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二一回 自作聪明

顾葭坐在自己房间的窗下,一身藕荷色的素绫褙子,身姿笔挺身形优美,已然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彼时她正拿着一个绣花棚子,低着头专心的在做着针线,对面则是她如今贴身丫鬟之一的黄莺,也正手不离线的绣个不停,远远看去,好一幅安详和谐的景象。

但主仆二人说的话,却与安详和谐半点儿边也不沾,尤其是顾葭,声音森冷阴狠得近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让人听了由不得不打寒颤:

“如今明摆着祖母自身都难保,爹爹又靠不上,周望桂那贱人更是巴不得我老死闺中,大伯父与大伯母也不管我,我若再不尽快为自己谋一条出路,将来就等着老死闺中,以后受尽周望桂母子的气罢,退一万步说,即便周望桂畏于人言将我嫁出去,以她的心狠手辣,能是什么好人家?我指不定比老死闺中,受尽折辱更凄惨,那才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所以我不能再坐以待毙,这次我一定要为自己谋得一条出路,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黄莺的声音却直打颤,比她就要犹豫恐惧得多了:“可是小姐,大夫人既亲自接见了那建安侯太夫人,可见对这门亲事是真的上心,而且四小姐都十八了,还没有婆家,也不怪大夫人着急,我们若真坏了四小姐的事,只怕大夫人第一个便饶不了我们,侯府我们必定也再呆不下去了,若坏了四小姐的事,我们能成事便罢,否则,将来哪里还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再等等罢,您年纪到底还小呢,指不定等您及笄后,大夫人便会为您相看人家了呢?”

心里已是将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她就不该将建安侯太夫人登门,据说是为求娶四小姐而来之事当笑话儿讲给小姐听的,她的本意只是借机嘲笑四小姐一通,这么大年纪了都还没有婆家,指不定这一次也不能成事儿,希望小姐听了能高兴,指不定又赏几样新巧的首饰与她呢?

却不想小姐听了后,竟起了要坏四小姐好事,自己取而代之的心。

这怎么可能嘛,四小姐是原配嫡女,嫁妆丰厚,侯爷与大夫人也自来视若己出,还有强势的外家撑腰,自家小姐却是个小小的庶女,什么都没有,什么都要看人的脸色。

建安侯太夫人又不是傻子,就算与四小姐的亲事不成了,也没有屈就自家小姐的道理,而建安侯虽年纪轻轻,却已是侯爷了,他的妻子只要过门就是一品侯夫人,这样年轻的侯夫人,满盛京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只要他们母子愿意,勋贵高门或是三品大员以上人家的嫡女娶不到,与建安侯府门第相当或是稍弱些的人家的女儿,却是尽着他们挑选的,怎么可能没鱼虾也好的将就自家小姐?

黄莺是去年才开始做顾葭贴身丫鬟的,之前只是她屋里一个三等丫鬟,祁夫人这些年给顾葭挑的一二等丫鬟都是十七八的,在她身边服侍至多两三年,就要放出去配人了,顾葭是既收买不了她们,毕竟她们的命运都掌握在祁夫人手里,也没有收买她们的必要,才收买得与自己贴心了,就要放出去配人了,她又不是傻子!

所以顾葭一开始便把目光投在了黄莺身上,年纪只比自己大一两岁,生得也有那么几分姿色,关键她家也是继母当家,她在家里几乎连站的地儿都没有,不然也不会给挑到顾葭房里做三等丫鬟了,简直比扫院子的没等丫鬟还不如。

顾葭根本没花多大的代价,不过只悄悄赏了黄莺几次东西,又许诺将来自己出嫁会带黄莺过去,将来主仆共享富贵,也就将其收买得死心塌地了。

等到去年自己的贴身丫鬟再次被放出去时,顾葭便顺势提了黄莺做自己的贴身丫鬟,祁夫人整日里琐事缠身,又见顾葭这些年一直很安分,且她身边还有周望桂打发来的两个嬷嬷,就算那黄莺已是她的人又如何,难道就凭她们,还能翻出什么花儿来不成?遂默许了这事儿。

祁夫人却不知道,这么些年下来,周望桂打发来的那两个嬷嬷虽不至于彻底被顾葭的糖衣炮弹收买,也早在很多事儿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谁让顾冲因为心里多少有几分愧疚,但凡见了顾葭,都会偷偷塞些金银给她,彭太夫人也早被顾葭哄好了,自己的私库几乎就要变作顾葭的私库呢?

有钱连鬼尚且能收买了为自己磨磨,何况周望桂打发来的那两个婆子,一开始慑于周望桂的威压,还不敢轻举妄动,后来见周望桂一年都回侯府住不了一个月,见顾葭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还不是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这些年早被顾葭养肥了,所以如今她们与顾家的关系,更准确的是,已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了。

也所以,黄莺才能在祁夫人根本没有声张的情况下,这么快便打听到董太夫人登门为建安侯求娶顾蕴之事,才会有了眼下的主仆对话。

顾葭听得黄莺的话,立刻冷笑起来,道:“年底我都十四周岁了,旁人家这个年纪的小姐,就算没成亲,亲事也早定下来,正忙着绣嫁衣了,我还小呢,是还没老罢!而且你瞧大伯母这些年可拿正眼看过我,她一句婚姻大事由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可以将这事儿一推六二五了,我不尽快为自己谋一条出路,难道真等着落到周望桂手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

见黄莺仍是白着一张脸瑟瑟发抖,想着自己暂时可离不开她,到底还是放缓了脸色,道:“你别怕,我也先只是说说而已,究竟怎么做,还得从长计议。可你难道就真甘心到了年纪便被放出去,由你继母随便将你许个屠夫泥腿子不成?你纵甘心,我还舍不得呢,这么几年下来,我纵养只小猫儿小狗儿的,也养出感情来了,何况你是个大活人,我早拿你当自己的姐姐看待了,叫我如何忍心眼睁睁看着你被你那继母推入火坑里?”

说着放下绣花棚子,拉了黄莺的手,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可若此番我能成事,就大不一样了,你跟着我去了建安侯府,难道我还会亏待你不成?你自己碍于出身只能做半个主子,可将来你有了一儿半女,就真是侯府少爷侯府千金了,我定然会将他们视若己出的,届时看你继母还敢不敢再给你脸色瞧,你让她生她才能生,你让她死她就得死,这样的日子,难道不比她随便将你许个屠夫泥腿子的好上一千倍一万倍吗?”

一席话,说得黄莺脸上的恐惧与后怕渐渐淡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憧憬与狂热,片刻方咬牙道:“我都听小姐的,小姐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一旦做了侯爷的姨娘,将来生下的儿女便是真正的主子,自己也终身有靠,关键还能将继母的死活掌握在自己手里了,这样的好事儿,傻子才会不去做呢,就算风险大一些,可回报也大不是吗?

顾葭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这就对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有好日子不过非要去过苦日子的,更是傻透了,只要你忠心,我定然不会亏待了你的。”

笑过之后,却皱起了眉头:“只是究竟要怎么做,我一时也没有主意,我总不能跑到建安侯太夫人跟前儿去毛遂自荐罢,我虽自问哪里都不比她顾蕴差,除了她命好投生成了嫡出,可世人大多偏就这般浅薄……我还是去与祖母商量一番,请祖母帮着我拿个主意的好,祖母到底辈分摆在那里,她说要出个门什么的,大伯母也未必就好拦她。”

顾葭说完,叮嘱了一番黄莺继续留意着祁夫人那边的消息,切记不可走漏了半点风声后,便起身笑得一脸温柔的去了彭太夫人屋里。

彭太夫人久病之人,日常怎么注意卫生屋里都难免会有几分难闻的气息,何况如今天气又热,那味道就越发的难以形容了,以致服侍她的丫头婆子们都是能不进她的房间,就尽量不进去。

顾葭进屋前,不由嫌恶的轻皱了一下眉头,才深吸一口气,笑着走了进去:“祖母,我才见咱们小厨房有庄子上新送来的时新果菜,中午就让她们随便做几样清淡的来佐粥吃,既开胃又养生,您说好不好?”

彭太夫人躺在床上,人越发苍老干枯得不能看了,瞧得顾葭进来,她的脸色却不大好看,桀桀怪笑着道:“去小厨房瞧一下中午的菜色用得着一个多时辰吗,我看你就是不想陪我,所以一有机会便去躲懒,你若实在不想陪我,我让你父亲把你接回去便是,到时候在周氏那贱人手下讨生活,你就知道如今你的日子有多好过了!”

顾葭闻言,忙小心翼翼的赔笑道:“我怎么会不想陪祖母呢,若不是祖母爱清净,一日里只许我上午过来陪您两个时辰,下午过来两个时辰,我都恨不能一日十二个时辰都陪着您了。”

心里已将彭太夫人骂了个半死,你倒是大半个身子都埋进土里了,如今只要衣食无忧便别无所求,我的日子却还长着呢,你不管我,不设法替我谋一条出路也就罢了,还恨不能时时将我困在你跟前儿,你难道还想我一直在侯府陪你熬到你死那一日不成!

彭太夫人闻言,脸色总算好看了些,却仍似笑非笑道:“既然你这么想陪我,不若打今儿起,就搬过来与我同住?”

顾葭就不敢再说了,知道彭太夫人这是心里憋屈只能拿她撒气,反正她这么多年也已习惯了,等她稍稍消了气,自然也就好了,自己若是再说,只会说得越多,错的越多。

果然彭太夫人又骂了她几句:“你那点花花肠子,在我面前根本不够瞧,所以你以后最好别想再糊弄我,你别忘了,你能有如今的好日子,都是靠的我,你若放着好日子不想过了,我少不得只能成全你!”也就喘着气不再多说了。

顾葭这才上前给她按起双腿来,这是太医交代的,每日都要给她按摩,以防肌肉萎缩,只可惜这么多年下来收效甚微,彭太夫人的双腿依然萎缩得这辈子都被想再站起来了。

按了一会儿,眼见彭太夫人惬意的闭上了眼睛,而屋外侍立的丫鬟见她来了,也不知躲到哪里偷懒去了,顾葭方再次小心翼翼的开了口:“祖母,我方才无意听到一个消息,建安侯太夫人昨儿来拜访大伯母,听说、听说是为求娶顾蕴而来呢……”

话没说完,彭太夫人已猛地睁开了眼睛,恨声道:“建安侯太夫人瞎了眼吗,满盛京那么多闺秀不去求,偏来求她一个目无尊长心狠手辣,一把年纪还嫁不出去的老女,难怪建安侯府一年比一年落魄呢,敢情就是因为娶了这么个蠢货做当家主母!”

顾葭咝声道:“虽说建安侯府是一年比一年落魄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顾蕴果真嫁了过去,就是一品侯夫人了,她又有大伯父大伯母和平家给她撑腰,还不缺银子,要将建安侯府中兴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届时只怕她的尾巴越发要翘到天上去了……祖母,我们万不能让她嫁过去啊,就算不能让她老死闺中,也要让她嫁了歪瓜裂枣,后半辈子都别想再抬得起头来才是!”

彭太夫人见顾葭眼珠子直转,眯眼道:“你有什么想法?”

顾葭忙道:“我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能有什么想法,自然一切都要惟祖母马首是瞻。不过方才我在来的路上,倒是忽然想到,若顾蕴在这个当口忽然出了什么事儿,譬如被人发现在哪里与人……私会还是什么的,别说嫁到建宁侯府了,她以后都别想嫁人了,祖母您意下如何?”

彭太夫人这些年被困在嘉荫堂轻易连房门都出不了,心里又岂能不恨的,最恨的自然便是害她到如今这个下场的顾蕴了,她做梦都在想着报复顾蕴,让顾蕴为自己昔日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当初她寥寥几句话便让沈夫人打消了聘顾蕴为媳念头之事,至今想来,都还让她满心的解气与痛快。

虽然她为此付出的代价是齐嬷嬷一家都被祁夫人从她身边弄走了,她两个仅剩的陪嫁庄子也出了问题易了主,她的损失着实不小,可只要能让顾蕴伤心难堪,她就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又何妨!

所以顾葭的话,她几乎是一下子就听住了,道:“你这个法子倒是好,可她手下那么多狗腿子,我们哪能轻易得手?而且她名下那么多财产,怎么能便宜了别的外四路的人?不过……我记得你五表哥至今还没定亲?若是两家能亲上做亲,那白眼儿狼名下的产业不就便宜不了别人了?”

彭太夫人口中的‘五表哥’正是彭五太太的长孙,因高不成低不就的,如今亲事都还没有着落。

而她打的主意也与当年彭五太太打的一样,只不过那时候彭五少爷还小,彭五太太算盘打得再好,客观条件不具备也只能白搭,及至到后来彭太夫人出了事,彭家被顾准亲自下令非年节不得踏进显阳侯府一步,她这个主意也就越发没有付诸行动的可能了。

却没想到,如今彭太夫人竟也想出了与她一样的主意来,果然姑嫂二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从根子上就都不是好东西!

顾葭简直忍不住要笑出声来,想不到她才稍稍透了个话音,祖母便连具体的人选都想好了,若果真能成事,得利的岂止是她,连姨娘和外祖家都要跟着得利,可就不只是一石二鸟一石三鸟那么简单了,方方面面的好处都多着呢!

顾葭因忙笑道:“到底还是祖母有智计,我再想不出这么周全的法子来。只是顾蕴心狠手辣谁都不放在眼里,就算嫁了五表哥,只怕我外祖母和大舅母也弹压不住她啊,还得有个地位比她高权势比她大的人帮着我外祖母和大舅母,方能弹压得住她……那建安侯府虽落魄了,到底也是侯府,堂堂侯夫人,难道还弹压不住一个她不成,若是……”

‘若是’后面的话便没有再说出口了,但她相信,彭太夫人一定能明白她的意思。

果然彭太夫人立刻明白过来了她的意思,只是她的声音却冷得似在冰水里浸泡过一般:“若是什么?你是不是想说,若是你能嫁进建安侯府,做建安侯夫人,不就可以帮你外祖母和大舅母弹压她,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你倒是打得好算盘,竟连我也敢利用上,果然是好日子过够了,想换换口味过苦日子了?”

忽然扬声向外大叫道:“来人!人都死哪里去了,还不给我滚进来!”

片刻之后,总算有两个丫鬟小跑着进来了,屈膝行礼后恭声道:“不知太夫人有何吩咐?”

如今在彭太夫人跟前儿服侍的丫头婆子虽然心里都不拿彭太夫人当主子,但面上却都是一派的恭敬,祁夫人在这些事上,从来都是不会落人口舌的。

一如彭太夫人屋里的吃穿用度从来都是最好的,横竖也花不了多少银子,而好名声可是花银子也未必能买来的东西,这个银子祁夫人自来花得很乐意,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这银子本就算是彭太夫人自己的。

彭太夫人冷声道:“五小姐不愿意再陪我这个老婆子了,既然她不愿意,我自然也不会勉强,你们去给五小姐收拾一下箱笼,收拾完了便即刻送五小姐去二老爷二夫人那边……”

话没说完,顾葭已跪倒在彭太夫人床前,哭了起来:“祖母,我愿意陪着您,陪您一辈子都心甘情愿,求您千万不要送我走,我以后再不敢了,求您了……”

一边说,一边捣蒜般给彭太夫人磕起头来,没几下便磕得额头一片青紫了。

彭太夫人这才满意了,吩咐那两个丫鬟:“原来是我误会你们五小姐了,既然如此,你们且退下罢,不叫谁也不许进来!”

这样的戏码,其实早前是在嘉荫堂上演过的,且次数还不少,顾葭是把彭太夫人哄得几乎连私库都交给了她,但同样的,彭太夫人也将顾葭拿捏得死死的,这祖孙两个一个是想利用对方庇护自己,最好还能借对方为自己谋个出路,一个则是想着我既庇护了你,你就该陪我一辈子才是。

也就难怪彭太夫人会这般生气了,顾葭利用她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竟敢想着嫁人,想着摆脱她,自己过好日子去,果然是翅膀硬了想飞了,那她少不得只能折断她的翅膀,让她一辈子都飞不起来了!

那两个丫鬟早年既见过这样的戏码,虽有好长时间不见了,如今见了却也不陌生,知道太夫人又是在借此拿捏五小姐了,心里倒叹一句五小姐可怜,可想起彭氏和顾葭早年的所作所为,又觉得可怜不起来,于是齐齐屈膝应了一声:“是,太夫人。”远远的退了开去。

彭太夫人这才居高临下的看向顾葭,淡淡道:“说来你也十四岁,瞧着完全是个大姑娘了,也不怪你恨嫁,可你是十四岁又不是十八岁,你急什么,难道是怕我留你一辈子不成?再说我还能有几年好活,纵想留你一辈子也不可能啊,你就多陪我几年怎么了,果然与顾蕴那个白眼儿狼是姐妹,怎么养都养不熟!”

顾葭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祖母,我不是恨嫁了,我只是想着顾蕴从不将您放在眼里,更是将你害成了如今这般模样,等她看见她的亲事偏被我抢了去,她以后却只能看我的脸色过活,一定无比的解气无比的痛快,想为您出一口气罢了,我真不是恨嫁,也不是想离开您了……我一早便想好了,就算我与建安侯定了亲,我也要陪您一直陪到十八岁之后再嫁过去,以后也会时常回来看您,甚至接了您去我那里散心,但您既然不喜欢,就当我从没说过方才的话,我只要顾蕴与建安侯的亲事成不了便是,再不想旁的,求您明察!”

不得不说顾葭还是很了解彭太夫人的,一句‘等她看见她的亲事偏被我抢了去,她以后却只能看我的脸色过活,一定无比的解气无比的痛快’,便让彭太夫人攸地改变了主意,你顾蕴不是向来视顾葭为脚底泥吗,可最后这脚底泥却抢了你的亲事,你还得看她的脸色过活,看你自来看不上的我彭家人的脸色过活,我看你还怎么嚣张得起来!

彭太夫人光想象那样的情形已觉得通体舒畅了,脸上总算有了笑模样,与顾葭道:“你且起来罢,这事儿也是祖母太心急了些,错怪你了,不过你的身份到底低了些,要让建安侯太夫人在知道顾蕴的丑事后,转而求娶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

也就是说,祖母愿意放自己嫁人,还愿意出面筹备这事儿了……顾葭这才松了一口气,起身越发殷勤的给彭太夫人按起双腿来,虽然心里已将彭太夫人骂得百八十遍。

顾蕴在彭太夫人和顾葭只是口头上算计自己,还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前,自然不可能知道她们的阴谋,毕竟知道的人就她们祖孙和黄莺三人而已。

她这会儿正与刘大说话:“……可打探清楚了,建宁侯那个外室果真又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刘大点头:“千真万确。联升巷一带的人都不知道建安侯的身份,也不知道那方氏只是他的外室,还当他是个行商,隔三差五就要出去办一次货,所以不能时常在家呢。建安侯让那边宅子的人都叫方氏‘大奶奶’,方氏在那边已住了两年多了,一问起董大奶奶,联升巷的人十停有七八停都知道,都说她是个有福气的,三年抱俩,我后来又与那边的管家搭上了话,确定方氏的确又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了,小姐尽管放心,断不会错的!”

顾蕴点点头:“我知道了,辛苦刘大叔了,且下去歇着罢,等我回头有事打发你去做了,再让卷碧去请你。”

刘大行礼自去了,顾蕴这才单手托腮,思忖起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做来。

想不到方雪柔手脚这么快,且这么能生,董柏才不到一岁呢,她已又有两个月的身孕呢,这是打着母凭子贵的主意,让董太夫人看在两个孙子的份儿上,最终同意让她进门呢?

那方雪柔也太不了解董太夫人了,在她先对建安侯府不屑一顾,家道中落了又巴着董无忌不放以后,董太夫人就算死,也是绝不可能同意她进门做董无忌正妻的,便是做妾,董太夫人尚且要考虑再四。

不过方雪柔与董太夫人本就是亲戚,说不了解她也不可能,指不定她打的主意是哪怕做不了正妻,也要做个有宠有子的贵妾,让正室夫人即便进了门,也得看她的脸色过活呢?

以董无忌宠妾灭妻的劲头和董太夫人的善变爱听好话,方雪柔梦想成真的希望还真是挺大,一如前世自己进门后的情形。

不过这辈子,他们都休想自己再去做那个倒霉蛋儿了,她不但自己不会去做那个倒霉蛋儿,还不能让他们祸害了别人家无辜的女儿,就让建安侯府自此成为盛京城的笑柄罢,也省得以后董太夫人再四处蹦跶祸害人,——顾蕴绝不相信董太夫人至今都不知道方雪柔和董柏就住在联升巷,更不相信她不知道方雪柔又有了身孕,那董太夫人就是在骗婚,既是她自己心术不正在先的,就怨不得自己小惩大诫他们在后了!

顾蕴想来想去,都觉得赶在外祖母相看董无忌之前,让她和大伯母知道方雪柔和董柏母子的存在最合适,如此自然也就没有相看这回事儿了,横竖大伯母也还没给董太夫人准话,如今就只等大伯母打发人去给外祖母送信儿了。

这样过了两日,祁夫人那边还没打发人去给平老太太送信,沉寂了几年,都快被显阳侯府上下视为隐形人的嘉荫堂彭太夫人那边却忽然有了异常。

先是说自己身体不适,让人巴巴的去请了顾准和顾冲来,说自己想见一见娘家人,当着顾冲的面儿求顾准开恩,顾准不好回绝,省得传了出去,别人还以为彭太夫人连这点自由都没有,他过去几年的“孝子”名声自然也就成了笑话儿,遂答应了翌日让彭家几位太太上门看望彭太夫人。

等彭家几位太太上门后,彭太夫人又找机会单独与彭五太太说了约莫一盏茶时间的话,——这样的事儿自然瞒不过祁夫人和顾蕴的耳目,虽然丫鬟们打听不到当时那姑嫂二人都说了些什么。

之后又过了两日,彭太夫人再次打发人请了顾准和顾冲至嘉荫堂,说自己昨夜做了个梦,梦见老侯爷顾连胜了,说来自己因为行动不便,也好些年没给他上过香做过法事了,所以想去城外的报恩寺给老侯爷好生做一场法事,如此自己便是死也能瞑目了。

还一副体贴的样子与顾准和顾冲说:“你们兄弟公务繁忙,韬哥儿也学业繁忙,届时就不用你们陪我去了,只你们各自的媳妇儿,再加上蕴姐儿葭姐儿两个小的陪我也就够了,福哥儿和曜哥儿年纪还小,经不得颠簸,也不带他们去了,横竖我们只去两个白天一个晚上,不会让他们母子分离太久的。”

顾准虽觉得“事出反常即为妖”,彭太夫人可以说都恨死祁夫人和周望桂,尤其是恨死顾蕴了,怎么可能主动提出与她们一道出门,去报恩寺上香做法事?

可因为彭太夫人搬出了亡父做幌子,顾准纵觉得有问题,也只得一口应下此事,想着大不了届时多派人跟去便是,谅彭太夫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反倒可以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省得她以后再使坏。

------题外话------

把顾葭配给渣男后,太子就出来了哈,大家表着急,事实上,我比你们更着急啊,可就是写不到,嘤嘤嘤……

再就是票票与评价票,今天你投给太子妃了吗亲?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