得地面微动,这样的动静让那老者也没心思对付赤虎了,慌忙的问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难道是那钻进你口中的东西作怪?”

他迅速来到巨蛇身边,而赤虎也趁机来到顾七的身前挡着,同时警惕的盯着那前面的巨蛇,也就在这时,看见那巨蛇的身子时涨时缩的动着,像是有什么在里面钻来钻去一样,见那条圣兽级别的巨蛇此时连一丝的战斗力也没有的惨着着,卷缩在一起,它也是看得一怔一愣的。

“是那条小龙。”顾七以神识跟赤虎说着。

也就在顾七的声音一落下之际,就见那条卷缩着的巨蛇忽的蛇身一阵抽搐,凄厉的惨叫一声,浑身的灵力突然在一瞬间消散,而那老者也在这一刻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前面突然没了气息的巨蛇。

“死、死了?怎么、怎么可能!”他低吼着,目光似要喷出火来,但感觉到神识里与巨蛇的契约因它的死亡而解除时,他不由倒退了两步。

“吼!吼!”

蛇身中突然传来闷闷的细微吼叫声,声音一落,便见蛇七寸处慢慢的钻出来一条血淋淋的东西,定晴一看,那小脑袋上顶着两个小角的小东西不正是那条小龙又是什么?

此时,它正眨着一双大眼睛看了看周围,又迅速的一跃,跳回了顾七的身边,小小的龙尾摆了摆,似在邀功一般,嘴里发出细微的声响。

“主人主人,人家吃了那条臭蛇的内丹,长鳞片了。”细小的声音夹带着欢喜,旁人听着也只就只吼吼的叫着,但听在顾七耳中却是那条小龙欢喜的叫声。

赤虎瞪了瞪眼睛,也有一瞬间的愕然,只见那条小龙甩了甩身上沾着的蛇血,渐渐的显露出它身上不知何时长出来的淡青色鳞片,那鳞片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比初见时似乎要硬了一些,正正是龙鳞无疑。

“你杀了老夫的契约兽!你杀了老夫的契约兽!啊!老夫要你们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那老者看着已经没了气息的巨蛇尸体一眼,再看那条浑身沾着蛇血的‘大型壁虎’,心中杀意爆涨而开。

因龙本就是传说中的上古神物,他自是不会以为这随便冒出来的小东西就是一条小龙,顶多只是一条长得跟小龙有些相似的变异壁虎兽罢了,因为那身型,那模样,不正正跟壁虎差不多么?

“噗!”

那边,因久战不下,再加上那中年男子手中又拿出了法器对战,葛天和楚南两人被那不知是何种法器的东西撞击飞出数米远,身体重重摔向地面,噗出一口鲜血,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就感觉,一动牵扯到全身,痛得一口气上不来。

“父亲,我帮你杀了他们!”那中年男子阴沉着声音喝着,手中那个赤金色的铁环一转,竟是夹带着强大的灵力气息朝顾七袭去。

小龙虽是上古神兽,但毕竟初生之龙没有多大的本事,此时看到这一幕也只是呆呆的站着,根本不知应该怎么办。

倒是赤虎见那铁环袭来,当即紧咬着牙用身体撞顶出去,它不能避开,只能迎上去,若是它避开了那件法器定会撞到主人的身上,到时,主人只怕性命难保!

只是,那毕竟是件不俗的法器,饶是它是圣兽巅峰之实力这样一顶也被那铁环重伤内脏,口中溢出鲜血,却连哼都没哼一声。

“只要今日不死,本王他日一定要灭了你们满门!”赤虎浑身散发着嗜血的戾气,它没有停留的撞击出去,向那中年男子发起狠厉的攻击。

那中年男子的实力毕竟不如老者,眼见渐渐落败,老者迅速加入,合两人之力对付赤虎,两人联手的战斗力自是非同小可,赤虎一下又一下的被打飞出去,又再一次又一次的爬了起来,站起再度迎站。

因顾七看不见,所以她并不知道,此时的赤虎已经被伤得奄奄一息,只是凭着一股狠劲,一股不愿倒下的决心在拖着他们那两人,它的身上多处伤口血肉模糊,皮毛被攻击击伤出现类似烧焦的伤口,又腿站起却又因体力不支而隐隐在颤抖着。

“是头忠心的契约兽,只可惜,今天你是顾七的契约兽,若不然,老夫还能留你一命!”老者阴沉着声音说着,看到赤虎浑身是伤奄奄一息还护在前面,确实为这样一头忠心的契约兽即将死亡而感到可惜。

“老不死的东西!有种就从本王的身体踏过去!”输人不输阵,哪怕此时已经提不起战斗力,赤虎还是不愿输了气势。

而此时的顾七心下也是焦急,她只差最后一道穴位了,此时不能停下,将体内的毒逼至一处运起体内灵力气息,这种做法对她来说是很危险的,但,别无其他办法!

“放心,老夫这就先了结了你!再送你主人下去陪你!”想到自己死去的契约兽,老者双眼泛红,嗜血狠厉的神色在眼中浮现着,下一刻,身形如同闪电般掠去,竟是在赤虎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到了它的身侧,双手拧成拳头狠狠的击落它的虎背骨。

“咔嚓!”

“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赤虎的惨叫声响起,只听砰的一声,再也站不起来的赤虎整个身体无力的趴了下去,虎背骨之处深陷下去,气息在这一瞬间如同全断了一般,竟是一击险些毙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